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被黄肠题凑来礼遇的“大戏院”

2023-07-26 19:40: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王贵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黄肠题凑",是帝王一级使用的椁室,等级最高。即椁室为四周用柏木枋(即方形木)堆成的框型结构。

  1979年发掘于神居山的一号西汉墓葬,其木梓面积比湖南马王堆汉墓大18倍,代表古代最高礼仪的葬礼"黄肠题凑",并出土金缕玉衣残片。

  

  【蝶恋花-哭同学】

  2017年11月16日与初小五年二班同学家盛去医大四院看望罹患癌症的刘春玲同学

  同年12月5日午夜七二四大戏院突然着火,同时惊闻刘春玲于今天早晨4点34分离世,不禁想起她当年排练蝶恋花舞蹈时候的情景…

  厂失戏院班失玲, 一年三归痛煞五年二。

  回首之间人成堆 , 辗转天边魂魄散。 回忆当年蝶恋花,

  刻苦演习筋骨断。 红旗卷起农奴戟, 高歌一曲真排练。

  

  【航拍七二四大戏院】

  2019年5月1日

  一

  打开穹顶看一看,黄肠题凑如千年。

  曳尾于涂庙堂上,华灯炫目终闭眼。

  看你起高楼,看他宴宾客,

  眼看楼塌鸟兽散,满地故事无处捡。

  

  沈阳人习惯了把位于沈阳北部的文官屯地区叫724,就是因为有这么个大厂子东北机器制造总厂,在日伪时期叫陆军造兵厂南满分厂。厂区占地44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97万平方米。拥有各种机械设备4000余台。 "

  1936年4月,日寇侵略者在曹家林子、田三家子、范家屯、榆林堡及原东北军的“东北省陆军步兵第二旅修机厂”的演炮厂弹道线周围(文官屯厂区),修建铁路专用线。1937年4月,日本侵略者把当地130多家农户赶走,修建了兵工厂。1939年兵工厂建成投产,开始生产新型战车、坦克及炮弹、炸弹、军刀等。工厂工人逐年增加,到1944年员工已增至8000人,“勤劳奉仕队”万余人,其中占绝大多数的是日本人。

  工厂的名称也随着年代不断的变更着:1936年6月4日,建立中村部队;1939年变更为:陆军造兵厂南满分厂;1942年初改为:满洲第918部队,归伪满洲国政府管辖;1945年3月改为:关东军造兵厂 ,由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管辖;1946年12月1日改为:第九十工厂文官屯分厂;(总厂在黎明发动机厂院内)1949年1月1日改为:沈阳兵工厂第二分厂;1949年10月1日改为:第五十二工厂;1951年6月30日改为:沈阳第七二四工厂;1953年改为:国营七二四工厂;···变更为:东北机器制造总厂;2000年9月定名为:沈阳东基(集团)有限公司。

  

  而724厂的职工俱乐部,人们俗称它为“大戏院”。 1937年4月,日本侵略者把当地130多家农户赶走,修建了兵工厂,(724厂是在兵工厂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同时,兴建的还有一个大戏院,这些建筑距今已有70多年历史。 1939年兵工厂建成投产,开始生产新型战车、坦克及炮弹、炸弹、军刀等。到1944年员工已增至8000人,和“勤劳奉仕队”万余人,其中占绝大多数是日本人。

  大戏院里面原有一台德国产电影机,1945年日本投降后被前苏联军队抢走了。沈阳解放后,为满足职工的文化生活,工厂整修了大戏院,并不断增添新设备,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沈阳各企业俱乐部中已小有名气。长影乐团、中国广播说唱团、中国京剧院、辽艺等知名文艺院团先后来此演出。

  伴随70多年的风风雨雨,历经沧桑的大戏院,见证了一座老兵工厂的历史,并憧憬着未来。 今天,每当人们路经此地,都会情不自禁地驻足凝望,并勾起许多回忆……

  多年以后,我还在黑暗中等待电影的那一道开始的铃声,我们在黑暗中屏息凝神,等待这道神秘的铃声,这是一根神秘的魔杖,又长又细,悬在我们头顶,它的声音在空气中颤动,在黑暗中打开了一道隐秘的大门,铃声一停,我们就进到了一处更为黑暗的处所,我们丧失意志,不知身在何处,我们只有听任黑暗的援引,我们不禁直起了腰,收缩了毛孔,我们紧张地等候着事物的降临。

  这时我们脑后的上方突然亮起一道灰白的光柱,它毫不犹豫地直抵我们的眼前,我们的眼前顿时就有了四四方方的雪白的空间,我们紧盯着这空间,这是我们的新世界,唯一的幻想,唯一的天堂或梦乡,我们无限信赖地仰望这个前方。这时候音乐骤然响起,梦乡的大门隆隆启开,我们灵魂出窍,我们的身体留在黑暗的原地,我们的灵魂跟着这道银白的光柱,这唯一的通道,梦乡之舟,进入另一个世界。

  还有一个着火的大戏院,那就是电影里面的《天堂电影院》。

  电影讲述的是一个成长在意大利西西里岛詹卡多村庄中小孩子的故事。主人翁多多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孩子,而艾费多则是天堂乐园戏院的放映师,因为电影的穿针引线,使得他们建立起来亦师亦友的感情。放映师所扮演的是个引领者的角色,在多多的.童年、青少年、成年,甚至是老年,一直带领着多多成长。在他死后,他留给多多一盒胶卷,重新串连起多多遗失了三十年的回忆与情感。片中描写了一位热爱电影的小男孩和老放映师忘年之交和小男孩在小镇的成长历程,记录了一段逝去的电影黄金时代。

  影片的结尾是一盘在多多童年时禁放的镜头剪辑的放映带,当一个个快乐或悲伤或感怀或调侃或忧郁或深情的接吻镜头在屏幕上纷至沓来时,我想起了很多很多已经放过了的情节:我想起了小时候好奇地争着要被剪镜头胶片的多多,我想起了初遇时那拿着摄像机拍着艾琳娜一颦一笑的多多,我想起了单恋时在雨中苦苦等待着艾琳娜能打开窗子给他一个微笑的多多,我想起了热恋时看到艾琳娜在大雨滂沱中赶到他身边时兴奋的多多,我想起了因找不到艾琳娜而在艾琳娜家门口狂呼着艾琳娜名字的多多,我想起了悲喜交加时酒杯自手间滑落的多多,我想起了重逢时再次凝视艾琳娜说"你还是那么漂亮"的多多——

  今天的我终于理解了片末在只为他一个人放映影片的影院里哭泣的多多。

  

  我对大戏院的记忆:

  1、61年占了爷爷的票看了两次电影《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而爷爷一辈子也没有看过这个电影,他可是在这个大戏院门前把票让给我的啊… 2、64年观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66年与表姐看电影《英雄儿女》… 3、66年在剧场学唱毛主席语录歌《世界是你们的》… 4、1969年4月夜为庆祝中共九大召开游行,看剧场楼顶的高射机枪发射的曳光弹… 5、1969年夏在大戏院讲用学习毛主席著作发言… 6、1970年在大戏院的舞台上第一次演出校文艺队苗老师编导的舞蹈《大刀进行曲》… 7、1972年因为大戏院某领导动手打人而大闹剧场… 8、1980年从盘锦回到沈阳的我创作的15首歌曲作品在剧场演出… 9、1987年我的组歌《光彩的事业》演出… 10、1991年我作曲编配的音乐舞蹈史诗《中国革命颂》在这个剧场连演五场 …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这是我一直信仰的话语,无拘于世俗的目光,随心而行,创造属于自己的舞台,挥洒属于自己的人生…… 鸟儿展翅飞翔,天空是它们的舞台;鱼儿畅游戏水,大海是它们的舞台……世间万物,都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演绎着生命的极致。 莎翁有言:“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每个人都是自己舞台上的演员。”我们以自己的足迹弹出音符,以自己的奋斗划出舞步,在自己的舞台上恣意表演,曲终人散时,我们都希望台下能有些许的掌声鼓励,而不是喝倒彩,以之为动力开启新的剧目。 有些人的舞台剧,朴实无华却饱满充实;有些人的舞台剧,大红大紫却毫无美感;有些人的舞台倒了、塌了,观众们把他的舞台再搭起来,又有人上台把他未竟的节目继续下去;有些人的舞台开场没多久就被人拆了、卸了扔到一旁;好的舞台剧只上演一次,却能让观众们津津乐道,劣等的舞台上演千场万场,观众席永远都是空无一人。

  灯光徐徐亮起,伴奏的音乐声渐渐转急,暗示我们赶快上场,演出自己舞台剧的最高潮部分,深呼吸——朋友,你准备好要登上舞台了吗? 人生,就像舞台,你是主角,别人是配角。当在别人的人生,你是配角,也是他人的观众。人生,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戏,等到生命结束,才算大结局。绚烂的舞台,灯红酒绿,属于自己的舞台,就让我们自导自演一场人生的演出吧!    正所谓“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人生的舞台,就是给我们展现自己能力,风采的地方,我们只要加以利用,就能获益无穷。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的确,我们生活在这个万变的世界中,总会被这样那样的压力困扰着,无论学习,工作,生活……付出与得到的天平上总会发生不尽如人意的失误。我们的人生中,坎坷和泥泞在周而复始的缠绕,倘若我们每天忧心忡忡,度日如年,即使美好的生命只会黯然无色;但倘若我们放宽心态,用对生命的无比挚爱去蔑视那些坎坷与坑洼,让美好的心境陪伴我们度过每一天。相信,我们的生命是美丽的,是一段精彩的旅程,因为这毕竟是我们的舞台,我们永远是主角。    人生的舞台有喜有悲,有怒有乐。那些浮云,是我们人生的小插曲,是我们人生中的一点滴,也是舞台的小高潮。让我去创造奇迹,让人生的舞台充满高潮。

  

  我知道 无论多么悦耳的乐曲 都将曲终人散 不管多么精彩的舞蹈 总有舞尽之时 但我无悔 因为在人生的舞台上 我确实执著地舞了一回 舞出了自己最美的一瞬 掌声中 这一瞬成了永恒 幕缓缓降落 一切都已结束 泪水滑下了我光洁的脸庞 然而无悔的我 曾是那么地自豪。

  怎能忘    人海中 不经意的    望着远方的那盏灯    仅剩下沉默    再不能说想说的台词    也不想唱独角戏    心中的那盏灯    将已 熄灭    人生舞台    当大幕拉起时    灯光依然    这时的你——我    已不属于同一出戏    月下往事    往事是一杯茶    回味着人生咸淡与苦涩    轻弹尘封的伤口只是    心的潮汐已不再涌动    清茶盛满一轮月光    漫饮那杯冷泠的清香    往事    像天空的彩云    在那一夜独自流浪    冰冷的寒夜拆不尽人间沧桑    月下身影 静依窗旁    垂满忧伤和孤独的回望

  在细碎的时光里,每个生命或多或少,都会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身影,有最美,也有凋零,有最温暖的相遇,也有最凄凉的别离,但是,无论怎么样,这一切都会随着时间而淡去,让生命回归到当初的平静。

  

  学校文艺队

  

  东机四校校文艺宣传队,就是我们学习社会生活的又一间课堂。认认真真地思考一下,宣传队的生活给予了我们什么?我觉得她给予了我们对美的认识,对生活美的理解、追求、实践、传播,用美去宣传感染人,在宣传感染中也开发和锻炼了自己的能力,对自己的人生追求产生深远的影响。

  学校设有美育课,如音乐、体育、美术,但宣传队给予我们的美育是参与性的、是生活化的。宣传队的苗老师、张老师、乔老师一个个都才情横溢、身怀艺技,他们在排练中把自己活泼的一面展现了出来,用他们的言传身教使我们懂得了美、学会了美。这些老师是同学们当时心中的人生楷模和偶像。加入宣传队的我们,还受到了非常美的器乐熏陶:胡琴的悠扬、提琴的清亮、扬琴的清脆,竹笛的宛转、鼓声的轰鸣,连碰铃都能在节奏上发出悦耳的声响。在这种美的氛围中,那些歌唱队员不仅歌唱得越来越好,说话声音、语调、表情也变得越来越美;那些舞蹈队员不仅舞跳得越来越好,走路身姿、步态、节奏也变得越来越美;那些演过独幕剧的队员,他们讲话也变得绘声绘色,语言生动,引人注目;于是宣传队的孩子们都变得非常美:漂亮的孩子多起来了,活泼的孩子多起来了,有才艺的孩子多起来了。

  这么多有才艺的人集中到一起,肯定会才情飞扬!当年宣传队编排的节目,让人喜闻乐见,给人诗意的想象,让人的精神进入一种美的境界……

  有多少希望寄托在明天,有多少感慨叹息在晚年。

  在特殊的时期突然想起了过往的岁月,也想起了当年与学校文艺队张老师在一起的时候点点滴滴……

  记得当年张老师带领我们文艺队排练《牧民新歌》的辛苦与欢乐,记得在寒冷的冬天为我编织的耳套的温暖,

  记得您带我去祝捷老师家去借音乐教材的情景,记得我当年在724大戏院闯祸老师为我受委屈的情景,记得因为受自上而下多少人的蛊惑给老师写大字报给老师带来的压力以及一直到今天还在自责的悔恨,记得1974年9月2日在沈阳市政府广场老师去送我们下乡的场面,记得因为自己年青气盛给许多的好人带来的伤害……

  今天仔细看了张老师转发的关于724的故事,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流逝的时光,想起了我们四中文艺队当年与老师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有多少希望寄托在明天,有多少感慨叹息在晚年,有多少悔恨惊醒在午夜,有多少沉默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向苍天星空表达……

  

  2018年盘锦政协文史馆王德友主任来七二四

  最后说一件我童年在大戏院的糗事。

  七二四大戏院位于沈阳市偏远的郊区,也是方圆几十里内唯一的一个剧院,多少一辈子也没有看过电影的人们就居住在它的周围。

  当年因为东北的工业是共和国的长子,作为兵工厂的七二四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佼佼者,更加为自己建立了自己的职工文化宫、话剧团、评剧团、歌舞团…

  所以,每当大戏院有什么活动,周围的人们都是翘首以盼,首当其冲的.

  尤其是看电影,一部新电影的上映,为了满足周围人们的渴望,常常是通宵达旦循环播放的.

  而我的糗事就是:看了一场不过瘾还想看下一场,一毛五分钱的电影票钱,在那时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是巨款啊,怎么办?于是就学着别人的模样:收集票根.把两张不同场次的入场券粘贴在一起乘虚而入.

  当然,蒙混过关的时候少,被人赶出来的时候多.

  走了千山万水,你以为走出回忆的怀抱会有新的温暖,你以为人生可以随意按下返回键重头来过,你以为所有的过去都可以轻易否定,第二天就能在崭新的太阳底下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其实,过去,回忆,一直在那里,一直没有离开,走远的是你自己。那些快乐,伤痛,那些随风而逝的诺言,那些青春缤纷的日子,那些真诚的微笑和泪水,那些微不足道的幸福,它们一直都在你的身边,永远烙在你岁月的丰碑上,见证你曾走过的每一段坎坷的道路。

  人生一如奔驰的火车疾速驶向未知的远方,而记忆则如铁轨一样长。

  坦然面对过去,然后,果敢走向未来。

      【文/王贵新,本文为作者向红歌会网原创投稿。】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