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读【中华思维学与新中国70年方法论研究纲要】

2019-09-24 09:56:57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轶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了解,该文内容目前已由察网、乌有之乡网刊、昆仑策、红歌会网、草根网等处转载介绍)

  国庆节临近,这是不平凡的时刻,70年了,红旗不倒,天耀中华!

  喜读一篇好文,及时传递给网友。新时代的研究风尚呼唤原创的中华学术,所言不虚。该文(许光伟教授的大作):试图用马克思主义做理解底座,又用中华学思维语言做支撑工具,于是演绎一出议论好戏、大戏。中华思维学,有些意味!

  该长文首次披露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经济学研究路径和范式——经济学同中国传统哲学理论的结合。并将其命名为“阴阳五行经济系统论”,这是一个非常新奇与大胆的学术创新尝试。虽然自从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提出“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的要求以来,经济学界响应热烈。但是学界的研究依然止步于这个新的“系统化经济学说”应该是什么样子?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特征?应该如何构建?等等边缘性、辅助性的研究之中。鲜有对经济学具体内容的重大创新。这充分说明了经济学创新的巨大困难性。

  记得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邱海平教授,2015年12月在环球时报上也发表一篇名为“时代将造就中国经济学大师”的文章。他指出:“从当下时代的特点与已有经济学理论的关系来看,当前的世界经济形势和中国经济发展大势对已有的两大主要流派的经济学理论提出了严峻挑战。具体来说,西方主流经济学不仅无法完整地解释中国道路和模式,而且也无法为金融危机之后的西方发达国家走出经济低迷状态提供新的真知灼见。”并且“另一方面,传统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也存在严重的缺陷,主要表现在,这种理论不能较好地解释为什么中国必然实行以公有制为主体以及公有制与多种所有制并存发展的经济制度,更不能较好地解释社会主义公有制与市场经济之间的关系。”最后邱教授的结论是:“这就意味着,产生新的经济学大师的时代到来了。新的经济学大师不可能从迷信西方主流经济学或传统政治经济学的人中产生。相反,大师一定是从能够批判地扬弃已有的两大经济学理论的经济学者中产生。”

  邱海平教授的结论给我们一个最大的启发是要跳出既有经济学的研究范式,才能够提出新的“系统化经济学说”。而许教授此文中所提出的“经济学同中国传统阴阳五行理论的结合”则完全同邱教授的判断相一致。加之“阴阳五行理论”在中医理论中得到了系统性的应用,并且有数千年的医疗经验可供佐证。所以愚以为经济学的发展终于找对了路子。

  鉴于“阴阳五行理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如果许光伟教授及文中提及的郑雪昭先生能够沿着这个路子推荐经济学的理论创新,则不但能够为经济学的发展开出新的学术领地,也必将诱发一个中国传统文化领域的更新大潮。对于此,我想,读者们充满着期待……

  值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华诞70周年之际,察网和乌有之乡都在推出非同凡响的好文、好作,非常欣慰。关于新中国70年经济史学的文化思索,可圈可点,有网友(一笑泯恩仇)直言不讳议论道——

  “典型的胡说八道。这种胡说八道是连现实统治阶级、右派识字分子、作者自己都不相信的胡说八道,只不过作者这类右派知识分子妄图别人相信这类胡说八道。这类胡说八道的主要目的如下:

  1、巩固现实客观存在的资本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政权;

  2、实现现实的愚民教育与愚民宣传,使得现实的老百姓逐步愚昧化,成为统治阶级的良民而不是刁民。”

  甚至唯心主义的攻击都出来了,一些人不理解“理论是范畴的先声,实践是规律的先声”,说这是“语无伦次”,——“没学问的人,才用怪词”。不过,“要真懂马列,也要活学‘中国的马克思’,达到主义的真实。”(许教授语)的确,“形势任务要求,需要兼容并蓄,风格合成”,确不可拘泥一种思路或一个方法。我赞成这种划分:

  “对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实践规定而言,(1)1949-1978年:社会主义探索时期的生产方式,(2)1978年至党的十八大:改革开放时期的生产方式,(3)党的十八大至今:新时代时期的生产方式,三个时期彼此延续,所演绎者即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不断变革论。”

  “在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中,生产力和上层建筑不能太发展了。生产力的研究太发展了,就成为自然科学、技术科学了;上层建筑的研究太发展了,就成为阶级斗争论、国家论了。”有网友说,“你不要吓唬人,能有这事吗?”主席的教导再次告诉我们,像文中所提到郑雪昭的《财富的本源及流转通论》,探索一下也蛮有意义的。这篇在察网上发表的长文,原载于《湖北经济学院学报》2019第5期,原名《中华思维学再研究——阴阳五行经济系统论兼谈新中国70年的方法论》,不知道为什么许教授不直接用这个名字来写作,反而绕了弯道。也许,在正式的学术期刊上难以看到风格自由另类的作品吧。从其文章内容来看,“中国风”已然刮起,中国新时代学派已经基本完成理论的构建,这尤为难能可贵。没有对中国的深刻的了解,没有任何世界无产阶级情怀,是无法触碰马克思主义的(许教授语)。微信群里进一步看到了作品的传播,说明它已深入人心。

  这样的研究成果越多越好,窃以为,这种不同年龄段和学科背景的学术支援对目前中国经济学的深研与创建尤为必要。一些人会觉得读起来费劲,是故意让人看不懂的。其实不然,伟大的作品不单单是通俗易懂,更主要的,是给一定水准的学者看的。新范畴、新概念,是因为新时代的弄潮儿在招手。所以,我赞成许教授的这么个说法:“文言文,白话文,西文,三合体的方式才是真实的学术语言工具。”尤其令人振奋的是看到乌有之乡网刊转载的《新时代语境的经济学教科书》增补了“歌咏《资本论》”,很及时,很有必要!所谓:

  成书有四卷,铁笔画皮封。

  斯人先后逝,问道待人眉。

  预示论也休,易予人风之。

  孰为失物靖,令已文饰非。

  寻常积风趣,无论留施之。

  存情丝也去,要景为师夫。

  孤风趋止路,人语期之清。

  邻情师之影,更景仍音初。

  之夫无言其,路群我然风。

  文路情尚早,余音空画人。

  得为期笑指,似矣会频难。

  残风仪雪贵,却要次还春。

  比若闻及想,源从争客喜。

  数捻一昧经,匆匆译笔传。

  若之如梅初,谈师已貌邻。

  索性吾逐往,夙心待微归。

  心语知若危,会比人臾盛。

  质以由音伍,语过如诗增。

  只是初青意,何故乱始终。

  物事寻真需,借此恋无重。

  有人说,它是“柔情似水版”的,我不这么认为,柔中有刚嘛。有些网友已经看出来了,不过更期盼“革命似火版”的再腾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