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国务院发研中心领导为马宾同志百岁生日祝寿(图)

2014-03-03 15:51:08  来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2月11日上午,受李伟主任委托,韩俊副主任、隆国强同志代表中心为马宾同志百岁生日祝寿,办公厅副主任来有为同志及老同志代表邓寿鹏、李善同和老干部处有关同志参加。 

  

  

 

   马宾老人:他曾官至任冶金工业部副部长,如今年近百岁,仍然坚持每天读书、看材料、见客人,保持着对社会事物的高度关注。围绕着他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 


  99岁的马宾老人静静地坐在迎门的一张椅子中,身旁倚着拐杖,微笑着向前张望。

  这是一个衣着朴素、看似普通的老者。但谁能想到,这位外表沉稳的老者竟然有着一个复杂而传奇的人生:

  抗日战争期间,他是英勇的新四军战士,随部队转战大江南北;

  解放战争期间,他是善于做群众工作的东北模范干部;

  新中国成立后,他是鞍钢首任总经理,鞍钢宪法的执笔人;

  改革开放之后,他视改革为继续革命,是改革的有力推动者。

  ……

  物换星移,世事浮沉。百年光阴,不少人离他而去,去了另外的世界;思想交锋,不少人离他而去,去了另外的阵营。

  现在的马宾,被不少人看做是“满肚皮不合时宜”的“老人”。当然,也有不少人在追随他。“左派领袖”、“遗老”、“毛泽东思想活的标本”……面对这些褒贬不一的头衔,马宾淡然处之,视为浮云。他坚持着自己的观点,没有半分妥协。他真正关心的,是民生疾苦、贫富差距、贪污腐败、人们对信仰的迷失、社会道德水准的滑坡……

  80年革命生涯中,马宾对此始终思兹念兹,不敢稍忘。姜桂之性,老而弥辣;革命之志,历久弥坚。而他所有的主张和理念,都可以从以往的人生轨迹中寻找到线索。
 

关于马宾更多详情:

 

附文:马宾的“共产主义”生活

2014-03-03 17:53:19  来源:集体经济网  作者:陶冶

  马宾老人的情况我先前在《马宾其人》、《马老离而不休》、《永不停止战斗的战士》中已经介绍过,大凡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中国人都不会对这位老人家予以非议的,更不要说中共党员了。可是,我关注“毛泽东旗帜网  文章摘录”栏目好久了,除了一些匿名网友骂左派网友为“毛粪”、“毛奴”外,还有两个质疑马老的跟帖。我把它复制后粘贴在这里:

 

  匿名网友

  2009-02-03 00:56

  请马宾老先生先把自己的子女从美国叫回来跟他一起革命!

 

  匿名网友

  2009-03-22 20:58

  马老先生当年一定写思想汇报给党组织表示坚决拥护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否则不会光荣离休的。还有最好他老人家把自己的儿女从美国召回中国来:一则交代清楚他们是不是里通外国或偷了国有资产——按照左派的思维逻辑,对待官员子女出国的都得这样;二则估计要造反推翻现政权的话,按照马老先生的年纪估计是来不及了,叫他的子女回来接他的班——不过不晓得这些红色后代是否肯舍得放弃资本主义的花花世界生活。

 

  看来这些“非毛粪”、“非毛奴”者肯定是“蒋粪”、“蒋奴”或者是“洋粪”、“洋奴”了。跟这样的人我不屑再说些什么人间道理了,我只说说马老的日常生活,让他们开开眼吧!

  马老跟其他部、委、办正副职领导干部一样,享受计划经济时期分配的标准住宅,并无特殊。改革开放30年过去了,现在看倒是特殊了,整个大院,只有他的阳台是露天的。老人家认为好处多多,既通风,又贪阳,晾晒衣服、展望风景都很方便。

  

  部长大院唯一没封阳台的住户——马宾家

 

  马老的房门也不设防,他不安装防盗门。他没有存款,没有资产,就有些书和自己写的资料,不怕偷,有些资料打印出来就是准备送人的。进他的房间若不是表示礼貌就可以扭动把手进去。门前的椅子是他在能行走的时候出来送客人时坐着目送客人下电梯的。他的室内地面还是原来的样子,不用换鞋。

  

  马老家门不设防不锁门,门前的坐椅是他目送客人坐用的

 

  他的客厅虽然不算小,可是一个台面就占去了一半。覆盖着台面的白布下面,是在鞍山花15元钱买的旧木长桌。周围有几个靠背椅子,供接待客人用。吃饭的时候也在这里,把白罩布揭了铺上就餐用的小苫布就开饭。老人家的三餐很简单。在我领一老一小两位朋友登门拜访时刚过9点,为了不耽误我们的行程和另外的安排,他就边吃早餐边跟我们聊。因为他耳聋眼不花,提问就得手书。他的早餐是先喝一个鸡蛋蒸的鸡蛋羹,之后吃一饭碗混合米粥,一盘由两根胡萝卜炒的细丝。吃完米粥后再喝一袋奶吃3个红枣。午饭多是吃饼,胡萝卜块和牛肉或羊肉熬汤。有时也吃点鱼。晚饭就是煮烂的面条,和一盘炒白菜,再吃个煮鸡蛋。

  

  马老的客厅兼餐厅,桌案是从鞍钢带来的造价15元钱的老木桌

  

  马老边吃饭边接受乌有之乡的小同志采访

  

  客厅书架上摆满了他以往的资料,虽然室内没有装修,但他能在这里接待群众,很满足了

  

  马老很愿意跟来访的同志们合影留念

 

  5月4日我抑郁了,想出去走走,可是我没有可去或想去的地方。一些老同学也都退休了,多年不见若邀见一次也不容易。马老是指定在家,不过事先没打招呼,去了看情况再说吧。快到5点(下午)了,我走进大院,刚上中心转盘花园,就看见马老在休闲。小赵先看见我,她就告诉马老,马老乐呵呵地望着我。我走到跟前,老人家就说:“走,回去!”小赵就推他往回走。进屋刚坐到客厅,他就喊了:“小赵,做饭,让他吃了饭走!”面对这样一位老人,我没有客气的必要,只能吃完了走。

  

  服务员小赵推马老从外面归来

 

  其实马老的饭我已经吃了一顿了。那是年前老人家高兴了,提议我再去把老伴儿领去,吃顿饭。我没敢当真,后来经过小赵的证实,老人家是真心邀请,原因是我老伴儿帮我校稿,也受累了,他要犒赏犒赏。但是我老伴儿仍然不愿意麻烦老人。直拖到正月初二,开车来过年的儿子、儿媳都在,我跟他俩说了,儿子说该去。他们初三回走,正好利用这天给马老拜个年。于是我们老少四口走进马老家。在我们之前已经来了两家了:一家是周大可先生领着女儿、女婿;另一家是高恒先生与夫人。他们是按老规矩来给马老过生日的,年年这天来。我很庆幸,来对了,既拜年又祝寿,又认识了两家朋友。我说老人过生日,作为唯一的亲人,老人的女儿咋不到场?我不是在问马老,不大声说他也听不见。周先生说年年都这样,他女儿是初一来,初二是给他们两家留的。我想,从今年起,就不是两家了,而是三家了。给马老过生日简单省事,不用带礼品,不用送生日蛋糕。就带着嘴就够了。餐桌虽然菜肴丰盛却多素雅、简洁,有鱼有肉(熟食)却不是大鱼大肉。喝的是红葡萄酒。我看马老没喝酒没吃肉,吃了一点点鱼,大多是蔬菜。这是一顿午饭。

  而今天晚饭我赶上了,这一日三餐也就看全了。在开饭之前,马老让小赵拿来厚厚一沓子从乌网下载打印的文章给我看。有些页面上画着笔道。小赵说,乌网和毛网每天发的文章他都看,就连我发的他都不放过。他不像我,我是要等两天看看跟帖的没有了再下载,他是当天就下载。可见老人家是多么认真啊!他对这两家网站很满意,并且说,还有几家网站也不错。在他看来,左派阵地在发展,大有希望!

  开饭了,餐桌上摆着四盘菜:一盘猪头肉、一盘鱼(一小条)和豆腐、一盘炒菠菜、一盘炒白菜片。三小饭碗面条、三个馒头、一大饭碗面条。马老端起那大饭碗(不是二大碗)面条,就着跟前的白菜片吃得很香。面条是为他做的,烂糊了,我是以馒头为主。小赵和新来的小李就吃那一小饭碗面条,没吃馒头。小李说那盘猪头肉午饭就摆上了,基本没吃。鱼和豆腐也是午饭剩的,我看鱼的正面只动了一小半。那盘炒菠菜是为马老做的,也烂大劲儿了,可是马老不吃了,只吃眼前那盘白菜片。我喝着面条粥,吃了一个大馒头,把那条鱼的上正面吃尽了,还吃了鱼盘里几小块豆腐,猪头肉我吃了小半盘。为了表明我不是只吃肉食,我夹了几筷头菠菜,还到白菜盘里夹了几口。小赵剥了个煮鸡蛋放进马老饭碗里。马老吃饭不说话,也不看桌面。我都撂筷了,他还让我吃。我说我吃了一饭碗面条,还吃一个馒头。他说:“够了!”他看小赵和小李都用的小饭碗,就说,不能用小碗,要跟他用一样大的饭碗。等他也撂筷时,瞅着盘子里的俩馒头对我说:“你把那俩馒头带着!“我笑了。他又说:“馒头好啊!”小赵边收拾碗筷边说:“游战洪来那次,他让带几个馒头做纪念!”我说:“带馒头做纪念?那是吃啊,还是留着?”小赵也笑了。马老不知道我们在笑什么。他就望着小赵,小赵就对找他耳边大声说:“你让游战洪带几个馒头做纪念!”他不说话,也不笑。显然,他认为很正常!

  

  马老的晚餐,胡萝卜条是必备的,吃的好香

 

  一个95岁的高龄老人,一日三餐就是这样。他告诉我,他不喝酒不吸烟,不买房子不存款。国家给的工资女儿也不用,生活由小赵照顾得挺好,但是接电话、上网看资料选资料、下载打印、接发邮件,还替他打印文稿,忙不过来,就把小李请来协助小赵。他的工资当月开销足够了。他很满足,他说他过的是共产主义生活。我想起正月初二那天周大可了。周先生是周总理安排的专门跟鞍钢总经理马宾联系工作的联络员。他对马老最清楚,他说,马老不用要,就是不吭声就行了。有鞍钢和宝钢这两个大企业,还能缺着他了?

  我能理解,马老为什么这样?如其说他在恪守,倒不如说他在坚守。他在坚守着一个阵地呀!就凭他的经历、资历,凭他的老资格,就是不要、不贪,也该是要什么有什么了。可是,他除了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他什么都没有。他的房间也跟他这个人一样,分给他是啥样还是啥样。“改开”之后,国家曾出资10万元(每户)给他们搞内部装修,他说他的房间已经很不错了,没必要再装修了。省下这10万元花在老百姓身上吧。装修工登门了,他请他们到客厅坐下谈心,了解民工的情况和民工的想法。有位装修工说,有的人家本来装修的够好了,这次全刨了,真可惜呀!不经眼不知道,这回总算知道啥叫腐败了。

  之后不久国有住房私有化全部卖给住户,按级别作价也只是象征性地出点钱,他不买,就是不想占国家的便宜。住房是国有资产,是老百姓的血汗,他不能独吞。这么好、这么高级的居住环境分给自己享用,按规定付房费就已经够便宜了,该知足了!在他看来,他已经是“按需分配”了。他按需所得了,就该尽其所能啊!自己虽然老到不能动弹(一条腿失去功能)了,但是毕竟没有脑瘫嘛,尽尽心力总还可以的吧!国家的政策规定自己改变不了,自身行为总可以自己做主的吧?号称为老百姓谋福祉的共产党人不能拉老百姓太远。自己的“福祉”已经达到共产主义标准了,老病年龄段有人护理,饭来张口,衣来伸袖,足不出户可以广知天下大势和大事,闭门独居却听得八方问候。这不是神仙过的生活吗!当时的总理朱鎔基以为他嫌作价高不买,就跟他说还可以单独为他这份“买主”酌情降价,但他说啥也不买。他要坚持自己的操守,他要坚守共产党人的信仰,他要坚守无产阶级的根本,他是在坚守着马克思主义的最后底线啊!

  

  卧室里马老工作的案头

   马老的卧室,床是铁管做的,墙上有毛主席和白求恩的图片

  2009年5月7日21:09—8日2:28时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