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乌克兰纳粹分子的手上沾满了乌克兰人民的鲜血!——评激流网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某些错误观点

2022-05-15 10:04:43  来源: 红色中国网   作者:红色中国网工作组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乌克兰纳粹分子的手上沾满了乌克兰人民的鲜血

  —— 评激流网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某些错误观点

  红色中国网工作组

  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已经进行了两个多月。关于这场战争的原因、发展过程及对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影响,红色中国网已经做过初步分析,将来还会根据战争的实际发展进程提供进一步的分析。

  在战争之初,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宣布俄罗斯的战争目标时,曾经指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目标之一是要实现在乌克兰的“去纳粹化”。那么,在战争爆发之前,乌克兰是否存在严重的“纳粹化”或法西斯化呢?

  我们知道,在中国的马列毛左派内部,对于这场战争的性质、前途、短期和长期的影响有着不同的看法;在各种分析中,一个重要的分歧,就是在战前的乌克兰是否已经发生了严重的纳粹化。比如,3月7日,激流网发表题为《乌克兰已经纳粹化了吗?—— 再论俄乌战争的性质》一文。这篇文章的作者(知凡)认为,“乌克兰现在是资产阶级民主制国家。纳粹只是其国内少数人的行为,这些纳粹分子并没有掌握政权,他们的主张也没有上升为国家政策。乌克兰并不是纳粹化了的国家。”

  在3月7日的文章中,知凡在文章开头就引用了一幅人山人海、声势浩大的照片:

  激流网原文中照片下面的说明是:“2019年10月14日,乌克兰首都基辅爆发极右翼分子组织的大规模游行。新纳粹分子聚集在乌克兰最高拉达大厦前,向保卫大厦的内务部卫队和警察进行暴力攻击。”

  尽管这幅照片足以显示乌克兰的新纳粹分子有多么猖狂,知凡还是认为:“乌克兰明显不符合法西斯主义的特征,更不是纳粹主义了。”说到公认的乌克兰新纳粹组织亚速营时,知凡说:“新纳粹组织亚速营在乌克兰到底是个什么地位呢?不管从民意基础还是议会影响力来说,亚速营为代表的新纳粹在乌克兰都仍然是一个相当非主流的派系。...他们有一个政党,叫国民部队党,他们也知道自己在民众中的支持率很低,于是联合了另外三个意识形态类似的党派一起参加2019年的最高拉达(议会)选举,四党联手才拿下全国2.15%的选票,由其中的全乌克兰联盟‘自由’(Svoboda)拿下1个议席而已”。

  4月17日,激流网又发表了阳和平同志的文章:“俄乌战争、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在这篇文章中,阳和平同志也对乌克兰是否法西斯化的问题提出了他自己的看法。阳和平同志说:“法西斯分子,也不是一个随便可以扣的帽子。...法西斯是资产阶级维持自己统治的特殊方法。你把一些不掌权的一些极端分子称为法西斯,那就是一种滥用,你就没法儿区分。你说乌克兰里边儿一些少数人的极端分子,和塔利班掌权以前的那些极端分子,有什么差别?”

  可见,无论是激流网3月7日文章的作者(知凡)还是阳和平同志实际上都不否认,乌克兰确实存在着新纳粹分子或者说新法西斯分子。当然,在4月17日的文章中,阳和平同志没有直接使用纳粹分子或法西斯分子这样的词汇,而是说乌克兰有“一些不掌权的极端分子”。我们这里姑且假设,阳和平同志所说的“不掌权的极端分子”就是知凡所承认的“纳粹分子”。如果我们的理解有错误,烦请阳和平同志公开指正。

  然而,知凡和阳和平同志又认为,尽管在乌克兰存在着“新纳粹组织”或“极端分子”,他们在乌克兰仅仅是一个“相当非主流的派系”,在议会中只有“1个议席”,他们的主张“没有上升为国家政策”,仅仅是一些“不掌权”的少数人 —— 所以,“乌克兰并不是纳粹化了的国家”,说他们是法西斯属于“滥用”。

  那么,知凡、阳和平等同志的上述看法是否符合乌克兰的实际情况呢?有意思的是,我们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的时候,找到了德国之声电台今年3月10日的一篇文章:“乌克兰有多‘纳粹化’?”

  (https://www.dw.com/zh/%E4%B9%8C%E5%85%8B%E5%85%B0%E6%9C%89%E5%A4%9A%E7%BA%B3%E7%B2%B9%E5%8C%96/a-61080464)

  这篇文章说:“乌克兰新纳粹势力有多强?德国之声就此展开了事实核查,包括普京所提出的为了停止所谓的虐待和‘种族灭绝’...是否有事实依据。德国之声得出的结论是:错。”“普京的这一表述是他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重复的宣传性话语,但是毫无依据。”“虽然乌克兰有极右团体,但与许多欧洲国家相比,他们相对较弱。...在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有一个由所有极右翼政党组成的统一战线,该一战线当时得到了2.15%的支持。...在2013至2014年乌克兰举行的独立广场抗议活动中,有个别极右翼团体参与。但如今他们已无足轻重”。

  我们知道,德国之声是德国资产阶级向全世界进行反共宣传、鼓吹帝国主义战争政策的喉舌。有意思的是,西方帝国主义分子的喉舌在乌克兰是否纳粹化这一问题上同意我们马列毛左派一些同志的看法:乌克兰的“极右翼团体”只得到很少的选票,所以在乌克兰政治中“无足轻重”,认为乌克兰有强大新纳粹势力的看法是“毫无依据”的。

  那么,乌克兰国家纳粹化的情形到底是怎样的?是“无足轻重”还是严重泛滥,是没有“上升为国家政策”还是已经在相当程度上与乌克兰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融合在一起?下面就谈谈我们红色中国网工作组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现代乌克兰纳粹运动的起源

  我们与激流网的同志都同意,现代乌克兰是存在着新纳粹分子或新法西斯分子的。就让我们从我们都同意的这一共同点出发。

  现代乌克兰的纳粹运动,就其历史起源来说,可以追溯到苏联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乌克兰白匪。十月革命胜利后,代表乌克兰地主富农和资产阶级利益的“中央拉达”趁机宣布成立“乌克兰人民共和国”;由于其反动的阶级本质,所谓的“乌克兰人民共和国”很快走上了反对苏维埃政权的道路,其领导人彼得留拉所纠结的白匪军是苏维埃政权最凶恶的敌人之一。著名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练成的》就是以保尔∙柯察金所在的苏联红军部队与彼得留拉白匪战斗作为历史背景的。

  乌克兰白匪在苏联内战中失败后,其中的一部分流亡到波兰,在那里组成了以在乌克兰复辟资本主义为目标的反革命组织“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堪称现代乌克兰法西斯运动创始人的斯捷潘∙班杰拉成为该组织的领导人之一。在波兰流亡期间,“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接受了德意法西斯主义的影响,按照法西斯主义原则改造了自己的组织,形成了一整套法西斯主义意识形态,并把共产主义视为“乌克兰民族”的主要敌人。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前,斯捷潘∙班杰拉等人就已经决定,要与德意法西斯合作、反对苏联,以此来“建立独立的乌克兰国家”,“实现欧洲新秩序”(关于乌克兰法西斯运动的早期发展,参见:沈莉华.“历史真相中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2018年第3期,79-93页)。

  德国法西斯开始侵略苏联以后,斯捷潘∙班杰拉一伙马上组织乌克兰伪军,帮助德国法西斯袭击和骚扰苏联红军。一部分班杰拉分子还直接加入了德国法西斯军队的序列,编为党卫军第14掷弹兵师。苏联红军撤退之后,班杰拉分子在所到之处疯狂屠杀和掠夺当地人民。仅在乌克兰西部的利沃夫,班杰拉分子在一天之内就杀害了1500多人。在1943年的沃伦大屠杀中,班杰拉分子杀害了10万波兰人。在整个二战期间,共有160万生活在乌克兰境内的犹太人以及超过300万的普通乌克兰百姓被包括班杰拉分子在内的纳粹所屠杀。班杰拉分子肆无忌惮的暴行甚至连纳粹德国当局都看不下去,以至于德国军事当局不得不在1943年7月11日专门发布了一份命令,要求乌克兰伪军注意“形象”,不得明目张胆地滥捕滥杀。苏联伟大卫国战争胜利后,班杰拉逃到西德躲了起来,直到1959年才被苏联特工人员击毙,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腾讯网,“乌克兰纳粹简史”,https://new.qq.com/omn/20220402/20220402A0932E00.htm;华人瞰世界,“6年前,只有美国和乌克兰支持纳粹主义”,https://posts.careerengine.us/p/6222a69efb9648644c4880db)。

  在苏联社会主义时期,乌克兰的纳粹势力被清除,在乌克兰人、俄罗斯人和其他各族人民之间实现了民族团结。然而,得到西方帝国主义庇护的乌克兰纳粹分子并不甘心失败。班杰拉逃到德国后,在英国军情六处的资助下,与斯特茨科等人组织“反布尔什维克国家集团”,妄图纠集流亡欧洲的所有反共反苏势力,推翻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政权。

  班杰拉被击毙后,斯特茨科成为“反布尔什维克国家集团”的头目,与美、英情报机构加紧勾结。1983年,为了利用乌克兰纳粹分子颠覆苏联,里根当局将斯特茨科请到了白宫。美帝国主义头子里根吹捧斯特科茨是“怀着对自由的热爱燃烧自己的生命,照亮了被暴政笼罩的黑暗年代”。

  资本主义复辟后,在所谓的“独立”的乌克兰中,纳粹势力迅速死灰复燃。斯特茨科的遗孀回到乌克兰后,组织了“乌克兰民族主义大会”。在尤先科担任乌克兰总统的时期,“乌克兰民族主义大会”成员罗曼∙兹瓦里奇混上了司法部长的位子。

  乌克兰纳粹的暴行

  资本主义复辟后,新生的乌克兰资产阶级疯狂掠夺社会主义苏联遗留下来的经济财富,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几十个控制乌克兰经济的寡头。

  由于经济萧条、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很大一部分乌克兰人口常年处于失业半失业的状态,其中相当一部分沦为流氓无产者。乌克兰的寡头资产阶级为了进一步打击工人阶级,清除社会主义在人民群众当中的影响,便在暗中出钱资助纳粹组织,吸引流氓无产者参加。在这样的形势下,形形色色的纳粹组织迅速在乌克兰蔓延开来。比如,众所周知的新纳粹团体“亚速营”就得到了乌克兰第三大寡头、能源亿万富翁科洛莫伊斯基的资助 (维基百科,“亚速营”,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A%E9%80%9F%E8%90%A5)。

  在2014年推翻乌克兰合法政府的“广场政变”中,右区、斯沃博达等新纳粹组织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并且与美、欧帝国主义直接合作。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一方面极力抵赖新纳粹组织是“广场政变”的中坚力量,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承认“确实,乌克兰存在极右保守组织,这些组织在目前正在进行的革命[编注,指美欧帝国主义策划的政变]中发挥了中心的作用”(US News & World Report, “Behind Russia's 'Neo-Nazi' Propaganda Campaign in Ukraine”,https://www.usnews.com/news/articles/2014/04/01/behind-russias-neo-nazi-propaganda-campaign-in-ukraine)。

  美国《沙龙》杂志指出,以德米特罗∙亚罗什为首的“右区”、斯沃博达等新纳粹组织在2014年2月是所谓“广场革命”的实际领导者。在一次广为传播的被泄露的电话通话中,当时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美国帝国主义战争政策的主要策划人之一维多利亚∙纽兰就表示,要与斯沃博达领导人奥列赫∙提罕尼勃克合作,并提议美帝国主义在表面上中意的前台人物亚采纽克应当与提罕尼勃克“每个星期交谈四次”(Salon, “Are there really neo-Nazis fighting for Ukraine? Well, yes — but it's a long story”,https://www.salon.com/2022/03/10/are-there-really-neo-nazis-fighting-for-ukraine-well-yes--but-its-a-long-story/)。

  2014年政变后,哈尔科夫、卢甘斯克、顿涅茨克等地方的人民不愿意接受美欧帝国主义傀儡的统治,发动起义。当时,乌克兰军队的普通官兵不愿意与这些地方的人民作战,新上台的乌克兰傀儡政权便与寡头大资本家相勾结,鼓励新纳粹组织招兵买马,招募大批流氓无产者建立私人武装,“亚速营”等纳粹武装应运而生。

  这些纳粹武装成立后,马上开赴各地镇压人民群众。2014年5月2日,在敖德萨,“右区”法西斯分子将四十几名工会积极分子包围在敖德萨工会大楼,然后将整座大楼点燃,将里面的人活活烧死。大楼被点燃后,里面的一些人试图跳楼逃生,毫无人性的法西斯分子又把这些试图逃生的人折磨致死。至今,这些在敖德萨五月二日惨案中犯下反人类罪的法西斯分子,没有任何一个人得到乌克兰当局的惩罚(People’s World, “Ignoring the influence of the extreme right in Ukraine is dangerous”,https://www.peoplesworld.org/article/ignoring-the-influence-of-the-extreme-right-in-ukraine-is-dangerous/)。

  在乌克兰正规军不中用的情况下,“亚速营”等纳粹武装在顿巴斯战争中成为乌克兰当局所依靠的中坚力量。在为时八年的顿巴斯战争中,纳粹武装以及乌克兰军队中的纳粹分子杀害了数以千计的顿巴斯人民。2014年9月,在顿涅茨克发现了三个乱葬岗,里面有大量老幼妇孺的尸骨。根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调查报告,2014年至2016年,“亚速营”在顿巴斯地区掠夺当地房屋和平民财产,存在对平民实施非法拘禁、电刑、水刑、性侵等暴行(王忠新,“乌克兰新纳粹化呈现五大恐怖特征”,http://taihangsummit.com/2133430d34/)。

  今年三月初,一位法国女记者发布大量视频,指控乌克兰政府屠杀自己的人民、泽连斯基政府是反人类的纳粹(闻韬,“乌克兰纳粹是如何屠杀乌东人民的?”https://www.kunlunce.com/ssjj/guojipinglun/2022-03-03/159304.html;这里是该法国记者于2016年拍摄的反映乌克兰纳粹分子在顿巴斯地区暴行的纪录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8j0tJsKltg&t=873s)。

  可以说,自2014年政变以来,乌克兰纳粹分子在乌克兰犯下了滔天罪行,对乌克兰人民欠下了无数笔的血债,手上沾满了乌克兰人民的鲜血!

  俄罗斯开始在乌克兰进行“特别军事行动”以后,乌克兰纳粹武装以及已经纳粹化的乌克兰军队又犯下了大量战争罪行,特别是大量劫持平民,以平民为“肉盾”,阻止平民离开战区乃至杀害试图逃离战区的群众(这里有采访从马里乌波尔撤离的平民的视频,反映乌克兰纳粹分子阻挠平民离开战场,并向试图逃离的平民射击,俄语对白、有英文文字翻译:https://mobile.twitter.com/gbazov/status/1504507722951446530)。

  深度纳粹化的乌克兰国家

  知凡同志、阳和平同志,激流网的编辑同志们,对于上述的骇人听闻的法西斯罪行,你们是了解还是不了解呢?如果了解,你们愤慨不愤慨呢?还是说,虽然了解,虽然愤慨,你们仍然认为,血淋淋的纳粹罪行在乌克兰仅仅是“少数人的行为”,“没有上升为国家政策”,所以乌克兰国家仍然没有“纳粹化”。

  如果说,纳粹分子在顿巴斯战争中所犯下的罪行情况复杂,证据有待搜集,那么,像2014年5月2日的敖德萨惨案以及后来乌克兰纳粹分子在全国各地袭击、侮辱、杀害吉普赛人等少数民族以及性少数群体的罪行都有大量的视频和照片等证据,为什么至今这些纳粹分子仍然逍遥法外、没有得到乌克兰当局的惩罚呢?

  知凡同志认定,乌克兰是“资产阶级民主制国家”;阳和平同志强调,乌克兰不是“法西斯国家”。知凡同志告诉我们,新纳粹组织在乌克兰议会选举中只得了很少的票;阳和平同志说,纳粹分子在乌克兰“不掌权”。

  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问题的基本观点是,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外一些阶级的工具,其具体表现形式是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国家机器。所以,看一个国家的性质,看这个国家被什么人掌握,首先不是看谁当议员、谁当总统,而是要看国家机器掌握在谁的手里。

  2014年以后,有一个时期,新纳粹分子直接参加了乌克兰政府。新纳粹组织斯沃博达的成员在政变后第一届政府中担任副总理并另外获得了三个州的州长职位。新纳粹分子安德烈伊∙帕鲁比在2016年至2019年担任乌克兰议会的议长(Salon,“Are there really neo-Nazis fighting for Ukraine? Well, yes—but it's a long story”,2022年3月10日)。

  到了2019年,由于乌克兰傀儡政权的倒行逆施,乌克兰经济凋敝、人民生活困难、社会矛盾尖锐,寡头资产阶级为了继续欺骗人民,捧出了泽连斯基这个小丑。但这并不代表乌克兰国家的性质有了任何重要变化。泽连斯基的竞选经费主要来自寡头科洛莫伊斯基。这个科洛莫伊斯基,也是纳粹组织亚速营的大金主(网易,“泽连斯基背后势力到底是谁?”https://www.163.com/dy/article/H23LJA5K0542ONXL.html)。这充分说明了泽连斯基当局与纳粹分子之间藕断丝连的肮脏关系。

  更主要的是,自2014年政变后,亚速营分子就掌握了乌克兰的警察部门。2015年至2016年,亚速营分子瓦迪姆∙特洛安担任了全国警察在基辅地区专署的负责人;此前他的职务是亚速营参谋长。2017年至2019年,他担任乌克兰内务部副部长。2019年至2021年11月,他担任乌克兰全国警察第一副总监。

  美国《国家》杂志报道说,亚速营分子实际上控制了乌克兰的警察部门。乌克兰警察当局的领导们崇拜法西斯分子斯捷潘∙班杰拉,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纳粹分子可以在乌克兰各个城市的大街上无法无天。美国给这个纳粹分子控制的警察部门提供了大量装备,并帮助他们训练(The Nation,“Neo-Nazis and the Far Right Are On the March in Ukraine”,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politics/neo-nazis-far-right-ukraine/)。

  2018年,一个叫“C14”的新纳粹组织与基辅市政府达成协议,建立一支所谓"市政卫队"在基辅市街上巡逻;至少有21支“市政卫队”在乌克兰其它城市巡逻。这些获得了巡逻权力的法西斯民兵任意攻击媒体、市议会、外国人、吉普赛人等少数族裔以及性少数群体。路透社评论说:"乌克兰国家正在迅速失去对暴力的垄断"(Reuters, “Ukraine’s neo-Nazi problem”,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cohen-ukraine-commentary-idUSKBN1GV2TY)。

  2014年政变后,亚速营和其他纳粹武装被编入了乌克兰的准军事部队国民卫队。这就使得乌克兰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将新纳粹武装编入国家武装力量的国家(Salon,“Are there really neo-Nazis fighting for Ukraine? Well, yes—but it's a long story”,2022年3月10日)。表面上,亚速营的人数不是很多,但是其在乌克兰军队中的影响力远远大于其表面的人数。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亚速营参谋长吹嘘说,他们在政府和议会中的朋友照顾他们,这就使得亚速营比国民卫队中的其他部队装备更加精良、后勤补给更加充分(Jacobin,“Whitewashing Nazis Doesn’t Help Ukraine”,https://www.jacobinmag.com/2022/04/ukraine-russia-putin-azov-neo-nazis-western-media)。

  泽连斯基当局在2019年上台后,一度试图与俄罗斯就顿巴斯问题达成和平协议。他很快收到了亚速营将其赶下台甚至杀害的威胁。从此泽连斯基再也不敢与俄罗斯谈判顿巴斯问题了(Salon,“Are there really neo-Nazis fighting for Ukraine? Well, yes—but it's a long story”,2022年3月10日)。这起事件说明,亚速营等新纳粹组织实际上控制着乌克兰当局的对外政策。

  亚速营等纳粹武装编入乌克兰武装部队后,乌克兰成为世界各国新纳粹分子、新法西斯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向往的天堂。2014年以后,来自世界各国的新纳粹分子纷纷到乌克兰纳粹组织中受训,其中相当一部分后来成为乌克兰纳粹武装中的外国雇佣兵(The Citizen, “Ukraine’s Neo-Nazis”,https://www.thecitizen.in/index.php/en/newsdetail/index/6/21533/ukraines-neo-nazis)。

  据原瑞士战略情报局官员、曾任瑞士总参谋部上校的雅克∙包德分析,本来,到了2018年,经过顿巴斯战争的消耗,再加上内部的腐败,乌克兰军队已经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乌军在顿巴斯战争中当时已经损失了大约3000人。在2017年10月和11月的征兵中,70%的被征人员拒绝报到;在某些新兵训练营地,自杀率和逃亡率达到30%。在这种情况下,乌克兰当局将大批纳粹化的准军事武装结合进了乌克兰军队。按照这位瑞士情报官员的估计,这些狂热而残暴的准军事武装大约有10万人,占2020年乌军常备武装力量的40%;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外国雇佣兵,这些外国雇佣兵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等19个国家(The Postil Magazine, “The Military Situation In The Ukraine”,https://www.thepostil.com/the-military-situation-in-the-ukraine/)。

  以上证据表明,在2014年政变后,纳粹组织和纳粹武装已经深度结合进了乌克兰的国家机器,新纳粹分子实际上控制了乌克兰的警察当局和军队的很大一部分,对乌克兰政府的对外政策可以实行否决权,可以任意地威胁总统和政府高官。乌克兰国家不仅不是什么货真价实的资产阶级民主国家,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资产阶级寡头统治的国家,而是已经深度纳粹化的资产阶级寡头国家。

  作为纳粹化的资产阶级寡头国家,宣传纳粹意识形态成为乌克兰当局的一项明确的国家政策。早在2010年,乌克兰当局就授予臭名昭著的纳粹分子、苏联人民的死敌斯捷潘·班杰拉所谓“乌克兰英雄”的称号。

  2018年,乌克兰议会通过法案,把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乌克兰伪军视为退伍军人,享受国家津贴。

  2019年7月,在乌克兰西部的利沃夫,一群乌克兰纳粹分子穿着纳粹德军制服,打着二战期间乌克兰伪政权的旗帜,为29名被苏联红军消灭的党卫军士兵的遗体,举行重新安葬仪式。仪式中,乌克兰政府军士兵抬着覆盖乌克兰国旗的棺材,先奏国歌,再奏安魂曲,士兵朝天空鸣枪致敬。出席葬礼的有乌克兰武装部队现役军人、官员和神职人员代表。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乌克兰当局疯狂诋毁前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篡改和伪造苏联时期的乌克兰历史,玷污苏联红军,到处毁坏列宁、斯大林以及苏联红军将领的雕像或纪念碑(王忠新,“乌克兰新纳粹化呈现五大恐怖特征”,2022年3月11日)。

  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后,泽连斯基当局更加依靠纳粹组织的支持,于3月初任命纳粹组织“艾达尔”营的指挥官为敖德萨州州长,同时取缔反对党、关闭独立报纸和电视台,军警在大街上不经调查和审讯就可以随意拘捕甚至杀害人民,建立起了公开的法西斯独裁统治。

  综上所述,现代乌克兰的纳粹运动在精神上和历史上都是乌克兰白匪以及纳粹合作者的继承人。所以,与其它国家的新纳粹运动相比较,乌克兰的新纳粹运动更加疯狂地仇恨社会主义、苏维埃国家和俄罗斯人民。

  就其社会基础来说,乌克兰的新纳粹运动是资本主义复辟时期的怪胎,是乌克兰寡头资产阶级所豢养的专门用来吞噬工人阶级的狂犬,其组成人员主要是在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所产生的大批流氓无产者和社会渣滓,他们在过去八年中杀害了成千上万的乌克兰人民,欠下了累累血债!

  在俄乌战争开始以前,乌克兰的新纳粹组织就已经泛滥,并且掌握了一部分乌克兰的国家机器,在相当程度上控制了乌克兰国家的内外政策,在全国范围内纵容法西斯暴行,并且用国家机器的力量大力鼓吹法西斯意识形态。正如美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人民世界”网站所说:乌克兰极端右翼的问题是“巨大的”,“如果世界无视这个问题,就是置世界于危险之中”(People’s World, “Ignoring the influence of the extreme right in Ukraine is dangerous”,2022年3月24日)。

  令人遗憾的是,马列毛左派中的一部分同志,宁愿轻信美、欧帝国主义的欺骗宣传,无视、淡化乌克兰的新纳粹势力,说他们是“相当非主流”的少数人,“没有上升为国家政策”,极力否认乌克兰国家纳粹化的事实,对纳粹分子的滔天罪行轻描淡写。这部分同志这样做,正在无意识间,把自己变成了西方帝国主义的传声筒,站到了中国广大劳动群众和世界进步力量的对立面。

  (本文由红色中国网部分编辑、候补编辑共同创作)

      相关链接:

      乌克兰已经纳粹化了吗?—— 再论俄乌战争的性质
      再论乌克兰政权的性质及无产阶级在俄乌战争中的态度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