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宁一:左倾有的时候比右倾更危险

2019-08-18 15:39:1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宁一
点击:    评论: (查看)

  《领袖》电视剧演义了毛主席经历炼狱,而走出炼狱,冤屈之至,壮怀激烈……(附录)

  领袖第七集摘录

  “洞庭有归客,”……

  “潇湘逢故人。”毛主席一听就从床上蹦起来,直奔大门开门,顾不得穿鞋,……

  “秋白,怎么是你啊?”毛主席很惊喜。

  “教育部长走马上任,总得向你这个主席报个到嘛。”瞿秋白回答。

  “来,里面坐。”

  “润之啊,武昌一别,悠悠已是七载啊。”瞿秋白说。

  “你我第一次聚首,那可是十年前的事了。我学会唱国际歌,还是你教的我呢。那在广州珠江畔,还有蔡和森……”毛主席说。

  “和森就是唱着国际歌,走向断头台的。” 瞿秋白说。

  “往事如烟呐”,毛主席说。

  “好不容易见面了,说点开心的事。”贺子珍端上来开水:“来,喝点热水。”

  “润之啊,你再次当选苏维埃主席,可喜可贺啊。” 瞿秋白说。

  “徒有虚名啊”,毛主席说:“除了签发文件,别无它事啊。”

  “我都听说了”,瞿秋白说:“有人想把你搞成中国的加里宁。”

  “加里宁?”

  “加里宁是苏联的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但实权却操在斯大林的手里。” 瞿秋白说。

  “你说的是苏联的加里宁啊”,毛主席说:“既然如此呢,我就当一回中国的家里宁。安安分分地呆在家里,让他们呢也图一个安宁吧。”

  “凭你的脾气,润之,安分得了吗?”瞿秋白说。

  “已不是你当家的那个时候了。不安分,还能何为啊?”毛主席说。

  “别说你了,连我都安分不了。” 瞿秋白说着就咳嗽起来……

  “你看你,还那么容易激动。”毛主席说:“来,喝口水吧。”

  “这些年我一直在反思,武昌的八七会议你是参加了的,后来被人们称之为论断的那句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就是你在这个会上提出来的。从历史来看,这次会议无疑是正确的。” 瞿秋白说。

  “可以说在危急时刻挽救了党,挽救了中国革命啊。” 毛主席说。

  “可是此后不久,我怎么就犯起左倾盲动的错误呢?” 瞿秋白说:“关于这个问题我问过立三同志,他却反问我:‘为什么批你的左倾盲动,却批出我的左倾冒险来呢?’于是我们两人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左倾有的时候比右倾更危险。而我们党内左的土壤尤为深厚啊。”

  “当家才知柴米贵啊”,毛主席说:“这些话要让现在当家人听听吧。”

  “我这不是刚从博古同志那过来嘛”,瞿秋白说。

  “博古同志有什么反应吗?”毛主席问。

  “我想用自己犯左倾错误所带来的恶果,去劝说他头脑不要过于发热,可他根本听不进去,坚持认为中国的苏维埃如日中天,坚不可摧。中共即将创造的一百万铁的红军定能粉碎敌人的第五次围剿。一个苏维埃中国的出现已指日可待。因此只有进行坚决地斗争,反对主要矛盾的右倾机会主义和右倾机会主义的调和态度。哎,真是比秋白还秋白,比立三还立三呐。” 瞿秋白说。

  “秋白,你也不用着急了”,毛主席说:“没有什么比让一个人改变观念更难了。博古同志还很年轻,过了年才二十七岁,实际工作经验不多,加之生性忠厚,只有唯上,把共产国际和王明的话奉为神明,把那个对中国情况毫不了解,却又看不起中国人的李德奉为太上皇。其他人的话,他谁的也听不进去。不过我们这些人呐,多敲敲边鼓,还是会起一定作用的。我相信呐,他迟早会有所领悟的。你刚到苏区,身体又不好,就这么着急地去找他,以自我批判的态度去帮助他,同志们都会为之感谢你的。”

  瞿秋白说:“别笑话我了。我犯了错误,不可宽恕的错误,给党的事业带来了灾难……”

  毛主席说:“秋白同志,世上没有不犯错误的人,能够坦诚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以自己的错误使别人聪明起来的人,就是好人,就是伟大的人。在我的心目中,你和立三就是这样的人。”

  领袖第四集摘录:

  莫斯科,王明办公室。

  “王明同志,是不是该去克里姆林宫了?”康生提醒道。

  “现在去是不是有点太早啊”,王明说。

  “约见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同志,还是提前点好。”康生说。

  “好吧”,王明说。

  “李立三同志求见”,秘书在门口说。

  “王明同志要去约见斯大林同志,无暇他顾。”康生说。

  李立三闯了进来,差点与王明撞头,说:“我已经三次吃了闭门羹了。”

  “如果你的检讨书写好了,交给秘书就可以了。”王明说。

  李立三随即交给秘书。

  “好了,你可以走了。”康生说。

  “可是我有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想当面请教。”李立三坚持道。

  “坐下谈吧”,王明说:“可是我只能给你三分钟的时间。”

  “说吧”,康生说:“是不是对中央对你的处分不服啊?”

  “不!”李立三说:“立三路线必须打倒,但希望你们不要重蹈覆辙。”

  “重蹈覆辙?”王明问。

  “1927年,蒋汪合流叛变革命,把我们共产党人推到了血泊当中,秋白同志临危受命,吸取了我党第一任领导人陈独秀同志右倾的错误教训,正确地组织全党向国民党反动派发起反击,但同时也滋长起左倾盲动情绪,虽然这种冒险情绪很快得以纠正,但我却没能从中吸取教训,在批左倾的同时反而更冒险,结果给我们党的事业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李立三说。

  “你是不是想说四中全会后,中央没有吸取你的教训?”康生说。

  “四中全会后的中央,明确要批的是李立三的左倾冒险主义,而我本人也被召到莫斯科,接受批判。可为什么又要批起毛泽东的右倾机会主义呢?”李立三说。

  “你是想为你的老乡辩护?”康生说。

  “毛泽东同志不仅是我的老乡,还是我的朋友,但是在我实际担任中央负责人的那段时间里,我曾经视他为绊脚石,指责过他,批评过他,也处分过他。现在想想,正是后悔。事实证明,他搞得那一切是正确的嘛。整整两个年头的面壁思过,是我认识到左倾比右倾更危险。如果我们还在批右倾机会主义,那岂不是比立三路线还要立三路线了吗?”

  “可惜啊,现在党的当家人不是你。”康生说。

  “所以我才要斗胆直呈,找现在的当家人提这个醒。”李立三说。

  “我可当不了这个家”,王明说:“当家的是共产国际。共产国际明确指出当下危害中国革命最危险的是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和调和主义。中央苏区的五次反围剿是最剧烈和最残酷的决战。如果我们粉碎了这次围剿,那将有可能是中国革命在一省或者数省内的首先胜利。叫你来苏联接受审查和批判已经两年的时间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你置身于十月革命胜利的源头上,竟然意识不到无产阶级革命的真谛。糊涂之极,还谈提醒,岂不滑稽?”

  “可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你们重蹈的将不再是我的覆辙,而是泥潭!”李立三说。

  “你!”王明一拍桌子:“你还想在错误的道路上滑行多远?”

  “你不是把我发配到阿拉木图,去建交通站吗?”李立三说。

  “如果你嫌不够远的话,我们可以另外安排地方。”康生说。

  秘书开门进来说:“博古同志又来电催促,希望王明同志和共产国际能够对福建事变一事,尽快给予明确指示。”

  “备车,去克里姆林宫。”王明说完就走。

  吴宁一敬录

  2019年8月17日

  附录:

  吴宁一: 认错认账必定胜利

  http://www.mzfxw.com/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6&id=109563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