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一个女人引发的连环大案(一):巧家“女版”的孙小果

2019-06-18 14:11:0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蒋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孙小果案,网上炒得沸沸扬扬,这件事也让我们见识到了云南司法的严重问题。可是,调查至今,孙小果案似乎成了个案,不具有任何的普遍意义,甚至没有带出任何保护伞,以至于大家对最终结果都不再抱有太大希望。我就在想,孙小果是个案吗?

  此次回家办事,无意间听到一个事情,特地走访了一下左邻右舍,嗬,不知不觉似乎发现了一个“女人版”的孙小果!而且其手段堪称惊为天人!

  2008年,这个女人打着“共同富裕”的旗号,骗取村集体400余亩荒地,说是种植经济作物,一转手却卖给了不良奸商开采沙石,村民找其理论,不料被奸商雇佣黑社会大打出手,多人血溅当场,村民申冤无门,苦不堪言。

  她的故事,我们打算写一个小小的专辑,因为狗血剧情较多,适合拍电影。

  陆欣,女,36岁,现任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发改委办公室主任。她之所以进入我的视线,是因为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金沙江土地征占问题,据说有不少村民被抓进了监狱,似乎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而顺藤摸瓜,一切的根源都指向了这个女人,于是,我们对她的好奇心更大了。

TIM图片20190617184719.jpg

  到网上搜索了一下资料,竟然发现一个让人惊掉下巴的事情:关于2002年,陆欣在选举村委会主任中徇私舞弊的报道。

  近日,巧家县委作出决定,将在乡镇换届选举中徇私舞弊的陆欣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

  在去年底进行的乡镇换届选举中,巧家县小河乡小河村村委会副主任陆欣因在小河村第二选区中落选,心理极不平衡,便采取非法手段,与小河村第六选区工作人员付某合谋,将已封存的选举票箱撬开,抽出100张选票,再由她和付某、吴某、韩某4人将选票上的两名候选人名字划掉,换成她自己的名字,设法于次日投票时投进票箱。

  事发后,巧家县委责成县纪委、检察院迅速组成联合调查组,赶赴小河乡进行调查取证,依法从重、从快处理。在掌握确凿证据以后,县委作出决定,开除陆欣的党籍,移送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县委还以此作为反面教材,在全县19个乡镇、180个行政村中开展警示教育,以增强乡村干部的法纪意识。

  张天春(云南日报、春城晚报2002年3月7日报道)

  我们注意到,这个时候的陆欣才19岁,初中文凭已经做了村官,竟然还不满足。按理来说,这样一个人,作为反面教材在多地开展警示教育了,她的政治生涯必然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至少要想继续从政,党籍这一关就是个难题。然而,事情似乎比我们想象中的要轻得多啊!

  其实,被开除党籍之后,要想恢复党籍也是可以的,这里有明文规定:

  根据相关规定,如果对党员的处分不当,需要更改或撤销,由原决定或批准处分的党组织办理。 如果是想重新入党,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试行)》规定,因犯严重错误而被开除党籍的人,五年内不得重新入党。但经过长期考验,证明确实改正了错误,并具备党员条件,本人如申请入党,经过党组织的严格审查,可以重新入党。并且基层党委审批前要经过上一级党委同意。

  恢复党籍是一项严肃的政治工作,要本着实事求是,严肃认真,具体分析,区别对待的精神,查明脱离组织关系的原因及其后的表现,只有符合下述条件者,方能恢复党籍:(1)经查实过去确已被党组织批准为党员或预备党员;(2)因某种客观原因被迫脱党或错被开除党籍;(3)脱党后一直表现较好,目前又确实符合党员标准。恢复党籍,由基层党委受理,然后根据不同情况,分别由县以上党委或党委组织部批准。恢复党籍者,不必重新履行入党手续,党龄连续计算。

  这里面,我们看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恢复党籍没那么容易,特别是这种因徇私舞弊被开除党籍的,要想恢复极其困难,除非个人今后五年内表现极为突出,甚至是为党做出重大贡献的,才有可能,而且程序还非常复杂。陆欣属于这一类吗?大概不是,因为她的政绩实在乏善可陈。那么只能是“处分不当”了?可是,选举徇私舞弊,恶意操纵选票箱,这种行为开除党籍,难道会是“处分不当”吗?这样的人还留在党内干什么?

  我们的陆欣同志这一路似乎走得太轻松了,开除党籍没经过多久,人家转身就以党员的姿态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我们面前:2008年,所谓的《荒山转让协议》成了她的代表作,巧家县政府系统里面也已然有了她的一席之地。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转折,时年25岁的她,竟然如同从天而降一般,开除党籍没有让人家稍微停顿一下,反而是鱼跃龙门,官升若干级,这不是很神奇吗?

  据说,陆欣没有结婚,但却有一个年龄不小的女儿,这个女儿是“上天赐给”的吗?事情的经过说到这里,似乎进入了一个令人费解的大漩涡。

  我们都知道,孙小果20年前被判处死刑,可20年后,人家依然是条好汉!这引起了不少人的高度注意,怎么回事?难道一个黑社会老大还能翻了天不成?可是反观陆欣,一介女流之辈,人家不也可以神转折吗?17年前开除党籍,做反面教材批判的,没有任何突出贡献,17年后,巧家县发改局办公室主任,稳稳的实权官员,难道我们还不能问一句怎么回事吗?

  我们特别注意到,正是在陆欣被开除党籍,并做反面教材警示基层官员的时候,巧家县委副书记方某正好到小河村巡查,然后陆欣从小河村消失了,等出现的时候,已是巧家县政府官员。今年3月,方某免职,具体原因不详。这里面的水是不是开始深了起来呢?

  关于陆欣的是是非非,我们需要进一步搞清楚,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女人,不简单。

  2019年6月17日星期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