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旭之:褪红的中央电视台

2015-07-22 10:44:4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7月10日的新闻联播播出了这样一则新闻:

  “当地时间8号晚,由中国国家芭蕾舞团推出的芭蕾舞剧《牡丹亭》在美国纽约的林肯中心首演。这是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的成果之一。舞剧以西方古典芭蕾舞的形式展现了我国悠久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昆曲的经典之作。演出感染了许多现场观众。中国国家芭蕾舞团还将为纽约观众带来经典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中国与美国的时差,中国早于美国十二个小时,从新闻报道和林肯中心演出的情况看,这则新闻看似不存在问题,但是却经不住用心推敲,这则新闻还是用了心思的。

  新闻的特征是时效性和效应性。8号晚,也就是我们的9号晚,纽约的林肯艺术中心上演《牡丹亭》,新闻联播在9号晚是来不及播《牡丹亭》的演出新闻的,如果要播,只能最早于10号晚播出,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新闻播出情况。

  《牡丹亭》是一出古典戏剧,虽改编成芭蕾舞剧,自然也有观赏芭蕾舞的艺术美,但故事毕竟是一出古代故事,于今天中国,《牡丹亭》已用京剧、昆曲或者别的多个剧种演烂了,不论再用怎样新鲜的形式,但剧目在中国已家喻户晓,故其新闻价值不大。对不熟悉中国古典文化的美国观众来说,观赏《牡丹亭》可能更只是欣赏它的芭蕾舞表演,于内容,不过是看个热闹,从这个角度上看其新闻性,当也不算一件多大的新鲜事(其实中国很多古典戏剧去国外演出早已经不再新鲜)。

  再看纽约林肯艺术中心的演出,接着8号晚《牡丹亭》之后,9号晚是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而时间到了中国的10号晚了,如果在新闻联播中播报,需要在11号晚播出,但查11号的新闻联播,却是没有。

  依照新闻的效应来说,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是高于《牡丹亭》的,作为一个新闻记者或者新闻单位,用时效性和效应性来衡量的话,这次纽约林肯中心的演出,无论怎样讲,都应报道《红色娘子军》的演出情况才是最佳选择。一则《红色娘子军》是与当下的中国联系最密切的,这个政权就是这样来的,二则《红色娘子军》在四十年前的中国是最为经典的一出革命舞剧,而且至今还是芭蕾舞剧经典之中的经典之作,是将西方的舞剧与中国革命内容结合得最完美的一个剧目,三则不需借用任何说明,无论今天的中国人,还是今天的美国人,与《牡丹亭》相比,更让人一眼能看懂在演什么,四则如果播报《红色娘子军》的演出情况,对于早已经陌生的中国年轻一代来说是新鲜的,对于从样板戏年代走来的中老年观众,是有一种带有新鲜感的怀旧,因此照纯新闻的角度说,应该等在林肯艺术中心在两剧全部演完之后,或整体播报演出情况,或专选播报《红色娘子军》,而非现在的情况。而从其它媒体的文字新闻中,完全肯定地说明了,美国观众报以最热烈掌声和喜爱程度最高的是《红色娘子军》,而非《牡丹亭》。

  但中央电视台却偏偏先选了《牡丹亭》,这一选题和播报时间,用心是良苦的,即用播报没有红色特征的《牡丹亭》抢先播报林肯艺术中心的演出,在播报任务完成之后,就已大大降低了第二晚演出《红色娘子军》的新闻性,用时效性掩盖了效应性,掩盖了中央电视台对红色革命的规避行为,掩藏了已经褪红的中央电视台对毛泽东时代和毛泽东主席的内心恐惧和它们的褪红。播报《牡丹亭》的结尾,顺带一句“还将为纽约观众带来经典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不过是个双关的障眼手法,也即终止了电视台对林肯艺术中心演出《红色娘子军》的新闻关注。

  今天的中央电视台,无论怎样巧心伪装和掩饰(也许他们根本不肖于伪装和掩饰,而是直接表露也说不定,但我们还是更乐于质疑他们在伪装和掩饰),马脚总是一次次不断地显露出来。年初的两会上,张泽群披露了中央电视台的中美合资的隐情,如一颗炸弹将中央电视台的白心炸开露给了国人看。从中央电视台当家的白岩松之类的主持人看,他们的思想立场、价值取向和崇洋媚外的嘴脸,早已遭到许多国人的唾骂,却依然吐沫飞溅,盘踞在视屏中央。

  在播发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时,敢将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讲话内容作删改,删掉最高领导人讲话里的最有价值的内容,比如2012年11月18日的新闻联播中,删掉习近平讲话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这句最核心的讲话(有讲话的文字全文可以对证)。

  览中央电视台的褪红表演,他们总是有心地集中在了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的规避,作这种规避之时,隐含的好似一种极端的仇恨。

  这几天习近平总书记到延边考察。延边是朝鲜族自治州。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热爱共产党,延边人民用真情挚爱唱出了《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红太阳照边疆》等至美之歌。但是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上播放朝鲜族歌手卞英花演唱的一首《红太阳照边疆》,却将原歌词中的“毛主席领导我们,胜利向前方”被篡改成了“共产党领导我们,胜利向前方”。红太阳三个字,新中国的人们,有谁人不知是专指毛主席?熟悉原歌词的中老年一代,该作何感想?于年轻人又该是个怎样的蒙骗?这首歌是专唱给毛主席的,而不是别人。把唱给一个人的赞歌,移花接木到另外的身上,这是一种拙劣,是一种无耻,更是一种掠夺,是一种欺骗。我敢想,《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中央电视台是决不会播出的,因为他们从头到尾无法篡改这首歌,连歌名都无法规避。

  再如中央电视台第三套节目中,郁钧剑演唱《金瓶似的小山》,将原词“北京城里的毛主席,虽然没有见过你,你给我的恩情却永在我身边。”被篡改成了“东方升起的金太阳,虽然上山又下山,你给我的温暖却永在我身边。”,将这首歌变成了专唱宇宙中的太阳的赞歌?如果是专唱太阳的,与歌名中的小山该有何种逻辑关系?令人很难想象,只是一座小山,怎么就引起了词者的歌颂,作曲者的颂扬?这座小山有何魔力?滑稽可笑得很!

  再如,中央电视台第三频道在纪念建党九十周年的节目上,歌手陈思思演唱《众手浇开幸福花》,将歌词中的“毛主席栽花咱们来浇水”,篡改成了“栽花儿还要咱们来浇水。”不知这“栽花儿还要咱们来浇水。”,在篡改后的歌词内容上下该有怎样的逻辑?歌唱的幸福感从何而来,需要如此感恩戴德地来歌唱?

  再看,中央电视台第三频道上,一个曾经参加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并演唱《赞歌》的胡松华,却将自己原唱的歌词“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高举金杯把赞歌唱,感谢伟大的共产党,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英雄的祖国屹立在东方,像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各民族兄弟欢聚在一堂,庆贺我们的翻身解放。完全篡改成了“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高举金杯把赞歌唱,美酒飘香,鲜花怒放,歌声飞出我的胸膛。英雄的祖国屹立在东方,像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各民族兄弟欢聚在一堂,欢乐的歌儿响彻四方。”在“高举金杯”“把赞歌唱”时,唱歌人为什么要高举金杯,他要唱的赞歌是什么?显然,篡改后的歌词成了毫无主题的赞歌,而高举的手究竟该如何去落下?突然冒出的“美酒飘香,鲜花怒放”,与这高举金杯把赞歌唱之间的那种行动和目的的关系甩到了哪里?

  篡改歌词,其险恶用心就是抹掉毛主席的痕迹,让唱给毛主席的歌变成了没有毛主席内容的一个空壳子。这些拙劣加笨拙的篡改,只能显出篡改者的无耻,演唱者的做作,篡改时代人心的无良和政治伦理的丧尽。这些篡改,这是对原歌作词作曲者的情感侵犯,这是对传唱群众热爱伟人之情的亵渎,这是对历史的侮辱和践踏,这是公然的艺术抢劫。

  这些是篡改红歌。中央电视台除此还有许多新闻播报上的刻意淡化、甚至无视,以至于根本不提及毛泽东名字的报道。

  从2008年开始放假的清明节以来的每年有关清明节的新闻中,中央电视台历来只字不提这位开国领袖的名字,从来无视天安门广场上的壮观的排队数里的瞻仰队伍,从来无视韶山沸腾的祭奠场面,从来无视神州大地上涌动的纪念热潮,却在2013年新闻头条,播报的是中山陵的画面,2014年清明节祭奠的是国民党军队,使“不明真相”的年轻群众们历史常识颠倒,使“明了真相”的群众倍增鄙夷和蔑视。

  2012年11月29日的新闻联播,在播出习近平总书记参观“复兴之路”的新闻中,长达11分钟的播报,给足了孙中山、邓小平的画面,而只在结尾,只留给了毛泽东——这位至今画像还高悬在天安门上的伟人,不足一秒钟的画面,也许这可怜兮兮的一秒钟的画面,对于央视来说本是多余,是极其不情愿的添加,但又是难以回避的无奈,是违心里的痛苦。还有2015年,中央电视台播报遵义会议80周年,篡改历史,虚无历史,只讲是会议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而完全不提这次会议的主角毛泽东。还是在2015年,央视的小丑毕福剑终于暴露了真实面目,肆意辱骂侮辱毛主席、共产党、解放军,也终于将中央电视台的取向晒了出来。

  无需再拉下去了,中央电视台已经褪去了红色,畏惧了红色,远离了红色,已经站到了反红的一面,所以中央电视台连天地长时间地播报美国大雪,播报美国“桑迪”飓风的灾害,而对中国“山神”台风造成的灾害一带而过,是决不奇怪的。在2011年9月12日的中秋节,巧遇美国911纪念日,在中国大地上欢快地阖家团圆的气氛里,中央电视台却“把别人家里的棺材抬到自己家里哭”,头条播出美国如何纪念“9.11”的新闻,长达十多分钟,占去了半小时的早间新闻的一半时间,将中秋新闻排在了第三位。如网民评说到:“美国飓风来临之际,央视派出多路记者不辞万里千辛万苦地前往现场报导,记者在风雨飘摇中直播着实况,这是怎样的一种国际情怀?这是怎样的一种下血本精神?”“CCTV关心美国甚于关心国内,让人疑惑CCTV到底是美国的还是中国的?”

  即使在意识形态不明显的纪录频道,如有关动物的,这些年来,中央电视台总是播放动物世界里的弱肉强食的故事,狮子、老虎、豹子们是如何捕猎的,角羚、斑马、鹿们是怎样被猎杀的,所有的类似画面统统都是站在强者的立场上看待动物世界里的一切。另外,还要刻意播出和重点解说的是,动物们是怎样发情、求偶、交配的。这貌似没有意识形态的动物世界,也被人用意识形态污染了,从动物身上的一些肮脏,看到的是一些人心里的更加肮脏。

  在这样一个中央电视台里,出入露脸的各个主持人们,如白岩松,水均益们,还有那些搔首弄姿的女主持人们,哪一个看上去不是光鲜高上,哪一个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借着电视平台,成天价向着好像比他们低贱的人民群众,嗷嗷训话,喋喋说教,媚态显摆着高贵。从这些主持人们的嘴里说出人民立场的话来,毕竟会是一种妄想。

  中央电视台和台里的多数人,早已经堕落下去了,他们已经脱离了群众,褪去了红色。如果单单只是指向中央电视台,也许他们是冤枉的,他们也不过是褪红潮中的一个单体,但是,中央电视台的影响力是最大的,报纸和网站现在都还无法与它相比,它是翻腾的第一个浪头,是为首,所以它又不冤。

 

  2015年7月21日  北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