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谁能说清方方们的别墅陈案?

2020-04-06 12:21:1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冠病毒,对武汉、对湖北、对中国、对世界都是造成了灾难,唯独对方方,却是一次机会,病毒让她从《软埋》的不快中找到了发泄口,并且成就了“英名”。

  方方借病毒赢得了什么?

  讲真话的好名声【坐在家里听说的“真话”,以她的文学能力,早就应该出发到欧美写两个月的日记。】

  底层人代表【网民认错了祖宗。在她眼里,谁反对她,谁就是极左。前两年,听某大学知名教授讲,根据他的研究,网民素质都很低,建议官方不要太在乎网民意见。错了,网民素质不低,是你们看低了。权利场上的名人永远代表不了底层人。】

  无私心【据“地瓜熊老六”讲,方的《日记》写完后就成了书。若属实,就很荒唐。按正常出书程序,此类书籍,哪怕是走形式,都至少得一个月以上,交选题,批书号,三审,涉政治和意识形态,还有专门的审稿把关,如此离奇的快,有没有私心,自不必多言。】

  一生干净【因为她干净,所以她敢言。真的吗?图中是她的好邻居,种的是什么?】

2.webp.jpg

  美国英雄【洛杉矶时报的头版主角,她的文学式疫情报道让仇恨如蝴蝶的翅膀。】

3.webp.jpg

  本来,就方方的日记,曾表态不想再跟她较劲。

  但是,据网上披露的信息,她的别墅事件不只是涉及到她一个人,涉及的是一帮子“文虫”,还涉及到多个单位及行政部门。网友们列出的证据大多出自她本人和她邻居过去无意中的微博信息,她自己可能也未曾想到今天会被翻挖出来。

  别墅问题,我跟部分朋友的看法不一样,我不在乎方方及同伙获利多少,根本不是钱的问题,是法律问题,是依法行政的问题,是程序合法的问题,甚至不排除失职渎职的问题,暂时还不敢言腐败问题。

  方方们的别墅转正,看起来虽是陈案,但案情典型,影响很坏。有法必依,有错必究,是党和政府执政为民的根本承诺。本人希望,湖北省有关部门尽早介入,既是对网民的交待,也是对方方本人的负责,若冤枉了她,就还她清白。

  有关部门应该就以下问题给出经得起法律考验的回复:

  1,武汉市土地管理部门,方方等公职人员购买住房建设用地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方方等人是国家公职人员,都是城市户口,按过去和现在的法律,都无权购买住房建设用地,不管该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她们是如何把土地拿到手的?拿地的过程应该向社会公开,拿地的法律依据应该说清。

  2,武汉市住建委,方方等人的别墅建设有没有经武汉市住建委批准?有没有履行商品房开发正常法律程序,有没有办报建手续?如果没有,住建委最后是依据什么法律法规给予其合法商品房产权?如果给错了,或者说是迫于压力,现在该不该纠正?该不该撤销产权证?

  3,武汉江夏区政府,你们依据什么法律法规单独为这几个人召开专门会议讨论小产权房转正?你们这是依法行政还是非法行政?讨论过程和参加人员能公开吗?最后确定要给方方别墅转正的法律依据是什么?谁最后拍的板?是如何跟武汉市住建委进行交接的?我记得,国家住建委一直反对小产房转正,立法机关也没有立小产权房转正的法。“专门会议”是否可以理解为“特权会议”?若批准此事的干部已经落马,那是否与此事有关?若未定性此事,是否该另案复查?

  4,武汉市政府,如果方方等人的别墅可以由小产权房转为完全产权房,那武汉市其它小产权房可不可以都转成完全产权房?如果不可以,那区分两类人权利的法律依据又是什么?请给武汉市民一个说法。不要小看这个问题,涉及面非常广,涉及的人非常多,凭什么只有方方能办通?还有多少类似方方的公权人物享受了小产权房转正待遇?

  5,华中科技大学,你也不能沉默,你能公开聘请方方为兼职教师的待遇合约吗?学校经费全是财政拨款,使用它,公开透明是基本原则,方方不提,也没有必要强求公开,既然方方自己提到这个问题,是否可以公开一下?是否能给公众一个交待?各大学请兼职教师也正常,但待遇都是可以公开的。

  6,《长江文艺》杂志社,你更不能沉默,杂志社本就是湖北省作家协会的会刊,方方又曾是作协主席,她兼职杂志社主编没问题,但拿双份公资似乎有问题,象在高校,领导也有兼职多部门的,没听说过可以两边全拿,通常是就高不就低,或者再给一点兼职补助。如果说湖北省作协把这当作“行规”也没关系(方方说是行规),但事业单位里的“行规”可不可以公开?事业单位,不是私人单位,是有国家行政级别的,定的规矩,应该都能公开,若不能公开,那就不是行规,而是违规。方方到底每年从杂志社拿了多少钱?她在那里具体干了多少事?是挂名拿钱还是多劳多得?

  自十八大以来,人民群众看到了党和政府坚决反对腐败和查处腐败的决心,看到了党风、政风和民风的好转。但是,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和顶风作案的问题仍然大量存在,部分问题已经由潜伏状态转为公开状态。在高科技手段多样化和信息公开化的时代,网民的“查办”能力很强,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及时交由有关部门依法查处,必定会给党和政府的形象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希望有关部门能高度重视人民群众的关切,及时把人民群众反映的问题落实并反馈,不要让一件件小案累积发酵成沉重的舆论包袱,民意是天啊!

  我关注着每一个问题在法律层面上的精准答案,不在乎方方本人的地位和运作手段,不想听到对这件情的套话说明。只要给出了精准的法律答复,对错是非,人民群众自有公论,中国的文盲率已经很低了。

  几个文人,能量就如此之大,老百姓不会联想更多?务必务必务必予以重视!

  谁是载舟者?谁是覆舟者?要好好想清楚啊!

  附言:

  1,有人问,免费医疗的时机是否真的到来了?答:我也关注到北大李铃教授的观点,立场是为人民的,很得民心。但是,我认为,只要走市场化医改之路,永远看不到免费医疗的可能性。市场化就是资本化,资本对利润的渴求是无底洞,如果全免费,政府没有这个调控能力,最后会压垮政府。免费医疗的前提条件是资源公有和计划。

  2,有人问我如何看待“许可馨事件”?答:只能讲,老百姓真是太微小了!如此丑陋的言论,如此公开的背景和平台,如此严重的事件,竟然没有一个透明的快速查处?竟然就准备这么搪塞过去?竟然让许某的“三天热”给言中了?竟然让她成功地将自己与全体留学生捆绑在一起?民意真只是个屁!“恨国党”的昌盛不是没有原因的。

  3,有不少人批评我不该跟黄奇帆先生唱反调,说我太悲观。答:这不是悲观与乐观的分歧,是务实与务虚的问题,我不只是跟黄唱了反调,还反对了另外几个大得吓人的预测。朋友们,不要被大命题牵着走,危机之下,流动性泛滥,房地产商和资本市场的大佬获利丰厚,各地均强化对它们的金融援助和流动注入,所谓危中有机,到底是谁的机?

  写于2020年4月5日星期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