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感悟刘伯温智慧

2019-01-07 18:50: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某网友问顽石:“定庵先生喟叹‘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人才果有断层耶?”

  顽石答曰:“非也。江山代有才人出,惜乎世间伯乐少。”劝其读伯温先生《郁离子·论智》,即明是理。

  “州之庸问于郁离子曰:‘云山出也,而山以之灵;烟火出也,而火以之畜,不亦异哉?’郁离子曰:‘善哉问。夫人之用智者亦犹是也。夫智人出也,善用之。犹山之出云也;不善用之,狁火之出烟也。韩非囚秦,晁错死汉,烟出火也。’”(《郁离子•论智》,文后附翻译。)

  

  (二)

  值润公寿诞,顽石与诸友聚餐以庆。某君纵论润公文韬武略丰功伟绩,谓其前无古人,亦后无来者。

  言未毕,有朋愤然慨叹:“然世间竟有山泽虫蛇,原野笨象,欲与润公试比高,不亦荒诞乎?”

  众友问诸顽石,顽石引郁离子言答曰:“萤之为明微微也,昏夜得之,可以照物,取而置诸烛下,则黝然亡矣。烛亦明矣哉,而不能不晦于月也。太阳出矣,月之明又安在哉?”(《郁离子·萤与烛》,文后附翻。)

  

  (三)

  某友见顽石郁郁寡欢,问余缘由,顽石无言以对。有顷,以郁离子言答之:

  郁离子忧,须麋进曰:“道之不行,命也。夫子何忧乎?郁离子曰:“非为是也,吾忧夫航沧溟者之无舵工也。夫沧溟波涛之所积也,风雨之所出也,鲸、鲵、蛟、蜃于是乎集,夫其负锋铤而含铓锷者,孰不有所俟?今弗虑也。旦夕有动,予将安所适乎?”须麋曰:“昔者太冥主不周,河泄于其岫且泐,老童过而惴之,谓太冥曰:山且泐。太冥怒,以为妖言。老童退,又蹦语其臣。其臣亦怒曰:‘山岂有泐乎?有天地则有吾山,天地泐,山乃泐耳!’欲兵之,老童愕而走。无几,康回过焉,弗肃又弗防也。康回怒,以头触其山,山之骨皆冰裂,土隤于渊,沮焉。太冥逃,客死于昆仑之墟,其臣皆亡厥家。今吾子之忧,老童也,其若之何?(《郁离子·忧时》,文后附翻译。)

  2019.01.06

  《郁离子•论智》翻译:

  州之庸向郁离子问道:“云出自山中,而山把它奉为神灵;烟出自火,而火把它积储,这不是很奇异吗?”郁离子说:“问得好啊。人们使用有才智的人也就像这种情况一样。那些有才智的人出现了,善于使用他,就像山里出现的云;不善于使用他,就像火中出现的烟。韩非子被秦国囚禁,晁错被汉王朝杀害,这就是从火中出现的烟啊。”

  《郁离子•萤与烛》翻译:

  郁离子说:“萤火虫发亮,光很微弱,但在黑夜得到它,却可以照明,捉来把它放在烛光下,就得暗然无光了。烛光也算得上是明亮的了吧,但不能不比月光黯淡。太阳出来了,月亮的明光又在哪里?”

  《郁离子•忧时》翻译:

  郁离子忧郁不乐,须麋劝他说:“道义不能通行,这是天命啊,你何必为此忧虑呢?”郁离子说:“我不是为的这个啊,我是担忧那些航行在大海中的船只没有舵手啊。那大海是波涛聚集的地方,是狂风暴雨兴起的地方,鲸、鲵、蛟、蜃于是就汇集在那里,它们背负着锋利的鳍,象短矛似的锋刃毕露,哪个不是在严阵以待呢?现在不忧虑,迟早会发生动荡,到那时,我将到哪里去呢?”须麋说:“从前,太冥主宰不周山,河水冲泄进那里的山洞,山石将要崩裂开,老童走过这里便为之担心,并告诉太冥说:‘山将要崩裂了。’太冥听了大怒,认为这是妖言。老童退去,又把这话告诉了太冥的侍臣,侍臣也大怒道:‘山怎幺能崩裂呢?只要有天地,就会有我们的山,只有天崩地裂,山才会崩裂!’于是便要杀死老童,老童惊愕而逃。不久,康回路过这里,太冥没有清除山的隐患,又未加防护。康回大怒,用头触那山,山的主体象冰一样崩裂开,山上的土石坍塌到深渊里,最后堵塞了那里。太冥逃走,后来客死在昆仑山的废墟,他的侍臣也都失去了他们的家园。如今,你的忧虑就象那老童的担忧一样,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