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文木:弱国多补唯物论,强国多补辩证法(一)

2018-06-15 18:13:0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文木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文为张文木教授新著《战略学札记》心得之二,部分精彩内容将在观察者网风闻社区定期更新,敬请关注。】

500

  1. 权力是纵向的,权利是横向的。

  2. 弱国多补唯物论,强国多补辩证法。

  3. 小学生课桌刀刻的中间线,是萌动于童年心中的地缘政治学。

  4. 一个没有勇气正视自己所犯战争罪行的国家,是心理脆弱的不正常国家;一个不愿认罪并且还要继续伤害其他国家人民感情的民族,永远不会成为真正的大和民族。和而不同,大和也。礼之用,和为贵。

500

  5. 威信,威而信。

  6. 有治理世界能力的国家,一定要有成熟的治理世界的理论。基于世界地缘政治及其体系学说的大国制衡理论,是近现代尤其像英美这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家治理世界经验中最精髓的部分。

  英国人在开辟工业全球化历史进程的同时,也相应获得了治理世界的经验。美国人在与英国博弈并从英国人手中接棒的同时,也学会并成功运用了老牌英国治理世界的经验。法国的拿破仑、德国的俾斯麦是大国战略博弈的高手,而美国的西奥多•罗斯福、富兰克林•罗斯福、尼克松、基辛格等,都是娴熟运用世界地缘政治理论为本国的国家利益服务的大师。

500

  进入21世纪并正在崛起的中国,是一个担当传承世界文明责任并必将再次恢复其世界影响力的国家。因此,批判性地总结近现代大国博弈及其治理世界的经验,学习世界地缘政治理论,从世界体系的视角理解和拓展中国的地缘政治利益并由此形成能够说明中国国家利益的关于世界地缘政治的原创性理论与学说,这对当下和未来的中国都是一种有益且必需的思想准备。

  7. 全球化的进程,同时也是资本国家化和国家资本化分裂式并进的过程,前者是欧美式国家主宰资本的自主道路,后者是拉美式资本主宰国家的依附道路;前者是“融”入全球化,后者则被全球化所“溶”入,一字之差,命运却判若云泥。

  8. 劳动力而非劳动才是财富源泉。

500

  9. 有人说西方是想让中国放弃社会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其实不是,西方人实际上是想让中国走拉美式的依附型资本主义,而不是欧美式的自主型资本主义道路。美国南北战争的实质是美国要走自主型的资本主义道路,美国人为此与欧洲霸权发生冲突并获得成功。退一万步讲,即使中国真要走欧美式的自主型资本主义道路,与美国当年面对的形势一样,西方人,尤其美国人不会答应并为此一定要与中国发生冲突。反过来看,即使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也有自主型的苏联模式和依附型的东欧模式。毛泽东拒绝的是社会主义运动中的东欧模式,并为此与苏联发生了冲突:称苏联是“社会帝国主义”,称苏共为“修正主义”。

  10.中国的改革要有适合中国国情的标准,这就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标准,人民的标准。我们知道改革能解放生产力,但革命也能解放生产力。如果改革将中国生产力改到需要革命来进一步解放,那中国的改革就失去了历史进步作用。中国改革的底线就是不能把共产党改革到人民的对立面;国企改革,不能改出“二七大罢工”。

500

  《战略学札记》,海洋出版社出版

  发行部∶010 62132549

  邮购部:010 68038093

  参考文献:

  【1】“科举制度对后来西方的文官制度也有催生的作用。西方学者都认为中国是文官制度的创始者。美国卡特政府的人事总署长艾伦·贝尔于1983年来华讲学时说:‘西方所有政治教科书中,当谈到文官制度的时候,都把文官制度的创始者归于中国。’(邱继臣:《科举制度与文官制》,《中国青年报》1988年3月17日)这就是说,西方的文官制度来源于中国的科举制度。由此可见,科举制度的历史作用是有世界意义的。”牛致功著:《唐高祖传》,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215页。

  【2】公元843年,法兰克王国查理大帝的三个孙子在凡尔登签订划分领土的条约。规定长孙罗退尔( Lothar,约795~855)承袭皇帝称号,并领有自莱茵河下游迤南,经罗讷河流域,至意大利中部地区;查理(Charles  Le Chauve,823〜877)分得埃斯考河、马斯河以西地区,称西法兰克王国;路易 (Ludwig der Deutsehe,约804-876)分得莱茵河以东地区,称东法兰克王国。

  【3】毛泽东非常重视秦王嬴政的这一贡献。1964年,毛泽东会见外宾时说,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因为秦始皇第一个统一中国,统一文字,修筑宽广的道路,不搞国中之国,而用集权制,由中央政府派人去各地方,几年一换,不用世袭制度。1973年他在写给郭沫若的《读〈封建论〉》一诗中说:“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薜泽石:《听毛泽东讲史》,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83、77页。

  【4】当时苏联“改革派”奥•拉齐斯就对盖达尔改革做了这样的比喻:“当病人已经躺在手术台上,并且外科医生也操起了手术刀的时候,再以民主方式讨论医师操刀动作,这对病人来说就有致命危险了。专家必须自己拿主意。目前我们全国正好处于这种病人的状态。” 俄罗斯学者谢•卡拉-穆尔扎在《论意识操纵》一书中写道:“于是,杰弗里•萨克斯便被请来了,准备用他的手术刀给‘我们全国’开膛破肚治大病。” [俄]谢•卡拉-穆尔扎著,徐昌翰等译:《论意识操纵》(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503页。

  【5】[美]亨利·基辛格著,顾淑馨、林添贵译:《大外交》,海南出版社1998年版,第706页。

  【6】[德]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603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