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赵磊:我对当前局势的看法

2014-07-17 09:46:34  来源: 赵磊博客   作者:赵磊
点击:    评论: (查看)

  按:虽然中国的内政外交有其内在的客观必然性,但在必然性的空间里,仍存在诸多变数。作为一介布衣,在下不揣冒昧,下面分别讨论。

  (一)关于反腐三句话

  内政方面的看点很多,目前的焦点有二:一是反腐,二是经济。关于反腐,我有过一些肤浅的思考,之前写过几篇博文(见拙文:《高档垮了,你着什么急?》,《经济下滑说明反腐初见成效》,《反腐,敢得罪资本吗?》)。就迄今为止的反腐情势看,我有三句话的评价:成效可观,压力很大,前景不明。

  ——何谓“成效可观”?且不说民众对反腐给予了高度支持和期望,单是针对性很强的“八项规定”,就已经令沉溺于奢靡的官场深感震慑了。近期启动的公车改革,仍值得期待。

  ——何谓“压力很大”?反腐必然遭致资本势力与官僚利益集团的强力反弹,这对反腐的进一步展开将是严峻考验。

  ——何谓“前景不明”?民众的反腐愿景以及反腐评价,能否与官方的反腐目的以及反腐决心有效重合,这事关反腐前景的预期和展望。坦率讲,二者之间尚有差距。至于二者的差距何在,以及二者的差距有多大?“你懂的”(注),我不说也罢。

  (二)刺激供给解决不了供给过剩

  经济是当前内政的基点。从标志性的经济指标来看,比如房价、物价(CPI、PPI)、产能、外贸、鸡的屁,这些数据的变化越来越不利于资本的生存和发展,甚至可以说正在危及资本的生存和发展,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何以见得?一句话:利润空间在压缩。为什么利润空间会越来越小?答曰:因为产能严重过剩(相对过剩,不是绝对过剩)。

  产能过剩的症结究竟何在?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分析,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就是失衡的经济。生产与消费,供给与需求,在等式两端,生产永远大于消费,供给永远大于需求。产能过剩的症结不在于供给,而在于需求。所以,用增大供给的方法来解决供给过剩,无疑是饮鸩止渴。

  在主流经济学的视野里,房价、物价、产能、鸡的屁等等,这些指标的变化对老百姓的生存和发展有何影响,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在资本的游戏规则里,只有资本的利润(马克思直截了当用“剩余价值”来表述),才是天大的问题。所以,别看官方的研究报告和专家的论文总是说要重视“劳动”,重视“消费”,但劳动和消费这些影响因子对政策含义的权重,远不及资本和供给的权重。

  于是我们看到,目前经济政策的着眼点,仍然是“供给学派”的思想占据主导,各项改革政策多是从资本的立场出发,而并非从劳动的立场出发。资本立场代表着供给方的立场,自然会向供给方倾斜。也难怪,扩大内需喊了多少年,成效究竟如何,实在乏善可陈。

  (三)“调结构”落入空转

  即使你不愿承认产能过剩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导致的内在癌症,你也得想办法去增大需求,尤其是增大消费,而不是眼巴巴地盯着生产,一味地去做强做大供给。这个道理,连自称“站在有教养的资本家一边”的凯恩斯都多少看明白了。所以,只要资本主义不想早死,刺激需求的凯恩斯主义总会定期风行资本统治的世界。

  扩张性的经济政策当然不可能从根子上搞定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最终还会导致滞涨并发,但是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制度背景下,对不起,你没有别的选择。所以,面对越来越严重的产能过剩压力,不论“调结构”的政策含义多么具有“政治正确性”,若离开消费的支撑,无视分配政策的调整,眼睛只盯着资本的“调结构”就只能是研究报告里的空谈,茶杯里的风暴。

  如果调结构落入“空转”将会怎样?其结果,本届政府不得不重复上届政府的做法来“保增长”:采取制造公共需求的宏观政策来维系越来越狭小的市场需求。可以预测,如果经济指标进一步恶化,下半年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必然趋向于扩张性的宽松。这种概率或越来越大。

  (四)打狗要看主人

  外交方面的看点有不少,最吸引眼球的,大概就是我国与周边国家趋于紧张的关系了。最近有个动向值得注意:“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Chuck Hagel)11日与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会谈后,肯定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是勇敢与历史性决定,双方确认年底前将完成美日防卫指针修订。美国密集的几项出招皆指向中国。”

  18大以来,外交方面可圈可点的积极动作多多。与之前的“韬光养晦”相比,对外政策一改往日软弱形象,得到了国内民众的高度认可。当然,在外部形势趋紧的背景下,中国如何团结朋友,最大限度地孤立敌人,还有很大空间可以作为。

  比如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中国表示强烈反对,这是必须的。问题在于,没有美国的纵容,日本根本就搞不成什么“解禁”。别看日本上蹿下跳呲牙咧嘴,美国才是日本的主子。有人说,美国在玩火。其实,美国把日本当做自家的“藏獒”在掌控,心知肚明自己的所作所为:藏獒除了主人,其他人都咬。美国忌惮中国崛起,放纵日本这只“藏獒”在亚洲穷兵黩武,目的是恐吓中国,牵制中国。二战结束后,国际反法西斯阵线把日本军国主义这只恶狗关进了笼子。70年以后,恶狗又跑出笼子,难道主人没有责任吗?

  俗话说,“打狗要看主人”。中国不应只对日本发出警告。毛泽东时代与西方帝国主义的外交斗争,矛头敢于直指美国,为什么?就是要“打狗看主人”,直接警告恶狗的主人,恶狗才不敢过于嚣张。美国官方不断发声强力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如果中国不敢吱声,日本会更加有持无恐。

  有人说,你中国抗议有用吗?何况这样会对两国经济的依存度产生消极影响。我说,面对美国的强势挑衅,敢不敢吱声其实大不一样。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如果无利可图,你就是跪着喊爷爷,它也不会尿你;只要有利可图,你就是喊它孙子,它能不跟你玩吗?你吱声了,你说“不”了,你跟老美的生意该做还是照做不误,一码是一码。你不吱声,说明你不敢得罪恶狗的主人。明摆着,不仅恶狗的主人觉得你好欺负,而且恶狗也更要“狗眼看人低”。擒贼擒王,在外交上,中国要敢于有理、有利、有节地孤立主要敌人。

  (五)中日必有一战

  孤立主要敌人,就要学习毛泽东“把自己人搞得多多的”。这并不是说,一味当老好人,无原则妥协,就能“把自己人搞得多多的”。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的教训十分深刻。孤立主要敌人,不仅要善于利用各种矛盾,而且在“敌我友”的问题上敢于担当。在这个问题上,窃以为,朝鲜不仅在历史上,而且在今天仍然是中国值得重视的盟友。

  抛开意识形态分歧不说,仅仅就地缘政治的角度考量,朝鲜也“必须”是我们的盟友,而不能“为渊驱鱼”,把它推入敌人的阵营。个中三昧,清醒者自有体味,我就不展开说了。右派动不动就要收拾朝鲜,甚至扬言要把朝鲜给灭了。这种思维方式,如果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天下第一蠢猪。

  弱国无外交,国际斗争最终以实力说话。我们总是说“中国人热爱和平”,也总希望别人和我们一样喜欢和谐。问题是,和平的愿望并不单方面取决于中国自己。你改变不了别人怎么办?那你就得改变自己。怎么改变自己?无他,准备好打狗棍吧。

  毛主席当年有“二十年后中日必有一战”的预言。在今天,这个预言越来越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当日本走出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第一步之后,恐怕没有几个人会怀疑“中日必有一战”的最终结果。就中国的战略眼界而言,今后的中日关系只有建立在“中日必有一战”的逻辑上,窃以为才有长久和平的希望。

  注:这里的“你懂的”,并非前一向广为流传的“你懂的”;平民百姓的“你懂的”与官方发言人的“你懂的”,压根儿就不是一回事。为了避免误读,特作说明。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