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证据:为赔偿12.5万宗受害人拜尔将赔付101亿至109亿美元,实锤“草甘膦除草剂致癌”!

2021-03-05 11:40:1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一文顾问
点击:    评论: (查看)

  为赔偿12.5万宗受害人草甘膦除草剂致癌索赔案,拜尔将支付101亿至109亿美元,该事实与旅美华人领衔医学团队2019年结论“暴露草甘膦除草剂(GBHs)与增加的非霍奇金淋巴瘤风险之间存在令人信服的联系”研究,实锤“草甘膦致癌”结论!

  三、证据

  证据01(2019年3月):新华网报道《除草剂致癌?美法院裁定孟山都赔偿8000万美元》确认:

  加州旧金山一家联邦法院的6人陪审团认定,孟山都对原告埃德温·哈德曼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负有责任,须向哈德曼支付500万美元补偿性赔偿和7500万美元惩罚性赔偿。

  陪审团说,哈德曼证明除草剂“农达”的设计有缺陷,生产商孟山都没有就致癌可能发布应有警告,行为“疏忽”。

  哈德曼现年70岁,家住旧金山湾区,在自家庭院定期使用“农达”20多年。陪审团代表宣读裁决时,哈德曼搂着妻子玛丽。

  “正如庭审所显示,自‘农达’40多年前问世以来,孟山都拒绝采取负责任的行动,”律师小组在一份声明中写道,“从孟山都的行为清晰可见,这家企业不在乎‘农达’是否致癌,而是操纵舆论、打压那些对‘农达’提出真实、合法关切的人。”

  法新社报道,陪审团裁决对拜耳是一次重挫。这家企业去年斥资630亿美元收购孟山都,股票价格因“农达”诉讼而下跌。陪审团19日认定“农达”是导致哈德曼患癌的“重要因素”,拜耳股价应声大跌超过12%。

  路透社报道,美国现有至少1.12万起“农达”诉讼等候审理,哈德曼案是第二起已获审理的诉讼。在那以前,加州一个陪审团去年8月裁决,孟山都赔偿罹患癌症的前园丁德韦恩·约翰逊2.89亿美元。法官稍后宣判时把赔偿金减少至7800万美元,孟山都已经上诉。

  哈德曼案的重要性大过约翰逊案,是法官查布里亚所列三场“示范审理”之一,可以帮助后续诉讼审理确定赔偿金范围、定义和解选项。

  查布里亚(法官)要处理760多起待审的“农达”诉讼案,定于5月开始第二场“示范审理”。

  新华网:除草剂致癌?美法院裁定孟山都赔偿8000万美元,2019-03-29

  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9/0329/c1002-31001770.html

  证据02(2019年5月):中央电视台报道《赔偿137亿元!德国拜耳公司摊上大事了》确认: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13日,美国加州一个陪审团,判处德国知名医药公司拜耳就其除草剂致癌案,向该州一对夫妇赔偿超过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7亿元。

  这是迄今为止,美国陪审团就同类案件对该公司做出的最高金额判决。

  美国加州一陪审团13日裁定,拜耳旗下孟山都公司的除草剂设计有缺陷,没有对其含有草甘膦这一致癌成分发出警告。陪审团认为,该公司对当地一对夫妇罹患淋巴瘤负有责任。陪审团判处拜耳公司需要支付的赔偿金额超过20亿美元。

  去年8月,在一起诉讼中,孟山都公司的除草剂被判定导致美国一名学校园丁罹患癌症,拜耳公司最初被要求做出2.8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亿元的赔偿。今年3月,一法院再次要求该公司向另一名男子赔偿8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5亿元。

  上个月,拜耳公司表示,在全美范围内其公司已经面临超过1.3万起针对除草剂致癌的诉讼,而自从去年6月德国拜耳以6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30亿元的代价收购孟山都以来,拜耳的股价已经下跌近45%。

  中央电视台:赔偿137亿元!德国拜耳公司摊上大事了,2019-05-16

  http://finance.china.com.cn/industry/medicine/20190516/4980372.shtml

  证据03(2019年9月):《中国财经》报道《拜耳再收草甘膦禁令!多次因除草剂致癌被判赔偿》确认:

  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报道,拜耳公司总部所在的德国宣布,将禁止使用该公司Roundup农达除草剂的关键成分草甘膦。

  拜耳公司在2018年收购了Roundup发明公司孟山都公司后,因“草甘膦除草剂致癌”引发的诉讼不断。路透社近日报道显示,18400多名原告声称Roundup导致他们患癌。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今年7月份曾报道,奥地利议员投票批准了禁止使用草甘膦。

  公开报道显示,草甘膦是许多除草剂中的有效活性化学成分,可以杀灭杂草和其他植物。但环保人士认为,大规模使用草甘膦会破坏生物多样性。

  据媒体此前报道,美国法院已就除草剂致癌案件对拜尔公司多次做出赔偿判决。

  2018年8月,在一起诉讼中,孟山都公司的除草剂被判定导致美国一名学校园丁罹患癌症,拜耳公司最初被要求做出2.89亿美元赔偿。

  2019年3月,一法院要求该公司向另一名男子赔偿8000万美元。

  2019年5月13日,美国加州一陪审团裁定,拜耳旗下孟山都公司的除草剂设计有缺陷,没有对其含有草甘膦这一致癌成分发出警告。陪审团认为,该公司对当地一对夫妇罹患淋巴瘤负有责任。陪审团判处拜耳公司需要支付的赔偿金额超过20亿美元。

  中国财经:拜耳再收草甘膦禁令!多次因除草剂致癌被判赔偿,2019年9月

  http://finance.china.com.cn/industry/company/20190905/5072827.shtml

  证据04(2020年6月):德国拜尔发布公告确认“围绕该公司旗下孟山都公司生产的除草剂可能致癌的民事诉讼,拜耳与美国原告方达成一系列和解协议,拜耳将为和解赔付逾百亿美元”!

  【新华社法兰克福6月25日电(记者沈忠浩)】德国制药和农用化学品巨头拜耳公司24日晚发布公告说,围绕该公司旗下孟山都公司生产的除草剂可能致癌的民事诉讼,拜耳与美国原告方达成一系列和解协议,拜耳将为和解赔付逾百亿美元。

  拜耳表示,将支付总计101亿至109亿美元,其中,88亿至96亿美元用以解决当前的诉讼,另有12.5亿美元准备金用来支付潜在的诉讼法律费用。

  由于孟山都生产的草甘膦除草剂“农达”被指有致癌风险,拜耳迄今在美国卷入约12.5万起与此相关的索赔案件。拜耳方面表示,通过此次和解,其中75%的索赔诉讼将结案,其余诉讼程序也将在未来几个月完成。

  拜耳2018年6月宣布完成对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的收购,收购交易金额约630亿美元。2019年,拜耳在美国有关草甘膦除草剂致癌的民事诉讼中接连败诉。

  新华网:德国拜耳与美方就除草剂致癌诉讼达成和解,2020年06月25日

  http://news.sina.com.cn/o/2020-06-25/doc-iircuyvk0436880.shtml

  证据05(2020年11月):《中国财经》报道《拜耳三季度亏逾200亿元 除草剂诉讼成本上调》确认:

  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报道,德国制药和农用化学品巨头拜耳公司3日公布,今年第三季度亏损27.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14亿元)。

  此外,华尔街日报中文网转自道琼斯通讯社报道显示,拜耳把处理旗下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相关未来诉讼的成本预期从12.5亿美元上调至20亿美元。

  据新华网报道,由于孟山都生产的草甘膦除草剂“农达”被指有致癌风险,截至2020年6月底,拜耳在美国卷入约12.5万起与此相关的索赔案件。

  拜耳2018年6月宣布完成对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的收购,收购交易金额约630亿美元。2019年,拜耳在美国有关草甘膦除草剂致癌的民事诉讼中接连败诉。

  中国财经:拜耳三季度亏逾200亿元 除草剂诉讼成本上调,2020年11月04日

  http://finance.china.com.cn/industry/20201104/5423599.shtml

  证据06(2017年11月):《科技日报》(撰写者:马爱平)报道《除草剂草甘膦到底会不会致癌》确认:

  草甘膦和人类癌症没关系

  除草剂草甘膦到底致不致癌?11月9日,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给了一个定论。

  “NCI在经过4年大规模的实验研究后,在国家癌症研究所杂志上发表了研究论文,该论文宣告:草甘膦与任何人类癌症都没关联。”13日,曾任中国水稻所生物工程系第一任系主任、洛克菲勒基金会中国水稻生物工程项目首任首席科学家王大元向科技日报记者介绍。

  美欧各大主要媒体纷纷报道这篇论文的概况,认为这是草甘膦不致癌证据的实锤。

  这也与宣称草甘膦可能致癌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的报告形成了鲜明对比。就在上个月,路透社调查报道等纷纷发文指出,大量证据指向IARC篡改了科学报告,在对草甘膦进行评估时,通过删除或修改证据等手段,支持其预设的、具有偏见的致癌评估结论。

  NCI研究与IARC研究不同之处在哪?

  “IARC没有做实验研究,就是把过去已经发表的文章综合评审后,得出可能在老鼠中致一种癌症非霍奇金淋巴瘤(NHL),而其综述的评论中没有一篇有关草甘膦在人体中实验致癌的参考文献。而且它还有意删去2篇在老鼠中不致癌的研究论文,这在近期被曝光,被称为丑闻。”王大元说。

  而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不是对过去发表的论文综评,而是对44932名接触草甘膦的农民、打药工人和他们的家属做了长达4年的观察、检测和监视,得出结论:草甘膦与任何实体瘤和白血病毫无关联。这个历经4年、涉及44932名农民的实验是迄今肿瘤研究中对农民采样数量最大和时间最长的研究。

  “在国际声誉方面,NCI是誉满全球的癌症研究所,它创建了国际上通用的癌症细胞筛选系统。”王大元说,而IARC不做原创性实验研究,实际是咨询机构,过去在国际上并不知名,是两年前宣布草甘膦可能致癌后才被大多数人知道。

  草甘膦被推上风口浪尖,业内人士分析,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反对转基因人士想要把转基因作物,主要是转基因大豆和草甘膦联系起来作为反转的手段。

  “耐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与草甘膦的毒性风马牛不相及,但如果禁止使用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作物的田间就会杂草丛生。不用草甘膦除草,就必须采用效率低下的人工除草,导致大豆产量锐减并提高成本,这不仅打击转基因大豆生产,而且打击我国消费性进口。”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说。

  而NCI这篇研究论文的发表,可能会让反转人士的“愿望”落空。

  “这篇研究论文影响深远,美国加州对孟山都草甘膦致癌的集体诉讼可能败诉。”王大元分析说,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很快就要给草甘膦发放新的10年安全证书,欧盟要把草甘膦废除的可能性大大减少。

  “孟山都还可能会起诉IARC给其带来的经济损失,要求巨额赔款;草甘膦可能又会继续使用10年。更重要的是,全世界使用的草甘膦有60%以上来自中国,尤其是阿根廷的草甘膦约70%来自中国,所以中国的草甘膦就可以再度保持原有的销量。”王大元说。(科技日报北京11月13日电)

  科技日报(撰写者:马爱平):除草剂草甘膦到底会不会致癌,2017年11月14日

  http://health.sina.com.cn/hc/2017-11-14/doc-ifynshev5957125.shtml

  证据07(2017年11月):《王大元科学网博客》发布《孟山都联合美国农民协会起诉加州对草甘膦致癌的错误立法的提案确认:

  3天前我在科学网的博客发文“实锤!草甘膦致癌闹剧即将结束”。旋即,科技日报记者马爱平对我作了采访,发文于科技日报。2日内, 国内各大主要媒体(人民日报, 中国青年报,央视网。香港媒体)等20余家媒体纷纷转载我的这篇报道。我的那篇文章中提到“美国加州对孟山都草甘膦致癌的集体诉讼可能败诉”。

  今日国际知名主要媒体路透社报道孟山都与美国农民协会联手起诉加州政府要求在草甘膦包装上标可能致癌的错误决定:Monsanto, U.S. farm groups sue Californiaover glyphosate warnings

  我没有想到NCI发表了大规模长期研究草甘膦与任何癌症都没有关系的研究论文后,仅仅一周孟山都就下手了。 估计对篡改数据,说草甘膦致癌的IARC起诉的时间也是可以预料的了。

  王大元,孟山都联合美国农民协会起诉加州对草甘膦致癌的错误立法的提案,

  王大元科学网博客,2017-11-16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642008&do=blog&id=1085418

  证据08(2019年3月):科技日报撰写者:马爱平报道《孟山都除草剂致癌已被裁定,为何不能改变草甘膦不致癌的事实?确认:

  当地时间3月19日,美国旧金山法庭陪审团在诉讼第一阶段裁定,孟山都农达牌(Roundup™)除草剂是导致原告哈德曼(Edwin Hardeman)罹患癌症的重要因素。

  “该判决不是基于科学结论,这与陪审员们的科学知识水平相关,并不能要求普通公民具备准确全面的农药和癌症知识。”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事是社会事件,与全球反孟山都运动相关。

  虽然,目前美国旧金山法庭完成了第一阶段庭审并做出了裁定,但该案件的最终裁定需在庭审第二阶段结束后,才能做出。...

  此前,也有一例诉讼孟山都农达牌除草剂致癌的案子。校园场地管理员约翰逊(Dewayne Johnson)在工作中曾经使用过孟山都农达牌草甘膦除草剂,约翰逊罹患晚期癌症后,2016年对孟山都公司提起诉讼,指控其公司的农达品牌除草剂产品导致其患癌。

  2018年8月10日,美国加州北部地方法院陪审团裁决孟山都公司赔偿约翰逊2.89亿美元。同日,孟山都公司发表声明表示:将就这一裁决提出上诉,继续捍卫草甘膦产品,草甘膦产品拥有超过40年的安全使用历史,时至今日仍然是农民和非农用重要、有效且安全的杂草管理工具。之后赔偿金额下调为7800万美元,拜耳依然在上诉。

  当地时间3月19日,美国旧金山法庭陪审团在诉讼第一阶段裁定,孟山都农达牌除草剂是导致原告哈德曼罹患癌症的重要因素。

  去年6月,德国拜耳公司完成对孟山都的收购。

  拜耳公司就哈德曼诉孟山都案庭审第一阶段裁决发表了最新声明。

  拜耳公司在声明中表示:我们对陪审团第一阶段做出的裁决感到失望。我们始终坚信,科学证据证明草甘膦成分除草剂不致癌。我们相信,在庭审第二阶段,证据会证明孟山都的行为是恰当的,并且公司不应该为哈德曼先生的癌症承担责任。无论结果如何,该案件庭审第一阶段的裁决对未来类似的案件和审判不会产生影响,因为每个独立的案件都有各自的事实和法律情况。我们对哈德曼先生及其家庭深表同情,但是大量的科学证据证明农达不是哈德曼先生罹患癌症的原因。拜耳坚信这些产品的安全性,并将继续捍卫这些产品。

  拜耳公司在声明中再次重申:农达产品及其有效成分草甘膦在全球拥有超过40年的安全使用记录,是一款能够帮助粮食供应,并通过减少土壤翻耕、土壤侵蚀和碳排放量,实现可持续农业的有效工具。全球监管机构均认为按照标签说明使用草甘膦成分除草剂是安全的。

  草甘膦与人类癌症无关联已是定论

  草甘膦究竟是否致癌?

  “尽管我们很同情哈德曼先生,但不得不说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本裁决是站不住脚的。首先,全球接触草甘膦者不计其数,仅一、两例致癌诉讼,从统计学上不具说服力。其次,国际上主要的监管与科学权威机构,包括美国食药监局、美国环保署、欧洲食品安全局、欧洲化学品管理局等都认为草甘膦不是致癌物。”山西农科院研究员孙毅说。

  草甘膦是全球农业生产中使用最为普遍的一种广谱除草剂,拥有40年的良好长期安全使用记录,并已经在世界160多个国家得到应用,通过广泛的毒理学试验,全球进行了总数超过300个的独立毒理学研究。全球迄今超过800项的科学研究均得出一致结论:草甘膦不致癌。

  大量关于草甘膦及草甘膦成分除草剂的研究与综述,包括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欧洲及其他地区监管机构的800多项严格的登记研究, 都证实按照标签说明使用这些产品是安全的。

  在最近进行的一次规模最大的流行病学研究——2018年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进行的长期独立研究,对5万多名农药施用者进行20多年的跟踪,并在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表专题著作之后,公布了其研究结果——发现草甘膦成分除草剂与癌症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相比其它除草剂高毒、高残留而言,草甘膦低毒、低残留,在目前状况下,草甘膦的安全性是除草剂中最高的。”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林敏说。

  陪审团成员大多没有生物学专业背景

  为何草甘膦与人类癌症无关联已是定论,美国旧金山法庭陪审团在诉讼第一阶段仍旧会裁定,孟山都农达牌除草剂是导致原告哈德曼罹患癌症的重要因素。

  “按照美国陪审制,陪审团成员一般是从市民中随机选出参与到诉讼的审理。他们大多都没有生物学专业背景。”山西农科院研究员孙毅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国际癌症研究所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把草甘膦列为“较可能致癌”的官方机构。本次的裁决中,陪审团很可能是出于同情弱者的原因,只将国际癌症研究所对草甘膦的评估报告作为主要依据。

  “美国的审判是多审级制度,很多案件在诉前就通过调解等方式得到处理,从而不必进入诉讼程序;有的案件一审判决就可以生效,多数案件是两审制;只有极少数涉及法律问题的案件才可以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进行三审。”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杨瑞介绍。

  哈德曼案在庭审第一阶段,陪审团就因果关系做出有利于原告的裁决,但需在庭审第二阶段就责任问题做出决定后,才能对该案件做出最终裁决。

  科技日报(撰写者:马爱平),孟山都除草剂致癌已被裁定,

  为何不能改变草甘膦不致癌的事实?

  https://www.sohu.com/a/303491960_612623

  《突变研究/突变研究评论》发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卫生学院环境健康科学系旅美华人领衔医学团队研究《草甘膦类除草剂的暴露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风险:一项荟萃分析和支持性证据》实锤证实“暴露草甘膦除草剂与增加的非霍奇金淋巴瘤(NHL)风险之间存在令人信服的联系”!

  证据09(2019年7月):《突变研究/突变研究评论》(Mutation Research/ Reviews in Mutation Research)发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卫生学院环境健康科学系、美国华盛顿大学环境与职业健康科学系、美国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转化流行病学研究所和人口健康科学与政策系、美国华盛顿大学生物统计学系旅美华人张罗平领衔医学团队(LuopingZhanget al.《草甘膦类除草剂的暴露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风险:一项荟萃分析和支持性证据》确认:

  草甘膦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广谱内吸性除草剂。各个地区、国家和国际机构最近对草甘膦除草剂(GBHs)致癌潜力的评估引起了争议。

  我们调查了草甘膦除草剂高累积性暴露与人类非霍奇金淋巴瘤(NHL)风险增加之间是否存在关联。

  我们进行了一项新的荟萃分析,其中包括2018年发布的农业健康研究(AHS)队列的最新更新以及五项病例对照研究。使用每项研究中可获得的最高暴露组,我们报告草甘膦除草剂暴露个体中非霍奇金淋巴瘤(NHL)的总体相对相对危险度(meta-RR)增加了41%(meta-RR = 1.41,95%置信区间,CI: 1.13-1.75)。

  为了进行比较,我们还使用了早期农业健康研究(AHS)(2005)的高暴露人群进行了次荟萃分析,计算出的非霍奇金淋巴瘤(NHL)的荟萃RR为1.45(95%CI:1.11-1.91),高于meta-RRs先前已有的报道。

  为评估我们发现的有效性而进行的多重敏感性测试并未显示出与我们最初估计的meta-RR的有意义的差异。

  为了概括我们在草甘膦除草剂高暴露人群中非霍奇金淋巴瘤(NHL)风险增加的发现,我们回顾了与淋巴瘤相关的可公开获得的动物和机制研究。

  我们记录了从纯草甘膦处理的小鼠恶性淋巴瘤发病率研究以及草甘膦/草甘膦除草剂(GBH)暴露与免疫抑制、内分泌干扰以及通常与非霍奇金淋巴瘤(NHL)或淋巴瘤形成相关的基因改变之间的潜在联系方面的进一步支持。

  小鼠淋巴瘤研究结果

  表9列出了可在公共领域获得的所有小鼠恶性淋巴瘤的研究结果(n = 6)。研究持续时间为1.5至2年。所有研究均通过饮食施用草甘膦[72-77],所测试的浓度范围为100 ppm至50,000 ppm[22]。欧洲食品安全机构(EFSA)[71]和世界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食物农药残留会议(JMPR)[22]报告的剂量略有不同,JMPR[22]按性别进一步分层。淋巴瘤的发病率是从EFSA中提取的[71],一项研究的数字略有不同[72]。表9提供了草甘膦的饮食浓度(以ppm为单位报告),EFSA[71]和JMPR[22]提供的剂量(以mg / kg /天报告)以及雄性和雌性的淋巴瘤发生率。一项研究[74]报告了每个处理组的食物消耗量,并记录了每周平均达到的平均剂量水平,以计算雄性和雌性的实际剂量。其他研究[72,73,75,73-77]没有剂量计算信息。

  在总结这些研究时,EFSA[71]指出Sugimoto[73]和Wood et al.[74]根据线性趋势的Cochran-Armitage检验,雄性表现出统计学上显着的剂量反应,而Kumar [76]对雄性和雌性均表现出统计学上显着的Z检验。一致的是,JMPR[22]指出Sugimoto[73]和Wood et al.[74]在雄性中显示出统计学上的显着趋势,而Kumar [76]在雄性和雌性的高剂量组中报告了恶性淋巴瘤的统计学上显着增加。JMPR [22]进一步报道,Takahashi[77]通过趋势测试发现雌性淋巴瘤的发病率在统计学上显着增加。其余两项研究未报告有统计学上显着的剂量反应效应的证据。

  总体而言,根据实验动物和机制研究的结果,我们目前对人类流行病学研究的荟萃分析表明,暴露草甘膦除草剂(GBHs与增加的非霍奇金淋巴瘤(NHL)风险之间存在令人信服的联系。

  LuopingZhanget al., Exposure to glyphosate-based herbicides and risk for non-Hodgkin lymphoma: A meta-analysis and supporting evidence. Mutation Research/Reviews in Mutation Research. July–Sep 2019, Vol 781, pp186-206

  LuopingZhanget al.,草甘膦类除草剂的暴露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风险:一项荟萃分析和支持性证据。突变研究/突变研究评论。2019年7-9月,第781卷pp186-206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1383574218300887

  中国淋巴瘤2009年恶性淋巴瘤发病、死亡与2008年基本持平,城市男性淋巴瘤发病率升高,女性淋巴瘤发病高峰年龄提前【证据11】;淋巴瘤中最为常见(占80%以上)的非霍奇金淋巴瘤不仅发病率居血液系统恶性肿瘤之首,而且是增长最迅速的恶性肿瘤之一(年均发病率增加4%)【证据10】。非霍奇金淋巴瘤,城市发病率明显高于农村,40 岁至 50 岁为高发年龄段【证据10】。上海市肿瘤患者死亡年龄统计显示,淋巴瘤死亡者平均年龄不到50岁而其他肿瘤死亡者的平均年龄在58岁左右【证据10】。2018年报告:武汉地区恶性淋巴癌中位发病年龄为53岁,霍奇金淋巴瘤的中位发病年龄为38岁,非霍奇金淋巴瘤的中位发病年龄为54岁,低于欧美国家中位发病年龄【证据13】;2018年报告: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构成比为从2009年“80%以上水平”上升到2016年88.8%水平【证据12】,表明国内外非霍奇金淋巴瘤发生率上升率超过其他类型淋巴瘤!

  2019年报告:儿童非霍奇金淋巴瘤发生率比成年人更快增加!【证据14】。

  证据10(2007年9月):《健康报》(记者:罗刚、胡德荣)报道《非霍奇金淋巴瘤指南出台》确认: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血液科主任克晓燕教授指出,淋巴瘤中最为常见(占80%以上)的非霍奇金淋巴瘤不仅发病率居血液系统恶性肿瘤之首,而且是增长最迅速的恶性肿瘤之一(年均发病率增加4%)。

  据悉,我国恶性淋巴瘤的发病率约为 3.5/10 万,每年新发患者约 4.5 万,死亡人数超过两万。淋巴瘤在男性十大好发恶性肿瘤中占第 9 位,在女性中位列第 10。

  约占淋巴瘤患者80%的非霍奇金淋巴瘤,城市发病率明显高于农村,40 岁至 50 岁为高发年龄段。上海市肿瘤患者死亡年龄统计显示,淋巴瘤死亡者平均年龄不到50岁而其他肿瘤死亡者的平均年龄在58岁左右。

  健康报(记者:罗刚、胡德荣):非霍奇金淋巴瘤指南出台,2007-09-17

  https://xuewen.cnki.net/CCND-JIKA200709170022.html

  证据11(2013年5月):《中国肿瘤》发表湖北省肿瘤医院、全国肿瘤登记中心、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云梦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张玉玲庹吉妤郑荣寿张思维张敏李广灿杨念念卢旻陈万青《中国2009年恶性淋巴瘤发病与死亡分析》确认:

  近几年淋巴瘤一直位列我国癌症发病与死亡的前 10 位

  方法:选择质量较好的72个肿瘤登记处的恶性淋巴瘤发病与死亡记录,计算其发病率、死亡率、年龄别发病(死亡)率等。

  结果:2009年中国恶性淋巴瘤发病粗率为6.68/10万,占全部恶性肿瘤发病的2.34%。城市地区发病粗率为8.21/10万,高于农村地区的3.56/10万。男性发病粗率7.71/10万,高于女性的5.64/10万。中国恶性淋巴瘤死亡粗率为3.75/10万,占全部恶性肿瘤死亡的2.08%。城市地区死亡粗率为4.37/10万,农村地区为2.48/10万。男性死亡粗率(4.59/10万)高于女性(2.90/10万)。

  城乡地区发病率

  城市地区恶性淋巴瘤发病率为 8.21/10 万(男性9.39/10 万,女性 7.00/10 万),明显高于农村地区的3.56/10 万(男性 4.28/10 万,女性 2.80/10 万),城市发病率是农村的 2.30 倍, 年龄标化后为2.05 倍。不分性别,除15-岁组发病率城市低于农村,其他各年龄组均为城市高于农村(Table 2)。

  结论2009年恶性淋巴瘤发病、死亡与2008年基本持平城市男性淋巴瘤发病率升高女性淋巴瘤发病高峰年龄提前。

  讨论

  恶性淋巴瘤是世界上流行较广的血液系统恶性肿瘤,在发达国家比较高发,我国发病处于较低水平。许多先天性和获得性免疫缺陷状态、自身免疫性疾病与恶性淋巴瘤的发生密切 相关。病毒在其发生中也具有重要意义,已发现EB病毒、人类T淋巴细胞白血病病毒(HTLV- 1)、人类疱疹病毒-8(HHV-8)与非霍奇金淋巴瘤特定亚型发病机制有关。同时,有许多化学和物理因素可增加淋巴瘤发生的危险性,如二苯基海因、苯氧除莠剂、有机磷酸盐、放射线以及苯等有机溶剂[8]。

  我国恶性淋巴瘤总体发病低于世界发达及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但随着我国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数据上显示我国城市地区发病率有上升趋势,2009 年我国恶性淋巴瘤发病率居各类癌症发病第 8 位,较2008年上升了一个位次,可能与城市地区人口生活习惯及环境污染有一定相关性。

  同时女性恶性淋巴瘤的发病高峰提前一个年龄组,且城市男性发病中标率较 2003~2007年相比有小幅升高,可能与全国城镇化水平提高以及城市地区快节奏的生活方式有关,城市人口工作节奏日益加快,工作压力较大,自身免疫力降低,其病毒感染率上升。

  张玉玲et al.,中国2009年恶性淋巴瘤发病与死亡分析,中国肿瘤 2013年05期

  https://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HLU201305007.htm

  证据12(2018年1月):《中华病理学杂志发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病理科、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病理科孟宏学、李卉宁、宋鸿涛、李惠颖、杜春、石清涛、耿敬姝获“黑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项目(81372178);黑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81600539);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哈医大附属肿瘤医院青年精英培养基金”资助《黑龙江省单中心2093例淋巴瘤临床病理学分析确认:

  资料:收集本院2008年1月至2016年7月诊断为淋巴瘤的连续病例(非人为挑选,剔除未能明确病理分型及重复入院病例)2093例纳入本研究。

  性别及年龄:

  2093例淋巴瘤患者中,男女患者分别为 1209例和884例,男女比为1.4:1.0,所有患者的中位年龄为51.6岁(年龄范围2~89岁,平均51.6岁)。B细胞淋巴瘤中男、女比为1.2:1.0,中位年龄55.5岁;T/NK细胞淋巴瘤男女比为1.9:1.0,中位年龄45.7岁:霍奇金淋巴瘤中男女比为2.1:1.0.中位年龄37.8岁,其中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混合细胞)中男女比为3.4:1.0,中位年龄42.9岁,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结节硬化))中男女比为1.5:1.0,中位年龄32.0岁。

  本研究中.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占所有淋巴瘤病例的构成比为9.4%。这一数据接近于我国多中心数据及日、韩学者的数据[2],而低于西方人群的发病率(15%~30%)[4]。

  本地区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构成比为88.8%(1895/2093),这与国内多中心结果及部分单中心性研究结果完全一致[5-8]。

  盂宏学et al.,黑龙江省单中心2093例淋巴瘤临床病理学分析,中华病理学杂志,2018(1)

  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zhblx201801012

  证据13(2018年6月):华中科技大学孟静姝硕士论文《恶性淋巴瘤流行病学特征分析:单中心2027例病例分析报告》确认:

  方法:回顾性分析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2009年4月至2014年4月收治的2027例新诊断的恶性淋巴瘤患者的临床资料... 分析湖北省淋巴瘤流行病学与其他地区国家间的差异,P<0.01被认为具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根据统计,所有病例的中位发病年龄为53岁,霍奇金淋巴瘤的中位发病年龄为38岁,非霍奇金淋巴瘤的中位发病年龄为54岁,低于欧美国家中位发病年龄

  孟静姝,恶性淋巴瘤流行病学特征分析:单中心2027例病例分析报告,

  华中科技大学(硕士论文)2018年6月

  https://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dbcode=CMFD&filename=1018891461.nh

  证据14(2019年5月):郑州大学饶海艳硕士论文《儿童非霍奇金淋巴瘤189例临床特点及预后分析确认:

  资料:收集2012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就诊于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189例非霍奇金淋巴瘤(NHL)患儿临床资料,进行归纳、分析,总结儿童非霍奇金淋巴瘤临床特征。

  结果:

  发病趋势:6年间住院患儿例数总体呈上升趋势,2012年至2017年非霍奇金淋巴瘤住院例数分别为15例、25例、29例、26例、43例、51例。

  农村地区的患儿本研究中大部分患儿来自河南本省(99.1%),来源于农村地区的患儿人数多于城镇地区,农村地区占76.7%(145/189),远高于城镇地区患儿数量,考虑与农村儿童人口基数大相关。

  男女比例为4.9:1,中位发病年龄为8.1(0.9-13.9)岁。0-4岁、5-9岁、10-14岁年龄段发病例数分别为60例、69例、60例。

  本临床分期以晚期(III、IV期)多见,比例为75.1%。

  国内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统计2004 -2013年淋巴瘤住院患儿例数为1989 -2000年的2倍[3]。本研究中2017年NHL患儿住院例数较2012年增加了2倍,6年间住院总例数为189例,较我院2006 - 2011统计[18]的NHL住院例数的65例增加了2倍,总体呈现上升趋势。

  饶海艳,儿童非霍奇金淋巴瘤189例临床特点及预后分析,

  郑州大学(硕士论文),2019年5月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459-1019128807.htm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