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证据:孟山都1973-1978五项研究证实草甘膦”有生物蓄积”,1988年谎称”无生物蓄积”!

2021-02-25 09:22:3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一文顾问
点击:    评论: (查看)

  孟山都向世卫组织提交1973-1978五项研究证实“草甘膦原药”在大鼠体内“有生物蓄积”,1988年申请”农药登记“时谎称”无生物蓄积“!

  -- “无论[14C]辐射标记草甘膦不同剂量、服用方式或者服用次数,... 最高的放射性在骨头,其次在骨髓、肾脏、肝脏、肺部与残留的骨骼”!

  四、证据

  证据01(2014年7月):农业部2014年7月28日《农业部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农公开(农)[2014]12号】确认:

  农公开(农)[2014] 12号

  杨晓陆、李香珍:

  你们于2014年7月8日提交的关于孟山都草甘勝除草剂“农达”毒理、残留及环境影响等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收悉。现答复 如下。

  2014年6月4日,我部农公开(农)[2014] 8号文已就草甘麟 除草剂“农达”毒理学试验报告信息公开事宜答复你们,不再重复 答复。现将毒理学试验结果和残留、环境质量影响有关信息函告 如下。 '

  (一)毒理学试验结果:原药急性经口毒性为低毒;亚慢性及 慢性毒性试验结果表明,该产品毒性较低;代谢试验表明草甘滕在 体内无蓄积性,能较快地从体内排出;“三致”试验结果表明该产 品无致癌、致突变和致畸性;每人每天允许摄入量0. lmg/kg bw0 “农达”制剂急性毒性为微毒,对家兔眼睛和皮肤无刺激性、无致 敏性。

  (二) 农达“残留在作物及其产品中的残留、代谢、降解和分析 方法”:该产品残留检测方法采用气相色谱-火焰光度计检测器 法,柑橘中的检出限为0.3mg/kg,登记作物柑橘果肉中的残留量< 0. 3mg/kgo

  (三) 农达“环境质量影响对大气、水、土壤、植物和生态系统 的污染和影响”:在土壤中易降解,对光稳定,对鱼、潢、鸟类和水生 生物低毒,在生物体内易排出,无积蓄现象。

  (农业部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专用章)

  2014年7月28日

  农业部2014年7月28日《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农公开(农)[2014]12号】扫描件

  证据02(2011年9月):农业部《转基因权威关注》转载东北农业大学陶波《关于大豆中草甘膦残留限量标准情况》宣扬:

  毒理学情况 按我国农药毒性分级,草甘膦原药为低毒。其大鼠急性经口LD50>5000(mg/kg),大鼠急性经皮LD50>2000 mg/kg,羊LD50>3530 mg/kg,兔急性经皮LD50>5000 mg/kg,大鼠急性吸入LD50(半致死浓度)>4.43 mg/L(4小时鼻暴露),对兔皮肤无刺激、眼睛有刺激。大鼠2年慢性喂养试验最大无作用剂量100 mg/kg(体重)/天。草甘膦对水生生物毒性较低,对蜜蜂和鸟类无毒害,对天敌及有益生物较安全。在试验剂量范围内,未见对试验动物有蓄积毒性、致突变、致畸、致癌作用。

  根据上述实验最大无作用剂量最低值100 mg/kg(大鼠两年慢性喂养试验),除以100倍安全系数,得出人的每日允许摄入量为1 mg/公斤体重。表1列出了草甘膦与其他几种化学物质的毒性比较。

  表1 草甘膦与其他几种除草剂的毒性比较

除草剂名称 大鼠急性经口LD50(mg/kg) 家兔急性经皮LD50(mg/kg) 毒性说明
草甘膦(原粉) 4300 >5000 草甘膦在动物体内不蓄积。在试验条件下对动物未见致畸、致突变、致癌作用。对鱼和水生生物毒性较低;对蜜蜂和鸟类无毒害;对天敌及有益生物较安全。
草甘膦(纯品) 4320 >7940  
食盐
(氯化钠纯品)
3750  
百草枯 150 204 对家禽、鱼、蜜蜂低毒。对眼睛有刺激作用,可引起指甲、皮肤溃烂等;口服3克即可导致系统性中毒,并导致肝、肾等多器官衰竭,肺部纤维化(不可逆)和呼吸衰竭。因中毒前期治疗黄金期内症状不明显,容易误诊或忽视病情。
乙草胺 1160 794  

  (氯化钠纯品) 3750 — 百草枯 150 204 对家禽、鱼、蜜蜂低毒。对眼睛有刺激作用,可引起指甲、皮肤溃烂等;口服3克即可导致系统性中毒,并导致肝、肾等多器官衰竭,肺部纤维化(不可逆)和呼吸衰竭。因中毒前期治疗黄金期内症状不明显,容易误诊或忽视病情。 乙草胺 1160 794 ......可见,草甘膦作为一种世界范围内广泛使用的除草剂,其毒性是非常低的,就鼠的经口毒性来说,比食盐的还要低。相关研究表明:草甘膦在动物体内不蓄积。在试验条件下对动物未见致畸、致突变、致癌作用。对鱼和水生生物毒性较低;对蜜蜂和鸟类无毒害;对天敌及有益生物较安全。

  ...

  1、中国:现已制定了草甘膦11项残留限量标准(mg/kg),分别为稻谷0.1、小麦5、小麦粉0.5、全麦粉5、玉米1、水果0.1、甘蔗2、棉籽油0.05、茶叶1、柑橘0.5、苹果0.5。

  ... 由于我国没有推广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同时草甘膦也不能在大豆田应用,因此目前尚未制定草甘膦在大豆中的限量标准。

  ... 草甘膦使用范围的扩大 ... 保护性喷雾在玉米、高粱、大豆等作物株高25~30cm以上时,在喷雾器上安装保护罩进行喷雾,使药液雾滴不接触作物,而喷于杂草植株上。此外,这种喷雾方法也可用来防治稻田田埂杂草。甘蔗增糖:在甘蔗收割前10~15d ,喷洒低剂量草甘膦。

  作物干燥与催熟:主要用于小麦、玉米、大豆与棉花等作物,通常在收获期前10~15d左右喷药,小麦、玉米用量0.25~0.85 kg/hm2,棉花用量0.85~4.0kg/hm2。在我国东北地区,由于生育期短,作物收获时籽粒含水量高,出现所谓“水苞米”现象,喷洒草甘膦将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

  陶波,关于大豆中草甘膦残留限量标准情况,农业部《转基因权威关注》,2011-09-19

  http://www.moa.gov.cn/ztzl/zjyqwgz/zxjz/201109/t20110919_2290532.htm

  美国环保署(EPA)官方备忘录证实孟山都1983年与1988年提交了两项代谢研究揭示草甘膦在哺乳山羊与产蛋鸡中有“生物蓄积”致“肉蛋奶”草甘膦残留

  证据03(1989年1月):环保署健康影响分部饮食暴露处容限申请科化学家W. T. Chin博士致注册分部与健康影响粪便毒理学处负责人Robert J. Taylor备忘录《大豆中或上边的草甘膦(农达)》确认: 背景

  孟山都农业产品公司已提议将40 CFR 180.364规定的除草剂草甘膦,N-(膦酰基甲基)甘氨酸及其代谢产物氨基甲基膦酸(AMPA)的混合残留物的容忍度从6 ppm和大豆的20 ppm提高至20 ppm,秸秆从15 ppm增加到200 ppm; 根据收割前的应用,大豆皮的40 CFR 561.253标准下的ppm由20 ppm降至100 ppm。...

  申请方(孟山都公司)提交了以下两项新的陈代谢研究: #405413-1:合成的13C / 14C标签草甘膦和氨基甲基膦酸(AMPA)在哺乳山羊中的代谢研究(1988年2月) 简述:将13C / 14C(9:1)标记的草甘膦和AMPA的混合物(272.2 mg的草甘膦二钠盐和28.7 mg的AMPA一钠盐)以120 ppm的剂量口服给予三只哺乳山羊,该剂量依据以前的农作物残留研究,每天的日粮摄入量相当于预期暴露水平的3倍。对照山羊接受含蔗糖的胶囊。在最后一次给药后22和24小时处死两只服用处理的动物和对照动物,并收集血液、肌肉、肾脏、肝脏、脂肪和胃肠道内容物进行放射分析。在最后一次给药后,将一只接受服用处理的动物维持净化阶段5天,并持续收集牛奶,尿液和粪便。在第10天将经净化的动物宰杀,收集血液、肌肉、肾脏、肝脏、脂肪和胃肠道内容物,以通过燃烧和液体闪烁计数进行放射分析。

  收集到的样品中放射性的总回收率在81.1%至86.7%之间,尿液和冲洗盘余物中的总回收率为20.2%至23.8%,粪便、瘤胃内容物和肠内容物合计回收率为60.2%至66.5%。牛奶中发现不到0.01%。消除的主要途径是尿液和粪便。在为期5天的净化期结束时,消除速率接近恒定速率。

  组织中的大多数14C残留物都可以用水提取。这些残留物通过两种HPLC方法测定,并通过GC / MS确认为草甘膦和AMPA。没有证据表明任何组织中的草甘膦和AMPA有任何进一步的代谢。

  在未净化动物的可食用组织中,14C残留量的确定如下:肾脏(3.49-10.5 ppm),肝脏(0.457-0.529 ppm),脂肪和肌肉(0.009-0.011 ppm),奶(0.019-0.086)。

  2、第#405413-2号:产蛋鸡中使用合成13C / 14C标签草甘膦和氨基甲基膦酸(AMPA)的代谢研究(1988年2月)

  简述:25只27周大的白来航鸡产蛋母鸡口服13C / 14C标记的草甘膦和AMPA的(9:1)混合物7天。五组鸡,每组5只的剂量分别为0 ppm(第1组),120 ppm(= 3X,第2、3和5组)和400 ppm(第4组)。每天收集粪便和蛋。在最后一次服用后22或24小时或10天处死鸡。收集肾脏、肝脏、大腿和胸部肌肉、卵巢、脂肪,鸡胗,剩余的消化道及其内容物和全血,分组中进行燃烧分析和液体闪烁计数放射分析。

  收集的样品中放射性的总回收率为82.4%至90.5%,其中排泄物为81.0%至90.5%。胃肠道含量少于0.01%到2.11%,总产蛋量中少于0.02%,其他组织总和少于0.1%。服用后的最初24小时内,排泄物中约每日剂量的66.6%至78.4%被清除。

  对于剂量为120 ppm的未净化组,其14C残留量确定如下:肾脏(1.75-1.81 ppm),肝脏(0.511-0.560 ppm),脂肪和肌肉(<0.026 ppm),鸡胗(0.352-0.361 ppm)。400 ppm组的所有组织和鸡蛋中残留水平比120 ppm组高三到四倍。鸡蛋中大多数14C残留物(小于或等于0.244 ppm)在蛋黄中。鸡蛋和组织中的14C残留物大多数是可水提取的。这些残留物通过两种HPLC方法测定,第4组肝脏中的14C残留物(400 ppm含量)通过GC / MS确认为草甘膦和AMPA,在纯化过程中可迅速消除。

  EPA Memo Glyphosate(Roundup) in or on Soybeans, January 30, 1989

  环保署备忘录:大豆中或上边的草甘膦(农达),1989年1月30日

  https://archive.epa.gov/pesticides/chemicalsearch/chemical/foia/web/pdf/103601/103601-242.pdf

  证据04(1993年9月):美国环保署(EPA)发布《对草甘膦农药活性成分异丙胺盐重新注册资格决定(RED)文件》确认: 随附的是农药活性成分的草甘膦异丙胺盐和草甘膦钠盐的重新注册资格决定文件(以下简称草甘膦)。

  ...

  农药重新注册手册

  在美国出售或分销的所有农药都必须经过EPA基于表明这些农药可以在不对人类或环境造成不合理风险的情况下使用的科学研究的注册。

  由于科学知识的进步,法律要求对注册多年前首次注册的农药进行重新注册,以确保它们符合当今更严格的标准。

  在评估农药是否需要重新注册时,EPA从农药生产商那里获得并审查了描述了每种农药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的影响全套研究。

  EPA实施了有效管理每种农药风险所需的任何监管控制措施。EPA然后重新注册不会对人类健康或环境造成不合理的风险可继续使用的农药。

  当农药符合重新注册资格时,EPA会宣布这一点并在重新注册资格决定(RED)文件中说明原因。本简介总结了RED文档中草甘膦的信息。

  ... 草甘膦的三种盐被用作注册农药产品中的活性成分。这些活性成分中的两种,加上草甘膦原药(technical grade glyphosate),包含在受此重新注册管制的56种产品中。

  异丙胺盐是53种注册产品中的有效成分之一,被用作除草剂,用于控制许多粮食和非粮食作物以及包括观赏植物、草坪和草皮、居住区、温室在内的许多其他场所的阔叶杂草和草。森林种植和工业通行权区域。它被配制为液体、固体或颗粒/片剂,可使用地面或空中设备进行施工。

  草甘膦钠盐是两种已注册农药产品中的活性成分,被用作花生和甘蔗的植物生长调节剂。改变植物的生长,加快果实的成熟。它被用作花生田的地面喷雾剂和甘蔗的空中喷雾剂。对两种作物确定了收获前间隔。

  草甘膦单铵盐是另外七种除草剂/生长调节剂产品中的活性成分。这种草甘膦形式最初在1984年11月之后注册,因此无需重新注册或包含在该重新注册资格决定(RED)中。但是,在重新评估现有草甘膦的耐受性(食品和饲料中或食品和饲料上的最大残留限量)时, 环保署(EPA)包括了单铵盐。

  注册的草甘膦除草剂制剂包括:

  1)含一种活性成分草甘膦除草剂制剂26种,全部含“草甘膦异丙胺盐”;

  2)含两种活性成分草甘膦除草剂制剂8种,全部含“草甘膦异丙胺盐”;

  3)没有任何一种草甘膦除草剂制剂仅添加单一“草甘膦原药(Glyphosate Technical)。

  (第10页)

  B、人类健康评估

  1. 毒理学评估

  草甘膦的毒理学数据基础足够,支持重新注册资格。

  a. 急性毒性

  下表总结了草甘膦原药(technical grade glyphosate)的毒性结果和类别。 试验 结果 类别 急性经口 (大鼠) (1) > 4320 mg/kg III (第13页)

  ......

  h. 代谢

  有两项关于大鼠的代谢研究。在第一项研究中,对雄性和雌性SD大鼠口服单次或重复剂量的放射性标记的14C-草甘膦。单次口服14C-草甘膦后,吸收了30%至36%的剂量,而将不到0.27%的剂量以CO2消除。97.5%的给药剂量作为母体化合物草甘膦从尿液和粪便中排出。氨基甲基膦酸(AMPA)是尿液(占给药剂量的0.2-0.3%)和粪便(占给药剂量的0.2-0.4%)中唯一的代谢产物。 吸收剂量的不到1.0%残留在组织和器官中,主要残留在骨组织中。重复以10 mg / kg的剂量给药不会显着改变草甘膦的代谢,分布或排泄。(MRID 40767101和40767102) 40767101:Ridley, W.; Mirly, K. (1988) The Metabolism of Glyphosate in Sprague Dawley Rats--Part I. Excretion and Tissue Distribution of Glyphosate 【草甘膦】and Its Metablites following Intravenous and Oral Administration: Laboratory Project No. 86139 (MSL-7215): R.D. No. 877. Unpublished study 【未公开出版研究】prepared by Monsanto Co. 587 p.

  40767102: Howe, R.; Chott, R.; McClanahan, R. (1988) Metabolism of Glyphosate 【草甘膦】in Sprague-Dawley Rats. Part II. Identification, Characterization, and Quantitation of Glyphosate and Its Metabolites after Intravenous and Oral Administration: Laboratory Project No. MSL-7206: R.D. No. 877. Unpublished study 【未公开出版研究】prepared by Monsanto Co. 155 p. 在第二项研究中,雄性和雌性SD大鼠接受腹腔注射放射性标记的14C草甘膦。用于雄性和雌性大鼠的草甘膦的剂量水平为1150 mg / kg。注射后0.25、0.50、1、2、4、6和10小时收集血液样本。在注射后0.5、4或10小时处死的雄性和雌性大鼠的三分之一中收集股骨骨髓样品。注射草甘膦后三十分钟,雄性和雌性大鼠骨髓中的放射性浓度分别相当于所给予剂量的0.0004%和0.0072%。假设动力学是一级的,则雄性和雌性的骨髓半衰期分别为7.6和4.2小时。同样,雌雄两性血浆中的放射性半衰期约为1小时。这些发现表明,很少有草甘膦到达骨髓,它们迅速从骨髓中清除,甚至从血浆中更快地清除。(MRID 00132685) 00132685:Ridley, W., Dietrich, M.; Folk, R.; et al. (1983) A Study of the Plasma and Bone Marrow Levels of Glyphosate 【草甘膦】following Intraperitoneal Administration in the Rat: Study No. 830109. (Unpublished study 【未公开出版研究】received Nov 15, 1983 under 524-308; submitted by Monsanto Co., Washington, DC; CDL:251737-F) ...... 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美国环保署“预防、农药与有毒物质办公室”1994年2月6日对草甘膦的《注册资格的决定(RED)文件》有两处引证1973年1月30日收到的孟山都提交的Younger Laboratories实验室1970年完成的的单一成分草甘膦毒理学试验报告。 C-10页

  00067039 Birch, M.D. (1970) Toxicological Investigation of CP 67573-3: Project No. Y-70-90. (Unpublished study received Jan 30, 1973 C-10 under 524-308; prepared by Younger Laboratories, Inc., submitted by Monsanto Co., Washington, D.C.; CDL:008460-C)

  00067039 Birch, M.D. (1970) 对CP 67573-3的毒理学研究:项目号Y-70-90。(未发表的研究,1973年1月30日收到,C-10 524-308下;完成方:由Younger Laboratories实验室股份公司(Inc.Younger Laboratories, Inc.),提交方:孟山都公司 C-24页

  00067039 Birch, M.D. (1970) Toxicological Investigation of CP 67573-3: Project No. Y-70-90. (Unpublished study received Jan 30, 1973 under 524-308; prepared by Younger Laboratories, Inc., submitted by Monsanto Co., Washington, D.C.; CDL:008460-C)

  00067039 Birch, M.D. (1970) 对CP 67573-3的毒理学研究:项目号Y-70-90。(未发表的研究,1973年1月30日收到, 524-308下;完成方:由Younger Laboratories实验室股份公司(Inc.Younger Laboratories, Inc.),提交方:孟山都公司 2)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美国环保署“预防、农药与有毒物质办公室”1994年2月6日对草甘膦的《注册资格的决定(RED)文件》文件列出了数百篇残留检测、试验、毒理学动物试验引证文件,其中73篇涉及草甘膦除草剂配方制剂农达(Roundup),其中不存在“Younger Laboratories实验室1985年12月23日出具的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毒理学试验报告”!

  EPA,Reregistration Eligibility Decision (RED) Document for the pesticide active ingredients isopropylamine salt of glyphosate,Sep 1993

  美国环保署(EPA),对草甘膦农药活性成分异丙胺盐重新注册资格决定(RED)的文件 https://www3.epa.gov/pesticides/endanger/litstatus/effects/glyphosate-red.pdf

  孟山都1979年、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的水生生物代谢研究证实草甘膦在某些水生生物体内“有生物蓄积”

  证据05(1979年12月):R.B. Perfetti(化学家,环保署风险评估司残留化学处)致R. Mountfort(环保署注册司与风险评估司毒理学处产品经理)备忘录《灌溉作物、鱼、贝类和水上的草甘膦。分析方法和残留数据的评估》确认: 申请人现在提交了对鱼类与贝类的额外研究。...

  第一项研究:将斑点叉尾鮰鱼(channel catfish)和小龙虾(crayfish)暴露28天之后,斑点叉尾鮰鱼在无草甘膦水中净化28天,小龙虾净化14天。

  第二项研究:将沼泽蛤(marsh clams)暴露35天,再净化21天。

  第三项研究:将斑点叉尾鮰鱼(channel catfish)暴露10天,再净化14天。

  第四项研究:鳟鱼(trout)、大口黑鲈(largemouth bass)、斑点叉尾鮰(channel catfish)和鲤鱼(carp)暴露14天,在净化35天。

  我们将需要这后两项研究的具体细节。申请人应被告知。

  对于3.0 ppm或10 ppm的暴露水平,鳟鱼可食组织中的最大残留量为0.15 ppm。 处理停止21天后,该水平分别降至0.1 ppm和0.14 ppm。食用组织中0.1和1.0 ppm暴露水平下的所有值均<0.05 ppm。在所有饲喂水平下虹鳟可食组织中所有氨基甲基膦酸(AMPA)的值也是如此(<0.05 ppm)。

  (无草甘膦水中)净化21天后,鳟鱼体内可检测到的草甘膦含量高达0.07 ppm。在大口黑鲈(largemouth bass)的情况下,可食用组织中的最大残留量在0.1和1.0 pm暴露水平下为<0.05,在3.0 ppm暴露水平下为0.07 pm,在10 ppm水平下为0.15 ppm。处理停止21天后,这些水平分别增加到1.0、3.0和10 ppm暴露水平的最大水平,分别为0.09、0.14和0.25 ppm,但在长达35天的较长时间内下降。...

  在两个物种的头部和内脏中均观察到了草甘膦代谢物氨基甲基膦酸(AMPA)的残留。鲤鱼(carp)的最高含量为0.11 ppm,在处理停止7天后增加到0.19 ppm。对于鲤鱼,代谢产物的最大残留量为0.19 ppm,经过35天的(无草甘膦水中)净化期后降至0.05 ppm。 就鲶鱼(catfish)而言,可食组织中的残留物在暴露期间达到峰值,然后降低,如先前研究中所观察到的。然而,在鲤鱼的可食用组织的暴露期间没有观察到峰值或平台。鲤鱼内脏中残留的峰值可能与鲤鱼可食组织中残留的不断增加有关。 在所有物种中都可能观察到这种现象,即使在净化过程中,也可能是草甘膦从内脏向食用组织的转移。...

  我们对上述新研究的一般评论如下。

  关于小龙虾(crayfish),斑点叉尾鮰鱼(channel catfish)鱼和沼泽蛤的研究,我们并不认为这类实验适用于这些物种的代谢研究。“老化”残留物的使用及其在生物体中的作用更受环境化学关注。我们观察到在这些研究中观察到了这三个物种存在相当显着的生物蓄积因子。

  我们通常不要求对水生用途进行贝类代谢研究,因此,对于贝类中残留物的性质,我们目前没有问题。但是,我们将需要使用“未老化”草甘膦残留物的贝类残留物数据。此缺陷将在下面的“残留数据”部分中进一步讨论。

  鲶鱼(catfish)的放射性示踪剂研究表明没有生物蓄积,这与蓝鳃鱼(bluegill)和先前的鲶鱼(catfish)/小龙虾(crayfish)实验中的观察结果直接冲突。此外,该报告对于残留物表征使用了哪个样品非常含糊。显然,在鲶鱼(catfish)的可食用部分中,只有不到50%的总放射性被确定为草甘膦和代谢物氨基甲基膦酸(AMPA)。我们需要澄清该报告,最有可能需要进一步阐明鱼类可食用部分中的放射性。

  关于鳟鱼(trout)、巴斯鱼(bass)、鲈鱼(catfish)和鲤鱼(carp)的“冷”研究,在获得可以接受的有关代谢的放射性标记实验时,这些类型的实验将提供更多信息。我们唯一的评论是:(1)需要提供10 ppm暴露水平的1975年ppm鲈鱼(catfish)和鲤鱼(carp)实验的详细信息,已提交的报告中忽略了这些细节;(2)在这些研究中未观察到鲈鱼(catfish)和鲤鱼(carp)中残留进入稳定水平,这表明需要更长的暴露时间。

  我们认为我们目前尚未充分理解鱼中残留物或生物富集的性质。应当向申请人告知解决此缺陷所需的其他代谢信息。...

  沟渠堤岸应用

  此用途的标签限制禁止同时处理两个堤岸、禁止在敞开的水体上喷雾以及禁止在喷雾时重叠超过平均1英尺的水。还规定仅在向上游移动时进行处理。使用此标签所需要的其他标签限制包括:1)在重新处理堤岸之前规定一个指定的时间间隔;2)在任何24小时内将处理的长度限制在1英里以内;3)从关于水面重叠的声明中删除“平均”一词;4)禁止在饮用水取水口0.5英里范围内处理堤岸;和5)规定每次处理一处堤岸时,最大施用量为4磅(酸当量)/英亩。这些应在修订后的B节中提交。请这样告知申请人。...

  池塘边岸处理(水域淹没处)

  ... 所需的其他标签限制包括:1)在重新处理之前规定一个指定的时间间隔; 2)将(喷洒除草剂)水面重叠处限制为1英尺;3)禁止在饮用水取水口0.5英里以内处理堤岸;和4)规定最大施用量为4.0磅(酸当量)/英亩。这些应在修订后的第章节中提出。请这样告知申请人。

  堤岸应用(稻田或甘蔗田地块)

  ... 现在,将此数据与其他有关堤岸处理的数据一起进行了研究,我们判断,在此用途下,如果修改后的B部分提出再处理前指定了间隔;将喷洒除草剂水面的重叠限制在1英尺之内;规定最大处理速率为4.0磅(酸当量)/英亩,则在这种使用下,草甘膦及其代谢物的合并残留量在水中不会超过0.5 ppm。还有必要删除标签说明中允许处理后可立即用于捕鱼或灌溉目的,而且规定处理后的水不得在处理后24小时内用于家庭目的或牲畜饮用。此外,因为南方稻田小龙虾养殖广泛,必须规定对于小龙虾(贝类)与任何水的草甘膦容限。申请人应被这样告知。...

  饮用水考虑

  ...我们目前重申这一结论。在上面的讨论中,除一种用途(直接应用于移动水)外,所有其他用途都使我们可以推荐原水中适当的残留容限水平。这些水平的范围从沟渠应用的0.2 ppm到所有其他用途的0.5 pm。为了保持一致性,我们得出结论,对于建议的所有用途,除了直接应用于流动水之外,建议允许的水中草甘膦残留容限应为0.5 ppm。如果上面直接应用于流动水所需的其他残留数据表明该用途需要更高的容限,则应为所有用途的饮用水中的残留量建议该容限。对申请人应被这样告知。...

  肉、牛奶、家禽和鸡蛋

  该项申请中涉及的饲料是牲畜饮用水和灌溉作物(饲草、谷物等)。在就饮用水和灌溉作物所需的容限水平做出最终结论之前,我们无法就是否需要更高的肝脏和肾脏容限和/或肉类、牛奶、家禽和鸡蛋的容限做出任何判断。应通知申请人,这样的决定将在上述不足得到满意解决的时候进行。

  如果饮用水的容限为0.5 pm似乎足够,这将有助于确定牛每天的饮食摄入4.5 ppm。这是假设一头奶牛每天最多可食用135公斤水、干日粮15公斤/天(135公斤/天x 0.5毫克/公斤/ 15公斤/天)。

  同样,家禽每天最多可食用0.23公斤水,假设干日粮为0.14公斤/天,则这将对家禽的饮食增加大约0.82 ppm。每天家禽饮食中的含量为0.82 ppm。对先前与PP#5F1536相关提交的饲料研究进行的审查,反映了以10、30和100 ppm的水平将3:1比例的“草甘膦:氨基甲基膦酸(AMPA)”喂养给牛、家禽和猪30天。除非需要考虑高水位和灌溉作物的草甘膦残留容限水平,否则这些饲料研究应能确定肉类、牛奶、家禽和鸡蛋中的适当容限,如果需要的话。

  EPA Memo Glyphosate on Irrigated Crops, Fish, Shellfish and Water.

  Evaluation of Analytical Methods and Residue Data, 1979-12-10

  环保署备忘录:灌溉作物、鱼、贝类和水上的草甘膦。

  分析方法和残留数据的评估,1979年12月10日。

  https://archive.epa.gov/pesticides/chemicalsearch/chemical/foia/web/pdf/103601/103601-082.pdf

  孟山都欧洲分公司2009年7月与拜尔公司官方网站发布《草甘膦除草剂农达WeatherMAX》(Roundup WeatherMAX)“安全性资料”确认:“潜在环境性影响:对水生生物有毒性。对水生生物环境可能造成长期有害性作用。”

  证据06(2009年7月):孟山都欧洲分公司《草甘膦除草剂农达Max除草剂安全性数据表》(Roundup® Max Herbicide Safety Data Sheet)确认: Roundup® MaxVersion: 4.0 Effective date: 28.07.2009

  农达®版本:4.0 有效日期:2009年7月28日

  孟山都欧洲有限股份公司:安全性资料 -- 商业性产品

  1. 产品与公司标识:产品名称 农达® Max

  公司/(销售办公室):孟山都欧洲公司

  3. 成分/所含成分信息 成分 CAS No.

  编号 EINECS/ ELINCS No. 重量%

成分 CAS No.
编号
EINECS/ ELINCS No. 重量%
(大约)
欧盟代号与农达成分代号
草甘膦的铵盐 114370-14-8   75 N; R51/53; {b}
表面活性剂 61791-26-2   21 Xi; R36; {a}
亚硫酸钠 7757-83-7 231-821-4 <=0.5  
杂质     3.5  


欧盟代码与农达成分代号 草甘膦的铵盐 N - 对环境危险

成分 欧盟代码与农达成分代号
草甘膦的铵盐 N - 对环境危险
R51/53 对水生生物有毒,在水生环境中可能造成长期有害影响。
表明活性剂 Xi - 刺激性
R36 刺激眼睛。
亚硫酸钠  
杂质  

潜在环境性影响:对水生生物有毒性。对水生生物环境可能造成长期有害性作用。

  11、毒理学信息 本性能数据供毒理学家与其他健康专业人士使用。

  急性经口毒性

  老鼠半致死量:2,814mg/kg体重:受影响器官/系统:前胃,胃肠道、肾、肝、肺、脾。其他影响:呼吸困难、活动减少、排泄物稀。

  人类接触经验

  摄入,过量、故意滥用:

  呼吸效应:肺炎(吸入)

  肠胃影响:恶心/呕吐、腹泻、腹痛、含血呕吐(吐血)

  心血管影响:异常心律(心脏节律障碍)、降低心输出量(心肌抑郁症)

  一般/系统性影响:干扰液体和电解质调制功能、异常血容量下降(

  低血容量症)、血清淀粉酶升高、液体损失(血液浓度异常)、胆碱酯酶抑制。

  实验室研究发现的作用-血液化学:血清转氨酶升高,轻度酸中毒。 MONSANTO Europe S.A.: Roundup® MaxHerbicide Safety Data Sheet.

  Effective date: 28.07.2009

  孟山都欧洲分公司草甘膦除草剂农达Max除草剂安全性数据表,有效日期:2009-07-28

  http://www.progreen.co.uk/images/uploads/Roundup-Pro-Biactive-450-Material-Safety-Data-Sheet.pdf

  世卫组织官方文件确认孟山都公司提交了1973-1978年期间完成的五项代谢试验研究与杜邦公司提交了1979-2007年四项试验研究皆证实草甘膦“有生物蓄积”

  证据07(1986年9月):世界粮农组织食物与环境中农药残留专家组与世界卫生组织农药残留专家组联合会议(JMPR)发布《食物中农药残留 - 1986,评价1986 第II部分 毒理学:草甘膦》确认: 《世界粮农组织食物与环境中农药残留专家组与世界卫生组织农药残留专家组联合会议》(JMPR)以前没有评价过草甘膦。

  化学名称:N-(膦酰基甲基)甘氨酸

  代名词:农达®(Roundup®)【注:孟山都公司故意混淆“草甘膦原药”与“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制剂”的区别!】

  分子式: 草甘膦(Glyphosate):C3H8NO5P;

  异丙胺盐(isopropylamine salt):C6H17N2O5P

  分子重量:草甘膦:169.1;异丙胺盐:228.20

  物理状态:非易失性白色固体

  溶解度: 25°C时溶解度为12克/升。不溶于普通有机溶剂。

  制剂:农达制剂 -- 含草甘膦酸当量360 克/升的水性浓缩物。

  应用:以0.5-5%的水溶液喷雾,或用10%至50%的水溶液擦拭(绳芯)。

  用于“可接受的摄入”的生物数据评估

  生化方面

  吸收,分布和排泄

  大鼠

  单次口服剂量的草甘膦(6.7 mg / kg b.w.)在3个位置标记有14C后,吸收不完全(雄性约15%;雌性约35-40%)。吸收的物质几乎全部排泄在尿液中,尽管胆汁排泄和肝肠循环确实发生的程度很小。少于1%的放射性标记被呼吸为14CO2。雄性的48小时清除率为94-98%,雌性为82-84%。雄性和雌性的120小时通过率为94%。组织保留率相对较低,可以通过在肌肉组织中掺入放射性标记的碳残留物来解释(Colvin & Miller, 1973a)。 Colvin, L.B. & Miller, J.A. 1973aThe gross metabolism of N-phosphonomethyl glycine-14C in the laboratory ratfollowing a single dose. Unpublished report No. 297from Monsanto Environmental Health Laboratory 【孟山都环境卫生实验室未发表报告297】, St. Louis, MO, USA. Submitted to WHO by Monsanto Europe, S.A.【孟山都欧洲公司提交世界卫生组织】,Brussels, Belgium. 通过每天以0、1、10或100 ppm的水平施用14天,然后服用对照日粮10天来研究14C-草甘膦的蓄积和消除。在整个处理和恢复期间进行组织残留的测定。雄性和雌性的尿液每天排泄量约占8.3%至10.5%。到第6天,消除量大约等于摄入量。停止处理后,排泄迅速下降。 4天后,可见到排泄物的重新分布,这可能是由于先前建立的身体负荷。大多数组织在10天或更短的时间内达到最大残留量,并且以下述顺序含量依次降低:肾脏,脾脏,脂肪,肝脏,卵巢,心脏和肌肉。以鲜重计,高剂量肾脏最大含量不超过1 ppm。

  一旦停止处理,残留物明显减少。戒断后10天肾脏中的最高含量为0.1 ppm,脂肪中含量为0.12 ppm(Colvin & Miller, 1973b)。 Colvin, L.B. & Miller, J.A. 1973bThe dynamics of accumulation and depletionof orally ingested N-phosphonomethyl glycine-14C.

  Unpublished report No. 309 from Monsanto Environmental Health Laboratory【孟山都环境卫生实验室未发表报告309】, St. Louis, MO, USA. Submitted to WHO by Monsanto Europe, S.A.【孟山都欧洲公司提交世界卫生组织】, Brussels, Belgium. 兔子

  单次口服14C-草甘膦(6-8 mg/kg体重)的新西兰白兔在5天或更短时间内清除了40%以上的放射性。超过80%的14C活性出现在粪便中,表明口腔吸收不良或大量胆汁排泄。5天后剩余的放射性大部分从结肠中回收。尿的排泄量为剂量的7-11%,在呼吸的14CO2中少于1%。 除了在甘氨酸2位置标记的草甘膦被代谢成碳碎片并掺入组织外,组织保留率很低(5天时小于0.1 ppm)(Colvin&Miller, 1973c)。 Colvin, L.B. & Miller, J.A. 1973cThe gross distribution of N-phosphonomethyl-glycine-14C in the rabbit. Unpublished

  report No. 298 from Monsanto Environmental Health Laboratory【孟山都环境卫生实验室未发表报告298】, St. Louis, MO, USA. Submitted to WHO by Monsanto Europe, S.A.【孟山都欧洲公司提交世界卫生组织】, Brussels, Belgium. 代谢物的生化研究

  对氨基甲基膦酸(AMP)的代谢命运进行了研究,因为这是在生物系统中发现的草甘膦的唯一主要代谢产物。给雄性大鼠口服14C-AMP(6.7mg / kg体重),并收集排泄物120小时。 AMP仅被中等吸收(大约20%)。排泄几乎全部通过尿液进行,少于0.1%的剂量被呼吸为14CO2。组织中残留小于10 ppb(Colvin et al., 1973)。 Colvin, L.B., Moran, S.J., & Miller, J.A. 1973The metabolism ofaminomethyl-phosphonic acid-14C in the laboratory rat. Unpublished report No. 303 from Monsanto Environmental Health Laboratory【孟山都环境卫生实验室未发表报告303】, St. Louis, MO, USA. Submitted to WHO by Monsanto Europe, S.A.【孟山都欧洲公司提交世界卫生组织】, Brussels, Belgium. 草甘膦的次生仲胺基与亚硝酸盐的反应可导致生成N-亚硝基膦酰基甲基甘氨酸(NPMG)。 尽管从未在植物残留物中检测到这种代谢物,但进行了一项研究以确定其在大鼠中的代谢命运。动物接受单次口服13C / 14C NPMG(1 mg / kg)。 在最初的24小时内,尿液排泄占剂量的78-93%,而粪便中排泄的剂量占1-12%。尿放射性由于未改变NPMG。在研究的第二阶段,给动物口服13C / 14C NPMG(30 mg / kg /天),持续5天,以在器官和组织中产生最大残留量。每天平均排泄尿液为62%,粪便为31%,总回收率为93%。5天后组织中14C含量很低,从肌肉中的0.02 ppm到肺中的0.90 ppm。尿液,粪便和组织中的放射性是未改变NPMG形式(Sutherland,1978)。 Sutherland, M.L. 1978Metabolism of N-nitrosophosphonomethylglycine in the laboratory rat. Unpublished report No. MSL 0242 from Monsanto Environmental Health Laboratory【孟山都环境卫生实验室未发表报告MSL 0242】, St. Louis, MO, USA. Submitted to WHO by Monsanto Europe, S.A.【孟山都欧洲公司提交世界卫生组织】, Brussels, Belgium. 对生殖的特别研究

  大鼠:在饮食中以0、3、10或30 mg / kg体重/天的剂量向每组12只雄性和24只雌性SD大鼠提供草甘膦原药(glyphosate, technical),持续60天。...

  对大鼠致畸性特别研究

  在妊娠第6-19天,通过管饲法向25只雌性Charles River CD-1大鼠组施用草甘膦原药(glyphosate technical)(纯净率为97.7%)。...

  急性毒性

  草甘膦及其异丙胺盐经口服、经皮和经皮施用途径吸收具有极低的急性毒性。管饲途径(i.p.)的毒性更大。...

  在接受致死剂量的动物中,死亡前最严重的毒性迹象是呼吸困难、共济失调和偶发性抽搐。尸检时,观察到死亡动物的肺,肝和肾变色。

  短期研究

  小鼠:15只雄性和15只雌性Charles River CD-1小鼠的组在其饮食中分别以0、0.5、1.0或5.0%的剂量水平喂饲了草甘膦原药(glyphosate technical)饲料,持续3个月。...

  大鼠:每组15只Wistar-Imamichi雄性和15只雌性Wistar-Imamichi大鼠在饮食中分别以0、0.02、0.2、0.5或1.25%的剂量饲喂草甘膦原药(glyphosate technical)(纯度为98.4%),持续90天。...

  狗:每组6只雄性和6只雌性比格犬在明胶胶囊中分别以0、20、100或500 mg / kg 体重/天的剂量水平施用草甘膦原药(technical glyphosate)(纯度为96.1%),大约1年。...

  长期研究

  小鼠:在一项综合的慢性毒性和致癌性研究中,每组50只雄性和50只雌性Charles River CD-1小鼠在饮食中分别饲喂了0、0.1、0.5或3.0%的水平的草甘膦原药(technical glyphosate)饲料24个月。...

  大鼠:每组50只雄性和50只雌性Charles River SD大鼠在其饮食中分别以3、10或31 mg / kg 体重/天(雄性)和3.4、11或34 mg / kg bw的剂量饲喂草甘膦原药(technical glyphosate)/天(雌性)约26个月。...

  结论:人体可接受的每日摄入量估计:0-0.3 mg / kg体重。

  参考文献:

  【注:“参考文献”下列出了40篇参考文献,全部为孟山都公司提供的没有公开发表的内部研究报告,其中没有孟山都“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制剂”1988年在中国申请《农药登记》时向农业部提交的申请“美国Younger Laboratories实验室1985年12月23日出具的‘农达’除草剂毒理学试验报告”!】

  Pesticideresiduesinfood- 1986, Evaluations 1986 Part II - Toxicology: Glyphosate. JMPR, FAO/WHO, Rome, 29 September - 8 October 1986

  食物中农药残留 - 1986,评价1986 第II部分 毒理学:草甘膦。JMPR会议,世界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罗马,1986年9月8日-10月8日

  http://www.inchem.org/documents/jmpr/jmpmono/v86pr08.htm

  证据08(1997年9月):孟山都农业集团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1988年2月完成的孟山都公司未公开发表报告《Howe, R.K. et al.,静脉注射与口服后草甘膦及其代谢物的识别、特征与量化》确认: 雌雄两组各五只Wistar鼠,口服10 mg/kg体重14C放射标记草甘膦,其中一组服用未标记的预处理后的草甘膦。在排泄物中回收的放射标记物的仅0.2-0.4%显示为AMPA(Howe et al., 1988)。

  表2、一次性口服6.7 mg/kg体重剂量草甘膦120小时后组织中的放射性标记AMPA 组织 剂量之% AMPA等同

组织 剂量之% AMPA等同
(µg/kg 新鲜重量)
0.01 6
<0.01 6
肌肉 0.02 3
脂肪 0.01 4
0.02 8
<0.01 4
<0.01 4
<0.01 1
睾丸 <0.01 3
血液 <0.01 3


3 参考文献: Howe, R.K., Chott, R.C. & McClanahan, R.H. (1988) Volume 2: Metabolism of glyphosate in Sprague-Dawley rats. Part II. Identification, characterization, and quantitation of glyphosate and its metabolites after intravenous and oral administration. Unpublished report from Monsanto Co., St Louis, Missouri, USA. Laboratory project no. MSL-7206, dated February 1988. Submitted to WHO by Monsanto, Agricultural Group, St Louis, Missouri, USA.

  Howe, R.K., Chott, R.C. & McClanahan, R.H. (1988)第2卷:草甘膦在SD大鼠中的代谢。第II部分。静脉注射与口服后草甘膦及其代谢物的识别、特征与量化。来自孟山都的未出版报告。实验项目号MSL-7206,1988年2月。孟山都农业集团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PESTICIDE RESIDUES IN FOOD - 1997, FAO/WHO JMPR meeting, Lyon 22 Sep - 1 Oct 1997

  食物中农药残留 -- 1997,世界粮农组织(FAO)/世界卫生组织(WHO)JMPR会议,

  里昂,1997年9月22日--10月1日

  http://www.inchem.org/documents/jmpr/jmpmono/v097pr04.htm

  证据09(2004年9月):世界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对农药残留会议(JMPR)《评价第II部分--毒理学:草甘膦》确认: 草甘膦(第95页)

  老鼠(第96页)

  对一定浓度辐射标记的草甘膦在九只雄鼠和九只雌鼠血清和骨髓中情况进行了研究,这些Crl:CD BR大鼠一次性腹腔内注射1150mg/kg bw的用[14C]标记的草甘膦(未标记试验物质纯的,98.7%;放射化学纯度,98%)。这些老鼠各自安置在单独的新陈代谢的笼子里,腹腔内注射后0.25,0.5,1小,2,4,6与10 h(小时)采集血样。0.5,4与10 h后各杀死三雌三雄老鼠,将股骨骨髓分离出来。

  服用后0.5小时在血清(雄鼠,1867 mg/k;雌鼠,2019mg/kg)与骨髓(雄鼠,267 mg/k;雌鼠,413mg/kg)发现放射性峰值。血清中的放射性量迅速减少,骨髓中的放射性量在10小时试验期间保持较为恒定。一阶消除率的分析表明血清的半衰期时间为1小时(雄性与雌性),骨髓的半衰期为雌鼠4.2小时或雄鼠7.6小时(论文:Ridley,1983)。 Ridley, W.P. (1983) A study of the plasma and bone marrow levels of glyphosate following intraperitonealadministration in the rat. Unpublished report, study No. 830109, project No. ML-83-218, dated 24 October1988, from Monsanto Environmental Health Laboratory, St. Louis, Missouri, USA. Submitted to WHO byMonsanto Int. Services SA, Brussels, Belgium.

  Ridley, W.P. (1983)对老鼠腹腔内注射后血清与骨髓草甘膦残留水平的研究。未发表报告,第830109号研究,项目号ML-83-218,日期1988年10月24日,来自孟山都环境性健康实验室,圣路易斯,密苏里,美国。由比利时布鲁塞尔美国孟山都服务公司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世界粮农组织与世界卫生组织农药残留联席会议(JMPR)1997年评价AMPA(草甘膦代谢物)时认为一项吸收、分布与排泄研究非常简洁,其中Crl:CD(SD)BR品种五只雄鼠与五只雌鼠单次口服饲胃[碳14]标记草甘膦(未标记试验物质纯的,99.8%;放射化学纯度,99%),浓度为10mg/kg体重或1000mg/kg体重,或单次静脉注射10mg/kg体重。

  另外五只雄鼠与五只雌鼠每天口服10mg/kg体重未辐射标记草甘膦,持续14天,而后一次性口服10mg/kg体重[碳14]辐射标记草甘膦。

  为了检测呼气中的放射性,另外一组三只雄鼠与三只雌鼠一次性口服10mg/kg体重[碳14]辐射标记草甘膦,服用后6小时、12小时与24小时采集呼出气体。

  测定药代动力学参数,另外一组三只雄鼠与三只雌鼠一次性口服或者静脉注射10mg/kg体重[碳14]辐射标记草甘膦,服用后0.25小时与168小时之间不同时间从尾静脉取血样。......

  试验期间内,无论不同剂量、服用方式或者服用次数,服用剂量的<1.4%留在了组织中。最高的放射性在骨头,其次在骨髓、肾脏、肝脏、肺部与残留的骨骼(表7)(参见论文:Powles, 1992b) Powles, P. (1992b) 14C-glyphosate: absorption, distribution, metabolism, and excretion in the rat. Unpublishedreport No. 7006-676/2, dated 30 June 1992, from Hazleton UK, Harrogate, England. Submitted toWHO by Cheminova A/S, Lemvig, Denmark.

  Powles, P. (1992b) 14C-草甘膦:在大鼠中的吸收,分布,代谢和排泄。未发表报告第7006-676/2号,日期1992年6月30日,来自英国Hazleton UK,由丹麦Cheminova A/S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在对于吸收、分布与排泄进行的一项研究中,Alpk:APfSD品种五只雄鼠与五只雌鼠在去离子水中单次口服饲胃[碳14]辐射标记草甘膦(未标记试验物质纯的,99.2 - 99.5%;放射化学纯度,98%)。

  另外一组五只雄鼠与五只雌鼠持续14天每天接受10mg/kg体重为无标记的草甘膦,而后一次性口服10mg/kg体重浓度的碳14标记草甘膦。

  ......试验终止时,雄鼠雌鼠口服的剂量在组织中的辐射浓度非常低仅仅<0.6%(表8)。骨头中的草甘膦聚集量最高(表9)。

  重复剂量后...... 雄鼠雌鼠口服的剂量在组织中的辐射浓度非常低仅仅<0.5%(表8)。骨头中的草甘膦聚集量最高(表9)(参看论文:Davies, 1996a, 1996b, 1996c)。 Davies, D.J. (1996a) Glyphosate acid: excretion and tissue retention of a single oral dose (10 mg/kg) in therat. Unpublished report No. CTL/P/4940, dated 26 April 1996, from Zeneca Agrochemicals, Central ToxicologyLaboratory, Alderley Park, Macclesfield, Cheshire, England. Submitted to WHO by Syngenta CropProtection AG, Basel, Switzerland.

  Davies, D.J. (1996a) 草甘膦酸:大鼠单次口服剂量(10 mg / kg)的排泄和组织保留。未发表报告第CTL/P/4940号,日期1996年4月26日,来自Zeneca农业化学公司中央毒理学实验室,由瑞士先正达植保公司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Davies, D.J. (1996b) Glyphosate acid: excretion and tissue retention of a single oral dose (1000 mg/kg) in therat. Unpublished report No. CTL/P/4942, dated 19 June 1996, from Zeneca Agrochemicals, Central ToxicologyLaboratory, Alderley Park, Macclesfield, Cheshire, England. Submitted to WHO by Syngenta CropProtection AG, Basel, Switzerland.

  Davies, D.J. (1996b) 草甘膦酸:大鼠单次口服剂量(1000 mg / kg)的排泄和组织保留。未发表报告第CTL/P/4942号,日期1996年6月19日,来自Zeneca农业化学公司中央毒理学实验室,由瑞士先正达植保公司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Davies, D.J. (1996c) Glyphosate acid: excretion and tissue retention of a single oral dose (10 mg/kg) in therat following repeat dosing. Unpublished report No. CTL/P/4944, dated 22 May 1996, from Zeneca Agrochemicals,Central Toxicology Laboratory, Alderley Park, Macclesfield, Cheshire, England. Submitted toWHO by Syngenta Crop Protection AG, Basel, Switzerland.

  Davies, D.J. (1996c)草甘膦酸:重复给药后大鼠单次口服剂量(10 mg / kg)的排泄和组织保留。未发表报告第CTL/P/4944号,日期1996年5月22日,来自Zeneca农业化学公司中央毒理学实验室,由瑞士先正达植保公司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表9、服用一次性或重复碳14-草甘膦的大鼠中72小时时放射性(ppm)名义组织聚集度

  Pesticide residues in food -- 2004, Evaluations 2004 Part II - Toxicologcal, Joiunt FAO/WHO Meeting on Pesticide Residues, Rome, Italy, Sep. 20 -29, 2004

  食物中农药残留 -- 2004年,评价2004年第II部分 -- 毒理学,世界粮农组织对食物与环境中农药残留与世界卫生组织核心评估组专家组联合会议,罗马,意大利,2004年9月20-29日

  http://www.who.int/ipcs/publications/jmpr/draft_jmpr_2004_monograph.pdf 草甘膦(第95页)

  老鼠(第96页)

  对给定浓度辐射标记的草甘膦在九只雄鼠和九只雌鼠血清和骨髓中情况进行了研究,这些Crl:CD BR大鼠一次性腹腔内注射1150mg/kg bw的用[14C]标记的草甘膦(未标记试验物质纯的,98.7%;放射化学纯度,98%)。这些老鼠各自安置在单独的新陈代谢的笼子里,腹腔内注射后0.25,0.5,1小,2,4,6与10 h(小时)采集血样。0.5,4与10 h后各杀死三雌三雄老鼠,将股骨骨髓分离出来。

  [14C]标记的草甘膦服用后0.5小时在血清(雄鼠,1867 mg/k;雌鼠,2019mg/kg)与骨髓(雄鼠,267 mg/k;雌鼠,413mg/kg)观察到放射性峰值。血清中的放射性量迅速减少,骨髓中的放射性量在10小时试验期间保持较为恒定。一阶消除率分析表明在血清中的半衰期时间为1小时(雄性与雌性),骨髓的半衰期为雌鼠4.2小时或雄鼠7.6小时(论文:Ridley,1983)。 Ridley, W.P. (1983) A study of the plasma and bone marrow levels of glyphosate following intraperitonealadministration in the rat. Unpublished report, study No. 830109, project No. ML-83-218, dated 24 October1988, from Monsanto Environmental Health Laboratory, St. Louis, Missouri, USA. Submitted to WHO byMonsanto Int. Services SA, Brussels, Belgium.

  Ridley, W.P. (1983) 对老鼠腹腔内注射后血清与骨髓草甘膦残留水平的研究。未发表报告,第830109号研究,项目号ML-83-218,日期1988年10月24日,来自孟山都环境性健康实验室,圣路易斯,密苏里,美国。由比利时布鲁塞尔美国孟山都服务公司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世界粮农组织与世界卫生组织农药残留联席会议(JMPR)1997年评价AMPA(草甘膦代谢物)时认为一项吸收、分布与排泄研究非常简洁,其中Crl:CD(SD)BR品种五只雄鼠与五只雌鼠单次口服饲胃[碳14]标记草甘膦(未标记试验物质纯的,99.8%;放射化学纯度,99%),浓度为10mg/kg体重或1000mg/kg体重,或单次静脉注射10mg/kg体重。

  另外五只雄鼠与五只雌鼠每天口服10mg/kg体重未辐射标记草甘膦,持续14天,而后一次性口服10mg/kg体重[碳14]辐射标记草甘膦。

  为了检测呼气中的放射性,另外一组三只雄鼠与三只雌鼠一次性口服10mg/kg体重[碳14]辐射标记草甘膦,服用后6小时、12小时与24小时采集呼出气体。

  测定药代动力学参数,另外一组三只雄鼠与三只雌鼠一次性口服或者静脉注射10mg/kg体重[碳14]辐射标记草甘膦,服用后0.25小时与168小时之间不同时间从尾静脉取血样。......

  试验期间内,无论[碳14]辐射标记草甘膦不同剂量、服用方式或者服用次数,服用剂量的<1.4%留在了组织中。最高的放射性在骨头,其次在骨髓、肾脏、肝脏、肺部与残留的骨骼(表7)(参见论文:Powles, 1992b) Powles, P. (1992b) 14C-glyphosate: absorption, distribution, metabolism, and excretion in the rat. Unpublishedreport No. 7006-676/2, dated 30 June 1992, from Hazleton UK, Harrogate, England. Submitted toWHO by Cheminova A/S, Lemvig, Denmark.

  Powles, P. (1992b) 14C放射性标记草甘膦:大鼠中的吸收、分布、代谢与排泄。未出版报告第7006-676/2号,日期1992年6月30日,来自英国Hazleton实验室。由丹麦Cheminova公司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在对于吸收、分布与排泄进行的一项研究中,Alpk:APfSD品种五只雄鼠与五只雌鼠在去离子水中单次口服饲胃[碳14]辐射标记草甘膦(未标记试验物质纯的,99.2 - 99.5%;放射化学纯度,>98%)。

  另外一组五只雄鼠与五只雌鼠持续14天每天用去离子水口服灌胃接受10mg/kg体重为无标记的草甘膦,而后一次性口服10mg/kg体重浓度的碳14标记草甘膦。

  ...试验终止时,雄鼠雌鼠口服的剂量在组织中的辐射浓度非常低仅仅<0.6%(表8)。骨头中的草甘膦聚集量最高(表9)。

  重复剂量后...... 雄鼠雌鼠口服的剂量在组织中的辐射浓度非常低仅仅<0.5%(表8)。骨头中的草甘膦聚集量最高(表9)(参看论文:Davies, 1996a, 1996b, 1996c)。 Davies, D.J. (1996a) Glyphosate acid: excretion and tissue retention of a single oral dose (10 mg/kg) in therat. Unpublished report No. CTL/P/4940, dated 26 April 1996, from Zeneca Agrochemicals, Central ToxicologyLaboratory, Alderley Park, Macclesfield, Cheshire, England. Submitted to WHO by Syngenta CropProtection AG, Basel, Switzerland.

  Davies, D.J. (1996a) 草甘膦酸:老鼠经口一次剂量(10mg/kg)后的排泄和组织中保留。未出版报告编号CTL/P/4940,1996年4月26日,来自英国Zeneca农业化学公司中央毒理学实验室,瑞士先正达作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Davies, D.J. (1996b) Glyphosate acid: excretion and tissue retention of a single oral dose (1000 mg/kg) in the rat. Unpublished report No. CTL/P/4942, dated 19 June 1996, from Zeneca Agrochemicals, Central Toxicology Laboratory, Alderley Park, Macclesfield, Cheshire, England. Submitted to WHO by Syngenta Crop Protection AG, Basel, Switzerland.

  Davies, D.J. (1996b) 草甘膦酸:老鼠经口一次剂量(1000mg/kg)后的排泄和组织中保留。未出版报告编号CTL/P/4942,1996年6月19日,来自英国Zeneca农业化学公司中央毒理学实验室,瑞士先正达作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Davies, D.J. (1996c) Glyphosate acid: excretion and tissue retention of a single oral dose (10 mg/kg) in the rat following repeat dosing. Unpublished report No. CTL/P/4944, dated 22 May 1996, from Zeneca Agrochemicals, Central Toxicology Laboratory, Alderley Park, Macclesfield, Cheshire, England. Submitted toWHO by Syngenta Crop Protection AG, Basel, Switzerland.

  Davies, D.J. (1996c) 草甘膦酸:老鼠多次经口剂量(10mg/kg)后的排泄和组织中保留。未出版报告编号CTL/P/4944,1996年5月22日,来自英国Zeneca农业化学公司中央毒理学实验室,瑞士先正达作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 Pesticide residues in food - 2004 Joint FAO/WHO Meeting on Pesticide Residues EVALUATIONS 2004 Part II—Toxicological, Rome, Italy, 20–29 Sep 2004

  食物中农药残留-2004年世界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对农药残留会议评价第II部分

  --毒理学,罗马,意大利,2004年9月20-29日

  http://www.who.int/ipcs/publications/jmpr/draft_jmpr_2004_monograph.pdf

  证据10(2011年):世界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JMPR会议《草甘膦(158)与代谢物,食物中农药残留》确认: 动物新陈代谢(p621)

  会议收到了有关在实验室动物(大鼠)和牲畜(哺乳的山羊和蛋鸡)中口服N-乙酰草甘膦的命运的信息。 N-乙酰基草甘膦是草甘膦在玉米和大豆中形成的主要代谢产物,具有盖特性状,因此可能会出现在动物饲料中。代谢物的鉴定是通过与参考标准品的共色谱法和选定提取物的LC-MS分析来完成的,以确认由共色谱法确定的赋值。 使用的参考标准是N-乙酰基草甘膦,14C] -N-乙酰基AMPA,N-乙酰基AMPA,[14C]-草甘膦,草甘膦,[14C] -AMPA和AMPA,以及用于植物代谢研究的[14C] -N-乙酰基草甘膦。

  JMPR的WHO小组于2011年总结与评估实验动物(大鼠)中N-乙酰草甘膦的代谢。家畜的新陈代谢描述如下。

  研究1:

  在一只哺乳的山羊(英国Saanen品种,体重30 kg)中研究了N-乙酰草甘膦(N-乙酰-N-(磷酸甲基)甘氨酸)的动力学行为和代谢[Lowrie,2007a,DuPont-19796] 。 Lowrie C 2007a, Metabolism of [14C]-N-acetylglyphosate (IN-MCX20) in the lactating goat. 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 Project no. 210583. Submitted by E. I. du Pont de Nemours and Company. DuPont Report No. DuPont-19796. GLP. Unpublished

  Lowrie C 2007a,放射标记[14C] -N-乙酰草甘膦(IN-MCX20)在哺乳期山羊体内的代谢。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实验室210583号项目。由杜邦公司提交。杜邦报告第 DuPont-19796号。草甘膦除草剂。为公开发表。 连续5天每天两次给山羊喂食[14C] -N-乙酰基草甘膦水溶液(经含明胶胶囊的饲料)。平均剂量为每天263 mg N-乙酰草甘膦,每日食物消耗为1.3 kg。在整个给药期间,饲料中的平均剂量水平为205 ppm N-乙酰草甘膦当量。在不同的时间点测量粪便、尿液、牛奶、笼洗液和组织中的放射性;在第一次给药之前和之后的24小时间隔内采集尿液和粪便样品,直到处死为止,并且在给药前和之后每天两次采集牛奶样品。最后一次给药后约12小时将山羊处死,并测定胆汁、肝、肾、肌肉(合并腰部和胁腹肌肉样品)和脂肪(网膜、肾和皮下)的总放射性残留(TRR)。样品存储在-20°C并在2个月内进行分析。...

  通过放射分析(燃烧分析和液体闪烁分析)分析收集的样品的14C-残留水平。在给药剂量中,回收了87.8%。最终剂量后服用12小时后,在排泄物(粪便,尿液,牛奶和笼洗液)中观察到大部分放射性(占剂量的87.7%),表明[14C] -N-乙酰草甘膦已迅速消除。奶、肝脏和肾脏残留分别含小于0.1%的给药剂量。 奶中残留在24小时后达到稳定水平。肝、肾、肌肉和三个脂肪组织的总放射性残留(TRR)分别为0.72(TRR的0.03%),4.69(TRR的0.03%),0.05和0.06-0.11 mg / kg eq。...

  ... 用0.2N盐酸萃取牛奶,然后加入二氯甲烷从萃取物中沉淀出乳固体,并进一步用0.2N盐酸萃取。合并水提取物,通过液体闪烁计数(LSC)测定放射性含量。萃取液在己烷中分配以除去脂肪酸。通过LSC分析测定的己烷馏分包含的放射性可忽略不计,因此脂肪馏分未进一步加工。将水提取物浓缩至干,并在0.1%三氟乙酸:甲醇(96:4,v / v)中重构,通过LSC测定提取的放射性残留物。

  ... 在所有组织中均发现了N-乙酰草甘膦,以及低水平的草甘膦,草甘膦代谢物AMPA(INYB726)和N-乙酰AMPA(IN-EY252)。未改变的N-乙酰草甘膦是肝脏(0.45 mg / kg)、肾脏(3.74 mg / kg)、肌肉(0.01 mg / kg)和脂肪样品(0.07 mg / kg)中的主要残留物。在肾脏(0.24 mg / kg)、肝脏(0.12 mg / kg)和脂肪(≤0.01 mg / kg)中鉴定出草甘膦。在肝脏(0.07 mg / kg)和脂肪(≤0.01 mg / kg)中发现了AMPA。脂肪中的N-乙酰AMPA含量为0.01 mg / kg。未改变的N-乙酰草甘膦(0.01 mg / kg)是全脂牛奶中检测到的主要残留物。牛奶中还检测到痕量草甘膦和AMPA(<0.01 mg / kg)。...

  研究2 孵蛋鸡

  研究了母鸡体内N-乙酰草甘膦的代谢[Lowrie,2007b,DuPont-19795]。五只产蛋鸡(从英国格拉斯哥的Gilchrist Poultry公司获得)每天两次通过胶囊口服[14C] -N-乙酰草甘膦,剂量等于63.3 mg / kg饲料/天,连续7天。饲料中的标称日剂量水平为50 ppm。实验开始和结束时的平均体重分别为1.937公斤和2.065公斤(范围1.710-2.593公斤)。

  在给药期间,每天收集一次排泄物,每天两次收集鸡蛋。将鸡蛋分为蛋黄和蛋白。最后一次给药后6小时处死母鸡,并收集肝脏、肌肉(胸脯和大腿的复合组织)和腹部脂肪组织。 样品储存在-20°C直至分析。提取所有样品并在4个月内进行初步分析。

  使用(燃烧)放射分析法对收集的样品进行14C残留水平分析。总体上回收了总剂量的90.18%。大部分残留物(占总放射性残留TRR的90.08%)在排泄物中被回收(包括洗笼物)。肝、脂肪、肌肉和卵分别占剂量的≤0.05%。在蛋黄中发现的浓度高于在蛋白。蛋黄中的放射性浓度从48小时后的0.044 mg / kg eq稳定增加到158小时后的0.342 mg / kg eq。 蛋白浓度范围为0.001至0.019 mg / kg eq。在总剂量中,蛋黄中回收0.04%,蛋白中回收0.01%。肝脏、肌肉和脂肪中的总放射性残留(TRR)分别为0.51、0.04和0.05 mg / kg eq(见表3)。

  ... 在蛋黄中鉴定出N-乙酰基草甘膦、草甘膦代谢物AMPA,草甘膦和N-乙酰基AMPA分别占68.40%TRR(0.157 mg / kg)、0.91%TRR(0.002 mg / kg)、5.69%TRR(0.013 mg / kg和 1.10%TRR(0.003 mg / kg)。

  7天后观察到重建全蛋中的最高总放射性残留水平(蛋清和蛋黄中的残留总和)为0.361 mg / kg。整蛋中未改变的N-乙酰基草甘膦和代谢产物AMPA,草甘膦和N-乙酰基AMPA的浓度分别为0.161、0.002、0.014和0.003 mg / kg。

  ......

  表9验证使用LC / MS / MS方法测定动物商品中的N-乙酰基草甘膦和其他分析物(草甘膦,AMPA和N-乙酰基AMPA)

  定量限(LOQ):0.025 mg/kg

  (Pentz and Bramble, 2008, DuPont-20009, Rev. 1)

  草甘膦残留(最高)(mg/kg):全奶 0.5;全蛋0.5;蛋白0.5;蛋黄0.5

  AMPA残留(最高)(mg/kg):全奶0.5;全蛋0.5;蛋白0.5;蛋黄0.5

  (Karnik and Dillon,2007, DuPont21372)

  草甘膦残留(最高)(mg/kg):全奶 0.25;全蛋0.25;

  AMPA残留(最高)(mg/kg):全奶0.25;全蛋0.25; Pentz AM andBramble FQ, 2008, Analytical method for the determination of N-acetylglyphosate and other analytes in various animal matrices using LC/MS/MS. E.I. du Pont de Nemours and

  Company. Submitted by E. I. du Pont de Nemours and Company. DuPont Report No. DuPont-20009, Revision No. 1. GLP. Unpublished.

  Pentz AM andBramble FQ, 2008,使用LC / MS / MS测定各种动物基质中N-乙酰草甘膦和其他分析物的分析方法。杜邦公司提交。杜邦公司报告第DuPont-20009号,更改1版。草甘膦除草剂。未公开出版。

  Karnik and Dillon,2007,Independent laboratory validation of DuPont-20009, “Analytical method for the determination of N-acetylglyphosate and other analytes in various animal matrices

  using LC/MS/MS.”Pyxant Labs Inc. Submitted by E.I. du Pont de Nemours and Company. DuPont Report No. DuPont-21372. GLP. Unpublished.

  Karnik and Dillon,2007,对杜邦DuPont-20009报告的独立实验室验证。“使用LC / MS / MS测定各种动物基质中N-乙酰草甘膦和其他分析物的分析方法”。Pyxant Labs Inc.实验室。杜邦公司提交。杜邦公司报告第DuPont-21372号,草甘膦除草剂。未公开出版。 ......

  动物产品中的残留物(p688)

  直接动物处理

  与当前的预期用途无关。

  农场动物饲养研究

  会议收到了关于使用泌乳牛和蛋鸡添加N-乙酰草甘膦的饲喂研究的信息。

  研究1 –牛饲养研究。

  在泌乳母牛中进行了喂养研究[McLellan and Bramble, 2007, DuPont-20087]。 McLellan and Bramble, 2007, Magnitude of residues of N-acetylglyphosate and degradates in dairy cow tissues and milk. 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 Submitted by E. I. du Pont de Nemours and Company. DuPont Report No. DuPont-20087. GLP. Unpublished

  McLellan and Bramble, 2007,奶牛组织和牛奶中N-乙酰草甘膦残留量和降解程度。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实验室。杜邦公司提交。杜邦报告第 DuPont-20087号。草甘膦除草剂。未公开发表。 连续28天每天给四组泌乳的Holstein奶牛(每组3头奶牛)喂饲日粮中实际摄入量分别为44、130、437和1179 ppm N-乙酰草甘膦的N-乙酰草甘膦的日粮。剂量水平分别对应于1.27-1.29、3.78-3.83、12.6-12.7和38.3-38.9 mg N-乙酰草甘膦/ kg bw /天。此外,研究还包括对照组(2头母牛)和净化组(服用最高剂量的2头母牛)。计算出的实际日饲料摄入量为体重的2.8%至3.4%。这些动物的体重在539至664公斤之间。在最终剂量后的23–24小时内将动物处死,除纯净组和一头对照母牛外。给药后4天处死来自净化组的一头母牛,给药后8天处死该组的另一头母牛。第二只对照母牛不处死。

  每天两次收集牛奶。用0.1%甲酸稀释后,样品在-20°C下保存30天,然后进行分析。重新分析的几个样本稍后进行再次分析,在同时进行的存储稳定性测试中显示出一致的值。分析了可食用组织(肾脏、肝脏、复合脂肪(网膜和肾周)和复合肌肉(腰、腿、腰)和牛奶样品中的N-乙酰草甘膦和代谢产物草甘膦,N-乙酰-AMPA和AMPA。依照 Pentz和Bramble(Pentz and Bramble, 2008)描述的LC / MS / MS方法[杜邦方法20009]。

  牛奶:在所有剂量水平和采样间隔下的方法下,无法检测到全脂牛奶中的N-乙酰基草甘膦和草甘膦残留或其含量低于经验证的牛奶最低定量值(0.025 mg草甘膦当量/ kg)。但其中一个样品(第14天脱脂奶)中检测到的残留量为0.03 mg / kg除外。

  在所有剂量水平和采样间隔下,N-乙酰基草甘膦和草甘膦的脱脂奶和奶油中的残留均不可检出或低于方法的验证最低定量限(0.025 mg草甘膦当量/ kg)。

  组织:在服用最后一剂后24小时内获得的组织样品中,肾脏中的残留水平最高,其次是肝脏、脂肪和肌肉。脂肪、肝、肾和肌肉中的残留水平随剂量线性增加。N-乙酰草甘膦是所有组织基质中的主要残留物。

  肝脏、脂肪、肾脏和肌肉中的残留量具有剂量依赖性。表37总结了组织中N-乙酰基草甘膦、草甘膦、N-乙酰基AMPA和AMPA平均残留数据。在最低剂量组(1.25 mg N-乙酰基草甘膦/ kg bw /天)中,N-乙酰基草甘膦高于最低定量限值(LOQ),而且仅在肾脏中观察到(在三只母牛的草甘膦当量中分别为0.079、0.11和0.060 mg / kg),而在其他组织中则没有。表37仅包括最高剂量组的结果。

  净化:在以37.5 mg / kg体重的剂量服用后对母牛进行为期4天的净化之后,所有组织中所有分析物的残留都减少了。经过8天的净化期后,肝脏和肾脏中每种分析物的残留量进一步减少。肌肉和脂肪中每种分析物的残留似乎在最后一次给药后的第4天和第8天之间略有增加,但是据信这是由于个体动物变异和分析变异性的结果,与这些组织中观察到的较低浓度有关。从净化动物身上收集的牛奶中的残留物随时间而减少。

  由于牛奶样品中的残留物少,牛奶中的残留物没有观察到明显减少。

  研究2 孵蛋鸡 Dibb-Fuller M and BrambleFQ2007, Magnitude of residues of N-acetylglyphosate and degradates in laying hen tissues and eggs. 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 Submitted by E. I. du Pont de Nemours and Company. DuPont Report No. DuPont-20088. GLP. Unpublished.

  Dibb-Fuller M and BrambleFQ2007,产蛋鸡组织和蛋中N-乙酰草甘膦残留物的数量和降解量。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实验室。杜邦公司报告DuPont-20088号。草甘膦除草剂。未公开发表。 每天收集两次鸡蛋至处死,并在加工前将每个亚组内的鸡蛋合并。加工后,将鸡蛋冷冻保存。

  最后一次给药后6小时处死所有母鸡(除纯净组),对处死母鸡的肝脏、腹部附着有皮肤的脂肪垫以及来自胸部和腿部的肌肉取样。终止剂量后6、14和20天处死纯净亚组中的母鸡。将组织样品汇集到亚组中,冷冻并处理。

  将所有样品冷冻转移至分析测试点。蛋鸡的代谢研究[Lowrie 2007,DuPont- 19795]支持对所有鸡蛋和组织基质中的N-乙酰基草甘膦和草甘膦,以及肝脏中的(氨甲基)膦酸(AMPA)和N-乙酰基AMPA进行的分析。除了上述定义的分析物外,本研究还对选定的鸡蛋(达到平稳状态)、肌肉和脂肪样品中的AMPA和N-乙酰基AMPA进行了分析,以证实代谢研究中所定义的残留物的工作定义。

  使用在第1、3、5、7、10、14、17、24、28、31和34天收集的样品对来自合并亚组的鸡蛋中的N-乙酰草甘膦和草甘膦进行了分析,以建立给药期间鸡蛋残留期间的平稳期。在给药结束后的第1天(第34天),对第0、1、3、5、7、10、13、16和19天收集的样本进行了净化组鸡蛋的分析。另外,分析了第31天鸡蛋样品中AMP和N乙酰基AMPA的存在。...

  乙酰基草甘膦和每种相关分析物的有效定量限值(LOQ)在鸡蛋和肌肉基质中为0.025 mg / kg,在肝脏和脂肪基质中为0.050 mg / kg。...

  任何剂量组的全蛋在第1天均未检测到残留。 主要残基是N-乙酰基草甘膦。 草甘膦主要在最高剂量组(50 mg / kg bw组)中检测到。在全蛋中未观察到AMPA和N-乙酰基AMPA。总残留物水平增加直到约14天,在34天的剩余时间内达到稳定水平。 鸡蛋中的残留量取决于剂量,并随剂量水平增加。 在平稳阶段(第14-34天)中,全蛋中的平均总残留量在各个剂量组中分别为0.037、0.082、0.15和0.60 mg / kg草甘膦当量。终止给药后10天,在净化期间,平均总残留量迅速从0.76下降至<0.025 mg / kg草甘膦当量。

  FAO/WHO JMPRGlyphosate (158) and Metabolites, Pesticide residues in food - 2011.

  世界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JMPR会议:草甘膦(158)与代谢物,食物中农药残留- 2011

  http://www.fao.org/fileadmin/templates/agphome/documents/Pests_Pesticides/JMPR/Evaluation11/Glyphosate.pdf

  国外学者研究揭示草甘膦在哺乳动物体内生物蓄积

  证据11(2015年7月):《生物物理与化学杂志》(JofBiologicalPhysicsandChemistry)发布独立生化学家AnthonySamsel与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StephanieSeneff《草甘膦,通向现代疾病的途径:癌症与相关病理》确认: 本文作者之一(Samsel)向美国环保署(EPA)请愿,要求提供70年代至80年代源自孟山都的文件副本,这些文件日期为70年代到80年代描述了孟山都进行的评价草甘膦对人类食用是否安全的实验。本部分中,提供我们研究这些文件发现的概述,特别对表明肾脏损伤、致肿瘤、生物蓄积,与草甘膦代谢物的迹象。

  生物蓄积

  Ridley and Mirly的研究(SD大鼠中草甘膦的代谢。第I部分。静脉注射和口服后草甘膦及其代谢物的排泄与组织分布:孟山都1988年7月提交给美国环保署的由孟山都环境健康实验室进行的未出版研究MSL-7215)[25]发现14C放射性标记的草甘膦在SD大鼠组织中生物蓄积。草甘膦残留存在的组织:骨头、骨髓、血液与甲状腺等腺体、睾丸与卵巢,以及心脏、肝脏、肺、肾、脾与胃等主要器官。

  更详尽细节在表11列出。低剂量、口服吸收(10 mg/kg体重)的放射性标记类激素物表明高度生物蓄积。孟山都1988年的这个研究揭示:草甘膦“显著更大百分百的剂量留在器官、组织与残余骨架中,雄鼠中比雌鼠更多。五组动物中总的残留回收量分别为雄鼠92.8%而雌鼠94.2%。”

  研究中对服用一次性放射标记剂量草甘膦的动物,检查了7个试验组,每个性别3只到5只动物。

  采集了血液、呼出气体、粪便与尿样,用液体闪烁计数(LSC)进行分析,用两种方法的高压液相色谱(HPLC)对草甘膦及其代谢物进行了分析。

  试验24小时时从处理组选3只动物进行宰杀,其他所有组中5只动物在七天研究结束时宰杀。第3组与第7组接受10 mg.kg静脉注射剂量,第4组接受口服高剂量(1 g/kg)。第1、2、5与6组各自接受一次性口服10 mg/kg放射性标记剂量。第6组动物先接受多次低剂量10 mg/kg非放射性标记草甘膦持续14天,然后接受一次性10 mg/kg放射性标记剂量。”

  雄鼠与雌鼠口服吸收的草甘膦为30%与35%,雄鼠与雌鼠中的放射性半衰期分别为7.5天与14天。对于第6组动物,雄鼠骨头中发现的草甘膦生物蓄积为0.748 ppm,雌鼠为0.462 ppm。对于第5组动物,雄鼠骨头中发现的草甘膦生物蓄积为0.552 ppm,雌鼠为0.313 ppm。雄鼠血液中也发现更高草甘膦残留。对于第1组动物,在它们24小时后宰杀时呼出的CO2中发现口服草甘膦量的0.27%。

  表11列出第4、5与6组口服草甘膦动物中不同组织与器官中发现的放射性标记草甘膦残留量的ppm。

  表11、14C放射性标记草甘膦在SD鼠血液、骨头、腺体、器官与其他组织中的生物蓄积分布。数据获得自Ridley&Mirly,1988研究[25](参看前述文字)

Ridley and Mirly, ThemetabolismofglyphosateinSpragueDawleyrats.PartI.Excretionandtissuedistributionofglyphosateanditsmetabolitesfollowingintravenousandoraladministration:UnpublishedstudyMSL-7215conductedbyMonsanto’sEnvironmentalHealthLaboratoryandsubmittedtotheEPAJuly1988

  Ridley and Mirly,SD大鼠中草甘膦的代谢。第I部分。静脉注射和口服后草甘膦及其代谢物的排泄与组织分布:由孟山都环境健康实验室进行的未出版研究MSL-7215。孟山都1988年7月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 AnthonySamsel,StephanieSeneff, Glyphosate, pathways to modern diseases IV:

  cancer and related pathologies,JournalofBiologicalPhysicsandChemistry, 15(2015)

  AnthonySamsel,StephanieSeneff,草甘膦,通向现代疾病的途径:

  癌症与相关病理。生物物理与化学杂志,2015(15)

  http://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83490944_Glyphosate_pathways_to_modern_diseases_IV_cancer_and_related_pathologies

  中国学者对草甘膦在水生生物体内代谢的研究

  证据(1982年3月):《贵阳医学院学报》发表贵阳医学院农药毒理研究组《除草剂“草甘膦”毒性研究资料》确认: 四、小鼠蓄积试验

  卫生学教研室:蒋宪瑤、朱延韦、蒙顺松、葛庆华

  试验用药:由省化工研究所提供含有效成份 96.6% 的纯品,为白色粉末状物质,实验时用精制淀粉配成不同浓度的混悬液。

  健康成年小白鼠30只,体重18-24克,分两组,实验组20只,对照组10只,雌雄各半。按剂量定期递增染毒法测定蓄积系数(K)。

  动物每天称重后灌胃。实验组给以草甘膦水溶液,对照组给以同体>1的蒸馏水。剂量第1~4天为430mg/kg(l/10LD50),以后按等比级数1.5倍每四天递增一次,记录动物死亡时间和死亡数,至小鼠死亡半数为止。将剂量累加,按以下公式计算K 值。

  结果:给药第十一天动物开始出现死亡,至第十八天,死亡达半数。累计18天总剂量为18336毫克/公斤(对照组无一死亡)。故

  LD50(n)18336

  K = ---------- = ------- = 4.26

  LD50(1) 4300

  蓄积系数(K)为4.26,属中度蓄积。

  朱延韦、蒋宪瑤,除草剂“草甘膦”毒性研究资料,贵阳医学院学报,1982(3)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GYYB198203006.htm

  证据12(2002年4月)《甘肃科学学报》发表浙江温州师范学院生物与环境科学系南旭阳获“浙江省温州师范学院科研基金项目(2000Y010)”资助《除草剂"草甘膦"对鲫鱼血细胞及血红蛋白影响的研究》确认: 除草剂“草甘膦”对鲫鱼血细胞和血红蛋白的影响是较大的,所有用除草剂“草甘膦”处理后实验组的血红蛋白和红细胞都比清水对照组少,而且都是最高浓度组下降最多,染毒 2 d组、4 d组、6 d组和 8d组血红蛋白分别从 52.2下降为 41.2、35.4、30.5和 18.2;红细胞则分别从89.5下降为60.35、53.26、41.22和27.5。但是,血红蛋白和红细胞的量并不都随着毒物浓度的增加而下降,有些组出现了反复,即并不具有明显的剂量效应。

  草甘膦对鲫鱼白细胞的影响与浓度高低有关,也和染毒的时间有关。

  随着毒物处理时间的逐渐加长,鲫鱼的血红蛋白和红细胞的含量逐渐减少,处理时间越长,减少越多;白细胞则随着处理时间的加长而逐渐增多,均具有较为显著的时间效应。

  结果显示:“草甘膦”对鲫鱼的血红蛋白、红细胞和白细胞影响较大,具有较明显的时间效应;而且三者与浓度之间均具有较为显著的线性回归。

  鱼类血液中的红细胞(RBC)和血红蛋白(Hb)主要是与鱼类的呼吸作用有关。血红蛋白是红细胞中的主要成分之一,由球蛋白结合亚铁血红素而成,其主要功能是运输氧或二氧化碳。鱼类在水中进行气体交换时,红细胞中的血红蛋白与氧气分子结合,通过血液循环将氧带到鱼体的各部分供鱼新陈代谢的需要。 而白细胞则是与动物体的免疫作用有关,它能以吞噬异物等形式来保护动物体自身。鱼类在正常情况下,能不断地产生一定量的血细胞,同时也有一定量的血细胞死亡,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动态平衡。当鱼体受到外界各种有毒物质损害时或鱼类栖息于不良水体中时红细胞、白细胞和血红蛋白的数量就会发生显著改变。

  ... 综合上述,我们认为除草剂“草甘膦”对鲫鱼的毒害是比较大的,而且鱼类体内还可蓄积毒物,因此不宜在鱼类养殖场所附近的农田中大量使用除草剂“草甘膦”,因为随着农田水的排放,最终有毒水将会流入江河而毒害鱼类;最好多用一些生物除草剂,以减少“草甘膦”等化学除草剂所带来的毒害。

  南旭阳,除草剂草甘膦对鲫鱼血细胞及血红蛋白影响的研究,甘肃科学学报,2002(4)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GSKX200204015.htm

  国外学者对人类职业暴露与环境暴露草甘膦造成体内草甘膦残留水平的研究

  证据13(2019年1月): 《环境卫生》(Environmental Health)发表美国西奈山Icahn医学院转化流行病学研究所和人口健康科学与政策系;华盛顿大学环境与职业健康科学系;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卫生学院环境卫生科学系; 华盛顿大学生物统计学系Christina Gillezeauet al.《人体暴露于草甘膦的证据:综述》确认: 背景:尽管草甘膦(一种广谱除草剂和干燥剂)正在广泛使用,但很少有研究评估人类接触的程度和数量。

  目的:我们审查了职业环境中的工人和普通人群的人类暴露水平。

  方法:我们对有关人类草甘膦水平的科学出版物进行了综述;确定了19项研究,其中5项调查了职业性接触草甘膦的接触,11项记录了一般人群的接触,有3项报告了两者。

  结果:八项研究报告了423名职业和准职业暴露对象的尿液水平;14项研究报告了3298名来自普通人群的各种生物流体中的草甘膦水平。职业接触受试者的平均尿液水平在0.26至73.5μg/ L之间。环境暴露受试者尿液水平范围为0.16至7.6μg/ L。只有两项研究测量了暴露的时间趋势,这两项研究均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尿液中可检测到草甘膦水平的个体比例不断增加。

  结论:本综述强调了在职业、准职业或环境中接触除草剂的个体中草甘膦水平的数据很少。因此,要全面了解儿童以及诸如儿童之类的脆弱人群的总体接触程度具有挑战性。我们建议进一步开展工作,以评估跨人群和跨地理区域的接触,分配接触源(例如,职业,家庭使用,食物残渣),并了解时间趋势。

  Christina Gillezeauet al.,The evidence of human exposure to glyphosate: a review, Environmental Health, Jan 2019, volume18, Articlenumber:2

  Christina Gillezeauet al.,人体暴露于草甘膦的证据:综述。环境卫生,2019年1月,第18卷文章号:2

  https://ehjournal.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s12940-018-0435-5

  在美国、德国母乳检测到草甘膦残留,比饮水中草甘膦允许残留限量高

  证据14(2014年4月):美国《妈妈们纵横美国》(Moms Across America)与欧洲《可持续脉冲》联合发表《草甘膦检测完整报告:在美国母亲们母乳、尿液与饮水中的发现》确认: 在《环境艺术与研究》支持下,《妈妈们纵横美国》和《可持续脉搏》委托进行的草甘膦初步测试中分析了来自美国各地21个饮用水样、35个尿样与10个母乳样本,2014年公布了检测结果。

  检测结果:

  饮水样:21个饮用水样中70%中检测结果为阳性,草甘膦残留范围为0.086 μg/L - 0.33 μg/L。

  注1:对饮水样中草甘膦残留的最低检出水平为0.05μg/L。

  注2:所有饮用水样皆是通过不同品牌逆渗透滤水系统过滤后的饮用水,表明许多逆渗透滤水系统无法过滤清除饮水中草甘膦残留。

  注3:欧洲规定的饮用水最高污染水平(MCL)为0.1μg/L,美国环保署(EPA)规定的饮用水最高污染水平(MCL)为700 μg/L/ l,为欧洲规定MCL水平的7,000倍。

  尿样:35个尿样中,34%检测结果为阳性,草甘膦残留范围为8.5 μg/L- 18.8 μg/L。

  注1:对尿样中草甘膦残留的最低检出水平为7.5 μg/L。

  注2:提供尿样的35位人士中的85%注明他们“积极避免其饮食中存在转基因食物与农药”。

  注3:比《欧洲地球之友》2013年在欧盟进行的民众尿样草甘膦残留检测结果高出10倍以上!

  母乳样品:10个样本中,有3个(30%)发现草甘膦残留含量为76μg/L至166 μg/L。

  注1:比欧洲饮用水指令中允许使用的每种农药残留限量0.1μg/L高出760到1600倍!

  检测机构与检测方法:

  由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Microbe Inotech实验室(Microbe Inotech Labs)使用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测试完成。

  (注:本文最后对检测方法详细说明)

  孟山都和世界各地监管机构怎么说?

  孟山都和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均基于草甘膦不具有生物蓄积性这一假设来制定其所有法规。孟山都公司的高级科学家丹·戈德斯坦(Dan Goldstein)最近甚至表示[1]:“草甘膦如果被摄入,会迅速排泄,不会在人体脂肪或组织中积累,也不会在人体中代谢。而是通过尿液原样排泄。”

  独立科学家评论:

  《地球开源研究》(Earth Open Source Research)总监克莱尔·罗宾逊(Claire Robinson)表示:“监管机构和行业界总是说,是毒药的剂量产生毒性,(他们宣称)即使目前在食品、饲料和环境中发现草甘膦含量增加也不成问题。但是,只有在草甘膦无法在人体中积累并以我们吸收的速度排泄时,该论点才成立。这些母乳结果表明草甘膦可能会生物蓄积。这意味着我们的身体组织可能暴露于比监管机构设定的所谓安全水平更高的水平。因此,现行的法规不能保护我们。”

  为什么美国人尿液中的草甘膦水平高于欧洲?

  2013年,《欧洲地球之友》委托进行的一项测试发现了欧洲18个国家/地区的人尿液中有微量草甘膦[3]。在欧洲的检测发现的最高草甘膦含量范围从瑞士的0.16μg/L到拉脱维亚的1.82μg/L。

  从美国各地收到的35个尿样中,有13个尿样高于最低可检出水平。三位尿样草甘膦残留水平最高的皆为女性,其中来自俄勒冈州的一位女性最高(18.8 μg/L/ l)。 在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华盛顿州、马里兰州、科罗拉多州和夏威夷州的尿样中发现了其他阳性结果。

  专家指出,由于美国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上使用的草甘膦数量众多,转基因作物行业应为母乳和尿液中的结果负责。

  美国受转基因作物产业的控制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棉花等品种耕地比例很高,而欧洲只允许孟山都抗虫MON810玉米一种转基因作物种植 --而且,大多数欧盟国家出于健康和环境方面的考虑至今仍未种植。

  华盛顿州立大学研究教授Charles Benbrook2012年发表的一项研究[4]发现,草甘膦在三种耐转基因除草剂作物(棉花、大豆和玉米)的生产中的使用有所增加。

  Benbrook教授的分析是经过同行审议后首次公开发表的有关抗除草剂(HT)转基因作物对农药使用影响的评估。

  Benbrook教授对这次母乳、尿样、饮水草甘膦残留检测结果的回应:“目前通过全球贸易渠道流通的大多数转基因大豆都含有2 ppm至10 ppm以上的草甘膦及其主要代谢产物AMPA。由于许多人通过饮用水,空气和各种食物都接触到特别高水平草甘膦残留,这令人担忧。我尤其担心怀孕期间和儿童生命头几年暴露在这种情况下,这对发育中的器官系统的危害最大。因此迫切需要对草甘膦破坏正常发育能力的研究。”Benbrook教授说。

  Don M. Huber博士,普渡大学名誉教授,评论:

  “草甘膦会破坏内分泌激素系统,对肝脏和肾脏组织有毒,是一种强大的矿物质螯合剂,以及一种有效的抗生素,可以杀死胃肠道中的必不可少的微生物。这项初步调查中的母乳和尿液草甘膦残留检测结果表明,这种慢性毒素的摄入量具有很高的生物学意义,几乎是同行评审的科学研究中所记录的100倍,可导致先天缺陷、肾脏和肝脏损害、内分泌干扰并易患癌症。母乳中的草甘膦含量比尿液中高得多,这表明该蓄积因子会通过直接毒性,通过剥夺必需的矿物质营养素,通过造成对免疫、神经和身体发育至关重要的微生物组代谢异常而特别损害婴儿的健康和发育。如果我们要避免损害整代人的健康和福祉的话,这项测试对于认识到大规模确认此数据的有效性至关重要”

  Anthony Samsel,多年深入研究草甘膦除草剂的生物化学家,曾任美国私人环保政府承包商,是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成员对该项检测及其结果评论:

  “使用孟山都公司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生长、喷洒和干燥的食物做的西方饮食的每个人,都可以在体内发现其有效成分草甘膦。草甘膦螯合了对我们生存至关重要的化学元素,破坏了维生素的合成和谷胱甘肽和CYP 450酶这样的排毒酶,以及许多必需氨基酸。草甘膦是一种抗生素,能够杀死数百种直接影响我们的免疫功能和整体健康的细菌。它是一种慢性毒素,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化学武器,能够直接和间接杀死生物。孟山都公司基于农达/草甘膦的除草剂实际上可能是对我们的生物学和环境最具破坏性的化学物质。

  “最近从美国各地的志愿者那里收集的人类草甘膦数据可以作为一般人群的快照……母乳样品中的草甘膦含量为可能造成伤害水平76至166 μg/L/ L。婴儿通过母乳接受草甘膦的想法特别令人不安,因为这表明婴儿无法逃脱这种抗生素。

  “如果使用HPLC方法(高压液相色谱法),由于HPLC方法的最低检出范围更低,将产生的统计结果更高。但是,HPLC方法相关的成本较高,这会使许多参与者望而却步。我本人对尿样的最低检出水平低于该组,(如果用HPLC方法检测的话)超过50%参与者的草甘膦也是如此(50%的参与者将检测出草甘膦残留,而不是仅37% -- 译注)。

  “在这方面,饮食暴露发挥明显的作用。并非所有摄入的草甘膦都通过尿液和粪便,一小部分被代谢为AMPA,另一种毒素。草甘膦的其余部分继续在血液和脑液中循环,并在那里到达细胞并造成累积的慢性损害。它沉积在人体组织中,包括但不限于肝脏、肾脏、胰腺、心脏和其他肌肉。

  “我们必须从食物供应中淘汰草甘膦。暴露于这种化学物质可能会严重危害我们的健康以及我们所爱的人的健康。人们迫切需要知道这些情况,时间至关重要。失去的每一刻将是更多新的健康伤亡。”

  参加该项检测妈妈们的评论:

  维吉尼亚州的杰西卡(Jessica M.)说:“看到我体内存在任何草甘膦,尤其是会污染我儿子的成长中的身体母乳中的草甘膦,这令人恐惧。我对草甘膦检测呈阳性尤其令人沮丧,因为我竭尽全力食用有机食品和不吃含转基因食品。我不食用任何肉类或海鲜,很少食用乳制品。这确实向我展示了这种毒素在我们的食物系统中的普遍程度,并且应该向其他人展示。”

  伊利诺伊斯州雷切尔(Rachel T.)说: “我测试呈阴性。 令我感到欣慰的是,过去几年来我们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和精力来采购优质、有机、无转基因食品。这应该给许多家庭带来希望和鼓励;我们真正吃的东西确实会影响我们。我希望将来有一天,如何获取这些食物的知识将变得更加流行,以便这样其他人就可以使自己的身体受益并治愈转基因食品造成的无数健康问题。”

  Microbe Inotech实验室对使用的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法(ELISA)详细说明:

  饮用水、尿液和母乳的测试由Microbe Inotech Laboratories,Inc.(Microbe Inotech实验室有限公司)采用的“草甘膦平板测定”方法:

  为检测和定量水(地下水、地表水、井水)、尿液和母乳中的草甘膦,Microbe Inotech实验室使用96孔微量滴定板分析。对于土壤、农作物和食品,需要额外的准备步骤,支付少量额外费用进行处理。该测定法将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法(ELISA)的原理应用于草甘膦的测定。

  将要测试的样品进行衍生化,然后与草甘膦特异的抗体(结合蛋白)一起添加到用山羊抗兔抗体包被的微量滴定孔中,并孵育30分钟。然后加入一种草甘膦酶结合物。

  这种特定形式称为竞争性ELISA分析,因为在该过程的这一点上,在样品中的草甘膦与酶标记的草甘膦类似物之间发生了竞争性反应,从而形成微量滴定孔上的抗体结合位点。

  使反应持续六十分钟。在洗涤步骤和添加基底(颜色溶液)之后,产生颜色信号(蓝色)。 通过添加含有酶底物(过氧化氢)和色原(3,3',5,5'-四甲基联苯胺)的“显色溶液”来检测草甘膦的存在。与草甘膦抗体结合的酶标记草甘膦可催化底物/色原混合物转化为有色产物。

  孵育一段时间后,通过添加稀酸(停止溶液)终止反应并使其稳定。由于标记的草甘膦(缀合物)与未标记的草甘膦(样品)竞争抗体位点,因此显色与样品中草甘膦的浓度成反比。

  蒸馏水中六种浓度(0、0.75、0.2、0.5、1.0、4.0 ppb)的草甘膦标准品以及无汞的防腐剂和稳定剂用于生成标准响应曲线。每次运行中均包含约0.75 ppb的草甘膦对照溶液,并以与未知样品相同的方式处理,作为测定中的阳性对照。使用酶标仪读取颜色吸收度(见图)。

  计算出的草甘膦浓度小于0.05 ppb的任何结果均假定低于该测定的检出限,报告为草甘膦不存在(尿液检出限为7.5 ppb)(母乳检出限为75 ppb)。

  草甘膦试验方法:草甘膦平板测定

  饮用水、尿液和母乳的测试由美国Microbe Inotech Laboratories,Inc.(Microbe Inotech实验室有限公司)进行。

  为检测和定量水(地下水、地表水、井水)、尿液和母乳中的草甘膦,Microbe Inotech实验室使用96孔微量滴定板分析。对于土壤、农作物和食品,需要额外的准备步骤,支付少量额外费用进行处理。该测定法将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法(ELISA)的原理应用于草甘膦的测定。

  将要测试的样品进行衍生化,然后与草甘膦特异的抗体(结合蛋白)一起添加到用山羊抗兔抗体包被的微量滴定孔中,并孵育30分钟。然后加入一种草甘膦酶结合物。

  这种特定形式称为竞争性ELISA分析,因为在该过程的这一点上,在样品中的草甘膦与酶标记的草甘膦类似物之间发生了竞争性反应,从而形成微量滴定孔上的抗体结合位点。

  使反应持续六十分钟。在洗涤步骤和添加基底(颜色溶液)之后,产生颜色信号(蓝色)。 通过添加含有酶底物(过氧化氢)和色原(3,3',5,5'-四甲基联苯胺)的“显色溶液”来检测草甘膦的存在。与草甘膦抗体结合的酶标记草甘膦可催化底物/色原混合物转化为有色产物。

  培育一段时间后,通过添加稀酸(停止溶液)终止反应并使其稳定。由于标记的草甘膦(缀合物)与未标记的草甘膦(样品)竞争抗体位点,因此显色与样品中草甘膦的浓度成反比。

  蒸馏水中六种浓度(0、0.75、0.2、0.5、1.0、4.0 ppb)的草甘膦标准品以及无汞的防腐剂和稳定剂用于生成标准响应曲线。每次运行中均包含约0.75 ppb的草甘膦对照溶液,并以与未知样品相同的方式处理,作为测定中的阳性对照。使用酶标仪读取颜色吸收度(见图)。

  计算出的草甘膦浓度小于0.05 ppb的任何结果均假定低于该测定的检出限,报告为草甘膦不存在(尿液草甘膦残留检出限为7.5 ppb)(母乳草甘膦残留检出限为75 ppb)。

  Glyphosate Testing Full Report: Findings in American Mothers’ Breast Milk, Urine and Water Moms Across America, Sustainable Pulse, April 7, 2014

  草甘膦检测完整报告:在美国母亲们母乳、尿液与饮水中的发现,

  妈妈们纵横美国,2014年4月7日

  https://www.momsacrossamerica.com/glyphosate_testing_results

  证据15(2015年6月):德国《当地新闻》(The Local)报道《德国绿党警告:德国母亲们的母乳不安全》确认: 德国母亲们母乳中发现微量草甘膦残留后,绿党2015年6月26日对母乳喂养健康风险提出了警告。

  对德国不同地方16位妇女母乳进行检测后,绿党发出他们的警告。

  在欧洲,饮水中允许不超过0.100毫微克/毫升水平的草甘膦残留。

  在母乳中检测到0.210-0.432毫微克/毫升水平的草甘膦残留。

  Irene Witte,Oldenburg大学毒理学教授,描述这样的发现为“无法忍受”。

  威特教授警告,从对于16位妇女进行的该项检测得不出结论,但是指出,这是存在着问题的首次迹象。她呼吁扩大检测范围,对更大数量母乳喂养妇女母乳样品进行检测。

  威特教授说,如果证实草甘膦致癌,那么任何暴露都有威胁。“对草甘膦无法给出定量的安全浓度限制水平。每个分子都可能致癌。”

  德国国会环境委员会主席,绿党的Bärbel Höhn,呼吁政府采取措施。

  “草甘膦与癌症之间关联的问题搞清楚之前,政府应当将撤除草甘膦的使用”,她说。

  Greens warn: German breast milk unsafe,.thelocal.de, 26 Jun 2015

  德国绿党警告:德国母乳不安全,(德国)当地新闻,2015年6月26日

  http://www.thelocal.de/20150626/concerns-over-safety-of-german-breast-milk

  中国学者对于中国人草甘膦暴露风险的研究

  证据16(2015年3月):《食品安全质量检测学报》发表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 农业部农产品贮藏保鲜质量安全风险评估实验室黄少文、柳春红获“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专项(GJFP2014011)、广东省科技计划项目(2012B090600005, 2012B091400001)”资助《草甘膦的毒性作用及暴露风险评估》确认: 我国从2000年开始大量进口大豆, 至2013年进口大豆达6338万吨, 80%以上为转基因大豆。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国家是我国大豆进口主要来源地, 仅进口美国的大豆就占我国大豆进口总量的 50%以上[50]。我国虽然有对稻谷、小麦、油脂和水果等作物中草甘膦限量作过规定, 但对大豆产品却没有做出限量规定[51]。

  目前许多国家对大豆中草甘膦的残留水平限定也较为宽松, CAC、欧盟、日本、韩国对大豆中的草甘膦作出限量值均为20 mg/kg, 美国对大豆中的草甘膦作出限量值则为40mg/kg。1982 年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对食品中草甘膦残留限量的规定值低至0.2 mg/kg, 个别为 0.1 mg/kg, 大豆、大豆饲料、大豆干草中草甘膦残留限量分别为 6 mg/kg、15 mg/kg、15 mg/kg。但是自1996年开始大豆、大豆饲料、大豆干草中草甘膦残留限量放宽到了20 mg/kg、100 mg/kg、100 mg/kg。2013 年大豆中草甘膦残留限量更是放宽到了 40 mg/kg。

  目前国际上推荐的ADI值相差较大, 其中中国和WHO为1 mg/kg bw, 美国为2 mg/kg bw, 欧盟和农药残留联席会议(JMPR)推荐的ADI值为0.3 mg/kgbw, 这说明各界对草甘膦的ADI值还存在较大的分歧, 相关部门有必要对草甘膦登记资料进行系统全面的评估, 重新确定草甘膦的ADI值。

  我国各类食物中的最大残留限量如表3所示(GB2763-2014 未规定残留限量的则参考美国或欧盟标准), 如果以各类食物的残留限量作为其草甘膦的残留水平, 假设体重为 60 kg 的个体按照平衡膳食宝塔的水平每天摄入相应量的食物, 那么按照 GB2763-2014 估计, 暴露水平为73.23 µg/kg bw, 该暴露占中国 ADI(1 mg/kg bw)的 7.32%, 暂时没有暴露风险。但由于残留水平是按残留限量估计的, 如果实际残留水平高于最大残留限量, 膳食中所有食物按高端消费估计, 其潜在的风险亦不可忽视。

  综上所述, 草甘膦可通过土壤、水体及生物污染对人类健康造成很大的潜在威胁, 但又因为其应用时间长、剂量低而易被忽略。因此应开展对草甘膦长期或慢性毒性效应的评估。我国有关部门和机构有必要全面、系统地对草甘膦进行评估, 重新修订和完善草甘膦的残留限量标准, 逐步限制使用草甘膦, 降低公众健康所面临的风险。

  黄少文、柳春红,草甘膦的毒性作用及暴露风险评估,食品安全质量检测学报,2015(3)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SPAJ201503026.htm

  证据17(2016年4月):《环境与职业医学》发表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病防治所、东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南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潘丽萍、张锋、刘庆东、赵秋妮、丁恩民、王博深、朱宝立获“江苏省医学领军人才项目(LJ201130)”资助《职业接触草甘膦工人肝脏指标分析》确认: 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草甘膦安全性较高、毒性较低,但其消耗量大,施 用范围广,人和哺乳动物可能通过食物链、农业活动和工业生产接触环境中残留的草甘膦。国内对草甘膦的研究资料较少,尚未提出合理的职业接触限值。

  目的:了解草甘膦职业接触工人肝脏指标检查结果。

  方法:采用整群抽样的方法抽取4家草甘膦生产企业进行职业卫生调查和作业场所空气中草甘膦监测。选取草甘膦生产一线工人为接触组(345人),选取同厂不接触草甘膦及其他有毒有害因素的工人为对照组(345人)。对工人进行问卷调查以及健康检查。

  结果:工厂作业环境空气中草甘膦质量浓度监测以干燥和包装岗位较高,干燥岗位最高达到94.59 mg/m3,包装岗位最高达到20.68~26.43 mg/m3。接触组胆碱酯酶(Ch E)、丙氨酸转氨酶(ALT)、总胆红素(TBIL)异常率(10.4%、12.5%、11.9%)均高于对照组(4.3%、7.8%、6.1%)(P=0.002、P=0.044、P=0.008)。草甘膦接触工人中,高工龄组肝脏B超异常率(39.6%)高于低工龄组(27.0%)(P=0.014);男工肝脏B超异常率(36.5%)、ALT异常率(16.6%)均高于女工(23.1%、2.9%)(P=0.014,P=0.000),女工Ch E异常率(19.2%)高于男工(6.6%)(P=0.000)。

  结论:草甘膦可能会对接触工人的肝脏造成损伤。

  潘丽萍et al., 职业接触草甘膦工人肝脏指标分析,环境与职业医学, 2016(4)

  http://qikan.cqvip.com/Qikan/Article/Detail?id=668635105

  证据18(2018年11月):《环境与职业医学》发表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技术服务部、南京市职业病防治院体检中心、扬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科、镇江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科张锋、潘丽萍、丁恩民、窦建瑞、蔡璐、朱宝立获“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职业卫生标准项目(编号 :20160702);江苏省青年医学人才项目(QNRC2016549);2018 年高层次卫生人才“六个一工程”拔尖人才项目(LGY2018006)”《职业人群草甘膦内外暴露指标的相关性》确认: 目的:分析职业人群接触草甘膦的时间加权浓度(TWA)与尿中草甘膦及其代谢产物氨甲基膦酸(AMPA)浓度的关系。

  方法:选择5家草甘膦生产企业中134名职业性接触草甘膦工人和152名不接触工人作为研究对象。对接触工人采用个体检测方法,计算其草甘膦接触的TWA值。对研究对象开展问卷调查和尿样采集,使用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法检测其尿中草甘膦及其代谢产物AMPA的含量。使用非参数检验比较尿中草甘膦及AMPA浓度。采用相关性检验分析工人接触草甘膦的TWA值与尿中草甘膦、AMPA浓度的相关性。

  检测方法与检出限:使用衍生化 - 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法同时检测尿中 GLY 及 AMPA 浓度,GLY和 AMPA 最低检测浓度分别为 0.020、0.010 mg/L,平均回收率分别为 94.6%、92.8%。

  结果:各岗位接触草甘膦TWA值范围为0.02~34.58 mg/m3。接触组人群尿中草甘膦及AMPA检出率分别为86.6%、81.3%,质量浓度范围分别为0.020~17.202、0.010~2.730 mg/L,中位数分别为0.292、0.068 mg/L。接触组尿中草甘膦、AMPA质量浓度均高于对照组(P 0.05)。接触组人群尿中草甘膦、AMPA浓度与接触的草甘膦TWA值呈正相关(r=0.755、0.682,P 0.01);尿中草甘膦与AMPA浓度之间呈正相关(r=0.472,P 0.01)。

  结论:工人尿中草甘膦、AMPA浓度与工作场所空气中草甘膦TWA值相关。

  讨论:

  JAUHIAINEN 等[18]检测发现 350 名森林喷洒 GLY 人群的尿中 GLY 质量浓度在 0.01~0.1mg/L,而空气中 GLY 浓度从低于检测限至 15.7 μg/m3,且绝大部分低于检出限(1.3 μg/m3),内外浓度均低于本研究结果。

  RENDON-VON 等[19]测量了 81 份来自墨西哥不同地区的人群尿样,发现来自农村地区的人群尿中 GLY 质量浓度(均值为 0.47 μg/L)高于住在城市地区的居民(均值为 0.22 μg/L)。

  另有研究[20]报道美国加州和明尼苏达州的有证农民(离上次使用并脱离接触后 1 个月)在使用 GLY 农药前一天,尿中 GLY浓度为 <1~15 μg/L,而在接触当天 48 名使用者尿中GLY 质量浓度为 <1~233 μg/L(GM=3.2,SD=6.4),检出率为 60% ;使用后第一天为 <1~126 μg/L(GM=1.7,SD=4.6),检出率为 48% ;第三天则下降为 <1~68 μg/L(GM=1.0,SD=3.6),检出率为 27%。使用者的配偶在使用者喷洒 GLY 的当天,尿中 GLY 检出率仅为 4%,最高为 2 μg/L,其后 2~3 d,每天仅有一份尿样能检出GLY,最高为 1 μg/L。

  本次研究接触组尿中 GLY 质量浓度较文献[17, 19]报告的高,原因可能是文献中接触的 GLY 大多是 10% 左右的制剂,在使用时配成浓度更低的水溶液,而本文研究对象接触的 GLY 原料药以粉尘状态存在于空气中,相对于农药喷洒的水溶液,更易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且浓度较高。

  张锋et al.,职业人群草甘膦内外暴露指标的相关性,环境与职业医学,2018年11期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LDYX201811006.htm

  中国学者1982年发表“小鼠蓄积试验”研究证实草甘膦原药为“中度蓄积”

  证据19(1982年3月):《贵阳医学院学报》发表贵阳医学院农药毒理研究组《除草剂“草甘膦”毒性研究资料》确认: 卫生学教研室:蒋宪瑤、朱延韦、蒙顺松、葛庆华;执笔:朱延韦、蒋宪瑤。

  四、小鼠蓄积试验

  试验用药与亚急性毒性实验同:

  实验药品:由省化工研究所提供含有效成份 96.6% 的纯品,为白色粉末状物质,实验时用精制淀粉配成不同浓度的混悬液。

  健康成年小白鼠30只,体重18-24克,分两组,实验组20只,对照组10只,雌雄各半。按剂量定期递增染毒法测定蓄积系数(K)。

  动物每天称重后灌胃。实验组给以草甘膦水溶液,对照组给以同体>1的蒸馏水。剂量第1~4天为430mg/kg(l/10LD50),以后按等比级数1.5倍每四天递增一次,记录动物死亡时间和死亡数,至小鼠死亡半数为止。将剂量累加,按以下公式计算K 值。

  结果:给药第十一天动物开始出现死亡,至第十八天,死亡达半数。累计18天总剂量为18336毫克/公斤(对照组无一死亡)。故

  LD50(n) 18336

  K = ---------- = -------- = 4.26

  LD50(1) 4300

  蓄积系数(K)为4.26,属中度蓄积。

  朱延韦、蒋宪瑤,除草剂“草甘膦”毒性研究资料,贵阳医学院学报,1982(3)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GYYB198203006.htm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