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拉美

【环时深度】世界杯红利,阿根廷能享受多久

2022-12-21 09:00:01  来源: 环球时报   作者:阚山 彭敏 潘晓彤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环球时报驻阿根廷特约记者阚山 环球时报驻墨西哥特派记者 彭敏 本报记者 潘晓彤】“阿根廷赢了!足球是我们的救赎!”时隔36年捧起第三座大力神杯后,整个阿根廷沸腾了,人们尽情享受胜利带来的喜悦。近年来,债务危机、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等问题让阿根廷经济深陷困境,加上今年的大旱可能会导致明年农作物出口大幅减少,而俄乌冲突又给这个南美国家能源进口增加了压力。“天灾人祸”之下,阿根廷人的生活难言轻松。人们希望,世界杯冠军不只是一针“镇痛剂”,而应是一针“强心剂”,能实实在在地提振国民士气,帮助阿根廷走出“借新还旧”的债务泥潭。

  赢得世界杯冠军能促进国家出口

  在国家队勇夺冠军后,阿根廷《国民报》发出这样的评论:“这是阿根廷的一次重生!”这场胜利缓解了社会上的不良情绪,让阿根廷人有信心克服困难,更加团结。英国《金融时报》文章援引一位阿根廷年轻人的话说,“足球和梅西带来的狂热分散了人们对阿根廷经济困境的注意力”,“足球是我们的救赎,我们周围的一切还很糟糕,但本周我们都很开心”。

  阿根廷队夺冠后,南美国家也关注“足球红利”能否给阿根廷经济带来明显改观。据巴西《环球报》报道,英国萨里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赢得世界杯冠军的国家通常经济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提振。在阿根廷队捧杯后的两个季度内,该国经济可能会有0.25%的增长,主要原因是获胜方会大大提升国际知名度,从而促进出口增加。巴西媒体称,巴西在2002年拿到世界杯冠军后,出口额就曾大幅增加,因此,经济学家们认为,同样的情况也将在阿根廷上演。智利《金融日报》称,“潘帕斯雄鹰”飞上世界之巅后,阿根廷经济也可能出现类似情况,即短期内出口额获得大幅增长,但“该国先前存在的债务问题也可能会限制世界杯夺冠带来的红利”。

  阿根廷“iprofesional”网站刊文对比了本国足球队1978年、1986年和今年获得世界杯冠军时的年度经济表现。1978年,阿根廷队在本土举行的世界杯决赛中3比1战胜荷兰队。那一年,阿根廷国内生产总值增长3.2%,全年通货膨胀率升至140%,外债达到95亿美元。1986年阿根廷队在墨西哥举行的世界杯决赛中3比2击败西德队,那一年阿经济增长7.1%,通货膨胀率达80%,外债达到450亿美元。今年,阿根廷依旧赶上严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比索大幅贬值、通货膨胀加剧、GDP下降和公共债务增加。文章的结论是:“在这种情况下,本届世界杯夺冠是否会对国家政治和经济产生积极影响,明年经济是否会复苏……这些问题还没有答案,但已经让许多政府官员感到兴奋。”

  阿根廷第二次夺冠时,因为马岛(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的原因,赶上了英国联合西方国家对阿进行经济制裁,导致其国内失业率暴涨。在那届世界杯的一场1/4对决中,阿根廷队遭遇英格兰队。“球王”马拉多纳在赛前发出豪言壮语:“我们要捍卫祖国的旗帜,为死在战场上的亲人们复仇,去捍卫还活着的阿根廷人的荣耀!”带着必胜的信念,以及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和“世纪最佳进球”,阿根廷队赢下英格兰队。

  据《环球时报》记者认识的阿根廷球迷介绍,他们中有的人不惜卖车卖房或花光多年积蓄,只为去万里之遥的卡塔尔亲眼看看有国家队和梅西参加的球赛。这次阿根廷队经历点球大战,以7比5险胜卫冕冠军法国队,时隔36年重返世界之巅带来的喜悦,无疑会刺激阿根廷的国内消费,也有助于提升国内就业率。有阿根廷高校的大学生表示:“我们这代人没看过马拉多纳的现场比赛,但我们是看着梅西踢球长大的。今年恰逢马岛战争40周年,梅西率队捧杯带来的精神鼓舞丝毫不逊于马拉多纳当年率队夺冠时给社会带来的影响。

  “债务泥潭”、通货膨胀让阿经济长期低迷

  而巴西媒体“ISTOE”刊文认为,世界杯冠军国在赛后几个月内生产力的跃升应来自国内消费或投资,这就像“吃了甜食后能量会出现短暂峰值”,但之后将恢复对能量的消耗。文章说,胜利有助于提高国民士气,但阿根廷的经济问题过于严重,世界杯夺冠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还有拉美媒体说,2014年,梅西已带领阿根廷队杀入巴西世界杯决赛,但此后阿根廷经济并没有明显改观。2021年,阿根廷队重夺美洲杯,而2021年该国GDP总量依旧没有回到2019年时的水平。

  阿根廷是南美大国,面积278.04万平方公里(不含马尔维纳斯群岛和阿主张的南极领土),人口4732万。16世纪中叶,阿沦为西班牙殖民地,后于1816年7月9日宣布独立。白人和印欧混血占该国总人口的95%,白人多属意大利和西班牙后裔。阿根廷队中,有“天使”之称的迪马利亚的父亲就是意大利后裔,母亲为西班牙后裔。因为这样的历史背景,很多阿根廷人“自诩为南美的欧洲人”,加上国家经济曾经在南美领先,内心有很强的优越感。

  一百多年前,阿根廷经济总量曾位居世界前十名。但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阿根廷就总是深陷“债务危机”,经济或是出现大幅衰退,或是苦于艰难复苏。受东南亚金融危机和巴西金融动荡冲击,阿经济自1998年下半年再次出现滑坡,国家风险指数飚升。随着外债压力加剧,财政与金融崩溃,阿根廷最终于2001年底爆发严重的经济危机。

  2019年10月,阿举行大选,左翼联盟“全民阵线”候选人费尔南德斯击败马克里当选新一届总统。2003年,费尔南德斯出任内阁首席部长时,曾带领团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谈判,让阿根廷得以延长还款期限,走出债务违约危机,还实现了经济多年高速增长。此次执政,费尔南德斯承受着巨大压力,但囿于内忧外患的时局,他没能给阿根廷人复制奇迹。今年7月,民众被越来越高的通货膨胀逼到极限,大量阿根廷人上街抗议,走向总统府抗议生活成本增加。据阿媒报道,“物价在过去的12个月中上涨64%,是近30年来的最高值”。

  转眼几年过去,阿根廷又将在2023年迎来新的大选。分析人士认为,阿根廷存在左右翼政策“急转”问题,即新的政府上台后完全推翻上届政府的做法,致使阿根廷的政策缺乏连续性,极端主义盛行。债务无度扩张,经济严重依赖美元,也给阿根廷“债务陷阱”有了可乘之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阿根廷的最大债权国——美国又利用其美元霸权地位,通过加息、印钞等手段对拉美国家进行资本“收割”,导致多国经济“雪上加霜”。阿根廷陷入“借新还旧”的债务泥潭,至今难以脱身。

  由于自身生产供给能力较弱,阿根廷贸易结构有较强的依赖性和脆弱性。加之受美元加息、国际局势动荡、外汇储备不足等影响,阿根廷经济复苏和金融市场稳定再次蒙上阴影。因此,阿根廷经济短期内若想出现明显好转并非易事。阿根廷国家统计和人口普查局9月发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阿根廷GDP同比增长6.5%,远低于去年同期10.5%的增长率。今年阿根廷贫困人口已达到1800万,贫困率高达43.1%。

  IMF祝贺:“恭喜阿根廷!”

  “在阿根廷经济的信仰祭坛上,有四根蜡烛在燃烧:第一根为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第二根为缓和通货膨胀,第三根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四根为出口部门。”《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这样写道,“在马拉多纳和梅西的土地上,足球就是一切,以至于该国劳工部长奥尔莫斯因为说过‘我们将继续应对通货膨胀,但首先阿根廷队要获胜,然后我们将继续努力’之类的话而道歉”。文章认为,与很多国家一样,阿根廷的通货膨胀率打破了30年来的最高纪录,政府需要做的是提高利率,积累储备,以及处置其他更“技术性”的问题。

  墨西哥《宇宙报》刊文称,阿根廷政府是IMF的主要债务人。自1980年以来,阿根廷已5次暂停外债偿付,超过厄瓜多尔,成为历史上连续违约金额最高的国家。而且,现在阿根廷家庭正遭受全球第四高的通货膨胀,仅次于津巴布韦、委内瑞拉和苏丹。该报还援引准备参加阿根廷2023年总统选举的经济学家哈维尔·米莱的话说:“阿根廷正处于其历史上最严重危机的边缘。自20世纪初以来,阿经历了17次危机,其中15次的突出表现就是财政失衡。”

  “恭喜阿根廷!”阿根廷队夺冠后,IMF高层也向阿根廷表示祝贺。截至今年10月,IMF拨付给阿方用于债务重组再融资的贷款已累计达175亿美元。本月初,阿根廷政府同IMF完成了第三期审核的技术协议,后者将再对阿拨款60亿美元。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对阿根廷政府采取的削减财政赤字、积极扩大出口、设立农产品出口汇率以增加外汇储备、协调各产业发展等措施表示赞赏。今年7月底,阿根廷政府建立了由经济部、生产发展部和农牧渔业部三部合一的“超级”经济部,并大幅调整国内经济政策。今年夏季,阿根廷还在一个月内换了3任经济部长。这些都体现出阿根廷政府的积极努力。

  其实,在南美国家中,阿根廷不仅是矿业资源相对丰富和工业较发达的国家,更是世界粮食和肉类重要生产与出口国,素有“世界粮仓和肉库”之称。在今年全球经济总体疲软的背景下,阿根廷今年上半年的出口额创历史新高,达到443.7亿美元,比2011年时的最高值还多出12%。11月,阿根廷海关总署预估,今年阿出口额将超过900亿美元,进口额超过800亿美元。

  “重要的是将荣誉感转化为国民积极性”

  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据拉美经委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阿根廷今年的经济增长约在5%,但去年这一数据为10%。“阿根廷今年的通货膨胀率将近100%,该国还有大量贫困人口。世界杯夺冠确实会提振阿根廷全体国民的自信心,但这远远不能缓和其国内严峻的经济形势。”徐世澄说,由于气候原因,阿根廷的优势农产品——大豆和玉米今年面临减产困境,加上地缘政治冲突造成的连锁反应,使得阿根廷主要农产品出口收入大幅减少,加剧了国内经济困境。徐世澄认为,阿根廷经济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沉重的外债负担,尤其是上届政府借贷的债务一直延续到现在,当前政府甚至需要再贷款才能偿还今年到期的部分外债。

  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美研究中心主任江时学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根廷国内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国内市场供给不足是主要原因之一。“各个党派之间斗争不断、经济投资不足、基础设施落后、产业结构不合理,叠加近3年疫情对阿根廷经济的冲击,导致阿根廷至今仍无法摆脱经济困境。无论是现在执政的左翼政府,还是之前的右翼政府,阿根廷面临的挑战依旧存在。”

  江时学说,作为拉丁美洲重要的国家之一,阿根廷近几年积极拉近与中国的关系,努力寻求合作机遇。中阿在农产品资源、科技等领域开展了一系列的合作,在政治上也相互支持、相互信赖。双方的友好关系会随着阿根廷参与共建“一带一路”,以及希望加入“金砖国家”机制而进一步加深。

  在关注阿根廷国运的人看来,也许一座大力神杯并不能彻底把阿根廷从泥沼中拉出来,但改变并非不可期待。世界杯期间,已有大量国际游客来阿根廷感受足球氛围,“梅西热”还将掀起新的足球“朝圣”之旅。江时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夺冠对于提振阿根廷国民士气、提升民族自豪感大有助益,但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荣誉感能多大程度上转化为国民投身工作的积极性,仍有待观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