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必须重新确立经济研究的思维体系

2023-11-16 14:51:5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我看了几位有些名气、颇为自信的主流经济学专家关于中国经济情况的讨论发言,他们都从供给、需求的角度来谈中国经济问题。我认为,他们关于经济的认识是极其肤浅的,可能抓不住中国经济的根本,也找不出解决中国经济问题的办法。恐怕,还可能导致中国经济问题积累、恶化。

  “透过现象看本质”,这是学者最基本的能力。

  供给和需求,仅仅是经济运行的表面,远非经济运行的实质。谈论经济问题,却从所谓供给需求的角度谈,恐怕马上又谈到了投资、出口、基建之类拉动经济,或者刺激消费之类。实际上,这种方法论,已经玩了几十年了,经济问题非但没有解决,而且越来越严重。投资,弄出个恒大房地产、中植系,弄出诸多P2P,结果,中国有效需求仍然严重不足,只得靠对美出口,赚取毫无意义的美元外汇,然后再用于购买美国的国债、期货、股票、理财、信托、基金、保险、证券等等金融产品,结果,是把自己的财富交给了美国霸权,恐怕是肉包子打狗——一去无回了。

  我分析经济的办法,与诸君略有不同。我不从供给和需求两个角度来谈,我也不知道大家为什么那么喜欢从供给和需求的角度来谈经济。我从所有制角度来谈经济,从货币供给、实体生产、商业体系、政权的定价权这四个角度来谈经济。生产,必须是工农业商品的生产和提供通信、电力、交通、运输、储存、粗加工、医疗、教育、养老之类的服务,并不指国债、股票、期货、理财、保险、再保险、信托、虚拟货币、基金、证券等所谓金融产品的生产,也不能把土地、矿产、工厂、重要企业等生产资料和重要科研、医疗、卫生、教育、住房等民生事业当作商品出售。

  大家都重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那么,所有制,是生产关系的集中体现。

  从供给和需求的角度谈经济问题,恐怕就完全回避了生产关系!回避了所有制。

  我认为,公有制生产、公有制商业、依据公有制工农商业发展和科研教育军事建设需要发行货币,并且由政权控制商品、服务的价格,这就是所有经济的运行内容。

  其中,政权控制货币发行数量、发行领域、发行对象、发行时机、发行方式,依据国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卫生等发展需要,把货币按照科学的比例,发行到对国家和人民最重要领域、发行给重要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形成结构有机、比例合理、突出重点、保障民生的行业结构。并且,因为工农商业和教育科研卫生体系掌握在政权手中,政权就对各类商品有充分的定价权,可以凭借定价权调节各行业领域的利益分配。

  那么,研究分析经济问题、给出解决办法,也就从实体生产和服务、商业流通、货币发行、政权的定价权角度来研究,并不能单纯从供给和需求的角度来研究。

  单纯从供给和需求角度来研究经济问题,忽略定价、生产、商业和货币发行等四个环节及其相互关系,单纯从供给和需求的角度研究经济,这是金融资本研究经济、以便于操控经济、榨取殖民利益的方法!用这种方法研究经济问题,提出的解决办法,只能是投资、出口、基建,出售土地、矿产、工厂和重要企业,还有民生保障体系市场化,从而确保金融资本的垄断和殖民利益,不可能考虑群众的基本生活和国家的动员能力,不会突出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卫生、教育重点,不可能让经济、军事、文化、卫生、教育等均为人民服务。

  那么,如果从工农业生产和民生服务、商业流通、货币发行和定价的角度研究经济问题,就可以充分保证政权运用货币发行手段,分配工农业生产、教育、科研、卫生、医疗、文化等各个部门的劳动力资源,形成合理的经济结构,同时,因为生产、商业和保障等各个部门均是政权控制的,所以,能够把政权对商品的定价权落到实处,确保各行业、各部门、各阶层、各地域的利益分配合理。

  一般来说,我们认为国有企业还有些“公有制”的性质,接受政权的指导。实际上,在贯彻落实政策、指令、计划等方面,国有企业远不如公有制企业那么自觉、主动、积极。但毕竟,政权对国有企业还有一定的领导权,国有企业还要顾全经济大局。所以,当前,可以认为,公有制经济或者国有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例,是政权是否强大、调节控制经济能力强弱和经济独立性的根本指标。民族私有企业,对国家经济大局,还有一定的服从、支持意识。外资资本,对国家经济根本没有顾全大局的意识,甚至,还很有可能极力冲击经济大局、破坏大局。中小型私有资本,唯利是图,大局意识也不会太强,很可能被外资资本诱惑,跟着外资资本的指令行事,成为帮凶——要防止其在关键时刻扰乱经济金融斗争的阵营。

  所以,我认为,没有足够强大的公有制或国有工农业生产和商业体系,没有公有或国有的教育、科研、卫生、医疗、文化等保障事业体系,则政权对经济的调控能力,也就丧失了。

  中国现在的情况是什么?不要说公有制经济,就是国有经济,占国民经济的比例是多少?是在增加,还是在萎缩?显然,在我们仍然开放金融、开放市场、出口创汇、储备外汇,取消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持股比例限制、投资额度限制的条件下,在摩根士丹利、高盛、桥水、瑞银、黑石、运通等美元金融巨鳄在中国可以随意从事投资、结算、支付、证券、保险、理财、基金、期货、再保险等金融业务的情况下,在“国有银行不得对国有企业输送利益”的条件下,在所谓内外资一视同仁的条件下,公有制恐怕已经不再,国有制经济也在萎缩。中小型私有资本、个体资本,被股市、P2P、高利贷等压榨,损失惨重,形不成力量。唯独外资经济在中国一家独大,而且,还继续畸形扩张、野蛮增长。

  这样,政权控制经济的能力有多大?会是不断增强,还是不断减弱?

  在政权控制经济的能力不断萎缩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实际上处于“群雄逐鹿”的状态,有些类似当年的“春秋战国”,也类似于八国联军瓜分中国。

  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发生任何危机,都可能的。

  中国经济问题和金融风险危机是怎么产生的?其根源:一是外资金融资本畸形扩张、野蛮增长而产生的;二是国有经济萎缩、政权调节控制经济金融的能力削弱;三是中小型私有资本天生软弱无力!

  经济金融领域,更要敌友观念、明确区分敌友!有了坚定的敌友观念、明确区分了敌友,很容易就有了解决经济问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思路和办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一是当然要靠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企业,也只能从壮大国有经济、发展公有制经济。二是要抑制、打击国际垄断金融资本在中国的畸形扩张、野蛮增长!因为外资金融资本是危机的制造者,不可能协助中国化解金融风险。三是要团结民族私有企业。

  而发展壮大国有经济,又必然要从加强国有工农业生产、壮大国有商业体系、收复货币发行和控制权做起,这些都做好了,则政权的定价权就有保障了。有了充分的定价权,则政权就可以精准、高效、迅速地调节各行业的利益分配!就不存在什么供给过多、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

  从供给和需求的角度研究分析中国经济问题,这是极其肤浅、片面、静止、孤立的方法论,是非常幼稚可笑的。也根本找不到中国经济问题产生的根源,也当然想不出正确的办法。中国主流经济学家如果还这么幼稚,那就是对国家、民族和人民的犯罪!恕我直言,我这是对中国主流经济学的挽救!

  不是说要构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吗?老黄历,该扔了!

  前天我看到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说,大家都不和你玩了,你的经济就不行的。我原本以为他是说美国的,因为美国这些年很孤立,没有几个国家愿意和它玩了。后来,认真听一下,原来他的意思是说,它说的是中国。如果八国联军都不来侵略中国,则中国经济就不行了。一个资源丰富、人口众多、劳动力丰富、社会安定、基础设施极其发达、教育水平极高、市场潜力巨大的中国,“八国联军”垂涎欲滴!怎么可能不觊觎?怎么可能不和我们“玩”?请放心,打都打不走!我们的根本目的,在于拒绝八国联军跟我们玩,我们不和八国联军玩!要是强行要我们玩,那就打它们一顿,给它们立个新规矩。这就是经济战、金融战、贸易战、货币战、科技战、定价权争夺战、信息战、法律战、心理战、网络战、舆论战、资源战、能源战、陆海空天战、气象战甚至还包括军事战争等各种新型战争表现的本质。

  今天,听到一则消息:高盛提出世界经济融合。我想,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也必然极其渴望全世界经济“融合”,坚决反对“脱钩”!因为,华尔街企业继续控制全世界各国货币的发行和流通,并据此控制全世界各国的经济,形成对全世界经济的控制和寄生,并控制全世界政治局势。这个“钩”,其实就是华尔街金融寡头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经济的寄生关系!没有这个寄生关系,则华尔街金融寡头根本就无法生存!周其仁真会替华尔街金融寡头着想,还会颠倒黑白,误导中国人民。

  我还想强调一下:不懂货币,就不懂金融,不知道金融是如何影响和决定经济的,也就无法分析国际局势!

  【文/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原载于公众号“平实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