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国足球,告别恒大

2021-09-16 10:51:27  来源: 贝克足球   作者:欧洲金靴
点击:    评论: (查看)

  “目前恒大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但恒大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员工队伍强大的战斗力没有改变、规模充足且布局合理的土储没有改变、打造高品质社区的能力没有改变。

  “恒大还是原来那个恒大,年销售规模7000亿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接下来恒大各级领导干部要带领全体员工,全力复工复产,全力保交楼,全力做好销售,恢复正常经营,这也是恒大财富产品兑付的最大保证。”

  “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恒大财富的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

  9月10日,一向喜好被集团幕僚、被下属员工、被御用媒体、被领粮文人、被恒大球迷称为“许教授”的许家印先生,在教师节这天,向全体恒大人、也是向外界又一次展露了风骨与态度。

  就像丁磊不喜欢别人喊自己“丁老板”、马云总是给自己冠以“马老师”,不论是商优则仕还是商优则文,中国的商人们总是爱千方百计地给自己涂抹各种人体彩绘,粉饰和藏匿起刺鼻的铜臭,以期能够摆脱某些注视和关怀。

  然而许老板的“风骨”背后,是近年来个人疯狂套现300亿、而旗下财富产品无限接近零兑付和商票商券无限接近废纸化的强行风险下嫁。

  时间走到2021年的夏末,蝉鸣逐渐消了,已经拥有并掩映着许老板那一道似乎总是绰约雄浑的身影已近十二个春秋的中国足球,还能持续多久…

  正如十一年前迎接许老板时,整个足球界面对“1亿买下广药、连抢郑智郜林”的手足无措——十一年之后,惶惶足坛,正在一种微妙的忐忑情绪下,准备着失去与告别恒大。

  眼看他起高楼,等待他楼塌了。

  1

  许老板很急,这是所有人明眼可以得见的事实。

  从时间线以梳理,也可以一窥恒大集团成立二十年来陷入的空前低谷,究竟有多凶险:

  去年9月6日

  深夜,许老板突然宣布,“金九银十”的卖房黄金季,恒大楼盘全线七折优惠,九月和十月“要卖2000亿”。

  单月破千亿的目标销售额,恒大在此之前从未实现过,藏不住的慌张,是风暴来临的前奏。

  去年9月底

  被超高负债压的喘不过来气的恒大终于是爆发了震惊海外资本界的“逼宫粤府风波”,以“影响千万人就业”为由胁迫广东省人民政府准许其“重大资产重组”。

  去年12月18日

  新三板上市公司恒大淘宝(834338)正式发布退市公告。

  今年6月29日

  福建三棵树公司指出,其持有的5137.06万恒大商票逾期,恒大没有支付款项。

  7月22日

  兰州市自然资源局官网挂出公告,称有41家企业欠缴土地出让金,并令各欠缴单位尽快到该局缴纳。

  在这41家公司中,恒大集团下属公司占了20席。

  据中国土地市场网信息,恒大下属公司在拿下这块大盘时,约定支付日期为2021年7月14日,一次性支付——也就是说,兰州7月22日公告时,相关土地出让金缴纳已超期8天。

  7月27日

  恒大发布公告:“经充分讨论,综合考虑当下市场环境、股东及债权人权益、集团各产业长远发展等因素,决定取消特别分红方案。”

  7月28日

  安徽省淮北矿业公司,因恒大集团拖欠其4亿工程款和违约金起诉恒大集团。

  8月10日

  晚间,恒大发布公告称,有意出售旗下恒大造车主体——恒大新能源汽车——尽管这个项目至今一个轮胎都没有、空有一堆PPT。

  恒大还称,公司目前正在接触几家潜在独立第三方投资者,探讨有关出售旗下部分资产。甚至,恒大当时想出手的还不限于在香港上市的恒大新能源汽车,还包括恒大物业集团的部分权益。

  8月12日

  江苏南通三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连续发布停工公告:漯河恒大悦府项目和太仓恒大项目,被强制停工。

  漯河恒大悦府首期主体及配套建设项目基本完工,由南通三建集团垫付4个多亿元,但是恒大方只以现金方式支付百分之五的款项,剩下的都是以商业承兑汇票支付,而部分商票到期,恒大方却不予兑付。

  同事,今年完成的室外配套工程,恒大也至今一分未付,导致南通三建公司资金链紧缺,无法支付相关材料贷款及工资,供应商和施工单位直接起诉南通三建。8月2日时,施工工人曾全面罢工,要求恒大赔钱。

  太仓恒大项目与漯河项目类似,其中太仓恒大文化旅游城B-02-03,B-04-02,B-04-01地块主体及配套建设工程项目已完成大部分工作量,其中南通三建垫资了约5亿元,恒大以现金方式支付约8%,剩下部分款项又是以商票兑付,这部分金额大约2.9亿元。

  现在恒大方仍欠三建集团8000万元工程款,商票到期也不兑付,在没有保证的情况下,南通三建集团于8月7日被迫停工。

  8月17日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恒大地产集团在当日完成了相关工商登记变更,恒大地产集团董事长由许家印变更为赵长龙,总经理、法人也从柯鹏变为赵长龙。

  8月23日

  恒大对外放风,计划以105亿元将其香港总部大楼出售予越秀地产。

  此前,恒大其实就曾提出156亿元的意向价,洽购该全幢物业接近尾声,双方也就有关洽商达成共识。

  8月26日

  广州多个国资代表已开始接手恒大集团的项目,其中包括在建设中的、号称全亚洲最发达的专业足球场的“恒大十万人足球场”。

  9月初

  恒大宣布推迟对包括中信信托、光大兴陇信托和杭州一家信托公司在内的多家公司的信托款支付,中信信托本周还派了团队前往恒大深圳总部协商处理此事。

  9月8日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将恒大集团评级从CCC+下调至CC。

  同日,穆迪也宣布将中国恒大及其子公司的企业家族评级从Caa1下调至Ca,评级展望维持负面。

  这也是穆迪年内第三次下调恒大信用评级。

  9月8日

  网上流传出一张对话截图,上面显示恒大足球俱乐部(广州队)目前情况比较困难,经济上只能维持到9月份,教练班子已经谈好解约问题。

  俱乐部承诺会打完今年联赛,但希望寻求政府托管。

  同时,根据同时段爆出的多路信息显示,恒大足球学校正在接近于整体关闭,数千名学生将在“零保障、零赔付”的情况下离开足校,前途自解。

  2

  恒大差钱儿,这不是第一次了。

  特别自2017年登上首富的巅峰之后,以“高举债、高杠杆、高估值”的玩法支撑商票价格和股价稳定的许老板,已然是数不清多少回在集团资金崩溃的边缘游走。

  在2017年以前,恒大集团拿地极为激进,那也是许老板和恒大足球的顶峰岁月:国内联赛冠军从无失手可能,亚冠赛场四强为最低红线、冠军是基本任务,国家队业务成功被蔡振华外包于己、里皮团队全面渗透国字号……

  2017年9月时,恒大集团内部刊物《恒大报》流出,个中用语引发网络世界轩然大波:“会见”和“许帝”二词,激发墙内墙外网民热议。

  “卓越且伟大”,从此继“许皮带”之后,“许卓伟”又成了民间舌下的咲谈。

  不过2017年之后,如同足球场内诸多事态的“不受控制”——上海上港雷霆崛起、足协迎来领导换届(亲密无间的蔡振华拂袖离开)——恒大集团在主业方面的债务规模也迅速上升,2018年开始新增拿地逐步放缓。

  2018年,也是中超赛场使用VAR的元年,也是恒大丢掉联赛冠军的首年。

  哼哼,嘿嘿。

  从拿地金额来看,2017年时,恒大集团拿地金额和权益拿地金额分别为1311亿元和1300亿元;2018年时,权益拿地金额336亿元;2019年时,权益拿地金额为406亿元。

  另一方面,恒大的信托非标融资、商票融资非常高,可以说高得恐怖,这是业内共知,也不可避免得为国家高层所悉。

  根据标普评级报告,恒大集团总债务中约一半为信托融资、委托贷款和内保外贷,由于非标类融资久期通常为1-2年,期限较短,同时融资成本较高,在房地产非标融资持续收紧的背景下,后续接续压力大是可以预见的。

  因此,恒大这一年来的每次资金爆雷,都不应让人感到过于奇怪。吹泡沫的玩法,终究是会等到泡沫炸开的一天。

  今年6月中旬时,恒大的境外债券余额为207.09亿美元+0.129亿港元,其中14.73亿美元于6月28日到期。

  而据恒大的中报显示,于寂寞6月30日,恒大的有息负债约为人民币5717.75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负债为人民币2400.49亿元;银行存款余额为人民币1616.27亿元,其中受限制现金为人民币748.55亿元。

  另据wind统计,截至本月9日,恒大境内债券余额为558.63亿元,其中1年内到期占比35.72%。

  你不爆雷谁爆雷?

  根据前文所引的时间线,去年9月的逼宫风波是恒大集团第一次撕破脸皮、也是脱下外衣得向外界展示自己事实上瘦弱不堪的肌体。

  而详寻将其抽髓的杀手锏,打中其七寸的无疑是逼宫之前、去年8月20日的一纸红策。

  那也是恒大集团与许老板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3

  去年8月20日,住建部与央行指导下的“三条红线”颁布,彻底令恒大集团的债务危机和资金黑洞爆炸。

  三条红线分别是

  1)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

  2)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

  3)现金短债比不得小于1倍。

  根据2019年年报数据,恒大系数竟然全踩:

  恒大2019年的财报,盈利能力方面整体表现不尽如人意,出现了大幅下降的情况。

  2019年,恒大地产毛利润1329,4亿元,同比下降21.3%,毛利率为27.8%,远低于2017年和2018年水平。公司毛利水平的大幅下降主要是由于在2019年销售了大量的清尾楼盘,而这部分楼盘售价相对较低,但整体的建安成本、土地成本以及资本化利息等均较高,因此拉低整体毛利水平。

  在净利润方面,恒大2019年净利润335.4亿元,同比减少近一半,净利润率仅为7.0%,同样远低于2017及2018年水平。

  这其中净负债率高达159%,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3%,现金短债比为0.61。

  在标普评级中,去年秋天时恒大集团更是因流动性原因从B+/稳定级别,下调为B+/负面。

  在“房住不炒”大方针,以及刚刚结束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关于大城市住房问题的调控意见下,过去多年持续高杆杆、多元化业务扩张的恒大集团,回A计划折戟之时,如何保证主业现金流和顺畅的融资渠道,成为了许老板的头号难题。

  格外有趣的是,当时“三道红线”全踩的五家房企中,有四家都涉足足球产业:恒大,富力,绿地,华夏幸福。

  中国足球,可能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生意。

  后来我们看到,就是“三条红线”颁布仅仅四个月后,上市仅仅四年的恒大足球(恒大淘宝843338)就从新三板仓皇退市。

  回想2015年11月6日,斯科拉里刚刚率队抵达迪拜备战亚冠决赛,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旋即宣布在新三板挂牌上市,骄傲宣称“亚洲足坛第一股”。

  那一天,恒大俱乐部的许马两位老板亲临现场敲钟,俱乐部挂名董事长柯鹏在当天仪式的致辞中表示:“恒大淘宝已成为目前亚洲最为成功、最具影响力的职业足球俱乐部,累计已向政府上缴税费12.58亿。”

  在马粑粑携12亿注资恒大足球仅一年,外界惊叹彼时的恒大竟又寻得“生财之道”——2014年的6月5日,阿里巴巴以12亿收购恒大足球俱乐部50%股权,“淘宝”被注入恒大俱乐部名;一年后,也是挂牌的半年前,2015年6月24日,恒大集团再度对俱乐部增资,双方股权变更为恒大占60%、阿里占40%,许老板重新拿回对俱乐部的绝对掌舵权。

  上市15天之后,携“登板”之威,恒大在天河体育中心于许马两位老板的注目下,击败阿尔阿赫利,拿下了队史第二座亚冠冠军。

  然而四年之后,光景已是别番。

  严格审视而论,2015年恒大足球的上市本也就是充满“坎坷”的,退市虽出乎意料,但也是情理与商理之中。

  2010-2015年,恒大足球俱乐部累积烧掉逾18个亿的人民币资产,6座国内冠军奖杯,1座亚冠冠军奖杯,平均每座冠军奖杯代价为2.25亿元。

  这其中,超过七成的成本用在了一线队,挂牌前的2014赛季一年一线队就花了5.75亿元,人均费用接近2000万元。

  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作为母公司的恒大集团为恒大俱乐部增资3次,总额15.8亿。

  这是中国职业足球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投资力度。

  也是在2015年的上半年,一个关键性的动作助推了恒大的挂牌:恒大集团将其拥有的恒大足球学校3000名注册球员的资产收益权,「无偿转让」给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加上母公司同时增资的4亿,这才使得使得恒大对俱乐部的持股比例从50%增加到60%。

  市场认为,转让球员和增资是一体的,保守估计每名注册球员平均20万元身价,3000名球员价值6亿元人民币,这让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的估值达到50亿人民币,为登板铺平了道路。

  登陆新三板之前,恒大俱乐部账上现金其实只剩4.3亿元,按此前2014赛季4.8亿的现金流出计算,当时恒大理论上连12个月的运营都难以支撑。

  也正是巨亏至此却仍能通过挂牌来募资,恒大的这种“成功”,着实深深刺激了太多玩家入局。

  一个冬天之后,2016赛季的中超正式进入了金元2.0时代,苏宁控股、权健医药、华夏幸福地产纷纷来到顶级联赛的舞台。

  水涨船高势头之下,连三大国企上港集团、绿地地产、鲁能集团也被迫跟进加大撒钱……

  一时间,天南地北八仙过海,大佬巨鳄各秀家底。

  连续两个冬窗,中超的消费位列世界第一,令世界足坛的中心——西欧的资本权贵们为之侧目,纷纷看紧自家球星……

  4

  去年4月16日,恒大的十万人足球场正式开工。

  当天陪伴在许老板和恒大总裁夏海钧身旁的,是广州市市长温国辉、副市长林道平,广州恒大俱乐部教练员与球员也出席了开工仪式。

  遁官拥吏,这是许老板的强项。

  前年七十周年国庆之际的国足世预赛,坐镇广州天河的主场、笑看恒大花费9亿巨资“为国养士”的归化雇佣兵身披五星红旗出场时,许老板那一夜就专程请来了广东省委副书记、广东省长马兴瑞,共同欣赏巴西人为中国男足出战的历史性盛景。

  去年建设新球场时,夏海钧曾介绍,恒大足球场总投资120亿,占地约15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30万平方米,可容纳高达10万人,将按照世界最高水准打造,成为世界规模最大、档次最高、配套最全、科技含量最高、座位数最多的国际顶级专业足球场,计划在2022年底前竣工并投入使用,成为媲美悉尼歌剧院、迪拜哈利法塔的世界级新地标,也是中国足球走向世界的重要标志。

  可是仅仅一年,这项恒大足球板块的重资产就要随风逝去,连带着的当年成立时同样锣鼓喧天、愿景骇人的恒大足球学校。

  许老板已经无暇顾及那成千上万带着梦想带来清远、渴求成为下一个郜林的恒大学生们。

  客观的说,恒大足校近些年人才的快速生产效率,确已已经不逊于鲁能足校、根宝足校、绿城足校等传统精英组织,只是并不为太多人察觉。

  2019年,恒大足校球员全年共63人计119次入选中国各级国字号球队,创下历年之最。其中U16队18人次、U15队25人次、U14队23人次、U13队17人次、U12队12人次、女足24人次。

  战绩层面,2019年恒大青训共收获15项赛事冠军,全年参加192场马德里足球冠军赛,高考学生成材率96.4%。

  可是眼下,这些全部都将是历史的遗物。

  双目茫然的许老板此刻只想抄老友张近东的作业:“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今年年初时,中国恒大和恒大物业的市值还曾突破2000亿港元,一辆汽车不见的恒大汽车市值更是接近7000亿港元。

  但到了8月初,分别已跌至700亿港元、550亿港元和1300亿港元左右,合计蒸发市值逾8000亿港元。

  这其中最让人忍俊不禁的应当就是“PPT造车”的恒大新能源汽车了。

  去年年底,恒大汽车集团总负债达到惊人的1559亿元,总资产1501亿元,扣除2亿元少数股东权益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权益为-61亿元。

  由于依靠如此巨额负债发展,恒大汽车2020年财务费用达27亿元。

  而频繁收购,也让恒大2020年商誉和无形资产减值准备达到10亿元。

  此外,最引人关注的是恒大汽车在全国各地兴建工厂,2020年固定资产折旧支出为5亿元,短期内根本无法形成真实生产和销售。

  恒大汽车的研发开支被计入了无形资产,去年其无形资产已经积累到102亿元,未来将陆续转入无形资产摊销,成为每年的经营成本,去年无形资产摊销为4亿元。

  也就是说,恒大汽车每年的固定支出合计至少46亿。

  相比造车业务,恒大汽车旗下的土地更有价值,2020年底,公司财报上计入的土地使用权为42亿元——而这,也是投资人真正看中的恒大汽车的资产。

  当然了,也是许老板借汽车名头玩耍的套路而已,和十一年前涉足足球没有任何区别。

  5

  今年四月的上海车展,恒大旗下的恒驰展车被指全是模型,还上了热搜。

  不过在我看来,这并不算什么,包括恒大南沙基地、上海基地等几个恒大汽车基地在内,几次迎接许老板视察时都用的车模道具。

  比如去年春节南沙基地那次,一群平日里本就无所事事的零星员工全部化身群众演员、围着从国能天津厂运来的NEVS 93电车,对着许老板“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紧接着就是事后恒大品牌部惯常的手法:全网删帖,封锁报道。

  自己boss都自导自演、自欺欺人,在你一个车展上骗骗观众又有何惊异呢?

  恒大汽车绝对是个顶级产品,如恒大这个品牌一样。

  放眼全球,一般车企的生产惯例都是“先有车品规划,后有建厂计划”,因为一切建厂布置都要根据车设进行搭建。

  然而恒大从2018年开始拿地、进而疯狂建厂开始,到2020年车型竟还没确定,可厂子却都已经建好,拿地的步伐也一点没停。

  仅在2019年9月至去年9月期间,恒大汽车在全国共拿到了1133万平米的土地(各地方自然资源厅/局官网清晰可查)。

  再看这其中,只有半数是工业用地,其余35%(403 平米)竟然是住宅用地,用于盖商品房出售;13.34%则是综合用地,用以建商业地产、写字楼或商住两用楼;工业用地比例最低的是安徽(六安、淮南)的两个恒大基地,工业比例几近于无,完全就是个商业地产项目。

  造成的结果就是,恒大汽车厂的员工无事可做。

  去年的十一黄金周,恒大汽车的3000多名员工们接到集团总部下发的任务:推销卖房。

  他们要求卖掉300套恒大的房子,生产制造中心的员工则被要求平均8个人卖一套,汽车研究院也得平均26个人卖一套。

  如果没完成卖房指标,不但要缴数罚款,团队负责人还得在开集团大会的时候做检讨。

  紧接着去年11月,恒大汽车的员工又被集团总部要求推销恒大理财产品,最低 5 万起购,15人的团队直接分到约1400万元的KPI……

  最搞笑的事情发生在去年12月,在许老板志得意满的笑容下高调出炉的恒驰12345,其轮胎竟然装反了……

  倒不想说“不建议大家购买恒驰”这样的话,因为我觉得这恒驰压根就上不了货架……这完全就是一场金融游戏,一辆实车没有,市值却直逼母集团市值……

  尤其,恒驰上市的背后,有马云「云锋基金」的暗影。

  两人七年前在足球领域合作、帮助许老板的恒大足球渡过了地产危机(也成功连续压住了曼萨诺的国安和埃里克森的上港),最后也促成“恒大淘宝足球”在新三板上市。

  不过,这枚“亚洲足球第一股”已经退市,这证明了金融思维在足球领域必定水土不服(摩根大通孵化的欧超联遭遇流产也是一个道理)。

  至于汽车领域,同样是能够预见的。

  反正,许老板本人是不会亏的,借着足球和汽车的名头拿了那么多的地皮摆在那里摆着,也没有人会去查查许老板是怎么拿到的……

  倒是他的员工们,比如恒大充电通科技有限公司——隶属于恒大集团旗下恒大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8月20日,迄今不足一年时间,经营范围包括:汽车充电系统及设备的研发、安装、销售;汽车充电互联网平台及充换电设施的技术开发等——的员工,就有向外界控诉:“从今年4月开始,公司就开始了强制裁员,引发的劳动仲裁目前已经有上百起。”

  回想2019年11月,许老板在新能源汽车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掷下豪言,宣称恒大将用3到5年时间建成全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车企,并在10年内达到产销500万辆的目标……

  而今,员工们连参与买房卖房都难以保障劳务权益,不知该如何评价这场闹剧。

  6

  恒大的“套路”是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足球,汽车,售楼,金融,数条脉络,一脉相承,外界总是可以在不同领域找到相通的商业价值取向。

  去年2月16日时,恒大集团曾发布“全国各楼盘销售特大优惠通知”,宣布在2020年2月18日至2月29日期间,恒大全国在售楼盘住宅(含公寓及写字楼),可享75折优惠。

  此外,在首付、按揭等环节,恒大当时也给出了不同程度的额外优惠,各项优惠综合下来,极限折扣可达64折。

  这引发了舆论哗然。

  然而,这场营销尚未开始,背后的真相就已经开始逐渐浮出水面——有细心网友发现,恒大一处楼盘先涨价、后打折,实际算下来,75折的优惠活动竟变成了95折。

  而其时一张广泛流传的截图更是显示,一位恒大地产内部人员在谈到此次75折优惠消息时直言“价格和之前没有很大变化”。

  恒大的卖房打折策略最早可追溯至2010年。

  2010年4月底,恒大在报纸上先后刊登出了两则“恒大金碧天下”广告,推出“全国全线楼盘8.5折大优惠”,引发房地产市场观望者一片惊叹。

  对于当时的房地产行业来说,这是一次前无古人的营销尝试,而对于恒大而言,不过是一个序曲。

  次年1月,恒大在全国各大主流媒体打出广告,宣布旗下全部项目75折,也从此开启了这十年间的持续不断的“春节大促销”。

  此后的每一个农历新年,恒大几乎都会在春节后的“楼市小阳春”里推出全国性的楼盘打折促销活动,优惠力度以88折和9折居多。

  不过,早在2010年恒大推出85折优惠之初,就曾被曝光为“真打折、伪降价”。

  据当年《羊城晚报》记者实地踩盘发现,85折优惠后的房价反而更高,不仅总价可变,折扣也飘忽不定,被业界质疑为“策略”而已。

  而去年年初号称“史上最低”的春节75折优惠,同样套路罢尔:位于广东东莞的恒大翡翠华庭楼盘,促销前原价为每平米15300元,宣布75折特大优惠活动后,均价竟上涨至19200元。

  先涨价、后打折,实际算下来,恒大75折的优惠活动竟变成了95折,一场数字游戏,虚虚实实难分辨。

  于球迷而言,是不是颇为熟悉,是不是像极了恒大足球这十一年来的某种“作风”?

  “中国足球靠恒大”这句被恒大集团精心炮制、并授意御用媒体、御用文人们广泛传播的口号,其口号本就是“中国房业靠恒大”、甚至“中国经济靠恒大”……

  然而,恰如去年某位足协官员一语道破天机:“恒大拿了这么多冠军,对中国足球有什么帮助?”

  以事实而论,2013年亚冠冠军的背后,是国足1比5被泰国二队血洗;2015年亚冠冠军的背后,则是佩兰的旺角黑夜和两个月后的U23亚锦赛溃败。

  资本横行下,十年八座中超冠军、为广东省GDP贡献巨大力量、两次替中国足协省下教练薪资的背后,则是中国青少年国字号队伍18次征战亚洲各级赛事、只有2次闯进8强、2001年龄段国少更是无缘亚青赛(25年来首次)的骇人现实。

  以及,丢给了中国足球圈一个空前腐化、纸醉金迷、价值观邪曲的风气氛围。

  7

  本月1日,在许老板的亲自带领下, 8位集团副总裁率8大“保交楼”专项工作组,各省公司董事长率班子成员、项目总,郑重签署了所谓“保交楼”军令状。

  集团上下全体员工誓以最大决心、最大力度确保工程建设,保质保量完成楼盘交付。

  一切军事化,全盘口号化,局部责任化,这是许老板这十几年来治理集团、控制利润的法宝。

  然而在种种危机之下,恒大股价今年已暴跌64%,半年时间恒大已卷入427起法律案件,而去年全年才为436起。

  在堪称全球第一规模的负债压力之下,恒大足球业务的高管们也开始了撤退前的挣扎。

  就在近期,通过集团亲近媒体的放风、施压、逼宫,恒大再度就“引援调节费”的问题向中国足协进行舆论宣战,要求“退还”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的引援调节费。

  按道理而言,这笔已经累积达16亿人民币引援调节费,确实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这外援调节费,既因为中国足协身为行政部门却没有收费许可证、又因为所谓的“足球发展基金会”受到国家《基金会管理条例》约束而不接受各俱乐部调节费名义上的“募捐”,而只能放在中超公司的户头——但这又因为足协自诩为商业社团,便又违背了《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中的财务转移规定……

  所以想要拿回这笔钱,并不算过分的想法。

  但问题就在于,诸多御用媒体的矛头开始指向2019年夏天没有就阿瑙托维奇缴纳引援调节费的上海海港(上港)俱乐部身上,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很低级的舆论操弄手法。

  舆论所有矛头都被带节奏对准了上港集团不为阿瑙托维奇交那个“1.49亿”,然而,不会有人去关注名义上引援调节费的最终去向——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有无猫腻。

  引援调节费是无法开具发票的,不开发票会直接导致上港压根没法缴纳,这倒是其一。

  真正有意思的是,这个基金会,2017、2018连续两年的服务性收入竟然是数字一模一样的377358490.4元(3.77亿);待到陈戌源上任足协主席的2019年,这项收入就秒变为0了……

  难道恒大与足协上任领导(甚至是更高的体育主管部门)带头搞起的这个引援调节费项目,是“左手倒右手”?

  这我不知道,就先不瞎猜了。

  我知道的是,许老板是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的理事……

  

  2019年10月1日,国庆七十周年盛典,许老板特地削去大背头、顶着低调的寸发,登上天安门城楼,参与检阅。

  那一天,意气风发的许老板虽然发型隐忍,但内心澎湃是遮掩不住的。他令手下拍了数张照片,兴奋之情与自傲姿态溢于言表。

  两年之后,2021年7月1日,党庆百年盛典,许老板再度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

  但是这一次,不见了兴奋的穿梭留照,也不见了满目喜然于色的神情。

  眉宇之间,多了太多憔悴。匆匆登楼,匆匆离去。

  早在2013年,许老板就曾荣耀当选全国政协大员,成为唯一一位经济领域人士,那是他无数个人生巅峰中的第一个。

  后来一次酒过三巡,面色泛红的许委员曾问座下的一众下属:“我能流芳百世吗?”

  无人可以回答。

  十一年,即将失去了恒大的中国足球会走向何方,同样很难有人可以回答。

  但无需讨论的是,狼狈离场、即将就此与足球挥别的恒大集团前途如何,或许已人尽皆知。

  200亿,17座奖杯,打造一座属于私家集团的绿茵王朝盛世与一支同样属于许氏个人的混血归化国足……落幕的时分,有人在为财囊惋惜不舍,有人则为伦理迎接光明。

  阎世铎曾经有句话特别不中听,但今天这个场景似乎恰如其分:“别以为缺了你不行,中国足球,你不玩,有的是人玩。”

  中国足球已经有过太多次的告别,「学会告别」这门课,不论是庙堂还是看台,理应已是万分熟络。

  这一次的告别,我们格外的淡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