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郝贵生:这是认识中美关系问题的非常好的一篇文章——简评三峡人家《试论“脱钩”与“拒绝脱钩”》一文

2020-08-17 09:52:3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郝贵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和三峡人家近几年才相识。我俩同为老六六届高中生,下过乡,有共同的人生经历,有对共产党毛主席,对社会主义对人民群众深厚的情感,有共同的理想追求,有对帝国主义、阶级敌人、党内走资派无比的仇恨。我们直接见过几次面,有过交谈。虽机会不多,但在网上、微信上经常见面。他写的马列著作学习和时政文章我经常阅读。写得极其深刻、犀利。如他去年写的系列文章《学习马克思》等等。

  昨天上午,从微信上又看到三峡人家一篇谈中美关系的文章《试论“脱钩”与“拒绝脱钩”》(以下简称《试论》),读后非常感慨,这是一篇非常好的文章。有这样几点“好”:

  简明概括王毅部长谈话要点:8月5日,针对美国一些政客鼓噪中美脱钩的言论,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接受新华记者专访,实际是代表中国政府向世界表明关于目前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的声明。对于这个声明,《试论》概括到:一个目的:敦促美国放下傲慢和偏见。两个“不”:不冲突不对抗。三个清单:通过平等和建设性对话,缓解当前的紧张局面,回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正确轨道。树立四个框架:一要明确底线,避免对抗;二要畅通渠道,坦诚对话;三要拒绝脱钩,保持合作;四要放弃零和,共担责任。所有内容归结为一个关键的关键,核心的核心即“拒绝脱钩”。

  第二,比喻非常恰当:《试论》为了说明王部长谈话的荒谬性,用了一个比喻。即“小妾”和“暴君”的关系。文中说,“小妾”面对肆虐自己“傲慢和偏见”的“暴君”不是针锋相对抗争,却是反复高呼口号,有用吗?阿Q精神胜利法自我宣布“拒绝脱钩”,有效吗?这样的一相情愿能奏效吗?“小妾”被“暴君”欺负在于自身天真、软弱,而“暴君”得寸进尺与“小妾”妥协退让不无关系。《试论》说,这是“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笔者认为,这个比喻太形象逼真了,太恰当了。也许有网友质疑,中国与美国不是“妾”与“夫”的关系,怎么能说是恰当呢?这一质疑是对的。但把中美关系比喻为夫妻关系,不是美国人,也不是中国人民,而是中国政府自己,是把自己摆在“妾”的地位、立场乞求“暴君”放弃“傲慢和偏见”,放弃“休书”,自我宣布“拒绝离婚”,难道不是典型的阿Q式精神胜利法吗?难道不是劝说虎狼改变吃人的本性极其愚蠢透顶的方法吗?从这个意义上上,比喻是完全恰当的。

  第三,指出两个基本事实:一个事实打了王部长的一记耳光。外长的劝说还余音在耳,8月9日美国官方一要员访问台北,代表美国政府宣布:“台湾是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如果中国胆敢阻扰就让中国付出惨重代价。”这是多么吓人的恐怖!难道这就是对我们外长的回应?似乎台湾的主权不在中国而在远隔万里之外的美国了,真是无理而又猖狂。另一个事实是指出美国如此霸道欺负中国是与多年中国的外交软弱政策有直接的关系。《试论》说:“这种光天化日之下挑战中国主权,支持台独势力,分裂中国的罪恶而无耻的话为何说得如此霸气呢?难道不是我们的软弱助长起来的吗?”文中还说,我们的外交部面对美国的强盗行径除了劝说,还是劝说,连强烈“抗议”的字眼都懒得用。这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吗?甚至还不如一个国力远不如中国的普通小国捍卫国家主权的强硬态度呢?

  第四,理论分析极其到位、深刻。一篇评论文章不仅指出基本的现象、事实,更为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一点就要站在理论的高度上,透过现象看本质。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者,就一定要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认识问题,特别是中美关系涉及到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关系的重大历史和现实问题。尤其要运用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方法即阶级分析的方法。列宁说,马克思主义给我们指出了一天指导性的线索,使我们能够看来在迷离混沌的状态中发现规律性,这条线索就是阶级斗争的理论。《试论》做到了这一点。

  其一,引用毛主席话指出对待帝国主义的正确态度。毛主席一生同帝国主义打交道的次数太多了,他深知帝国主义的本性,深知同帝国主义打交道的斗争原则和策略。不仅建国之前,而且一直到他去世,他这方面的论述极其之多。就在新中国建立之前,他就写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唯心史观的破产》等著名文章,阐述帝国主义本性及斗争精神、原则、策略。毛主席的思想就是列宁思想的具体和深化。所以《试论》就引用了毛主席《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中的一段话:“希望劝说帝国主义者和中国反动派发出善心,回头是岸,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组织力量和他们斗争,例如我们的人民解放战争,土地革命,揭露帝国主义,‘刺激’他们,把他们打倒,制裁他们的犯罪行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这段话用在这里太准确了,好像就是直接批评和谴责当今政府用软弱无力的劝说应对美帝国主义的真刀真枪的百般挑衅行为。

  其二,运用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本性的论述。列宁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方面一个极其重要的贡献就是对帝国主义本性的认识。他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实际是马克思《资本论》一书的延续,是列宁依据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的新现象、新事实、新材料对帝国主义本性的新的概括。该书已经出版100多年了,这100多年的实践证明,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论断仍然颠扑不破,光采照人,仍然是中国共产党人认识当今资本主义、认识国际国内形势的极其重要的理论武器。离开列宁的思想,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就是扑朔迷离、混沌一片。用夫妻关系、用向帝国主义跪求方式解读和处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个当今世界斗争的主线索就是典型偏离和背离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思想和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本性的科学论断。笔者知道,本文作者最近也写了一系列介绍《帝国主义论》思想的文章,所以作者熟练运用列宁有关思想严厉批判当政者的错误态度和方法。文中说,列宁主义就是帝国主义时代的马克思主义。他指出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资本主义,是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是走向全面反动的资本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文中质问到:“列宁的这些论断还算不算数?是帝国主义压根就不存在,还是帝国主义的本性已经改变?对于中国人民而言,美帝国主义究竟是敌人还是朋友?为什么从来不提帝国主义,更不提反对帝国主义?”“如果列宁的理论仍然正确,帝国主义仍然存在,那么帝国主义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对象,按毛主席的说法只能是‘和他们斗争’,‘把他们打倒’。这样‘不冲突不对抗’,显然就是同列宁和毛主席的思想格格不入了。”文中还说,依据列宁关于帝国主义就是“食利国家”的论述,美国就是靠掠夺世界人民为生,是盘居在世界人民头上的一条巨大寄生虫。跟他打交道只能向他输送利益,用特朗普的话说就是“美国优先”,用人民的血汗来维持这条寄生虫的苟延残喘,否则他就要把你灭了。因此,中国当政者所谓“合作共赢”根本不符合“美国优先”的需要,它不过是对帝国主义剥削和掠夺的一种粉饰,是对人民的欺骗。

  揭示当政者跪求美国的两个根源。一是帝国主义思想渗透到中国当政者头脑中。文中引用了列宁痛斥考茨基修正主义时的一段精彩的话:“‘普遍’迷恋于帝国主义的前途,疯狂地捍卫帝国主义,尽量粉饰帝国主义,——这就是当代的标志。帝国主义的思想体系也渗透到工人阶级里面去了,工人阶级和其他阶级之间并没有隔着一道万里长城。”作者认为列宁这段话“完全符合客观实际”,帝国主义思想也已经渗透到当代中国当政者头脑中了。“他们对帝国主义唱了四十几年的赞歌,唱到现在终于唱不下去了。”二是“过去由于ZZ派用欺骗和强制的两手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绑架到美帝国主义的贼船上。”

  正确指出处理“脱钩”问题的唯一正确途径。既然美国人已经提出要与中国“脱钩”,那么现在的问题既不是美国要不要“脱钩”,也不是我们愿意不愿意“脱钩”,更不是“拒绝脱钩”,“而是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和有爱国心的中国人民坚决要求与美帝脱钩的问题,并且要彻底清算ZZ派与美帝‘挂钩’的滔天罪行。美国要求与中国脱钩,正是中国人民求之不得的好事而不是坏事。还必须认识到,中国政府不同美帝‘脱钩’就必然同中国人民‘脱钩’,二者必居其一。”文中还认为,不仅同美国“脱钩”是必须的,“在国内必须同那个ZZ派的理论和路线脱钩。……当前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就是这两个。妥协退让没有出路,必须改弦更张,彻底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这才是中国唯一的出路和希望!”

  笔者完全赞同《试论》文中的基本观点。如果说有不足,笔者也指出两小点:一是文中倒数第二段指出,与美国脱钩,从夫妻感情上说,一时难舍难分并不奇怪。其实,应该明确指出,这只是那些这些年来从中美交往关系中获得好处的人才“难舍难分”,大多数中国人绝对没有“难舍难分”的情感,笔者就举双手完全赞同“快刀斩乱麻”,彻底脱钩,越快越好!但难就难在制定路线和掌握权力的人的世界观和立足点还没有真正转移到人民的立场上。二是可以对如何脱钩问题再多说几句,也就是如何真正回到毛主席关于自力更生建设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上来。其实毛主席早就看到了,在帝国主义存在并对社会主义中国围堵、封锁、打压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发展经济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唯一正确道路就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实行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经济,建立一个充满内在发展活力的完整独立的国民经济体系。我们希望和争取外援,但绝对不能依赖外援。毛泽东时代就是这样做的,而且已经初步建立了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取得了极其突出伟大的成就。改开实行了一条错误的路线,以“全球化”、“接轨”为名,程度不同地把中国纳入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经济发展战车上,形成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极其严重的依赖状况。因此中国不能真正回归毛主席的这条正确路线上来,“彻底脱钩”就是一句空话。我们不能只有一个“华为”,应该有无数个“华为”,有无数个“任正非”式的人物。笔者去年写作中美关系的一篇文章中时曾经设想,如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能够有一种科学选拔人才的机制,把任正非推举和选拔到国务院总理的位置,那将是中国人的大福了。

  最后再说几句,三峡人家不是专业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也不是担负一定重任的党校培训的领导干部。他只是一个极普通的中学理科教师。他能够写出上述极有独立见解和理论水平的如此优秀的论文,是与他几十年利用业余时间自觉勤奋刻苦学习研究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主席著作的结果,是坚持理论联系实际,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认识现实问题的结果。笔者接触过中央党校、中国社会科学院,各个大学较多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和官员,他们的头衔、地位、名声比三峡人家小人物高出多少倍。但客观说,绝大多数人的斗争精神、理论素养和实际水平真不如三峡人家同志。笔者从三峡人家同志的一系列文章中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确实不是写给那些依靠“马克思主义”作为敲门砖获取个人名利地位的人,而是给那些真正坚持社会主义的人民群众搞阶级斗争提供科学的理论武器的。笔者也希望各级领导干部包括我们这些专业的理论工作者不要瞧不起三峡人家这些小人物,要多向这些小人物学习,要老老实实读马列毛主席的书,掌握精髓,特别是阶级斗争阶级分析的方法,敢于回答国际国内尖锐复杂的社会问题,真正肩负起各级领导职责和马克思主义学者的使命,真正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真正投身到国际国内坚持社会主义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反对帝国主义的阶级斗争实践中,为共产主义的伟大事业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来!

  2020年8月17日

  附录:

试论“脱钩”与“拒绝脱钩”

三峡人家

  新华社消息,8月5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接受新华记者专访时表示:

  我们随时可以与美方重启各层级、各领域的对话机制,任何问题都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谈。我们还提出可以梳理制定关于合作、对话、管控分歧的三个清单,并为下一步交流确定路线图。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敦促美国放下傲慢和偏见,通过平等和建设性对话,缓解当前的紧张局面,回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正确轨道。面对中美关系建交以来最复杂的局面,我们有必要对中美关系树立清晰框架:一要明确底线,避免对抗;二要畅通渠道,坦诚对话;三要拒绝脱钩,保持合作;四要放弃零和,共担责任。

  这当然是代表中国政府向世界表明自己原则立场的声明。字里行间渗透着中国政府要求“美国放下傲慢和偏见”,“缓解当前的紧张局面”的良好愿望和迫切心情,可以理解。还具体提出了一个“目的”,两个“不”,三个“清单”,四条内容的清晰“框架”。既全面又具体。综而言之,几个关键词是“不冲突不对抗”,“拒绝脱钩”,“合作共赢”。而“拒绝脱钩”则是关键的关键,核心的核心。如果真能实现,也许不一定是最坏的事情。辩证法告诉我们,调和矛盾并不能解决矛盾。人家要脱钩你如何拒绝得了?人们还真怀疑这些“建设性”的劝说对于“傲慢和偏见”美帝国主义是否有一丁点作用?仅从逻辑上看美国的“傲慢和偏见”与“不冲突不对抗”,“拒绝脱钩”,“合作共赢”就是根本冲突的。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小妾”面对“傲慢和偏见”的“暴君”对自己肆虐,苦命的她不是针锋相对抗争,却是反复高呼:“不冲突不对抗”的口号,有用吗?面对“暴君”的休书,“小妾”却以阿Q精神胜利法自慰地宣布我“拒绝脱钩”,有效吗?并乞求说:改一改你的傲慢和偏见,让我们破镜重圆,“合作共赢”吧!这样的一相情愿能凑效吗?

  “小妾”之所以被“暴君”欺负就在于她的天真和软弱,而“暴君”得寸进尺的残暴也与“小妾”的无原则的妥协退让不无关系。

  劝说虎狼改变吃人的本性是不现实的。不出所料,我们外长的劝说还余音在耳,8月9日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代表美国官方公然乘专机访问了台北,并代表美国政府宣布:“台湾是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如果中国胆敢阻扰就让中国付出惨重代价。”这是多么吓人的恐怖!难道这就是对我们外长的回应?似乎台湾的主权不在中国而在远隔万里之外的美国了,真是无理而又猖狂。

  可见他对我们外长苦心劝说一点也没有放在眼里,公然挑衅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一个中国”的原则,宣布“台湾是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还威胁中国“如果中国胆敢阻扰就让中国付出惨重代价”。这种光天化日之下挑战中国主权,支持台独势力,分裂中国的罪恶而无耻的话为何说得如此霸气呢?难道不是我们的软弱助长起来的吗?在毛泽东时代借他们一百个胆也不敢呀!

  对于这样践踏中国核心利益,侵犯中国主权的强盗行径就是公开向中国宣战了。然而,我可怜的祖国除了外交部发言人发了一个“敦促美方纠正错误”的发言,连“抗议”的字眼都懒得用了外,其它主流媒体更是讳莫如深。在毛泽东时代除了各大报刊抗议连连,各大城市的人民群众早就上街示威游行了。联系到“南海是该地区各国的共同家园”的言论来思考,中国还是个主权国家吗?中国的主权是可以任意放弃的吗?人民还能表达自己的主权诉求吗?那样的话不是像尖刀一样扎着有一点爱国情怀的中国人民的心吗?

  究竟怎样对待美帝国主义,毛主席早有一系列的论述,我们为什么不学习不运用呢?

  毛主席早就指出:“希望劝说帝国主义者和中国反动派发出善心,回头是岸,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组织力量和他们斗争,例如我们的人民解放战争,土地革命,揭露帝国主义,‘刺激’他们,把他们打倒,制裁他们的犯罪行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424页)为什么我们至今还仅仅用软弱无力的劝说来应对美帝国主义的真刀真枪的百般挑衅呢?我们的底线和红线何在?这样事情的发生,除了立场问题也有几个带根本性的认识问题。我认为这几个问题现在该讨论清楚了,该回到马列毛主义的立场上来了。

  1.从一定意义上说,列宁主义就是帝国主义时代的马克思主义。他指出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资本主义,是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是走向全面反动的资本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列宁的这些论断还算不算数?是帝国主义压根就不存在,还是帝国主义的本性已经改变?对于中国人民而言,美帝国主义究竟是敌人还是朋友?为什么从来不提帝国主义,更不提反对帝国主义?这些问题本来是马列毛主义的基本常识问题,早已解决了的问题,但是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现在还真有公开提出来再争论一番的必要。

  2.如果列宁的理论仍然正确,帝国主义仍然存在,那么帝国主义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对象,按毛主席的说法只能是“和他们斗争”,“把他们打倒”。这样“不冲突不对抗”,显然就是同列宁和毛主席的思想格格不入了。什么“夫妻关系”、“战略伙伴”的论调更是认敌为友的错误说法了。这些论调是不是应当反省和停止呢?

  3.不要说是社会主义国家,就是一般的独立国家,国家主权问题是第一位重要的问题,是本国政府最大的职责和基本底线。卖国在历朝历代都是千夫所指的大罪。于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摆在国人面前:如果一个政府不能捍卫国家主权,那么它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政府呢?人民有义务拥护捍卫国家主权的政府,同时人民也有权利坚决反对出卖国家主权的政府。这一点当权者应当谨记,不要和人民对着来。

  4.过去由于ZZ派用欺骗和强制的两手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绑架到美帝国主义的贼船上,这是极其反动极其荒唐的事情,给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危险和灾难,已经到了亡国灭种的边缘。教训极其深刻,现在的问题根本不是美国要不要脱钩的问题,而是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和有爱国心的中国人民坚决要求与美帝脱钩的问题,并且要彻底清算ZZ派与美帝“挂钩”的滔天罪行。美国要求与中国脱钩,正是中国人民求之不得的好事而不是坏事。还必须认识到,中国政府不同美帝“脱钩”就必然同中国人民“脱钩”,二者必居其一。

  人们不解的是,“拒绝脱钩”怎能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口中说出来呢?难道世界上没有美帝国主义中国人民就不能活命么?而且从事实上讲,“挂钩”或者说“联姻”是两相情愿的事,只要有一方面要“脱钩”或要休妻,另一方面的“拒绝脱钩”或拒绝“休妻”就成了一句无用的可笑的废话。对美帝国主义巴结到如此程度,还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然“脱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是逐步推进的系统工程,但是我们的眼睛一定要瞄准“脱钩”来进行,而绝不是相反地提出“拒绝脱钩”,企图再续前缘。

  5.列宁早就指出,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是最大的“食利国家”,他就是靠掠夺世界人民为生,他是盘居在世界人民头上的一条巨大寄生虫。跟他打交道只能向他输送利益,用特朗普的话说就是“美国优先”,用人民的血汗来维持这条寄生虫的苟延残喘,否则他就要把你灭了。因此,所谓的“合作共赢”只有在平等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实现,根本就不符合“美国优先”的需要,事实上也不可能存在。因此,它不过是对帝国主义剥削和掠夺的一种粉饰,是对人民的欺骗。此调还是不要再唱为好。

  列宁在痛斥考茨基修正主义时有这样一段精彩的话:“‘普遍’迷恋于帝国主义的前途,疯狂地捍卫帝国主义,尽量粉饰帝国主义,——这就是当代的标志。帝国主义的思想体系也渗透到工人阶级里面去了,工人阶级和其他阶级之间并没有隔着一道万里长城。”(《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选集》第二卷第829页)

  列宁指出帝国主义思想体系也渗透到工人阶级中,这是完全符合客观实际的,在目前的中国难道不是这样?这段话对中国的部分人是具有特别重要现实针对性的,他们对帝国主义唱了四十几年的赞歌,唱到现在终于唱不下去了。照理,要打共产党的牌子就必须举马列毛主义的旗帜,就必须有无产阶级的政治立场,就不要站在帝国主义一边危害革命人民,而现实却并不是这样。是时候下定决心,转变立场,痛改前非了。自己不转变就靠人民革命来转变,总之不转变是不行的。

  常言说,“一日的夫妻百日恩,百日的夫妻似海深”,中美作了四十几年的“夫妻”,已经盘根错节了。从感情上说,一时难舍难分并不奇怪;但是也必须明白,不平等受欺凌原本错误的“婚姻”是不必留恋的。长痛不如短痛,该分手时就分手,才是正确的选择。坚持从一而终,一错到底只会给自己的党、国家和人民带来更大的危害和灾难。

  “脱钩”是必须的,“拒绝脱钩”是不正确的。后者只不过是一种被动的“脱钩”而已,结果会更坏。要讲“脱钩”这只是其一,在国内必须同那个ZZ派的理论和路线脱钩,这是其二。当前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就是这两个。妥协退让没有出路,必须改弦更张,彻底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这才是中国唯一的出路和希望!

  2020.8.16.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