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陈先义:当资本与媒体及公知合谋

2020-07-07 11:24:07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陈先义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资本与媒体及公知合谋,如果社会大众听之任之,怎么样?将会直接危害我们国家安全。

  并非危言耸听。

  最近以来发生的一件件事情越来越让我们看到这的的确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比如,刚刚成为舆论焦点的山东苟晶被人冒名顶替案,曾经引起国内民众极大愤慨,在如今这样一个法制社会,有人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在高考这样一个被大众视为普通劳动者唯一可以摆脱命运的至为公平的领域,竟然如此大胆挑战法律底线。于是,万民愤怒,要求严惩当事人,予以枪毙、杀头的等等呼声,网络不绝于耳。当然山东有关方面对这样一个事关重大的问题,不能不特别重视,如今网络上山东省纪委、教育厅、公安厅等部门联合调查处理报告出来了,事情一下子真相大白。

  原来这中间还有诸多被舆论隐去的关键环节和细节。

  比如,大众从公开报道中的理解,苟晶就是一个学霸,本来可以上北大清华名校的,结果被人剥夺了人生。实际上呢,此人1997年的分数线排在济宁第308名,只是一个中专分数,而且中专统招分数线当年575分,她仅仅只有551分,她本人未填报志愿望。在此情况下,她的成绩被班主任冒用,让自己女儿去读了中专北京煤炭工业学校。第二年,苟晶继续复考,成绩569分,超过了当年中专线555分,排名265名,本人愿意填报志愿并且服从调剂,结果被录取到黄冈水利电力学校。不存在冒名顶替上学问题。这样,邱印林对苟晶当年档案进行涂改,以苟晶之名让女儿填报志愿上了两年制的中专。

  这样一个调查结果,有几点可以肯定,苟晶不是学霸,成绩只是中专,大专达不到更别说大学了。97年她不报志愿被顶替对她无什么伤害,98年就不存在顶替。她的人生并没有被偷走。这期间,邱印林违法是肯定的,理当受到法律制裁,毕竟是冒她人之名让自己女儿上了中专。其女儿毕业后回到济宁当了个校工,连老师都没有当上。现在这么一折腾,已经被学校开除处理了。并且立案采取了强制措施,也就是给抓了。其它涉案的各色人等,根据情况同,也都受到相应处罚。关于一群大汉到湖州胡闹问题,调查报告称出入很大,经查也就是邱印林和他儿子。

  对事实真相,山东有关部门这种描述应该可信的。

  但是我们不禁要问,一开始相关媒体为何隐瞒了这些很重要的关键环节?给观众造成这是一个学霸被偷走人生的强烈印象?为何运用很多出入很大的情节激发全国舆论的愤怒?如何故意引导社会情绪?应该说,一个反复考试也不过就是一个中专的学生,距离学霸很远。第一次也放弃志愿,但是公道说,当事人苟晶在后来的自谋生路中还是略有发挥。这样一个事实清晰的事件,为何炒作成舆论的热点?我毫不怀疑,这与资本相关紧密。苟晶是做网店的,她自己吹嘘每月700万的营业额,话题阅读量达到数亿。

  这种言论姑妄听之。但是,一个话题成为热点就必然与经济效益联系紧密。还有作为国家媒体,为什么在对事实不清楚或已经知道故意隐去关键环节的做法,的确让人愤怒。为什么这么做,无非是吸人眼球,制造热点卖点,获取更大资本效益。除了这些如果还有更大的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只有读者去品味了。社会上现在这样的唯恐天下不乱甚至故意制造乱子的公知不少,当舆论以资本为导向的时候,什么样的奇怪事情都可能发生。当善良和正义,被资本主导的舆情消费殆尽之后,真正的“狼”来了怎么办?

  最近已经不少让人生疑和愤怒的事情了。

  比如,刚刚过去的高晓松网络直播翻车事件,在直播间公开骂我们的国家,骂中国人,骂民族英雄郑成功是个大倭寇,说台湾是中国领土并不准确。结果激起网民一片愤怒,造成直播间当场翻车。主办者要是一般人尚可原谅,那可是相当一级的国家“皇家”媒体啊。可是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至今没有见有关部门出来道歉解释。除了一切由资本牵引以外,那就是有关人基本立场出了大问题。

  还有,疫情刚刚发生时,大家记忆尤新,一个李文亮事件,立即引起内外舆论配合,掀起渲染大波。那可不是光国内关注,而是举世关注。看那种当时的场面,大有借助这个偶然事件搞乱中国的架势。党中央审时度势,看破了内外敌人的阴谋,立即组成调查组飞赴武汉,一定要把真相弄个水落石出,向人民作出交代。

  调查结果证明,李文亮是我们体制内的一名共产党员,他虽然对疫情发现有贡献,但并非第一个报告人,更不是什么西方说的吹哨人。但他坚守岗位,积极工作,勇于为抗疫作出贡献,对病人对工作高度负责的精神,有关方面给与表彰,大张旗鼓对其宣扬,并被评为全国抗疫典型,实事求是对这样一个先进人物予以充分肯定。而当时在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借助这个事件搞得惊天动地,大有借题在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架势。但是中央的果断的实事求是的决定,瞬间击败了敌人的用心。让我们痛心的是,国内一些媒体,唯恐天下不乱,跟着美国的步伐带节奏。那时间,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对敌人的用意都保持了足够警惕,对情势保持担忧,但是就有那么一些媒体和公知,却表现了极大兴奋,好像唯恐乱的不够。这一切,人们毫不怀疑,都有资本的力量在背后支撑。

  更有甚者,在整个疫情期间,有人用日记形式给帝国主义递刀子,坑害我们的国家和同胞,为所有帝国主义反华行动唱和,更有一些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对党怀有仇恨的人,公开的骂我们的党,骂我们的国家,骂我们的年轻人都是文革余孽,都是极左,甚至直接替日本靖国神社张目,直接否定南京大屠杀,等等,其言论早已经超越解放以来任何恨国党的言行。有老同志说,1957年,那些右派最为猖獗时的一些内心极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人,也没有这样直接骂我们的政党和领袖的,但是眼下这些人却在歇斯底里的发泄对党的不满。让我们社会的广大民众诧异的是,主流的媒体和相关领导居然没有对这种万民共愤的情况发声的,也有发声的,居然运用极其肮脏的语言对人民群众大加辱骂。许多有识之士毫不客气的公开批评,这种种情况,说明有资本大佬在撑腰,有一定权力的人在替他们撑台,否者他们不敢如此猖狂。

  对这样的话,我们姑妄听之,但是我们毫不怀疑,帝国主义和一切对我们的党和国家、人民有仇恨的人,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从来都是利用资本在对我们采取行动的。香港一年多来的情况已经充分证明,为了搞垮香港,进而借助香港为跳板搞乱中国,他们是投入了大量预算的。资本的参与合流,历来是敌人的惯用手段。

  国内一些公知,对利用资本参与合谋,企图搞垮混淆大众视听,进而从制度上从意识形态上搞垮我们,从来毫不隐晦。前几年有部内容十分糟糕,不,十分反动的电影《芳华》,在电影里公开糟蹋我们的领袖毛主席,公开侮辱部队培养的英雄,公开诋毁我们对侵犯我国领土进行的正义反击战。对这样一部问题极其严重的电影,当时理论界极其惊讶,很多人写文章批评。但是我们的主流媒体居然不发声。理由堂皇的很,那就是,中国电影不容易,不要轻易批评,票房是第一位的。于是,票房、资本的主导下,就可以在政治上弄一些问题极大的东西。至今我们依然是一个疑问:为什么我们的媒体对问题严重甚至政治倾向严重的坏作品没有直接了当的点名批评?为什么影视界那么多群众反映极大的作品,群众的不满却止于民间。

  还是炮制《芳华》这样作品的那个名人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他说,一部电影在“有意思”和“有意义”这个问题上,我只会选择“有意思”,不会选择“有意义”的,因为“有意思”可以带来钞票,“有意义”不能鼓我的腰包。正是在这种思维引领下,所以电影可以胡编乱造,可以任其污蔑社会和国家。

  不管你怎么理解,今天面对思想界理论界的种种不可思议的现像,一些公知们汉奸们为何如此大胆,不是这个社会容忍度多么高,而是确实应该清理我们的思想队伍了,我还是相信毛泽东主席1966年讲的那段话:“混进党内、政府内、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大量的社会公知们已经在用他们的言行印证着毛泽东主席54年前的论断。

  从一个时期以来公知们对我们国家的社会制度、对我们党、对我们的人民进行咒骂中,从港独势力“宁可做英国人的狗,不做中国人”的叫嚣中,我们难道感受不到毛泽东主席所说的这种危机吗?从《软埋》的全面诋毁我们视为执政根基的土改运动的狂吠中,我们难道听不到还乡团们声嘶力竭的叫喊吗?

  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牢记毛泽东主席的告诫:敌人人还在,心不死。我们必须警惕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