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毛主席为何认为秦始皇比孔子“伟大得多”?

2018-12-02 14:19:0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主席谙熟历史(光一部《资治通鉴》就读了17遍),对许多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都有精辟而独到的评价,不要说其他政治人物无法望其项背,就是历史学家也无人能与之比肩。这一点毋庸置疑,连他的中外对手都没有谁不被深深折服。

  对孔子和秦始皇这两个重量级历史人物,两千多年来褒贬分明,那就是,汉武帝以后,孔子被历代统治者(包括袁世凯、蒋介石)抬到了至高无上的境地,而秦始皇却一直被骂成暴君。而毛主席则颠覆传统,他对孔子虽然不是全盘否定,但批评较多;而对秦始皇却不吝赞美之词,予以充分肯定。

  有意思的是,毛主席还常常拿孔子和秦始皇放在一起比较。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前后的党内会议上以及与党外人士的交流中,毛主席多次谈到孔子、秦始皇等历史人物,他说:“孔孟是唯心主义,荀子是唯物主义,是儒家的‘左派’。孔子代表奴隶主、贵族。荀子代表地主阶级。又说,在中国历史上,真正做了点事的是秦始皇,孔子只说空话。”“秦始皇是个厚今薄古的专家。”“我们应该讲句公道话。秦始皇比孔子伟大得多,可是被人骂了几千年。”

  

  为什么褒秦皇而贬孔圣?毛主席在1973年8月写给郭沫若的《读〈封建论〉呈郭老》中做了概括性的回答: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

  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焚书坑儒”历来被认为是秦始皇的一大罪状,为什么毛主席要为秦始皇平反?顽石以为原因主要有二:

  

  其一,“焚书坑儒”很可能是后代儒生强加给秦始皇的。

  《史记·儒林列传》有这样的记载:“及至秦之季世,焚诗书,坑术士,六艺从此缺焉。”司马迁出生只比所谓“焚书坑儒”事件发生晚60多年,以司马氏掌握材料之丰厚、涉猎之广泛、治学之严谨,对发生这么近的历史大事件不可能不深入调查研究而凭主观臆断,而他却认定秦始皇虽然“焚诗书”,但只是“坑术士”,而非“坑儒士”。一字之差,区别可就大了。术士即法术之士,亦称方士,就是炼丹以求长生不老一类的江湖骗子,大概就是当下江西的王林式的物种。秦始皇也确实被术士骗过,所以他一怒之下,就活埋了几百个江湖骗子。量刑是否过当另当别论,但这些术士危害社会稳定却是不争的事实,坑的不是儒生也大抵可以肯定。

  

  其二,“焚诗书,坑术士”是当时统一天下的必要手段。

  作为一个统一的大国,不仅是版图的统一,也应该是思想文化的统一。秦始皇统一天下后,采取统一文字、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等措施完全是必要的。而此前,天下纷争,政出多门,思想混乱,如果没有强制措施加强中央集权,天下一统岂不是一句空话?倘使没有秦始皇统一思想文化、奠定封建制度,要想中华文明源远流长而绵延不绝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从这个角度看,秦始皇不仅无罪,反而是有大功于中华民族。

  透过政治文化的革故鼎新不难发现,在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频繁发生,你方唱罢我登场,但是像秦始皇一样,不但改朝换代,还建立了一种全新的制度,并且使这种制度持续了两千年之久,即便是蒙族、满族人统治了中国依然推行的是这种制度,让今天的中国还深受其影响,此之谓“百代都行秦政法”。以此论之,秦始皇可谓是当之无愧的千古一帝!

  

  儒生之所以不喜欢秦始皇,道理并不复杂。“焚诗书”固然让儒生们不爽,而“坑术士”也让他们深感物伤其类。从今天的现实看,许多“儒生”和“术士”其实并无太多差异。更重要的是秦始皇乃以法家思想治国,而儒生们担心后世统治者效法秦皇而让自己失去“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荣耀,于是齐心合力污蔑秦始皇,秦始皇的形象就是这样被历代儒生们搞坏的。就算到了今天,我们一面将长城作为中华民族的象征,一面却骂秦始皇残暴;一面讴歌中华文明绵延不绝,一面又将确保这种文明延续的千古一帝贬得一无是处。不亦怪乎!

  毛主席曾经这么说过:“历代政治家有成就的,在封建社会前期有建树的,都是法家。这些人主张法制,犯了法就杀头,主张厚今薄古。儒家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主张厚古薄今,是开倒车的。”正因为如此,毛主席才会写出“孔学名高实秕糠”的诗句。

  

  毛主席不仅是历史大家、文化大家,还是哲学大家、思想大家、政治大家,他评人论事总是站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站在国家和人民利益的高度,阐述的见解非常人能及万一,这一点已经被历史反复证明。王震晚年说的那句“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五十年”(依顽石看,还远不止五十年)就很能说明问题。

  王蒙去年九月在《光明日报》发表长文——《书海掣鲸毛泽东——读〈毛泽东读书笔记精讲〉有感》,盛赞毛主席读书之广博深邃、联系实际、贯通古今,其中有这样的评价:“《精讲》附录列出毛泽东一生阅读和推荐阅读的三十一个书目,就占用了94页篇幅(而这当然不是他一生阅读的全部),琳琅满目、浩瀚汪洋,令人愕然肃然。再看看毛泽东早年所发出的‘读奇书、交奇友、创奇事,做奇男子’的心愿,他是说到做到了。仅奇也哉?雄乎伟乎壮乎,神人也!”王蒙的评价极具代表意义,他曾被打成右派下放新疆伊犁农村劳动长达十余年,是三十年前伤痕文学的主将,改革开放之初担任过文化部长,乃蜚声海内外的大作家。有这样的特殊经历和文学地位而能如此评价毛主席,一方面说明王蒙不像某些右派那样死抱个人成见,另一方面也表明毛主席读书的广博与思想的精深确实无人能及。

  毛主席对孔子和秦始皇的评价,在今天仍然很有现实意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