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蔡长运:什么叫做政治责任与历史责任?

2018-10-08 09:18:26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蔡长运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8).jpg

  范冰冰用阴阳合同逃税事件本已闹得沸沸扬扬,现在有关部门以罚代刑的处理结果出来,更像是往沸油锅倒一碗冷水一样民怨沸腾。

  在很多问题上笔者与朋友们、老同学们常有争论,但对这个处理结果的不满和愤慨则基本上是没有分岐的。但是,在原因分析上,在这个处理结果该由谁承担责任的问题上则又有明显的分岐……下面我们就来谈谈关于“责任”;关于“政治责任”与“历史责任”的话题。

  每个人天天都在书写着自己的历史

  毛主席曾说过:每个人天天都在书写着自己的历史,这个历史的好坏,全在于自己而不在于他人。

  宇宙和宇宙中的万物,包括个人、家庭、民族、政党、国家,都是沿着历史的长河前进的。对于未来结果的好坏,今天是看不到的。但历史前进总是有规律的,遵循这个规律就会兴旺、发达、成功;违背这一规律就会腐败、堕落、失败、灭亡。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对自己的历史负责。今天的因就是明天的果;你今天做出的决定就可能滋生出、孕育着明天的结果。

  在老虎园你非得下车溜达,下一刻可能就会被老虎咬死;开车你非得看手机,下一刻就可能车毁人亡……治理国家你非得暴殄天物、酒池肉林、声色犬马,那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国亡、身灭;

  赵括带领部队去作战,却只顾纸上谈兵、自以为是,结果自己死了不要紧,还害得四十万将士被抗杀,害得整个赵国从此再也振作不起来;

  秦桧要以妥协来换和平——实行“韬光养晦”政策,将主张抵抗、主张斗争的不同政见者岳飞杀害,虽然生前没有被清算,但却逃不过永远跪在岳飞坟前而遗臭万年的命运。

  同样还有很多生前不可一世的政客、高官、投机份子最后也逃不过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命运。

  范冰冰案以罚代刑的处理结果

  该有谁来承担责任呢?

  有人说是体制的责任!但体制只是一个框架、是物、是死的、是受人操控的、是不会自己起作用的。不同的人操控这个体制就会出现不同的处理结果。

  就像开车一样,一车人的命运交给了驾驶员,驾驶员掌控着权力,就必须对这一车人的生命安全负责。同样,党的权力、人民的权力交给某个官员掌控,这个官员就必须对党的事业、对社会的和谐与安宁、对人民的自由与幸福负责。

  范冰冰案以罚代刑的处理结果出来了,这个决定是由具体的人做出的呀?还是“死”的机构或抽象的组织作出来的呢?如果是具体的人作出的话,有没有人敢拍着胸脯说自己对这个决策负责呢?如果没有人敢站出来的话,那该要由谁来承担这个决策的政治责任和历史责任呢?

  群众的满意就是最大的政治

  范冰冰逃税案并不是什么军机大事;并不牵涉及重要的机密。这个案子是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是对这个社会有着示范、引领、标杆性的作用的;是关系着什么才是“不忘初心”,什么才是背离“初心”这一社会根本运行方向的。

  老子说:“圣人无常心,以百之心为心”;同样毛主席也说过:“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

  官员掌握着党的权力、人民的权力,是应当“为人民服务”的!而不是为“精英”服务的、也不是为资本服务的!

  群众的满意就是最大的政治。掌握着人民赋于的权力的你,自己做的事要是违背了群众的意愿就要承相应的“政治责任”;群众将来对你的评判就是你要承担的“历史责任”。

  不敢面对别人的质疑

  只能证明自己心虚

  在这个动态的物质世界里,一个人也好、一个公司也好、一个权力部门也好,都要时时刻刻做出各种各样的决定、决策、决断。虽然从最后的结果来看,这些决定、决策、决断不可避免地有好有坏、有对有错、有优有劣,但是,就决策的当时来讲,决策者一定认为自己当时的决策、自己做的方案是最好的、最优的。既然从内心就认为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最正确的、最合理的,那就应当勇于担当,站出来理直气壮地与质疑方摆事实、讲道理、争论到底;向人们解释你自己的决策依据。

  如果自己做的事却不敢承认是自己做的;自己做出的决定却不敢面对别人的质疑;自己代表机构行使权力自己却躲到机构的后,要由抽象的组织来面对、来担责、来背黑锅,这只能证明你自己心虚、有鬼;你自己的真实想法是见不得阳光的;你自己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你是有意地要“黑”这个组织。

  甚至可以说你就是吃着人民的饭却有意地要砸人民的锅;坐在共产党的船上却有意识地要沉共产党的船;掌着人民政府的权力却有意让人民政府背黑锅的“两面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好像都不会“犯错误”了

  我们小时候经常听广播、看报纸,总是常听到、看到今天这个元帅犯了“错误”,明天又那个将军犯了什么“错误”;毛泽东也经常做自我批评,经常承认“错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的人都成“圣人”了;都可以为所欲为了;好像都不会犯错误了。

  几十年来,我们有很多的决策造成民怨沸腾、社会混乱、价值观颠倒;有很多假案、错案、冤案;有很多国有资产流失;有很多“理论”造成社会腐败、奢靡、形式主义成风;有很多外交失败的案例;有很多瞎指挥、乱决策;有很多重特大事故发生……但这一切过后,就是没有人有“错误”;就是没有人需要承担责任;就是没有检讨、总结的必要;就是没人敢去找其内在的、必然的原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