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劳动节,让我们一起唱响《国际歌》

2018-05-01 10:04:0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大凡过节,总有人祝福亲朋戚友节日快乐,顽石有时候也未能免俗。可仔细想来,我却发现,并非每个节日都适合祝福快乐,比如清明。如果一定要回答哪个节最适合祝福快乐的话,顽石以为非愚人节莫属。

  之所以说起这个话题,是因为“五一”到了,顽石看到许多人在微信群里祝福群友节日快乐。愿望是美好的,祝福一下也是不妨事的,但在这个劳动者的节日里,劳动者有没有快乐,应不应该快乐,则是另一码事。

  顽石家最近小维修,前几日有陈师傅、钟师傅来家里干活,一问,原来他们是我的老乡,也是我的同龄人。我和他们聊了很久,发现他们并不怎么快乐。原因很简单:一是背井离乡孤身在外,想家想亲人;二是在大多数人家干活都得不到尊重,是被看成低D的打工仔的(其实他们已经快成打工老头了);三是再过几年干不动了,老无所养,不知道怎样维持生计。

  我想,在中国,像陈师傅、钟师傅这样的普通劳动者应该是数以亿计,他们都渴望快乐,可他们快乐得起来么?

  若干年前,顽石携朋友游览深圳东湖水库,曾在“劳乐亭”前踟蹰良久。不用说,这座为深圳、香港供水的东湖水库和全国数以万计的大中型水库一样,都是建造于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当宝安(那时深圳隶属宝安)劳动人民热火朝天建成水库之际,时任国家副主席的董必武亲往视察,有感而发,为水库边的一座亭子题写了亭名——“劳乐亭”。当时我没有想明白,“劳乐”到底是寓意“劳动快乐”还是“劳动者快乐”,后来我慢慢慢悟出,“劳动快乐”和“劳动者快乐”其实没有本质的不同。为了社会主义建设,为了共和国美好的明天,那样的劳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定是快乐的,崇高的。

  早两年,我去湖北荆门参加漳河水库建成五十周年纪念活动,见到了当年参加水库建设的部分劳动模范,我从他们身上深深感受到了什么是“劳动快乐”,什么是“劳动光荣”。最让我感动的是全国劳动模范吕明英,她家距离工地并不远,可她担心生孩子影响工作,于是十年时间坚持住在工地上。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就被传为千古佳话,而吕明英离家近在咫尺却十年未进家门,这是一种怎样的奉献精神!50年过去,80多岁的吕老回忆起参加水库建设以及后来多次被毛主席、朱总司令亲切接见的种种场景,依然是那样激情澎湃,是那样快乐幸福,是那样自豪崇高。那个年代,像吕明英这样的劳动者何止千千万万!

  美籍华人学者阳和平说过,世界上没有比他母亲更快乐的人。他的母亲曾经是美国第一代核物理学家,她放弃事业,投身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为什么会这么快乐?阳和平告诉我们,她母亲认为,献身崇高的理想,献身人类最壮丽的事业,所以无比快乐。

  看来,无论是“劳动快乐”还是“劳动光荣”,都是有前提有条件的。那就是,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而劳动,献身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才会有真正的快乐和光荣。

  那些为资本家打工,甚至连工资都要讨(有时候还要付出生命的大家)的劳动者会有真正的快乐吗?那些只顾自家一亩三分地的自私的狭隘的劳动者能感觉到劳动光荣吗?

  我想今天所有的劳动者都应该思考这样的问题:曾经都能感受的“劳动快乐”和“劳动光荣”为什么不见了踪影?是什么原因让我们的劳动失去了快乐、不再光荣?我们该怎样争取到真正的“劳动快乐”和“劳动光荣”?

  别忘了劳动节怎么来的,这个节日应该是劳动人民争取权益的日子。昨晚,我在微信中和红色导演刘毅然聊了一会,最后,我们以“为劳动者鼓与呼”共勉。此刻,我的耳畔回响起了激昂的《国际歌》,这是属于全世界劳动者的歌,让我们一起唱响《国际歌》吧!

  在“五一劳动节”即将到来的时候,顽石就不祝大家快乐了,但我要向劳动人民致以崇高的敬意!

  2018.04.3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