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2017-10-09 13:53:1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方热衷于给非西方国家的政治人物、作家、艺术家、导演、学者、记者等等人物授予各种荣誉,非西方国家的很多人也乐于接受这种“授予”,媒体和公众往往也会追捧获得这些“荣誉”的人,让他们功成名就。但这次昂山素季的遭遇,让人蓦然意识到,这些“荣誉”,其实就是“缰绳”,是西方操纵非西方国家的“缰绳”,如果你把这些“荣誉”视为神圣,倍加珍惜,你就不可能不接受西方的驾驭。

  据英国《卫报》10月4日报道,牛津市议会全体一致投票决定剥夺20年前授予昂山素季的“荣誉市民”称号(Freedom of the City of Oxford),称由于昂山素季对罗兴亚人问题的不作为,这一奖项“不再适用”于这位曾经的“民主女神”。市议会将在11月27日召开特别会议,正式剥夺其奖项。

  1967年,昂山素季从牛津大学圣休学院毕业。1997年,牛津市授予她荣誉市民称号。当时,她正遭缅甸军政府软禁,无数光环加身。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自昂山素季对罗兴亚人的表态完全不如西方所愿时,英国各大学、各城市便争先恐后地与其切割。

  谢菲尔德市议会正在考虑剥夺昂山素季的荣誉市民身份。

  布里斯托大学近期表示,将重新考虑是否收回1998年授予昂山素季的荣誉学位。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生会表示,将剥夺昂山素季“荣誉主席”的职位。

  英国第二大工会公共服务业总工会宣布收回昂山素季的“荣誉会员”身份。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2012年,昂山素季回到牛津,获得“荣誉博士学位”(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昂山素季现任缅甸国务资政,也是实际掌握缅甸政府权力的人。罗兴亚人的问题比较复杂,以后专文讨论,这里暂且不谈。但如何处理,说到底是缅甸主权范围内的事,昂山素季不过是做了一件主权者该做的事,就被西方羞辱式的将她头上的光环一一剥去。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被移除的昂山素季画像(图片来源:牛津大学网站)

  待头顶上空空如也之后,昂山素季一定如梦方醒的认识到,原来天下真的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些过去看上去从天而降,慷慨赠与的礼物,其实都被秘密标明了价格,现在是到了刷卡买单的时候了。

  被剥去光环的,不止昂山素季。2017年万国小姐选美大赛缅甸冠军,年仅19岁的Shwe Eain Si,因在脸书上发布了一则谴责罗兴亚武装的视频,随即被选美大赛主办发剥夺了“缅甸小姐”的头衔。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BBC报道截图

  西方热衷于给非西方国家的政治人物、作家、艺术家、导演、学者、记者等等人物授予各种荣誉,非西方国家的很多人也乐于接受这种“授予”,媒体和公众往往也会追捧获得这些“荣誉”的人,让他们功成名就。但这次昂山素季的遭遇,让人蓦然意识到,这些“荣誉”,其实就是“缰绳”,是西方操纵非西方国家的“缰绳”,如果你把这些“荣誉”视为神圣,倍加珍惜,你就不可能不接受西方的驾驭。

  回过头来看一看,自近世500年西方开启殖民时代以来,对非西方国家的殖民统治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第一个阶段,西方凭借坚船利炮及背后的工业优势,对非西方国家采取了直接的军事占领和任命总督的方式进行统治,授予“荣誉”处于次要地位,只有各国甘做殖民者走狗的“汉奸”才有资格获得这些“荣誉”。

  二十世纪中叶,以中国革命的胜利为标志,并在中国革命胜利的鼓舞下,世界进入了一个民族民主革命的新时代,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纷纷获得独立和解放(包括缅甸),军事占领和派遣总督的方式行不通了,通过把“荣誉授予权”、“价值评判权”等牢牢掌控自己手里的方式来操控非西方国家,就上升为主要方式。这是西方对非西方国家统治的第二阶段。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第二阶段的统治十分精妙,可谓润物细无声,甚至会让被统治者感觉不到自己被统治。

  西方通过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甘地、曼德拉,向全世界暗示“跪着造反”是最文明的,“独立”之后对原来的殖民者爱护备至,不动一根毫毛,把殖民主义遗产当宝贝一样供起来是最值得称赞的。

  类似毛泽东、卡斯特罗这样胆敢用武力推翻原来的统治者,胜利之后还要镇压反革命、进行土地改革和社会主义改造的,想获得什么西方的奖项,连门都没有。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对哪些已经获得独立的国家,通过授予其反对派“和平奖”、“人权奖”、“自由奖”等五花八门的奖项,扩大他们的影响力并赋予其“道德权威”,是西方搞乱这些国家,将其重新纳入自己的外围地带的有效方法。

  波兰的“团结工会”领导人瓦文萨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波兰很快就发生了剧变,从华约的坚强柱石变成了西方遏制俄罗斯的前沿要塞;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苏联很快就土崩瓦解,销声匿迹了。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中国也是西方的目标。主张分裂祖国的达赖、鼓吹中国要做三百年殖民地的所谓“作家”,都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编造“饿死三千万”谣言的杨继绳,也获得了瑞典的史迪格-拉森奖,这些获奖者,成了共和国天空中的不祥之物,如果不是经历了文革的洗礼,不是被毛主席早早打足了预防针,中国已步苏联的后尘也未可知。

  昂山素季的遭遇,再次提醒我们,荣誉授予权也是一种权力,这种权力本质上是价值评判权,也就是说是裁定善恶美丑的权力,并最终体现为道路和制度的选择权。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这种权力是西方自我赋予的,同时也是被非西方的很多人所心悦诚服的承认,甚至拱手相让的。失去了荣誉授予权、价值评判权,也就等于失去了思想和灵魂的主体性,失去了自主行动的权利,因为你已经没有了判别善恶美丑是非对错的资格,又怎么可以自由采取行动呢?

  毛泽东主席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之所以能够战胜国内外无数敌人,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每个为人民做出牺牲和贡献的人,都可以获得人民赋予的崇高荣誉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这些荣誉不是来自西方,而是来自人民自己!是胸带大红花,骑着骏马,在人民载歌载舞的欢送中奔赴前线、边疆和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中国自八十年代以来,出现了重视实利,鄙薄荣誉的倾向,用“给钱”代替了给光荣。实际上把荣誉授予权预留给了西方,而西方通过对荣誉授予权的掌控,对中国的内政外交都产生了极大影响,这些影响的痕迹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谓比比皆是,比如街头奇形怪状的西方现代建筑、带有很大盲目性的移民、留学潮等等,我就不一一例举了。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当然,最大的影响是要让中国按照所谓“普世价值”的标准重建自己的制度。今天中国探索自己的发展道路,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自建荣誉,夺回自己的荣誉授予权。当然,这不是设立几个奖项这么简单,而是要让荣誉真正代表了不同于西方的价值观,以荣誉的授予权为起点,道路的正当性、道德性、正义性等,都必须自我赋予,而不能由西方赋予。

  在建军九十周年前夕,习近平主席将新设立的第一枚八一勋章,授予1965年“八六海战”的老英雄麦贤得,这是意味深长的——麦贤得是毛泽东时代的英雄,“八六海战”是人民解放战争的继续——这意味着,我们正在接续一度失落的荣誉,正在找回曾经蒙尘的光荣。

郭松民 | 荣誉授予权:西方颜色革命的秘密武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