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黄庭民:从应对新冠病毒看我国的科学文化

2022-03-08 11:18:53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黄庭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jpg

  【摘要】中国自古以来就不迷信大神,有科学文化的土壤。新中国成立后,十分重视教育,普及了以传播科学知识为主的中学教育,提高了国人的科学素养,充分发展了科学文化,实现了五四运动提出的一大目标。这是我国战胜新冠疫情的文化基础。相反,西方一直是宗教统治的社会,缺少科学文化和人定胜天的信念,这是西方遭遇新冠危机后采用躺平策略遭遇失败的主要原因。但是,近代以来,美国和西方通过文化侵略,培养了大批迷信西方的公知。到了改开时代,又通过吸引人才到美国留学和资助学术研究为名,收买培训大批公知。他们盲目迷信西方,将西方精英的欺骗和忽悠当成真理,等于是将西方精英当成西方科学教大神,成了西方科学神教的信徒。更严重的问题是迷信美国精英推销的美元意识形态,让美国精英印钞就可以购买中国各种财富,包括媒体,从而传播西方文化,限制中国文化发声。

  一、全球迎战新冠病毒,颠覆传统观念

  1919年5月4日,北京学生掀起“五四运动”,高举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革命旗帜,震动了全中国和全世界。五四运动被视为一次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新文化运动,其主要口号之一是民主与科学,要从西方引进德先生和赛先生。所谓引进赛先生,就是要用西方的科学观念代替中国传统文化观念中不科学的方面,封建迷信的方面。如今百年回首,中国人的思想文化巨变,不仅取得了巨大的科学成就,如新四大发明;而且,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用科学观念武装人们的思想,实现了一场文化思想界的革命。

  2020年初出现在地球上的新冠病毒,对世界各国人民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挑战。在这场巨大的挑战面前,中国人民表现了良好的科学观念,在政府的有力组织下,很快就从根本上扭转了疫情。如果各国都能达到中国的成就,人类就完全能够战胜新冠病毒。然而,西方各国反而表现糟糕,民众也缺乏基本的科学素养,诸如反对隔离、反对戴口罩、求助于向上帝祷告等,致使西方各国都无法消灭病毒,健康人因感染病毒而死亡的病人,到1月27日仅美国就超过89万人,按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公布的统计数据,美国两年内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高达338万人,约战美国同时期死亡人数一半。

  一般公认,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医疗科学是最发达的,他们的卫生保障系统也是最先进的。与他们相比,中国的医疗科学没有他们发达的,卫生保障系统也没有他们先进,甚至人均医疗资源仅相当于美国十分之一。可是,中国却在爆发新冠病毒疫情、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在短短的两个多月就控制住了疫情,而且还创造了很多可供世界复制和参考的成功经验。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确定并分离出病毒、确定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并且免费分享给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各国、确定了新冠的潜伏期和传播方式、很快研发和生产了诊断试剂和诊断方法、建立了14天的隔离制度、对疫情严重的城市采取封城措施、建立了控制突如其来的疫情不可替代的方舱医院以及社区管理制度、提出了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常通风、勤洗手等行之有效的措施。

  再看看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尽管他们的医疗科学水平和条件比中国好,可是却把本应演好的一出戏,演了个稀巴烂,致使疫情大肆蔓延,感染人数和死亡数字都远远超过中国。他们发达的医疗科技和先进的卫生保障系统怎么就失灵了呢?他们科学水平更高,科学理念更强,甚至按照北大哲学教授吴国盛先生的看法,西方的文化就是科学文化,为什么先进的美国和西方竟然无法与“落后”的中国相比。这不是颠倒了人们心目中早已形成的观念吗?

  过去西方社会经常讽刺“中国人不守规矩、不科学、不文明、素质低”,我们一些人也都默认了这种说法。可是在新冠病毒疫情来临之际,中国人民却表现出了中国人的“英雄本色”:我们非常文明、非常守规矩,具有良好的科学观念,能够自觉地执行对付新冠疫情而制定的以科学为基础的种种措施。党中央号召我们在家隔离,出门戴口罩,我们就严格执行,我们就不出门、出门人人戴口罩。正因为全体中国人的高科学素质和守规矩,与党中央保持过度一致,上下同心,才在世界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风景这边独好”。而号称高素质、讲文明的西方社会,却缺乏科学观念,为了一个戴口罩,互相争论不休,在疫情严重地区和城市本应该隔离的,也要游行示威加以反对,每个人都我行我素,强调所谓的“自由”,根本不服政府从科学防疫出发制定的临时规章制度。他们的科学素质和文明到哪里去了呢?结果他们只能自尝苦果。疫情自然就难以控制,疫情第一波还没有控制住,发病率和死亡率居高不下,第二波又来了,如今已经在西方社会横行2年了。

  这是颠覆了“传统看法”吗?

  二、是传统看法,还是西方的文化侵略?

  不过,在笔者看来,这个西方信仰科学、中国人迷信大神的“传统看法“,实际是美国和西方制造的殖民地文化观念。美国一直是宗教统治人们思想的国家。1967年盖洛普的民意调查表明,94%到98%的美国人相信上帝;到了1976年则为94%到96%。2016年盖洛普调查显示,79%美国人相信上帝存在,11%不相信,10%表示不确定性。2011年美国《经济学人》的统计数据,全美有75%的人口信奉基督教(55%属于新教徒),2%的人信伊斯兰教,1.5%的人信犹太教, 0.5%的人信奉佛教和印度教,0.1%的人信奉其它宗教派别。还有10%的美国人认为自己属于世俗论者(即虽然相信上帝,但不属于某一特定的教派)和不可知论者(即认为证明上帝的存在与证明上帝不存在一样,都是不可能的)。而持有“无神论”的人,只占到了区区8%的比例。

  甚至,公开承认自己是无神论者,对美国的许多人来说,都属于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甚至很长时间都是被普遍认为不道德的。直到今天,信仰基督教的活动,几乎贯穿于美利坚民族的整个历史和日常活动之中——上至总统下到地方官员,就职宣誓的时候,都要手摁《圣经》;独立日、阵亡将士日、感恩节以及某些纪念仪式上,也都会安排宗教性质的祈祷和祝福环节;美元上印着“我们信仰上帝”的字样;美国公民入籍誓词写成了“我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国旗,以及它所代表的共和国,上帝庇佑下的统一国家不可分割,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

  美军的《美利坚军人行为规范》中也在隆重强调:...我是一名美国军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要为国家的自由献身。我相信上帝,相信美利坚合众国...而且,美军中,一直活跃着大量的随军牧师,定期做“法事”并负责官兵们的思想和组织建设工作。

  特别是美国南方的一些“红脖子”聚集的农业州,至今很多老百姓仍然坚决抵制“进化论”,笃信“上帝造人说”,还有基督复活和末日审判这类的“圣经故事”。比如,一些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家庭,拒绝把子女送入学校接受正规的基础教育。还有一些教徒的孩子进了学校后,极力宣扬反牛顿力学和达尔文进化论的理念、故意缺席科学类和哲学类的考试,或者拒绝在试卷上填写答案——因为,他们认为,试卷上的考题触犯了他们的信仰。可悲的是,面对这些令人恼火的学生,老师们也不敢随便批评或者强行矫正,否则非常容易触碰到人权和“政治正确”的红线,弄不好要么扣工资,要么就被直接开除了。

  当今的美国,这些地方又被叫做“圣经带”,是特朗普的铁粉票仓。他们中的很多人,仍旧跟一两百年前的老祖宗们一样,坚信着“一切只需服从上帝的旨意,上帝自有其合理的安排”。所以,疫情当下,美国民间涌现出的各种令全球人民瞠目结舌的反智反科学的操作,也就不足为奇了。都是“上帝的考验”嘛。在如此浓厚的迷信氛围下,美国民众的科学素养就可想而知了,2017年,美国《新闻周刊》进行过一次全民调查,结果显示:

  三分之二的美国人相信天使和魔鬼的存在,并且就在人间活动;

  有60%的美国人坚信世界上有鬼魂,而且还有15%的人说自己就亲眼瞧见过;

  25%的美国人不相信进化论;

  21%的美国人相信基督复活和末日审判;

  20% 美国人说“太阳围着地球转”... 另有13%-20%的人认为“地球是平的”;

  63%的美国年轻人无法在地图上找到伊拉克,近九成美国年轻人无法在地图上找到阿富汗;

  超过70%的美国人不知道三权分立是哪三权;

  42%的公民相信“附体”的真实存在,认为驱魔仪式和上帝,确实能解疾病带来的困扰。而且,这个数字放到美国南方地区,“红脖子”们对上帝和驱魔疗效的认同,竟然超过了70%...

  疫情中,美国牧师在电视节目上频繁表演驱魔,提供网上在线“驱魔”,美国总统特朗普则多次找来牧师在美国总统府驱魔。

  除了美国法律问题、美国人浓郁的宗教情节、持续走下坡路的公民科学素质,美国人的迷信,更源于他们对个人权利的无比推崇和通过意识形态宣传制造的那股子“莫名的巨大自信”。在美国,个人权利永远被视为最重要的。同时,美式教育又向来非常重视培育所谓的“自我意识”和“怀疑精神”,鼓励人们一定要“相信自己”——“我相信”是一种自由,是不可侵犯的个人权利。所以,对于那些愚昧的人来说,无知、抵制科学,怀疑诸如“进化论”的这类权威理念,也被认作了他们的神圣不可侵犯的“个人权利”。而且,按照美国的那套“民主”体系,不同的文化群体之间,无论先进或者落后,他们在价值主张上又被认作是平等的。

  很明显,这就导致了人们对于“真理”和“谬论”没有了互相比较优劣和摒弃糟粕的意识,人人都对自己充满了自信,这让进化论和神创论不分上下,直接拿着科学和迷信,一起去解释世界。于是,愚昧和谣言就有了巨大的生存空间。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不管你相信什么,坚持什么,理由听起来有多么的荒谬,为了避免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他人都会尽量尊重并容忍你,而你又总能找到和自己同样“理念”的人。当社会普遍感到生活不幸福、缺乏安全感时,许多美国人便开始寻求和痴迷于那些“不可思议的超自然神秘力量”,进而入戏越来越深......

  愚蠢的人坚信他们的怀疑和推理是被神赋予的崇高权力——这就导致了如今的荒谬现象:美国人的高素质,以教育和科技发达而闻名的美国,只是美国精英对外宣传所精心塑造的形象,实际上美国充满了迷信而愚昧的民众。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FBI)2016年披露的相关信息,全美带有邪教性质的组织已经超过5000个,至少有20万人成为了邪教的忠实信徒。很多邪教带着明显的反人类、反政府色彩,还暗中进行毒品和非法性交易,有的甚至拉起了自己的武装。美国第二大非自然死亡事件:琼斯镇惨案,就是人民圣殿教教主带着900余名狂热信徒集体自杀。

  相反,儒家成为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已经有2000多年历史,主张”敬鬼神而远之“,“子不语怪力乱神”。从此中国就没有集体信仰大神的年代了。孔子为何要让人远离鬼神?远古的华夏宗教,也是一种天神观念与人鬼观念的结合。根据甲骨文卜辞中“帝”、“上帝”、“祖神”、“神”等描述,部族始祖得以封神,享受奢侈的献祭。其它立有卓著功勋的祖先也会被提升到神的位置,成为大神的陪享者。作为神,不仅有意识,还有主导吉凶的权力,据说能“致雨”、“止雨”、“降饥馑”等。

  但是,孔子摈弃虚无缥缈的鬼神主导吉凶祸福的理论,而倡言人的自我修养与自我实现,这实在是万世之功。褫夺了鬼神的权力意志,提升了个人的人格尊严。孔子言人事,当然要离鬼神远点。

  大多数中国人都是无神论者,他们不信鬼神,但会祭先祖,这不是迷信,而是一种缅怀,这是告诫子孙做人不能忘本。此外,中国民间所信仰的神灵,基本都是人所达成的,都是与人接轨的,从来都不是西方迷信的上帝这样高高在上的神。关云长在很长时间都是有最多信众的神。中国人抱着现实主义的态度看待神灵,可以因一时之需而求助某个神灵,也可能因没有达到自己所期待的效果而弃之如敝屣,转而求助另一个神灵。

  民国时代,虽然西方收买培养了大批公知,接受了美国和西方制定的不平等条约,让西方可以自由地在中国传教,但到民国被推翻,信仰基督教的教众也不过几十万人,在5亿中国民众面前,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撮。当时在中国,如果你声称上帝保佑或强迫让人相信上帝,你会被嘲笑的,人们会认为你精神错乱。西方认为中国不相信上帝是如此荒谬,近代中国人也认为西方信上帝是如此荒谬。

  但是,长期以来,中国的公知们却要打造一个截然相反的思想观念。例如,电影《刮痧》讲述了美国一个华人移民家庭,因为老父亲为孙子用刮痧疗法治疗肚子疼,而陷入被警方指控“虐待儿童”的法律纠纷。在《刮痧》中,美国文化被设定为现代的、科学的、法治的、文明的,中国文化则被设定为传统的、神秘主义的,而最终的出路在于被美国文明的接纳并包容。中国的公知乃至许多普通百姓,在这种宣传下,也在做美国梦,梦见自己也能够像电影中的男主角许大同那样,获得财富和成功,走上自己的人生巅峰。

  相反,被英国《卫报》评为最佳电影排名第一的《血色将至》堪称是一部石油大亨的个人奋斗史,淋漓尽致地展示了贪婪、残酷无情以及对财富不择手段的追求。《纽约时报》曾经这样概括全片——

  安德森的影片不是美国梦,是美国梦魇,观众将随着影片进入烈火熊熊的地狱,每个人都将在其中得到沸腾和诅咒。

  在一定意义上说,《血色将至》不仅是一部个人在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环境中残酷竞争的历史,也是美国的西部开发史乃至美利坚发展史的缩影。影片主人公丹尼尔的财富不断增长,人却在孤独和仇恨里陷落,沉沦。凶残,让一个美国人实现了美国财富梦,但梦想成真之后,却无法摆脱孤独与凶残,于是走向毁灭。影片让我们看到了美国梦的丰富多彩,也看到了美国梦的一无所有。

  但在中国,如今的公知们却极力不让人们了解美国的真相,而是比美国的意识形态还要美国化。如时时刻刻都给美国和西方冠上发达的形容词,暗示中国的落后和愚昧;公开主张宣传与国际接轨,将美国和西方看成是人类的灯塔和指路明灯。美国精英宣传,资本主义制度是人类的最终制度,成为主流知识阶层人人都知道甚至推崇的理论。相反,中国宪法规定的意识形态成为很多公知十分反感的理论。

  作为宪法理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的很多原则都被弃之如敝屣。例如,《共产党宣言》主张,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里。但我国主流经济界早在20年前,就将国家四大银行让西方资本家共享股权,如今又让西方资本家在中国开办银行,从而可以无偿占有中国的信贷主权,可以印钞购买中国资产等各种经济资源。央行长期实行依据外汇储备发钞,也就是发行人民币都拿去换西方精英印制的货币,交给西方,等于将货币发行主权都完全免费送给西方,让西方控制我国资本等经济资源。

  如今西方实际上已经控制了中国很大部分资本。早在2006年商务部研究报告就指出,21个开放行业都被西方资本控制;早在2009年有关研究就显示,新兴的互联网产业78家主要公司都被西方资本控制。如今三家疫苗公司中至少两家都是被西方资本控制,为西方资本赚钱。让民众普遍接种疫苗,实际上因病毒变异太快而根本起不到他们所鼓吹的“群体防疫”作用,但在西方资本的舆论控制下,反对声音都无法发出来。其主要原因,就是迷信美国推销的美元,相信美国精英印制的美元钞票就是财富,就可以购买中国的各种财富,包括工厂和银行,从而控制了中国很多经济资源。

  三、公知们主张的“科学观念“,是迷信西方

  此次应对新冠病毒,虽然很成功,但我国少数人却犯下很多严重错误。例如,新冠病毒来源问题。2020年2月3日国内专家石某等在Nature期刊上在线发表文章,题目为:与新冠病毒相关的肺炎暴发可能源于蝙蝠[1]。文章指出,新冠病毒在整个基因组中与中华菊头蝠RaTG13病毒非常相似,全基因组序列一致性为96.2%。于是作者认为,它为新冠病毒起源于蝙蝠提供了证据。

  这一结论的证据极为薄弱。当初香港学者认为野生市场上的果子狸是SARS冠状病毒传播的直接来源,是因为分离到同源性达到99.8%的病毒[2],却仍然是错误的猜想。而石在18年的研究,找到的同源性最高的动物病毒,也不过是98%[3],或者说基因差别达到2%,远高于果子狸上找到的基因差别仅为0.2%的病毒,但是,美国精英控制的科学杂志却发表这种没有多少可信度的文章,甚至给石某美国微生物学会院士称号,鼓励石坚持其猜想。

  人类经过数百万年演变,相互之间基因差异只有万分之一[4]。而人与黑猩猩本有共同的祖先,经过上千万年的演变,基因差别只有1.2%[5],基因差别达到2%-4%的两种生物怎么可能是一种生物?以冠状病毒变异概率为0.8-2.38×10-3/位点/年[6]计算,对新冠病毒和蝙蝠冠状病毒来说,至少需要16.8到50年,才能理论上从共同祖先变异到产生4%差异。或者在实验室中用蝙蝠的冠状病毒繁殖出新冠病毒,才能说明她提供了其结论的充分证据,但这是违背现代生命科学的,不可能做到的。

  然而,此前2005年石在国际著名学术杂志《科学》上,发表文章,题目为《蝙蝠是SARS样冠状病毒自然宿主》[7],提出蝙蝠冠状病毒是SARS病毒源头了,其证据是蝙蝠冠状病毒与人SARS病毒基因组序列同源性达92%。2018年4月4日,石某某等在Nature上发表题为“Fatal swine acute diarrhoea syndrome caused by an HKU2-related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的研究论文[3],报告研究人员在一个山洞中发现的多个与SARS病毒共享98%基因的病毒,而且它们的基因组合覆盖了SARS病毒基因。进一步暗示,SARS冠状病毒起源于蝙蝠中的病毒重组。

  反对石的猜想的学者也很多。在SARS病毒起源方面,早在2005年2月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上,一位长期从事冠状病毒研究的美国微生物学专家Kathryn Holmes指出[8],世界不可能再次面临如两年前一种突发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在人群中曾经传播的非典冠状病毒,可能仅存在于实验标本内。曾任卫生部非典疫情分析专家组组长,第四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学院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徐德忠教授则出版专著论证[9],自然界根本不存在非典病毒直接祖先和贮存宿主,故流行后,非典病毒即从人群和自然界消失[10]。他们都是在暗示SARS病毒是人为制造的,是西方制造的病毒。上述关于非典病毒传染性预测已被过去15年历史所证实,而与病毒传染史截然不同,说明其结论的正确性。

  在新冠病毒起源方面,北京时间2020年1月27日,《科学》杂志在线发表的一篇报道称[11],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源地可能并非华南海鲜市场。这一推论来自于1月24日《柳叶刀》发表的一篇论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临床特点”[12]。文章介绍,最早12月1日发病的病人,就和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无关;最早发病的4个病人中,有3人与该市场无关。他们都不是野生动物感染的。

  如果病毒来源于蝙蝠,传播自美国的蝙蝠机会更大,因为美国甚至还有三大蝙蝠旅游胜地,布兰肯蝙蝠洞是世界上最大的蝙蝠洞,从而成为得州旅游胜地,大约有两千万只雌蝙蝠。每年从3月到10月,每天傍晚和次日凌晨,众多游客都会来此观看蝙蝠出洞、回洞形成的所谓“蝙蝠云”。游客们和野生蝙蝠们近距离接触,从未有人戴口罩等保护措施,却从未遭遇病毒[13]。从历史来看,SARS和新冠病毒如果是来源于蝙蝠,就不可能只发生一次疫情,历史上早就该发生了。这些都充分说明,新冠病毒来自野生蝙蝠的可能性很小。猜想新冠病毒来自野生蝙蝠,是没有任何根据的猜想,是极不负责的自污猜想。

  2021年7月9日,大卫·马丁在德国新冠调查委员会上发表证词指出[14],“史上第一种获得专利的冠状病毒疫苗实际上是(美国)辉瑞公司申请的。第一种冠状病毒疫苗就是这种刺突蛋白——和据说我们正急着要发明的东西一模一样。第一份专利申请是在21年前的2000年1月28日提交的。” ”他表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当时制造了一种传染性复制缺陷冠状病毒,专门针对人类肺上皮细胞,“换句话说,我们制造了SARS,并在2002年4月19日为其申请了专利,那时亚洲还没有爆发任何——如你所知,几个月后的所谓疫情。”

  美国法典35节第101条规定:你不能为天然存在的物质申请专利。然而美国专利局却为冠状病毒疫苗,它们实际上都是冠状病毒成分组成的,早就授权了很多专利,例如,专利号为7220852的美国专利。这都说明,新冠病毒实际是美国专家人为制造的。

  德国新冠调查委员会成员赖纳·费勒米奇表示,这是否意味着,如果采用全部证据,那么冠状病毒和疫苗就是一种工具,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有意利用这一工具制造生物武器。它还可以用于其他所有相关的情况,比如人口控制。这也是比尔盖茨代表它们的基金会公开宣布,它们研制各种疫苗的目的,公开声称,要使用疫苗等手段,减少世界人口15%。

  石某在此次新冠病毒暴发前后,在自然和科学两大顶级学术期刊上已经发表了3篇这样的文章,在这个领域建立了很高的国际声誉,还成为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不过这些声誉都是西方两大期刊和美国微生物科学院给予的。这两大期刊在国内的影响也非常大。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能在这两大期刊上发表一到两篇文章,都可能被评为院士,成为国内一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显然石某在这一领域发表了三篇顶级文章,也就建立了其在国内这一领域的主导权。

  2020年3月17日武汉市传染病医院(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15],12月27日武汉同济医院送来传染病人与传染病毒基因序列检测结果,很快经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鉴定后,称之为“蝙蝠来源的SARS样冠状病毒”,吻合度非常高。这应该是新冠病毒自污猜想的最早版本,很可能出自石某。武汉政府官员很快就采纳了这种毫无根据的自污猜想。2019年12月31日按照武汉市卫健委当天的通报[16],“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武汉市组织同济医院、省疾控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武汉市传染病医院及武汉市疾控中心等单位的临床医学、流行病学、病毒学专家进行会诊,专家从病情、治疗转归、流行病学调查、实验室初步检测等方面情况分析认为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暗示病毒来自武汉海鲜市场上交易的动物。次日武汉市政府关闭了华南海鲜市场,显然是认同了该猜想。由于认同该猜想,认为病毒主要通过野生蝙蝠传染的,在关闭华南海鲜市场,禁止了野生蝙蝠交易后,政府没有采取进一步措施,让病毒不受限制地传播和扩散,从而让病毒感染了大批老百姓;甚至连提醒医护人员防止感染都没有做,导致武汉主要医院医护人员大量被感染,医疗系统几近瘫痪;也极大地增加了抗疫的工作量,在经济上的损失就远大于采取有效措施了。截至3月13日,全国各级财政疫情防控投入已达1169亿元。

  1月24日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白岩松采访国家卫健委专家,国家疾病预防中心主任高福,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17],病毒不光在感染的人体内看到了,在华南海鲜市场非法销售野生动物的这些摊位上,也分离到了病毒(这是将基因差异达到4%的两种病毒当一种病毒了,相当于将黑猩猩当人类看待了),新冠肺炎病毒来自野生动物,支持了石的猜想。1月23日,包括石某在内的19名学者和院士公开联名呼吁[18],杜绝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和食用,建议全国人大紧急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将公共健康安全内容写入法条中,加大野生动物非法利用的处罚力度,把非法消费同样纳入管理和处罚范围,说明这些院士和学者都支持石某的猜想。2月2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了一条法律[19],全面禁止以食用为目的猎捕、交易、运输在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仅允许因科研、药用、展示等特殊情况,由政府部门严格审批和检疫检验。显然人大通过该法律,其根据就是石的猜想,暗示了众多人大常委会委员认同这个猜想。诸多院士级别的科学家都出面支持石某的观点,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很多人轻信了国外顶级期刊的支持。

  为了推动法律的顺利通过和实施,在此后的几个月,国内主流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还广泛宣传石的自污猜想,不仅统治了大多数人的思想,而且在西方推动这种宣传以便掀起反华舆论后,我国主流媒体都难以反击,全面噤声,只能依靠外交官亲自上阵。此外,我国禁猎少数濒危动物,已经造成局部野生动物泛滥了。全面禁猎野生动物,不仅无助于解决病毒传播问题,而且导致更加严重的野生动物泛滥问题,还等于间接承认西方媒体将此次新冠病毒泛滥归罪于中国的宣传,使得西方的宣传更加有力,并深刻地影响了西方民众的思想。

  如果相信新冠病毒来源于野生动物,就立法禁止猎杀野生动物,更是严重违背防控传染病的基本原理的。传染病的防治原则,包括管理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现代人类能够消灭很多危害巨大的传染病,其根本措施,就是消灭传染源和传播载体。例如,我国消灭血吸虫病,就是彻底清除了其载体钉螺。

  疟疾是人类最古老的传染病之一,每年祸及数亿人口,夺取多达300万人生命。直到今天,很多非洲国家疟疾频发,国际卫生组织推荐并得到执行的手段之一,就是大面积喷散DDT,消灭蚊子。虽然人类早就认识到DDT是一种强致癌物,但人类很多国家,包括西方国家都大量使用DDT对付害虫,包括消灭了疟疾。1959年美国共使用了36000吨DDT,相当于每个美国人使用了半斤(见赵致真著,播火录,北京出版社,2018.05,第483页)。

  欧洲出现疯牛病毒后,很快就立法规定,杀死所有感染的疯牛及其携带的病毒,从而控制了疯牛病的扩散。

  野生动物蝙蝠既然是新冠病毒的来源,又是主要传播载体,就应该干净彻底地消灭,才是最好的防控措施。然而我国少数科学家反而推动,立法禁止猎杀,可谓是完全违背传染病防控原则了。幸而实际上蝙蝠并不是新冠病毒的来源和传播载体,从而不从根本上影响我们的新冠疫情。但是,浪费了我们很多资源,延误了防疫工作,增加了防疫代价和成本。

  为什么中国的少数科学家反而主张保护新冠病毒的传染源和载体。消灭它们,这并不会给我们带来象DDT那样的副作用,可以说是对付新冠病毒的最佳手段,尤其是当时还认为,新冠病毒不会人传人。然而,我们的少数科学家为什么会违背基本的科学常识?长期以来,公知们灌输西方文化,造成普遍迷信西方,轻视反对祖国传统文化是主要原因。

  四、为什么少数科学家会形成迷信西方的观念?

  石某的猜想不仅是毫无科学基础的,而且是彻头彻尾地违反病毒自然进化的科学规律。这种猜想本不可能发表在学术杂志上,之所以能发表顶级学术杂志上,就是因为它暗示了中国生活方式的错误,隐蔽地批评了中国文化,更重要的是自我污化病毒来源,从而受到西方精英的青睐。

  长期以来,我们在科研工作上的导向,就是推动我们的研究者在西方的学术杂志发表文章。如果文章被一家美国公司主持的SCI数据库收录,就代表了文章有水平;发表的期刊被SCI评价的影响因子越高,就代表文章的水平越高。我们的研究工作评估,其关键工作都交给了美国的公司和西方的编辑等人员。而我们的研究人员在待遇职称评比和科研经费分配,都由在国外发表的文章来决定,从而将我们的研究工作方向完全交给了美国和西方。于是,我们的研究工作往往围绕西方的需要,而不是本国的需要。

  我们的重要科研成果往往都写成英文,发表在西方杂志,而我们的工程师反而无法学习我们的最新成果,因为这些西方杂志订阅费用十分昂贵,国内少有企业订阅;而且大部分工程师很难看懂英文文章。因此,我们的大学和研究所的科研工作实际是在为西方免费劳动,而且有时还付费在西方发表文章,等于不仅倒贴研究费,而且倒贴发表费,为西方服务,让西方免费获得我们的成果。

  更严重的问题,是我们的思想往往被西方所控制。例如,感染人类的两大冠状病毒起源问题,就是明显因西方两大杂志支持一个不利中国形象的错误猜想,从而将中国科学界和其他各界都带入了错误的观念和方向,产生了十分恶劣影响。

  笔者早在2012年就在网上发表文章,批评唯SCI论文现象[20],引起了网络舆论的关注。2020年2月23日,教育部与科技部共同制定和发布《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21](简称《意见》)。这是自2018年11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开展清理“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专项行动的通知》以来的又一项重大推进措施。“五唯”中最基本和最具决定性的指标是论文,因为“帽子”、职称、学历、奖项几乎都依赖于论文。而目前国内“称霸”的论文主要是SCI论文,尤以高影响因子和高被引的SCI论文“为王”,这是我国教育科研评价与管理深受“SCI至上”负面影响却难以根治的主要原因。本次《意见》的推出,直击“五唯”顽症痼疾之要害,对于确立中国教育科研的正确目标和评价导向、促进教育科研评价体系的建立健全、推动中国教育科研以服务国家建设和人类进步为己任等,可谓相当及时且有力。

  当时两位香港研究病毒的大学教授公开发表文章[22],指责华人喜欢食用野生动物导致新冠病毒感染,将责任戴到中国老百姓头上,丝毫没有注意到,美国和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每年人均使用的野生动物要远多于中国。这是用意识形态思维代替科学思维的结果。一些迷信西方文化思想的人,总是鄙视中国文化,处处借机反对中国文化。他们心目中的使命之一,就是消灭中国文化,以为如此就可以改变中国,推动中国进步。少数科学家主张禁止猎杀和交易野生动物,就是要遏制中国自古以来吃野生动物的习俗,以为这是我国的文化陋习之一。

  两位香港教授借机反对中国习俗和文化,其根本原因,是香港回归以后的20多年来,一直坚持港人治港,实际是让被西方文化统治了思想的香港人治港,甚至让凌驾于行政之上的法院都让西方人占据,大力推行英美殖民地文化的结果。这种殖民地化的统治,包括推行殖民地意识形态,其结果是,经过短短20余年,由于中央政府背书,大部分香港人,尤其是绝大部分香港年轻人都羞于做中国人,而是自愿选择当英国国民,而英国人给予他们的不过是没有居住权的贱民身份,连基本生存权都不具有的贱民资格,连奴隶都不与的贱民身份。然而,大多数香港人却自愿加入,对英国人给予的最低等贱民资格感恩戴德。

  相比六七十年代,当时香港民众群起反抗英国统治者的种族歧视政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现在的香港人也奋起反抗政府、制造动乱,却是在英美的操纵和鼓动下,反对中央政府。其根本原因,就是殖民主义文化统治了香港人的思想,也是两位香港教授不讲科学,敢于主动污化大陆民众和祖国文化的根本原因。

  长期以来,西方的殖民主义文化和意识形态在大陆的影响也非常大。美国精英建立的国家开始是奴隶制国家;美国精英最初制定的宪法是一个维护美国奴隶制的宪法;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本是美国屈指可数的大奴隶主,直到其死时,都没有释放过一个奴隶;美国林肯之前的十五任总统大都是奴隶主,这大都是众所周知的历史常识。在美国240余年历史中,实行奴隶制88年,到1864年取消奴隶制后,又实行种族隔离制,实际是种族歧视制度,整整100年,此后实际上仍然实行歧视政策。在20世纪初,当白人预期寿命达到50岁时,黑人只有31岁[23],比白人低19岁,还比不上贫穷落后的中国老百姓,直到现在,黑人寿命仍然比普通白人低7岁左右。

  然而,美国精英通过意识形态宣传,却让中国少数公知笃信华盛顿是一个维护民主的明星,美国一建国就是一个民主、自由的资本主义国家。甚至在我国中小学教科书中,一度有多篇文章宣传华盛顿。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学五年级语文下册课本收录虚构的华盛顿砍樱桃树的故事,表扬华盛顿诚实的品质;高中历史教科书则宣传华盛顿拒当国王,体现华盛顿的民主精神,将美国的意识形态宣传复制到中国的中小学教科书上,在中国推行美国的意识形态教育。

  曾经担任燕京大学新闻系主任的蒋荫恩教授,曾于20世纪50年代初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一个燕京人的自白》一文,认为在司徒雷登治下的燕京大学:“不止于宣扬美国物质文明,贩卖美国生活方式,还有更甚于此的,那就是造成青年学生的自卑心理,看不起自己的国家,觉得自己的国家什么都不行,因此也就渐渐地失去热爱自己祖国的心情”。崇拜美国,鄙视中国——这就是燕京大学的“殖民教育”所达到的主要效果,也是司徒雷登在华近50年“教育活动”的主要效果,更不用说后来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执行美国政府分裂中国的使命,被中国人民赶出了中国。然而,在后毛泽东时代,又被崇美公知们重新迎回了中国。如今的香港就是这种殖民文化侵略的结果,大部分香港人选择当英国没有居住权的最低等贱民,领英国护照,而不愿做香港的中国人,根本原因,就是香港的意识形态教育,根本就是鄙视中华文化,推崇英美文化的殖民主义文化教育。最近一些香港废青们甚至为了反对大陆,居然上街游行支持美国主张种族歧视政策的“极右翼白人种族主义者”[24]。

  我国中小学教材则普遍将优良品质与西方人关联起来,而中国人则与恶劣品质关联起来[25],成为鄙视祖国文化,宣扬美国意识形态的主要工具之一,已经洗脑了数十届毕业生,使大陆与香港的差别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同样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崇美公知还打着与国际接轨的旗号,推销殖民主义。实际上,国际上本不存在什么标准和制度。近年来,美国精英,尤其是特朗普上台后,加速退出了很多重要国际组织和条约,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合国国际法庭等。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包括巴黎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核协议等在内,已有众多条约被美国撕毁。可以说,美国精英从不接受与国际接轨,事实上,在美国参加的重要国际组织和条约,美国都有一票否决权。

  崇美公知却要求与美国和西方接轨,实际上是要拿美国和西方推销的殖民主义那一套当真理,遵从西方为殖民地制定的制度和文化。例如,加入国际货币基金协定,本是双方有限开放货币主权给对方,是双方对等的开放关系,但公知们却按照西方要求,单向开放货币主权给美国和西方,让美国和西方精英印钞,就可以兑换人民币,购买中国的资产,等于是西方的经济殖民地;而美国从未向中国开放货币主权,从未在美国国内安排大银行负责人民币的兑换。

  造成西方文化泛滥的根源是近代以来旧中国在军事上的失败和政治上的妥协,让英美在文化上侵略中国,培养了很多崇美公知。他们在思想上完全被西方文化统治,十分向往英美所宣传的从来就不存在的“民主自由”,向往中国人备受歧视的英美文化,大力美化英美从来就不存在的那些良好文化和制度;另一方面则是大力批判本国文化和制度,很多时候很多情况下都自觉地借各种机会污蔑丑化中国历史和文化,为搞全盘西化播下动乱的种子。就像新冠问题出现后,不是从科学出发,而是从文化出发,为诋毁祖国的文化找借口,将新冠病毒来源归结到我国的饮食习惯,从而以为又找到了祖国文化的缺陷了,千方百计打击祖国文化,为他们心目中的制度文化和思想变革服务。

  就历史来看,西方本没有农业,是游牧为主的民族,长期靠猎杀野生动物生存。就是在当代,美国和西方也是肉食为主。由于西方人口密度低,西方野生动物生存环境比中国好得多,例如,美国和澳大利亚野生动物保有量比中国多得多,每年为限制野生动物增长,猎杀捕食数量远多于中国,例如,美国每年猎杀的野鹿就高达750万头,澳大利亚更是保有野兔数亿只,最多时达到100多亿只,每年需要猎杀数千万只,才能防止野兔泛滥成灾,不影响牧草生长。要说吃野生动物是恶习,那也是西方比中国严重得多。

  在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实面前,我国很多媒体乃至少数科学家却迷信西方,相信并传播西方对我们的污蔑,进而千方百计诋毁我们的传统文化。其根源就是西方在我国的殖民文化侵略,培养了大批迷信西方的公知,进而控制了我国主流意识形态。

  五、总 结

  历史上满清统治者采用愚民政策,限制汉族传播知识,连明末《天工开物》这样的工农业百科全书都被禁,导致我国科学知识的传播受阻,到民国时代中国识字人口很少,占总人口不到20%,培养的大学生很少,其中毕业的理工科大学生仅有万人,这是新中国建国初民间缺少科学知识的主要根源。新中国成立后,十分重视教育,尤其科学方面的教育,到毛泽东时代晚期,已经普及了以传播科学知识为主的中学教育,从而提高了国人的科学素养,充分发展了科学文化,实现了五四运动提出的一大目标。这是我国战胜新冠疫情的文化基础。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国自古以来就不迷信大神,有科学文化的土壤。相反,西方一直是宗教统治的社会,缺少科学文化和人定胜天的信念,这是西方遭遇新冠危机后采用躺平策略的主要原因。

  但是,近代以来,美国和西方侵略中国,主要措施之一,就是进行文化侵略,在中国办学校、教堂、医院等文化侵略机构,培养了大批迷信西方的公知。到了改开时代,又通过吸引人才到美国留学,以及资助中国学者进行学术研究为名,收买培训大批公知。他们在思想上完全被西方殖民文化统治,不是从科学出发,而是以西方殖民文化为指导思想,很多时候都自觉地借各种机会污蔑祖国文化,千方百计打击祖国文化,为他们心目中理想的西方制度文化和思想变革服务。事实上,很多公知虽然掌握了很多现代科学知识,却没有丝毫的科学文化,实际上是盲目迷信西方,将西方精英的欺骗和忽悠当成真理,等于是西方科学教的信徒。更严重的问题是迷信美国精英推销的美元意识形态,让美国精英印钞就可以购买中国各种财富,包括媒体,如今国内网络媒体大都被西方资本控制,从而传播西方殖民文化,限制中国文化发声。

  其直接原因在于,如今中国的主要网络公司基本上都是在美国上市,由美国资本投资控制的,如此宣传美国意识形态,限制中国文化发声,也就很自然了。其根本原因,是央行让美帝印钞,就可以自由地到中国兑换人民币,购买控制中国的各类资产,等于将货币主权交给西方,从而让美国资本在中国肆意扩张,包括雇佣人员开办网络媒体,垄断国内的主流网络。如今央行发行人民币的70%都拿去换美元欧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到去年底高达21.5万亿。西方资本家使用他们购置资产抵押贷款,控制资金超过100万亿元,控制的资产更是数倍于此,是中央批评资本无序扩张的主力。

  众所周知,媒体是美国政府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主要权力之外的第四权力,深刻影响美国社会,是美国资本集团控制民众最重要的思想武器。特朗普就是第一个被传统媒体打压,借助网络媒体成为美国总统的。后来美国资本加强了控制,使美国主要网络媒体甚至禁止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言,向世人展示美国资本的意志,使得美国总统,名义上的最高首领都毫无办法,不得不屈服。如今中国的主流网络媒体基本控制在美国资本手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不断有新兴网络媒体崭露头角,它们背后,基本都是美国资本在兴风作浪。

  为什么我们会让美帝印钞就控制我国网络媒体?

  参考:

  颠覆“世界概念”的新冠病毒疫情-科学视点

  https://idea.cas.cn/viewpoint.action?docid=76079

  评《血色将至》:酷烈的美国梦

  https://user.guancha.cn/wap/content?id=199761&s=fwckhffhxw

  敬鬼神而远之,孔子为何要让人远离鬼神?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1908126311898436&wfr=spider&for=pc

  共产党宣言(全文)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136199300

  新冠病毒源自哪里?这家公司分析美国冠状病毒专利,抛重磅炸弹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10377812444337566&wfr=spider&for=pc

  比尔盖茨:“新型疫苗是减少人口的一种方法” - 哔哩哔哩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644071/

  比尔盖茨:新疫苗消灭人口计划_哔哩哔哩_bilibili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77411r7gK?from=search&seid=8399266493120399960&spm_id_from=333.337.0.0

  黄卫东:评新冠病毒来源于蝙蝠猜想的科学性与影响 - 学者观点 - 红歌会网

  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xuezhe/2021-01-30/259870.html

  黄庭民:美国精英制造的危害最大伪史和神话是美元

  http://www.kunlunce.com/ssjj/guojipinglun/2021-12-27/157715.html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