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赵皓阳:安倍晋三今日下葬,最后骂一遍哭丧的“二鬼子”们

2022-09-28 08:17:15  来源: 大浪淘沙公众号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9月27日,遇刺身亡的安倍晋三下葬。我料定今天必然会有一群精日、二鬼子、殖人来哭丧,所以提前准备好了这篇文章。我知道二鬼子们很急,但你们先别急,先看看对于安倍国葬待遇,日本人民是怎么说的。日本人民早就有组织在社交媒体中发起反对安倍国葬的话题:

  日共虽然很费拉,但也发表了一个反对安倍国葬的声明:

  那我们中国人的态度呢?来看看下面这张图,这是2013年5月12日拍摄的,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坐在编号为“731”的战斗机中,并且开心地竖起了大拇指。

  512、731这两个数字深深地刺痛了当时中国人的神经,当时不仅仅在国内,就连韩国也对安倍进行了口诛笔伐,因为731部队中也使用了不少朝鲜人民作为实验品。

  有些为安倍晋三哭丧的中国人,嚷嚷着什么当街打人不对,那日本731部队用活人做残忍的生化实验,没见你圣母叫唤两句?安倍晋三公然为731招魂,没见你圣母心发作呢?有些圣母说什么日本侵略者的债,不应该让当代日本人偿还,那样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先不评价普通日本人的事情,安倍晋三作为门阀大家族,本身就继承了相当多日本军国主义余孽的政治资源。

  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号称“满洲之妖”“昭和的妖怪”的岸信介,就是731恐怖地狱的直接责任人。作为当时满洲土皇帝的岸信介,是731部队的直接上级,并提供财政经费支持。

  政治家、尤其是一国首脑的每一次公开露面,都是经过精心准备和筹划的。所以安倍晋三在当选首相不到半年,在一次很正式的活动中刻意挑选了731编号的飞机,无非是为军国主义招魂、巩固自己极右翼基本盘,同时也是给自己外祖父的政治势力一个信号,暗示自己不会忘记外祖父的政治理念和“老弟兄”们。

  我们法律上虽然不支持“父债子偿”,但是有一个基本准则就是继承了遗产,也同样需要继承相应债务。安倍晋三走向政坛,继承了作为甲级战犯的外祖父的政治遗产,而他外祖父在美国的包庇之下,没有还中国人民的“债”。那么答案就很简单了,继承其外祖父政治遗产、政治路线的安倍晋三,是不是需要还那份没还清的债?今天731,明天靖国神社拜鬼,为法西斯招魂的安倍晋三,是不是需要还那份没还清的债?

  再看看德国网友对于安倍遇刺的评价,德国人肯定更能感同身受。假如有一个德国人天天给希特勒上坟,身上穿着“奥斯维辛”首字母缩写的T恤出席公共活动,别说选他做领导人了,怕不是要受到反纳粹法律的制裁。

 

 

 

  建议现在青少年们都看看《黑太阳731》,吓人就吓人,阴影就阴影,总比对历史一无所知强,还一个个给安培哭丧呢。总说保护未成年人,不要低估未成年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什么看不到?玩个老头环都怪兽尸体血块到处飞呢。对于小鬼子当年干的那些兽行没必要遮遮掩掩。

  731部队做了哪些丧心病狂的反人类暴行?

  1、母爱实验:专门找母亲和孩子囚禁在一个房间内,给房间地板不断加热到炙烤,看母亲会是保护孩子还是把孩子垫在脚下。最后参加这一实验的母亲和孩子,无一例外都被活活烤死。

  2、人体水分实验。为了验证人体中有多少水分,把人活活烤干,然后称尸体的重量计算比率。鬼子还要测算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人的水分,被烤干的人就包括一个十岁的小朋友。

  3、人血马血互换实验。不断抽取人类的血液,再注射马血。受害者很快就在痛苦中死亡。

  4、饥饿干渴实验。两组受害者,一批只给水不给食物,一批只给干馒头不给水,看他们分别能存货多有。受害者们无一例外都在非常痛苦的饥渴折磨中慢慢死去。

  5、气压实验。给实验室不断加压,受害者最终眼球爆出、内脏破裂、头骨变形。《黑太阳731》电影中,很大一部分“童年阴影”都来自于这个实验。

  6、硫酸实验。用强酸冲刷人体,直至肉体全部被腐蚀,仅剩白骨。

  7、剥皮实验。活剥人皮。

  8、冷冻实验。把人四肢冷冻,观察腐败坏死过程。

  9、活体解剖实验。受害者不打麻药,活活被切开身体、大脑、四肢,研究人体组织。甚至活体解剖孕妇。

  10、用活人来实验手榴弹、火焰喷射器的杀伤力。

  11、用活人来实验细菌战的效果,用活人作为细菌战的培养皿。

  12、石井四郎,日本陆军中将、731部队创建者、刽子手,通过把活体细菌战研究的相关资料交易给美国,逃过了国际法庭的审判,最后寿终正寝,苍天闭眼。

 

  一些二鬼子和圣母口口声声“尊重生命”,安倍晋三在编号731飞机上开开心心竖起了大拇指,难道不是在亵渎生命吗?难道不值得我们为他的丧命也开开心心竖一个大拇指吗?

  “说毛主席厚道,共产党宽大,这是对好人、对能改过自新的人而言的。如果对敌人宽大,就是对人民的残忍。”——周恩来

  还有些二鬼子会复读机一样引用《礼记》中的话,说什么:“邻有丧,舂不相;里有殡,不巷歌”。这种傻逼言论看着就让人头大,日本人地理上是我们的邻居,但从历史上它是一个环伺于侧的强盗,当你弱小的时候就要来你家抢劫一番,安倍的外祖父还亲自参与了抢劫杀人行动。

  那二鬼子们知不知道《礼记》中的另一句话:“父之仇,弗与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交游之仇,不同国。”或者知不知道孔子这句名言: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或者《学习雷锋好榜样》里唱得:爱憎分明不忘本,立场坚定斗志强。我们要“爱”我们的朋友、同志,也要“憎”阶级敌人法西斯,这二者缺一不可,否则不能称之为正常的情感。

  所以二鬼子和圣母病,一个不会爱同胞,一个不会恨敌人,都是我们必须反对的。

 

  (日本鬼子虐杀婴儿取乐)

  这几日二鬼子们给安倍哭丧的姿势频繁出新,比如安倍知名的孝子贤孙记者曾颖,给安倍张冠李戴了一段鸡汤:“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活得这样辛苦……”

  结果被原文作者亲自辟谣打脸。

 

  还有这种没文化的弱智们想到的奇奇怪怪的吹法:

 

  讲道理“政清人和”本身就有很多典故——“会稽内史诸葛恢莅官三年,政清人和,为诸郡首”,出自《晋书》。再一个,“政清人和朴正熙”这个梗好像也挺流行的吧?公知们下次要不要换个朴正熙吹啊?

  还有胡锡进这种人,我说过每次重大舆论老胡都是风向标——反向的那种。想要站在的人民立场,就一定要反对胡锡进的和稀泥观点。

 

  老胡这条的热评是“他是个人、是个生命”,那千千万万牺牲在抗日战争的人算不算生命了,安倍数次前往靖国神社拜鬼,可曾有过半分尊重生命的意思?

 

  安倍就是日本右翼政客的代表,在任期间四次前往靖国神社拜鬼,不知道为啥他死了就有人吹他“为中日关系做出贡献了”。安倍的政治风格确实实用主义一点,也没有完全跟中国撕破脸,但其实这是更恶心的表现——一方面想跟中国做生意赚钱,另一方面又要拜鬼从极右翼势力拉选票,我们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认可这种人吧?

  乌克兰那时候嚷嚷“反思”就够离谱了,现在还要为日本右翼魔头哭丧吗?赶紧连夜多印几车反思券,另外批发收购舍利子。

  再反驳一个观点,把安倍遇刺等同于“恐怖袭击”的:

  毫无疑问这跟恐袭没有一毛钱关系。恐怖主义,是以无差别袭击——主要是平民和民用设施为目标,制造大范围恐慌的行为。刺杀政客压根就算不到恐怖主义的范畴,顶多算是“暴力政治”。千万别用“恐怖袭击受害者”来给拜鬼政客贴金。

  就比如说,日本东京车站的无差别杀人袭击,这算恐怖主义;京都动画公司被纵火,这算恐怖主义。安倍被杀算哪门子恐怖主义,甚至历史上任何的政治刺杀都算不得恐怖主义。

  凯撒在元老院被刺杀,身中23刀,不可谓不残忍。但是罗马市民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恐慌,反而是愤怒:他们走上街头,点着火把,抬着凯撒满身伤痕的尸体,要求制裁凶手。越来越多的罗马市民走向广场,最终是贵族寡头们被迫低头,刺杀凯撒的凶手得到了严惩。

  美国总统肯尼迪也是在电视直播过程中遇刺,视觉冲击不可谓不大。然而美国人民感受到恐慌了吗?并没有。相反很多跟肯尼迪有关的地狱笑话,都是美国人最先玩起来的。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对于恐怖主义的分析,可以帮助大家更全面地理解这一问题:

  刺杀安倍的义士山上徹也最近在采访中表示:“我本来想做炸弹但放弃了,因为我不想牵扯到无关紧要的普通人”。非常有力度地说明刺杀安倍跟恐怖袭击没有一毛钱关系。

 

  山上徹也也是个苦命人,父亲早逝,老妈信邪教,把哥哥治病的钱都捐给邪教了。最终哥哥自杀,妹妹离家出走,他自己也因为付不起学费而辍学。他已经想好舍身取义了,依然秉持着冤有头债有主的信念——因为邪教就是安倍晋三家族引进日本的,他们家族也吃了不少邪教的政治资源。所以他真的,我哭死。

  来看看历史上的类似事件: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伊藤博文在任期间,侵略中朝两国,罪行累累。我们直接看当时中国人对安重根的评价,他甚至还获得了最高规格的纪念待遇——悼诗:

  今日韩人飞此一弹,抵万人之哭诉,千篇之谏书——《民吁日报》;

  黄沙卷地风怒号,黑龙江外雪如刀,流血五步大事毕,狂笑一声山月高。——梁启超;

  功盖三韩名万国,生无百岁死千秋,弱国罪人强国相,纵然易地亦藤侯——孙中山;

  亚洲第一义侠——蔡元培;

  中日甲午战争后,中韩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就是在20世纪初安重根在哈尔滨刺杀伊藤博文开始的。——周恩来

  至于有人说安倍“亲华”云云,简直如放屁。安倍就是政治上的右翼,经济上的骑墙派,他跟我们做生意是因为那时候中国经济蒸蒸日上,是世界工厂,做生意真能挣到钱。如果就连这样一点互惠互利的事情都要去念他的好,我想说中国人真没必要这么卑微。

  上一篇文章中的话我要再说一遍:毛主席在《为人民服务》一文中这样写到: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作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

  安倍靖国神社拜的鬼就是日本法西斯,所以安倍晋三的死,比鸿毛还要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