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赵皓阳:京津冀一体化进程,就从统一高考开始吧!

2022-06-10 10:46:16  来源: 大浪淘沙公众号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之前有过很多类似的讨论:既然高考是最公平的选拔,为什么不能全国一张卷?这个很好回答:因为教育资源在全国就是不公平的,如果真的全国一张卷,新疆西藏这些边疆地区或者贫困山区的年轻人们,怕是很难通过高考改变命运了。

  高考实行全国一张卷确实是非常不现实的计划,但是相近地区统一高考是可以尝试的。河北地区相比于北京、天津,自然教育资源相对弱势,但是我作为一个河北人,可以代表全体河北人民表个态:我们宁可吃点亏,牺牲一下河北省自己,愿意做高考改革的排头兵,愿意与北京天津这两个发达直辖市共用一张考卷、共同划分录取分数线。

  如果嫌京津冀还是够小气了,也可以拉上河南的兄弟们嘛,加上山东山西也可以嘛,早就听说山东的老哥很能打,我们河北人不怕的,很期待当面交交手。只要北京天津两位大哥同意,咱把东三省拉上搞一个北方卷也不是不可以。

  估计有人会骂我:你何来自信代表全河北人民呢,我不信所有的河北高中生愿意跟北京天津这些发达地区竞争。我确实不能妄自代表,但是有人可以代表——河北省人民代表。早在2016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来自河北省的人大代表方丽平就提出了“河北省与京津高考招生公平化”提案,希望推动京津冀教育招生政策的协调发展,让河北的考生能够和京津的考生平等竞争。河北省人民选出来的全国人大代表说的,这下足可以代表了吧?

  方丽平代表认为:“河北省作为京津部分功能疏解的接纳区,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基础作用。从历史上来看,为了保障京津的发展,河北省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因此,她建议将教育招生政策均等化列入京津冀协调发展的一项重要内容,打破地区壁垒,让河北省的学子们和京津的考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平等竞争。

  2017年, 来自河北的全国人大代表郭淑琴在两会上提出了一份关于京津冀教育一体化发展的建议。“如果能从小学到高中,采用一个教材、一张高考试卷、一样的录取分数线,首先在教育资源和教育公平上体现京津冀一体化。那么,在交通一体化和京津冀教育一体化的大背景下,必然能吸引非首都功能和北京人口向环首都经济圈的城市转移。”

  郭淑琴继续指出“京津冀教育资源的不平衡、高考政策的不公平是京津冀发展失衡的重要因素之一。”“北京最吸引人的因素是优质的教育资源和远远高于河北的高考录取率、名校高占比的政策优势。”

  上述两个提案后续如何搜不到相关的新闻了,不过勤劳朴实的河北人民不会放弃,就在去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河北省代表团继续提交了“关于加快促进京津冀高等教育协调发展的建议”,代表们提议三地要统一高考、统一命题、统一分数、统一招生。河北代表在阐述这一提案时比较了2019年京津冀三地的分数线:河北理科 一本线 502,北京理科 一本线423,天津一本线400分,差距肉眼可见。

  不过去年这个提案是有后续的:教育部答复称,代表们提到的统一高考、统一命题、统一分数、统一招生建议,考虑到京津冀三地基础教育发展水平不同、高考综合改革方案不同以及现阶段我国实行分省录取制度等因素,目前还不宜实行;对于促进跨校授课、均衡三地重点大学分布、建立京津冀区域高等教育资源衔接互认机制等建议,今后将认真研究。

  我来科普一下我国的政体,这些内容初中生就学过:我国的国体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国的政体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组织形式,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国家行政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

  全国人大的河北省代表们,在国家最高级别的大会上,行使全国人民的赋予的最高权力,提出了关于教育公平的提案。而作为其下属单位的教育部,其回应仅仅敷衍为:“目前还不宜实行,今后将认真研究”,这种语气简直就是回复网友的建议,哪里是一个下级部门对上级部门提案应有的态度?可见教育部相关人员的政治敏感性还有待提高,连表面上稍微重视下“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样子都不想做了。

  我说一下我自己的经历,我在石家庄top2的高中就读,对我来说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内卷”这个概念,就是在河北省高考。大家都知道衡中名气很大,他们的节奏有多快、教师有多严、学习有多紧张,但是我们看了报道衡中的新闻、纪录片,觉得平平无奇,不过如此——因为我们自己也是这样的。

  毫不夸张的说,全河北省的高中都在学衡中;或者换一种方式说,衡中一己之力提升了整个河北高考的竞争水平。衡中每天上几节课我们也上几节课,衡中晚上多久的晚自习我们也上多久的晚自习,衡中发什么卷子我们老师也能神通广大搞到什么卷子。可能唯独不同的是我们早上没有跑操,因为是学校在市区,基本都是走读生。不过总体而言我们并没有感觉到衡中模式有多么震撼。

  这就是我在《社会内卷的根源,在于资本家们太坏了》这篇文章里所说的“内卷”,下面这张图就非常形象:我们可以看到,当一个人站在了凳子上时,其他所有人环境都发生了负面改变,为了恢复到曾经的水平不得不做出应对;而当所有人的应对是都站在了凳子上时,大家又站在了同一高度的水平上,跟曾经能看到的视野一个样,但是每个人都不能舒舒服服的坐着了,于是我们就可以伤心的宣布——这个社会卷起来了。

  当然,这里不是在苛责衡中是“内卷”的罪魁祸首,因为正如上文人大代表所说的,优秀高校给到河北省的名额非常少,河北省高考竞争过于激烈,面对能够改变人生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就算没有衡中,也会有正中辛中唐山中学一起“卷”起来,而最终这个卷的程度就是所有高三学子能够承受的生理极限。

  至于京津冀统一高考,我前面说的有点调侃的意思,下面我认真谈一谈自己的想法。下表是清华大学本科优秀毕业生的统计,可以看到排名前几的都是高考竞争最激烈的几个大省。而北京的排名仅仅高于贵州青海西藏等几个少数民族或边疆省份,低于内蒙古、广西这些少数民族自治区。

  这个数据还是有说服力的,说明激烈高考竞争下产出的人才更优质,既然高考以选拔人才为目的,那为什么不让这个制度更优化呢?

  有说法是因为这些名校都在北京,用了北京市民纳税的钱,所以自然招生名额有倾斜,这是错误的。因为诸如北大清华以及各种985名校,都是部属高校,拿的是国家财政的拨款——也就是全体人民纳税的钱,其中北大清华拿到国家财政的拨款,几十年来持续排名前二:

  既然拿的是全体纳税人的钱,不管是北京的高校还是上海的高校,对于本地人有着超乎寻常的招生倾斜度,根源上是有悖于高考公平原则的。

  那么教育领域北京纳税人的钱都给到哪里了呢?基本都集中在中小学了,也可以看到确实是一线城市纳税能力超群,北京中小学一个个也都富得流油,比如说史家小学直接把校运动会开在了鸟巢,叶诗文、周洋、陈一冰等奥运冠军悉数到场助阵,宋世雄亲自担任解说。

  在鸟巢开运动会仿佛成了一种攀比,北京实验二小也在鸟巢开运动会,在人民大会堂开校庆。运动会开幕式用了十二门礼炮放六响,据说仅礼炮成本就有二十余万。而且是从2008年——鸟巢刚刚建成那一年就开始了。

  但其实这些优秀的教育资源都是谁能享受到呢?也不是全体北京人民,而是少数能够有实力购买得起昂贵学区房的人。所以北京人民一样有动力像河北人民一样推动教育资源分配公平——京津冀都公平了,更何况北京内部呢。

  北京高考过于简单也是一个问题。我当年高考的时候数学老师直接跟我们这么说:如果想拔高一下自己就做一做江苏卷和山东卷,但是江苏卷最后一道大题不用做,那个咱们没学过;如果想找一找自信就做一做北京卷,不过平时别做,怕你们对自己真实水平出现错误认知了,建议你们把北京卷都留到高考前几天做,开开心心的上考场。

  有一部以高考为题材的电视剧《小欢喜》,主人公们都是在北京高考,其中展示高三学习的情节在我们看来简直就是和风细雨的小场面,一边看电视剧一边感慨:高三还能干这个?高三还能干哪个?确确实实超出我们曾经的经验了。在我们回忆中的高三,除了题山题海很难再想起别的事情了。

  每次说北京高考简单的时候总有北京的朋友不满意,要反驳我其实北京高考不简单。对此我想解释一下:第一,北京高考简单与否,全国只要做过高考真题的网友都可以帮我证明,那真是瞎眼可见的简单;第二,北京高考如此简单,是有利于“特权家庭”的,受害者并不是其他省份,而是北京广大普通考生,我来详细解释一下这一点。

  高考是省内选拔,北京考试不管简单还是难,都不会影响到全国其他考生,北京应该被诟病的是名校招生倾斜过多,名额多到离谱的那种。但是单论高考难易程度,越难的题目越容易区分出“层次感”,越简单就越不容易区分,拉不开差距,大家都窝在那里一坨。这种没有层次感的“一坨”情况,就有利于“关系”家庭从中操作了。我们都知道,各个名校都是有所谓“后门专业”的,比如革命史党史、比如国学、比如各种小语种、比如与部委共建的多种专业,这些“后门专业”的要求往往就是上一本线而已。

  北京这座城市,有着全国最好的义务教育、高中教育、高等教育资源,还有着全国最简单的高考题目,大家不觉得值得玩味吗?

  北京的特殊情况就是:第一,“关系”家庭多;第二,高校后门专业多。显而易见,简单的考试题目就是给了某些特定群体以宽松的操作空间,这些反而会侵害了普通考生的权益。所以我说北京高考过于简单,其实是为普通考生发声,很多北京的朋友每次看到这个话题,都会膝跳反应式地怒而反驳,不但这种反驳脱离事实毫无力度,也得自己思考一下,过于简单的考试,究竟是为谁准备的?

  所以还是那句话——教育资源公平,是会对所以普通人有利的。‍

  京津冀三地统一高考,不但是教育公平的要求,同样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题中之意。

  协同发展教育一直是京津冀一体化的重要环节,这从“十三五”的时候就已经正式提出了:

  但是,实际情况并没有“京津冀协同发展”,教育资源反而更加向少数发达地区倾斜,并对不发达地区产生了虹吸效应。

  因此,要破局“京津冀协同发展”,统一高考是一个不破不立的好路径。改革,就必须要有勇气,必须要破局,必须要敢于对既得利益集团开刀,否则就只能沦为不痛不痒的口号。

  对于从高考激烈竞争省份出来的年轻人,相信很多人都抱有这样一个信念:如果我的孩子还要经受这样严酷的竞争,我又没有实力在北京天津定居、或者直接送出国读书,那我就不生孩子了,何必让他们受这个苦呢。即便是生育率这个关系到民族未来的大事情去考虑,也希望我们的政策能够越来越优化,制度能够越来越公平,我们的下一代能有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