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陈先义:许家印的“糖衣炮弹”

2023-10-04 09:16:2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先义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主席提出了一个特别重要的理论,即“糖衣炮弹论”。

  他说:“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增长。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曾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为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袭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取得了执政地位的革命党,毛主席则更加重视反腐倡廉工作。具有新中国临时宪法性质的“共同纲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国家机关,必须厉行廉洁的、朴素的为人民服务的革命工作作风,严惩贪污,禁止浪费,反对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作风。”1951年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又决定用三年时间进行整党,据不完全统计,1951年,全国共有违反党纪的干部4.8万多人,其中省级党员干部32人,地、市级的党员干部407人,县、团级的党员干部2711人。毛主席意识到腐败现象的严重性,及时领导、发动了“三反”、“五反”运动,并把反贪污受贿与反行贿斗争结合起来,进行整党整风。开国第一刀就处决了中共天津市委书记刘青山、石家庄地区专员张子善。从而,教育了全党和全国人民。对全党进行防止糖衣炮弹袭击的斗争,这几乎成为党训,在党的历次会议上从来没有放弃对所有党员发出警告。

  但是即使如此,党内被糖衣炮弹击中的共产党员,似乎从来都是党内倒下最多的一群人。今天如果仅仅论数字,已经为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无法相比了,省部级、司局级,一群又一群的各级干部被糖衣炮弹击中倒下了。那个数字,不用说了,说出来对我们干部形象的影响实在太大太大。

  我们发现,这些年来,不论党内采取怎样的防范措施,但是用糖衣炮弹向党进攻,似乎从来都是我们的敌人屡试不爽的策略。敌人似乎从来没有放弃过这样一种策略和战术。你看,如今,每一个被党纪国法惩处的贪腐大蠹,他们的恶迹总是伴随着一个、十个、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美女化妆的“糖衣炮弹”。比如,那个被处以死刑的赖小民,居然养了一百个美女情人,并且每人都有一套房子。这样的例子,如今民间已经被当作故事广泛传播。

  乐享“糖衣炮弹”的有何止一个赖小民。当然,在“糖衣炮弹”攻势下中弹的那些坏蛋们,我们在评价他们的中弹过程时,也决不能仅仅去责怪或辱骂糖弹之恶,而应该分析这些被糖弹击中倒地的坏家伙,为什么和糖弹有这么大的亲和力。问题是很多这样的共产党干部,其口味已经被资产阶级摸得了如指掌。只要向他们发射糖弹,必然屡试不爽,百发百中,他们品味之美,可以说乐此不疲。

  对这一点,许家印深知糖弹功能之强大。

  他十几年前从福建厦门那个靠走私发财的犯罪分子赖昌星的“红楼”那里,吸取了瓦解各级干部的一大“经验”,那就是金屋藏娇,以吸引和腐蚀干部。赖昌星建红楼,用糖衣炮弹向各级干部发动攻势,那么许家印认为,他可以办更大的红楼,网络更多的高档次美女,采取更加隐蔽的形式,比如“文工团”“舞蹈队”这样的非常雅致的名义,疯狂地向各级党的干部发动了“糖弹攻势”。

  据说,许家印这样的“超级糖弹”储备了数百枚之多。大凡有官员到来,或者有需要处理化解的各类问题,便使出这样的糖弹手段。当然,许家印对外也讲“文艺”呀,“宣传”呀这样一些冠冕堂皇的词汇,不过只有傻子相信,这些狗屁东西根本不属于什么文艺,说难听一点,它应该属于“淫窟”一类称谓或许更加合适。

  前几天,被拘捕后的许家印一下子供出一批向足协官员行贿的人员和账目,多的八九千万,少的也有三四千万。至此我们会明白国足屡战必败的深层原因。当然这些受贿名单尽管有名有姓,我们也姑妄听之,因为这属于网络上来的东西。同样,如果把吃过许氏“糖弹”的各级干部的名单公布于众,估计也会震撼天下。因为很多在许氏淫窟从事过男盗女娼的家伙,而今或许正在台上滔滔不绝的对大众做那些冠冕堂皇的报告。不必隐晦,许氏淫窟里许家印不会放过他们。不必危言耸听,许氏淫窟据说为了达到自身目的,据说对他每一个施以糖弹手段的人,都留下了生动的现场录像。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们的很多干部,都是在一种侥幸心理下吃了资产阶级的大亏。

  其实,又何止一个许家印,自从中国经济多元化以后,大大小小的资本家大都懂得用这种办法,来向共产党的各级干部发动进攻。他们都深谙一套驾轻就熟的“糖弹战术”。我们的很多干部,就是经不住这类糖弹的攻击,在糖弹面前屡屡打了败仗。特别应该指出的是,很多干部,不是糖弹向他袭来,而是主动寻找糖弹,主动接受和品尝糖弹的甜滋滋的味道。犯这样的“糖弹喜好症”的干部,上到省部级,下到科处级,可以说太多太多。这就像鸦片烟一样,一旦有了第一次,便很快上了瘾,最后一步步走向堕落,成为只剩下人性中的生理的兽性的独有功能。过去都是男干部吃糖衣炮弹,现在女干部也公开吃糖弹,很多男的也成了糖弹。我们巨大的干部队伍群体,就是这样被对手一点点腐蚀的。

  许家印已经被抓了,现在人们大多停留在算经济帐,算他给国家和百姓带来了多大的经济灾难,很少有人去算一算许家印们,用极其污浊、肮脏、卑劣的无耻的手段,一点点去瓦解和拆解我们共产党人的思想长城的。这才是我们今天的每一个共产党员值得特别注意的。经济上让我们举国蒙受灾难,思想上让一种没有灵魂的堕落之风风靡全国,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往深一步分析,当年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领导下,这些被消灭掉的为全民全党所不齿的极其淫靡的资产阶级的坏东西,而在与西方接轨几十年后的当下,为什么又死灰复燃,被我们的有些干部党员奉为瑰宝,当作人生一种疯狂的欲望和目标,甚至不惜犯罪去孜孜以求呢?我们富有历史文化传统的伟大国度,极其讲究廉耻荣辱的伟大民族,为什么忽然对堕落和无耻不当回事了呢?

  亲爱的同胞们,这才是我们今天每一个党员、每一个公民都需要认真思考的。

  【文/陈先义,著名文艺评论家、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红色文化网,授权红歌会网发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