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自媒体号

说说浙江平阳特大杀人案

2023-01-26 08:30:03  来源: 燕七公子公众号   作者:柳如燕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各位新年好。

  回老家休息了几天,这是年后第一篇文。

  身边目之所及皆喜气洋洋,本该写些高兴的事,但近日发生的一桩特大杀人案却如大山般压在心头,沉重晦涩,不吐不快。

  其中纠葛交错,是非纷纭,概括起来,或亦可称为“精神病人”复仇事件。

  1

  1月19日,农历腊月二十八,浙江平阳警方发布的一条警情通报耸动四方。

  在全国人民阖家团圆喜迎春节之际,犯罪嫌疑人杨某迅持刀行凶致6人死亡,想想都让人悚然,此事也瞬间在网上引发了热议。

  随着越来越多的知情人和信息浮出,事情的大致轮廓被拼凑出来。

  行凶者名叫杨功迅,42岁,平阳县村民,死者是村支书、村书记2家6口。

  关于行凶动机,网上目前流传的信息很繁杂,但指向都是明确且一致的,系土地纠纷。

  在知情人士的说法里,杨功讯与村支书是邻居,村支书家盖了大房子,一直想要侵占杨家的一部分宅基地,杨家坚决不肯,遂两家结怨,种下祸根。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就是一个略显老套却在任何时代都无可避免的剧情,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无权无势却偏偏有土地的平头村民碰上欲壑难填手握权柄的村干部,很难不灰头土脸节节败退。

  据说,在这个极限拉扯的过程中,倔强的杨功迅吃了太多的苦头,矛盾也节节攀升。

  第一, 杨家应得的5万土地征用款,被村干部克扣2万,到手只余下3万。

  第二,杨家先后两次建房都被定作违建推倒。

  第三, 杨功迅父亲为此事奔走入狱,致使身体残疾,最后被活活气死。

  第四, 杨功迅上访遭村支书截获拦阻,被关入狱3年。

  第五是个重点,杨功迅曾被判定为精神病患者,送进精神病院长达两三年。

  目前官方调查结果还未公布,但不少知情者提供的信源和之前杨功迅发布的消息都可以做侧面佐证。

  杨功迅破釜沉舟决心硬刚到底,与妻子离婚三次,让妻子带着孩子远走高飞。

  妻离子散,老父蒙冤,自己入狱,还被指为精神病……种种打击叠加到一起,成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此时的他,其实已经一步步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去无可去,却又不愿苟且偷安。

  于是他拿起了刀。

  2

  秉着严谨客观原则,我们要再次强调一点,目前这个案子的大部分信息都来源于当地网友以及知情者的讨论,未必是假,也未必是真。

  而本文以下内容都建立它“假如是真”的情况下——

  案子未破,但根据目前信息,也能得到一些沉重的思辨和借鉴。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莆田欧金中杀人案?2021年10月,莆田平海镇村民欧金中因建房纠纷欲将邻居一家祖孙四代灭门,致2人死亡3人受伤,一时震惊全国。

  更让人唏嘘的是,案件细节披露后,许多网友都表达了对他的同情。

  这种同情不是对杀人犯的同情,而是对一个曾经救过溺水孩子和搁浅海豚的老实人、善良人,最终在黑暗中异化成魔的同情。

  单看目前披露的过程,杨功迅案与欧金中案,在情感引发上有共通之处。

  都是为了宅基地和房屋,都是四处上访想尽办法求告无门,都是怒极之后手起刀落的精准报复。

  杨功迅之所以是杨功迅,是因为他的倔强和坚持,村干部的惨剧,固然要归过于杨功迅的激烈偏执,但深挖根源,与其步步紧逼,不懂见好就收也有莫大干系。

  兔子逼急了还咬人,这种教训其实已经太多,前人的规训也太多。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绝了别人的路,其实也是断了自己的后路。

  就像我在写欧金中时写过的:

  老实人的心里坐着佛,推到了佛,便也放出了魔。

  3

  杨功迅杀人案给我们留下了两大疑问,急需切必须解开。

  第一,我们的司法救济渠道是不是出了问题?它是畅通的吗?

  这是杨功迅案和欧金中案中共同存在的问题,也是目前已经一再酿成惨案,我们已经不能再回避的问题。

  法治社会,文明社会,投诉渠道、上访渠道、司法救济渠道理当是顺畅的,允许老百姓自由出入的。

  但现实中,上访却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推诿无回应是基操,遭到打击报复也时有耳闻,更甚者还有牢狱之灾,“寻衅滋事”仿佛成了为上访者量身定做的罪名。

  我们说不能越级上访,但问题是,如果问题在第一级就能妥善解决,有多少人还会去到上一级?

  不排除确实是有无理取闹之人,但这种毕竟占少数,如果第一级部门能合法解决大多数合理诉求,逼迫而成的惨案就会少许多。

  第二, 杨功迅到底是不是精神病,此案应该怎么判定?

  在当地网友提供的信息中,杨功迅作案时目的性极强,干脆利落且不牵连旁人,看起来头脑是很清楚的。

  但要知道,此前在他上访之时,被判定为精神病,送到精神院关了两三年。

  这就很棘手了,你说他没精神病,那之前谁给他做的鉴定?相关人员是不是得倒查追责?

  如果他有精神病,那这件案子应该怎么判?

  这不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更涉及到法律和权力有没有滥用——

  他到底是不是精神病?还是说精神病也是看需要,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说你不是你就不是,是也不是?

  现在,全国人民都看着,杨功迅到底有没有精神病,确实该有个说法了。

  4

  数日前,宜川检察院官微曾发布一条内容,称:不要再说怜悯什么弱者了,弱者就是要被强者践踏的。

  此文一出,瞬间引发轩然大波,没多久便被删除。

  这件事我没写,但却使我无尽悲哀。

  这个世界的终极法则还是黑暗森林法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会有光明与黑暗,弱肉与强食,这可以理解。

  尽最大努力实现公平正义,扶贫济弱,这就是我们建立文明的理由,也是法律存在的理由。

  但如果连司法都开始无限慕强,任人操控,那我们还以什么自诩为文明?又如何区别与野兽?

  构筑司法就是构筑文明,建立文明就是建立希望,但连法律从业者撕开血淋淋的现实告诉我们强者永远无敌,绝大多数的弱者又该怎么办?

  我从不认为谁弱谁有理,但让人悲伤的是弱者常常无处讲理。

  就像《福尔摩斯探案集·归来记·米尔沃案》的那句话——

  “亲爱的雷斯垂德,我认为,当法律无法给受害人带来正义时,私人报复从这一刻开始就是正当甚至高尚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