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自媒体号

郑州4个月大女婴隔离期间离世:这人间我来过

2022-11-18 17:55:34  来源: 燕梳柳如是公众号   作者:柳如燕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昨天下午,赫然看到一条迷惑新闻,郑州一核酸采样点推出VIP服务,年费为320元。

  说实话,这委实让我大吃了一惊。我知道美容院有VIP、商场有VIP、理发店有VIP,万万想不到,连堪称当下“国之第一大事”核酸检测竟然也推出VIP了。

  至于怎么个VIP法,我仔细看了看,凡缴费成为VIP者,都能享有两年内20次加急核酸检测服务,所谓加急,便是“最迟90分钟出报告,通常60分钟左右”。

  VIP的全称为very important person,直译过来叫“重要人物”,也可翻译为“贵客”“贵宾”,一般而言,商家推出付费VIP服务都是为了增收。

  但是,在无核酸不成行的当下,核酸检测已经成了与国民生活密切相关的第一要事,核酸检测机构还嫌自己不够肥么?更重要的是,这些机构难道是完全市场化在运营,没有管制的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很可怕了。

  “市场化”说白了就是“企业自主”,就是一切交由市场、交由利润说了算。但在核酸检测的市场里,买方很大程度上并没有选择自由。

  现在很多地域和场所都要求进出人员有核酸阴性证明,一面按头要求做核酸,一面打着“市场化”的旗号让核酸检测机构“自由发挥”,那可不就是镰刀挥舞韭菜任割。

  今天可以推出VIP,明天是不是就能随意定价?后天是不是就能随意卖码?只要钱出够,红码绿码转换自如,赤橙黄绿青蓝紫尽在掌控。想去哪里,能不能去,病毒说了不算,码说了算。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商家一旦食髓知味,后面的乱象自然就会层出不穷。而商事染指国事,必定会有大的祸端。

  所以,我视此次VIP事件为核酸检测机构的一次小小试探,它在试探自己的自由度和话语权究竟有几分,对民众的影响力和操控力到底有多大。

  若不及时掐灭这朵跃跃欲试的火苗,后面的价码,只怕就不是320元这么简单了。

  就在昨天,“Li思雨的爸爸”李宝亮在网上发求助长文,称其仅四个月大的女儿遭120拒诊后去世。让无数人痛彻心扉。

  根据他的叙述,他与妻子来自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区,不久前,夫妻二人带着仅4个月大的女儿李思雨到郑州治疗血管瘤,后因疫情滞留。

  11月12日,李宝亮妻子被判定为无症状感染者送入方舱隔离,李宝亮与女儿作为密接被隔离在某酒店。

  悲剧发生在11月14日,我捋了一下长文里的时间线,大致如下。

  14日凌晨3点,孩子第一次呕吐腹泻。

  14日早上8点多,孩子第二次呕吐腹泻,且多次喂水不进食。

  同日11:57,李宝亮拨打120,得到答复“隔离人员不能私自拨打120电话”,李宝亮询问酒店防疫人员,得知并没有此项规定。

  12:01,再次拨打120。

  12:34,救护车到达但没有上楼,而是指挥酒店防疫人员采集抗原检测,得知父亲为阳孩子为阴后拒绝接诊,理由是“孩子不是重症患者”。酒店方帮劝无果,只好又去联系定点医院。

  晚20:35,第二辆救护车到达,将李宝亮父女拉往郑州阳城医院。期间还绕路接了另一位确诊病人。

  23点左右,到达定点医院,李宝亮才知道该定点医院并不在郑州,而是在登封。此时距离第一次拨打120电话已经过去11个小时,李宝亮告知医生孩子已经一天滴水未进,但对方只发了一个温度计让等待次日抽血检查。

  15日00:29,孩子手脚发凉并出现窒息,李宝亮发现后立刻联系护士医生。

  三个小时后,孩子被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李宝亮的长文如下

  如果李宝亮先生描述的都是实情,我想,至少有四个问号需要拉直。

  第一,“隔离人员不能私自拨打120电话”是谁说的,有没有明文规定,还是说急救中心也设了隐性门槛,隔离人员没有呼叫紧急救援的资格?

  第二,婴儿仅四个月大,呕吐腹泻无法进食,且身患血管瘤,120没有亲自查看,那他们是以什么为依据认定其“不是重症”拒绝接诊的?

  第三,孩子父亲和酒店工作人员反复恳求,120坚决不接诊,究竟是因为孩子“不是重症”,还是因为孩子父亲是阳性?

  第四,定点医院的救护车为何这么久才到达?当地在设置定点医院时,有没有考虑到急救的速度和距离问题?

  “二十条”发布后,张文宏说了一句话:“我们内心非常清楚,最终走出疫情靠的肯定是科技。”

  这话说得没错,但同时,我们内心也非常清楚,科技可以抵抗病毒,但与疫情相伴的人为次生灾害,却不在其能解决的范畴。

  最近,郑州一直热搜不断。

  富士康员工大规模徒步逃离事件轰动四方,奔逃扬起的尘烟尚未散去,老员工的物品还被扔在宿舍外堆积如山,协助富士康招工的任务便已摊派到基层,“要求每村出一人,努努力出两人”。

  郑州疫情迟迟不散,召开发布会,刘书记哽咽哭诉错过了女儿成人礼,惹怒万千网友。“你在等他们道歉,他们却在等你表扬”。

  这一次,我不想再看到纸上盟誓般的“立即整改,举一反三,严肃问责,生命至上,人民至上”。

  只想问最简单的几句话:疫情存在多久了?相似的人命悲剧,这是第几次了?怎样保证以后不再发生?如果再发生,如何重处?

  在消逝的生命面前,在悲恸的情感面前,那些冠冕堂皇的词汇、永不出错的表述、陈词滥调的套话,无一不折射出冰冷的底色。

  一个谎言说了三遍便不会有人再信,同样的,一曲高调儿唱过三遍便会招人厌烦。

  四个月大的孩子,尚未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在亲情之外,对世界感知最深刻的可能就是捅喉咙,就这么去了,没有成人礼,没有周年宴,有的只是家人给予的四个月短暂温情,以及身后父母撕心裂肺的痛哭。

  也许在他无法言说的、小小的精神世界里,还弥留了一个天真又心碎的疑问,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来世上一遭,又为什么会被抛弃。

  我们应当有勇气承认,孩子走了,不是因为孩子病得有多严重,而是有些大人们病入膏肓,已经不成人样儿了。

  治人治疾,治世治心。疫情当前,VIP当道,兼之人性凉薄,唯扪心自问,剖心自省,才能把破碎的信任,一点一点地捡回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