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纪念毛主席 > 毛泽东时代

拒绝接受任何有关文革的所谓道歉

来源:红歌会网 | 作者:关东草 | 点击: | 时间:2013-08-25 21:35:25

 

 

  任何真对文革的所谓道歉都不是什么迟来的忏悔,人性未泯,良心发现。而是包藏祸心的丑恶阴暗心理的可耻表演。是变相的翻案行为,是贼喊捉贼,移花接木,嫁祸于人,栽赃陷害的卑鄙行为。道歉是在煽动不满,制造舆论,制造事端。颠倒黑白,愚弄天下,其结果只能是起秽自臭,身败名裂,不齿于人类,下场必将是可悲的。

  所谓的道歉在实质上,是一些人在夺取主动权,先入为主,抢占先机。混淆视听,扰乱人心的图谋。尤其是那些曾参与文革并且在文革当中就犯有严重错误和违法犯罪的人,这种人从来就没有做人的底线。他们采取的不过是一种自我划线的障眼法的卑劣手段,混淆了犯错误与违法犯罪的区别,道德问题与法制问题的界限。混淆了道歉与认罪请罪谢罪的本质区别,降低了问题严重程度,把本来就是敌我矛盾轻描淡写的说成了是人民内部矛盾,属于猖狂的反攻倒算行为,只能引起人们极大的反感,是绝不可能为正义的人们在心里上所接受的。

  经历过文革的善良的人们,早已经看厌烦了这些跳梁小丑的拙劣表演,近些年来一些小丑,处心积虑,挖空心思的自编自导自演的苦肉计,离间计。并不是什么自家的独门绝技,上乘武功,而是早已被人嗤之以鼻的不屑一顾的小把戏。这些丑类,不论玩弄什么伎俩,使用怎样自以为高明的骗术,都只能是竹篮打水,枉费心机。谁也不会轻易的上当受骗的,而且是永远的。

  不上当,不受骗,不接受道歉,揭露他,戳穿他,让道歉失去市场,使道歉彻底贬值,贬为负值。使其失去任何现实和历史意义和存在价值,在心理上的进行有力的自卫反击,使一切倒行逆施的,复辟资主义的罪恶阴谋道歉都化为泡影,灰飞烟灭。

  文革前十七年,在党内的各级领导层的内部,逐渐形成了一个由有官僚主义思想的官僚主义者构成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官僚阶层,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新贵集团,即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他们时刻都在梦想复辟资本主义的统治,脱离群众,脱离三大革命实践,站在群众的对立面。私欲逐渐在膨胀,这是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引起群众的极大的反感,所以文革中会才受到广大群众的揭发和猛烈的批判。

  文革后期,各地各单位的顾问委员会中的一些被解放了的老干部,占着茅坑不拉屎,反而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关系为自己的女、亲友安排工作,晋升职务,形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有的使平反扩大化,办公司,以权谋私,独占小车和房产等,有的走上了经济犯罪的道路,自私自利不知悔改的恶劣行为,严重破坏了党的传统和优良作风,以至最终不得被迫解散,黯然退出历史舞台。就是最有力的证明。资产阶级就在党内,走资派还在走。

  文革中,不断出现的阶级斗争新动向,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不甘心失败的一个又一个的新反扑。他们总是以极左的面貌出现,表面上比谁都左,都革命,行的却是资产阶级的极右路线的反动本质。形左实右,怀疑一切,排斥一切,打倒一切,为我独尊,以我为核心,不可一世。大搞无政府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热衷于帮派活动,闹派性踢开党委闹革命。疯狂破坏文化大革命,藏狂向党进攻。

  毛主席指出:“从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手里夺权,是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即无产阶级消灭资产阶级的革命。”夺权与反夺权是两条路线,两条道路,两个阶级,两种思想的激烈斗争的集中表现。至于运动中个别的坏人坏事以至违法犯罪行为,则是他们自己的资产阶级反动本性的自然流露。不是什么受蒙蔽,随大流,赶潮流,更不是害怕别人说自己革命。恰恰相反地,都是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的破坏文革,破坏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的反革命行动。跳的比较欢的,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反革命首恶分子,在文革中就已经被强大产阶级专政所坚决镇压。

  极少数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了保全自己,企图蒙混灌灌,他们人还在,心不死。在运动中,挑动群众斗群众,挑动学生斗学生。妄图扭转斗争的大方向。导致文革中出现的一系列打砸抢,逼供信的现像,这都是违反十六条精神的,广大的工农兵群众,革命干部和知识分子对此都是深恶痛绝的,同时,也都遭到了毛主席和党中央的严厉批评和及时制止。毛主席指示:“对反革命分子和犯错误的人,必须注意政策,打击面要小,教育面要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严禁逼、供、信。对犯错误的好人,要多做教育工作,在他们有了觉悟的时候,及时解放他们。”

  毛主席对支左部队的指示:“ 一概不要进行群众性的“请罪”运动。也不要强迫群众写检讨。群众自动写的检讨书,退还其本人。有些长期不觉悟并且坚持错误观点的群众,不要急于要他们认错,而要给以时间,让他们在斗争中自己教育自己。不允许体罚和变相体罚。例如,戴高帽,挂黑牌,游街,罚跪,等等。”(一九六七年四月四日、六日)

  文化大革命纲领性文件: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一九六六年八月八日通过)明确规定:“这次运动的重点是的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个通知并没有任何鼓励打砸抢等一切的破坏性的言论,相反地,有极强的政策性,原则性。

  文革中,毛主席是反对抄家的,而且尖锐指出抄家是反革命行为。并且进一步指出了这是反革命复辟的一种根源。毛主席在一些高干子第参与抄家一事的报告批语中深刻指出:“如不教育好,会成为将来反革命复辟的祸根之一。好在还不占干部子弟的多数,多数还是较好的。”文革中各地各单位中出现的抄家是同一根源,都是反革命的行为,抵制,反对,破坏,文革的坏人的所操纵,他们隐藏在群众中制造混乱。

  像联动,红色恐怖队一类组织在文革初期就被定性为反革命组织被取缔,在中央文件中明令禁止不准在有同类的组织。

 

  要用文斗,不用武斗是毛主席一贯思想。

  毛主席早在文革之初就指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实现这一场大革命,要用文斗,不用武斗。”毛主席在还说过:“在进行批判斗争时,要用文斗,不要搞武斗,也不要搞变相的武斗。”而文革中所有发生的武斗都集中在夺权斗争的前后,即67-68年之内。武斗是破坏文革的行为,打着保卫毛主席的旗号,反毛主席,正所谓“打着红旗,反红旗“是文革中普遍存在的阶级斗争现象,也受到了毛主席的多次批评,人们普遍熟知的毛主席对关于广西的《七。三布告》(1967),关于黑龙江的《七。二四》(1968)布告,关于山西的《七。二三》布告(1969,7)的批语。有关江西的对《中央关于禁止挑动农民进城武斗通知稿》的批语都是有力证明。

  教学改革是文化大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十六条第十条有明确具体的规定。

  “ 改革旧的教育制度,改革旧的教育方针和方法,是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

  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必须彻底改变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在各类学校中,必须彻底贯彻执行毛泽东同志提出的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学制要缩短。课程设置要精简。教材要彻底改革,有的首先删繁就简。学生以学为主兼学别样。也就是不但要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随时参加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的斗争。”

  这是针对,,教授治校,白专道路,成名成家,看不起工农兵群众,脱离工农兵群众,脱离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三脱离而言的。劳动是创造财富的唯一源泉。劳动者是创造社会财富的主体力量,工农业实体经济是发展社会经济的主要力量。劳动光荣,发展社会主义的集体经济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少数精英是剥削阶级的培养目标。

  教育制度的改革包括升学,考试,分配,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教学研究,学校管理制度,人事制度,干部制度等一系列问题。学校内部的管理层的领导权掌握在哪个阶级的手里,办学的指导思想,学校培养什么样的人才,为那个阶级培养人才都是关键性的问题。

  文革中改革了课程设置,改革了教材,教学内容,教学方法,考试制度,升学招生制度和毕业分配制度,改革了从苏联那里照抄照搬的教育学心理学和教育体制教材教法。学工学农学军批判资产阶级。

  夺了教育界走资派的权,实际上就是一种干部制度和人事制度的改革,绝大多数被打倒的走资派暂时靠边站了一会,基本都进了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五七干校,下厂,下乡,下基层,劳动锻炼,是给出路的,工资没有减少,依旧还是干部待遇。三结合的时候还是回来不少人的。

  这要比广大工人阶级下岗失业,农民兄弟失地的境遇要好多了。工人下岗失业被剥夺了一切,最基本的劳动权利没有了。

  后来,这一切都被污蔑为文革对教育的破坏。没有任何科学的分析,是典型的为唯心意和形而上学。

  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一切都照抄照搬欧美的破烂货色。教育体制教学内容方法教材考试升学分配等,严重的加重了学生的学业负担,教育腐败,教育乱收费,贵族学校,校中班,校中校,乱发文凭,定岗定编评职称变调成了卖岗卖编卖职称,卖荣誉卖地位,学术腐败,论文造假。招生成了绍变相倒卖考生等丑恶现象层出不穷,考试舞弊,丑行累累,罄竹难书。

  教育腐败与官场腐败是一对孪生兄弟。教育腐败为官场腐败输送着黑血,官场腐败又加大教育腐败的力度,教育腐败已经制度化,程序化,模式化。教育产业化,教育乱收费,不论社会舆论有多大,都在继续收,他已经成了地方财政的一个必须依赖的财源。所谓乱收费,是在玩弄词汇,乱收费,意在自许独家收费,收费垄断,绝不敢提减少收费或取消收费。教育成了发展经济的一个重要工具。上不起学,读不起书的越来越多,毕业就意味着失业越来越多,负载办学的和举债读书人的越来越多。

  教材,教学内容救升学考试制度就不必提了,仅仅一项中学教学方法的改革三十年来,一个学科从美国引进的就不止三十多种。耗费了人力物力和巨额的资金,但是没有一项能立得住脚,落地生根的,凡是来自美国的就是好玩意,有些东西是早已被美国人自己抛弃的,都要无条件的引进,无条件的学习,无条件的复制,没有一点自己民族独立思考的东西,交学费不管多昂贵。极端的盲目,极端的不民主,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这些都严重偏离了或违背了毛主席的教育方针。垃圾教育与教育垃圾成堆成山。这一切又该谁站出来来道歉!

 

 

  附1: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毛主席就制止武斗问题《给周总理的亲笔信》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恩来同志:

  最近,不少来京革命师生和革命群众来信问我,给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牛鬼蛇神戴高帽子、打花脸、游街是否算武斗?我认为:这种作法应该算是武斗的一种形式。这种作法不好。这种作法达不到教育人民的目的。这里我强调一下,在斗争中一定要坚持文斗,不用武斗,因为武斗只能触及人的身体,不能触及人的灵魂。只有坚持文斗,不用武斗,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才能斗出水平来,才能真正达到教育人民的目的。应该分析,武斗绝大多数是少数别有用心的资产阶级反动分子挑动起来的,他们有意破坏党的政策,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降低党的威信。凡是动手打人的,应该依法处之。

  请转告来京革命师生和革命群众。

  

  附2:中共中央关于中学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意见(供讨论和试行用)

  一、中学(包括中等专业学校、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等学校)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必须坚决执行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按照《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进行斗、批、改。

 

  二、从三月一日起,中学师生(包括一九六六年应毕业而尚未毕业的学生)停止外出串联,一律回本校,下乡下厂的也一律回校,一边上课,一边闹革命。为了加强革命性,科学性和组织纪律性,对中学师生要分批分期地进行一次短期的军政训练。

 

  三、革命的红卫兵是中学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先锋。红卫兵组织应该在运动中整顿、巩固和发展。红卫兵应以劳动人民家庭(工、农、兵、革命干部和其他劳动者)出身的革命学生为主体。非劳动人民家庭出身的学生,对毛主席有深厚感情,有无产阶级的革命精神,一贯在政治思想上表现比较好的,也可以参加。在学校中不许成立反动组织,象联动、红色恐怖队这类反动组织一律解散。对于受蒙蔽而参加过反动组织的学生,要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允许和帮助他们改正错误。

 

  四、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在中学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的基础上,由革命学生、革命教职员工和革命领导干部民主选举文化革命委员会,负责领导学校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并具体安排上课,搞好师生生活。一时不能选举者,可由各方代表协商,成立一个临时领导班子。

 

  五、中学上课要和文化大革命紧密结合。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学习党中央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文件,批判资产阶级的教材和教学制度,并以必要的时间复习数学、物理、化学、外语和各种必要的常识。在农忙期间,可以有组织、有计划地组织师生下乡参加劳动,向贫下中农学习。负有国家生产任务的半工半读学校的学生,不必下乡劳动。

 

  六、不许对提出批评和揭发问题的革命学生和革命的教职员工进行打击报复。对在文化大革命初期,被打成“反革命”、“右派”等的革命学生、革命教职员工,必须认真平反。中学的教员和干部大多数是好的,比较好的,不要排斥一切、打倒一切。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坚决反对群众斗群众。群众之间的不同意见,要采取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正确解决。坚持文斗,不许武斗。对犯错误者,要按照毛主席“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积极地督促和帮助他们改正错误,回到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立场上来。

 

  七、认真整顿和清理教师队伍,把教职员工中坚持反动立场而又不接受改造的地、富、反、坏、右分子(是指本人,不是指家庭出身)清除出去。这是办好学校的重要条件。

 

  八、认真贯彻执行毛主席“节约闹革命”的指示,爱护国家财产。对学校的设备自己动手进行全面维修,对破坏国家财产者,分别轻重,给以教育或纪律处分,并酌情赔偿。

 

  这一文件可在全国城乡和中学中张贴。

 

  来源: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秘书厅文化革命联合接待室编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有关文件汇集 (第一集)》, 北京:1967年2月

 

 

  中共中央

  国务院

  中央军委

  中央文化革命小组

  一九六七年五月三十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点此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