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青年

孤独的共产主义者

2021-11-15 11:46:34  来源: 廿一世纪新青年   作者:汉江墨客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几天有位同志联系我,说他这段时间跟孤魂野鬼一样,不知道该往何处走。他先前出了点事,和我们失联了。在没有同志的那段时间,他感到独木难支,很痛苦。

  孤独,应该说是当代左翼的共同感受了。我们因坚持阶级斗争学说,在这个调和主义甚嚣尘上的年代,既为粉红们所不容,也为右派们所攻讦。在政治上,我们是被边缘化的群体,在经济上,我们大多都处于社会的中下层。政治、经济上的双重窘境,决定了我们注定没有多大的发言权,也难以为身边人理解。

  在我们坚信共产主义是人类摆脱现在面临的各种危机的唯一道路,并坚信这场运动即将迎来复兴而相互勉励的时候,一些人士会讥讽我们是“圈地自嗨”。确实,要影响力没影响力,要钱没钱,谁会相信我们这一群体会是将来的弄潮儿呢?何况左翼内部现在还是派系林立。我们里面有跟修正主义暧昧不清的粉红,有形左实右的纳粹,还有企图火中取栗的投机分子。别说粉红和右派不信我们能成功,我们自己不免也会偶尔犯嘀咕,问“红旗还能扛多久”这类的问题。

  我是2015年左转的,对这个圈子的人和事也算了解一些,左翼同志可能经历的困难、困惑和心态,我基本都经历过,所以对于怎么面对孤独这个问题,我还是有点发言权的。

  我们面临的这份孤独,是一份特殊的孤独。它是由理想信念引起的,而非是单纯的情感问题。“天下为公”的政治理想已经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部分,所以当阶级斗争的前景茫然,而身边又缺少志同道合的同志时,我们就会感到深刻的孤独。这或许是马克思主义者较常人来说悲哀的地方。常人感到孤独,可以呼朋引伴,撸个串喝瓶酒解决,马克思主义者找谁呢?普通朋友无法理解我们的理想。

  去年南航一个同学自杀,遗书称自己是因为政治抑郁才做出的这种选择。他平常生活里肯定还是有朋友的,只是朋友里没有和他一样信仰的同志。如果他身边有同志可以说说话的话,我想他也不至于选择自我毁灭。

1.jpg

  然而,理想应该是激励我们的东西,不应该成为某种意义上的负担。如果理想让我们感到苦恼的话,只会是我们没处理好理想与现实的关系。理想跟现实肯定是有差距的,这份差距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难以缩小的。我们要努力地把理想变成现实,但一时实现不了的时候,也无需气馁,无非是进程慢点罢了。

  比如我想今年7月份把公众号做到4000关注,让更多的朋友了解左翼文化,可是没能做到。写不出好文章,阅读量一直不温不火的,而且微薄的收益和投入的精力完全不成正比。去年11月注册这个公众号,截止到现在,收益只有4000来块钱,做红歌花了1000块,等于一年时间才搞来3000块钱,还不如到工地搬几天砖。但灰心归灰心,不能说没实现目标或者没赚到钱,咱就不搞了。本来做这个也没指望当大V,只是说尽自己能力给左翼文化多做点优质的东西出来,到现在目标还不是实现了。

  从本质上来说,左翼同志会感到孤独,既有缺少情感上的陪伴因素在里面,但更多的,还是对前景感到悲观。同志少,所以没前景,没前景,所以同志少。恶性循环。

  然而,在阶级矛盾尚不尖锐的情况下,思想的多元化和左翼的边缘化是必然的,这是事实,我们必须承认。但当资产阶级的贪婪掠夺使社会稳定的基础再也不存在,连带着中间阶层也坠入贫困的深渊的时候,阶级对立也就简单化了,后者哪怕头脑再不愿接受盛世的崩塌,身体也会逼迫他加入到无产阶级的阵营里,站在共产主义的旗帜下,因为,他得活下去。这是趋势,我们也必须看到。

  所以,我对前景并不悲观,也并不觉得孤独。我知道,在我所不知道的角落,有跟我一样准备着燎原的火种。而我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火把举得高一点,让更多的人看到:

  “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