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青年

一位高校研究生的一点思考

2021-11-09 11:29:1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洞悉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人是高校的一名研究生,从去年开始跟随一位老师(姑且称之为W老师)做项目!由于W老师的项目常年都在A地区,因此,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有将近80%的时间都跟着W老师在A地区做项目。原本我只想着单纯地搞研究、做学问,不想涉足任何政治问题。但是,在这期间,我的所见所闻,让我的认识慢慢地出现了改变,我发现,政治从未离我们远去,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法”并未过时,而当今社会那些所谓的“心理咨询”、“心理治疗”在很多时候都是一种新形式的“精神鸦片”或暂时的“止痛剂”,在客观上充当了资产阶级的“牧师”。

  记得刚去A地区的时候,有一个研二的师弟(姑且称之为Y师弟)怨气颇重,一会儿说W老师要求太高、追求完美,让他受不了;一会儿说甲方特别烦;一会儿又抱怨实验室的有些人要么不干活、要么乱做事......总之,各种怨恨恼怒烦,他的情绪就如同一个【火药桶】般,一点就【炸】!

  因为我曾经学过心理学,之前在心理学课程的时候经常学到的一种“转念疗法”,它的原理就是“我们之所以对某些事物会有某种负面情绪,不是因为这些事物本身,而是我们对于这些事物的认知!”,据此,只需要我们“转念”一下,负面情绪就会戛然而止!因此在最开始的时候,我曾经试图用我学过的心理学原理引导他【转念】,尝试着让他把这一切的遭遇都当成是一种“修行”,当成是一种成长的经历!但是,他不以为意,虽然仍然在做W老师和甲方给他布置的各种任务,但是他仍然对目前的项目工作各种抱怨并心灰意懒!此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的内情逐渐浮出了水面,我也渐渐改变了看法...

  W老师的团队原本很是强大,鼎盛的时候,有20-30人长期驻扎在A地区,而且个个精英!因此,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甲方怎么提要求,都能够轻松应对!而且,在此过程中,W老师带出来了两个有出息的学生,这两个学生也先后留校当上了老师(姑且称之为Z老师和Q老师),他们的发展也很顺利,不仅评上了职称,自己也开始独立接项目、带学生。对于W老师而言,这本来是很长脸的事!但是,问题也来了,Z老师和Q老师在留校当老师后,在名义上仍旧是跟着W老师,仍然帮着W老师管理实验室,甚至帮着带W老师的学生。但是,等他们开始自己接项目干的时候,他们往往会占用W老师的学生干自己的项目!尤其是Q老师,他每年都会接一大堆小项目,本来这些小项目只需要3-4个人干即可,但是他往往会占用W老师7-8个(乃至10多个)学生,以至于W老师干自己的大项目(往往需要10人以上)时抽调不出什么人手。这就导致了一个怪现象:W老师的大项目就几个人干,Q老师的小项目一堆人干!W老师不得不把所有的大项目都压在他能指挥动的几个学生身上,弄得这几个学生苦不堪言,这个Y师弟就是其中之一!

  而我当时在A地干项目的时候,也饱受W老师的人手匮乏之苦,经常和Y师弟加班,弄得疲惫不堪!而且,当时还是项目收尾的时候,工作量不是很大的情况下。可以想象,在之前项目繁忙的时候,这个Y师弟吃了多少苦、加了多少班...更有甚者,Q老师去外地出差时,还经常用W老师项目里的钱报销自己的巨额差旅费!想到这里,想起了这么一句话:“教会徒弟,饿死师傅!”,难道说得就是这种事情吗?W老师辛辛苦苦地把他带出来,为什么他却不知道“感恩”,反而对W老师“恩将仇报”呢?

  而且,在此过程中,甲方也经常让我们去干一些项目合同以外的工作,理由是“配合甲方完成生产任务”,占用了我们大量时间。而这个W老师对于甲方是【有求必应】,无论甲方安排了什么活(无论是不是合同规定的),无不“照单全收”,然后让我们做!以至于有个甲方的负责人都跟我们说:“我们今年跟许多乙方单位的人都吵过架,唯独没有跟你们吵过,你们最让我省心!”,看样子,这些甲方人员把对于乙方的“压榨”视为了“理所当然”,而W老师对此也不反对!最开始我也不理解,为什么老师不懂得拒绝,后来我才知道,W老师在A地区投钱“接盘”了一些实验室,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私人老板”,并且还和甲方的利益紧密捆绑,因此,他没法拒绝

  记得有一次,有个甲方的领导和W老师喝酒回来,然后跟我们聊天。其中,当他说道有些甲方的经常给我们布置额外的任务之时,他就带着酒气跟我们说:“你们不要去怨,要知道,让你们多做事情绝对是为了你们的提升和进步!”,这根我们在心理学课堂上学得的“转念疗法”的观点有类似之处。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引导我们一种【转念】!但是,这样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完全就变了味!

  记得有一次,W老师有一个老学生(姑且称之为S师兄)来看望W老师,Y师弟也一个劲儿地跟W老师和这位师兄诉苦,抱怨甲方一个劲儿地“压榨”他,而W老师对他说:“你也别怨!甲方要你做什么事情你就做,这也是对你的锻炼!”,那个S师兄则直接露骨地对他说:“你将来熬出头了,你也剥削别人去啊!”,这位师兄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我在上心理课程时,经常看到、听到的某些由【受害者】变成了【加害人】的案例,以及心理学上著名的“踢猫效应”!

  说到这里,让我想起了一句话:“看一个人怎么样,看他的朋友就知道!”,同样,看一个老师怎么样,只需要看他带出的那些“得意门生”就知道了!W老师带出的那些得意门生一个个都是那样的德行,是不是可以反推,W老师是什么样的人呢?那个Q老师不知道感恩,反而对W老师各种“敲棍子”,会不会就是从W老师以及那些甲方身上“习得”的呢?

  此外,W老师之前招收了一些有背景的学生。他们当中的某些人仗着有背景就不做事,对项目毫无贡献。老师布置给他们的任务,他们压根儿就不做,俨然【雷打不动】,最后都是Y师弟给他们“擦屁股”!但是,W老师却仍旧发给他们工资,甚至还让别人(包括Y师弟和我)帮他们写毕业论文!理由是:“学生毕不了业,我们老师要被问责啊!”,使得W老师实验室里经常出现一部分人【忙得要死】,还有一部分人【闲得要死】!看来,W老师口中的“为学生好”,本质上还是爱惜自己的“羽毛”,放不下自己的“小我”!估计那些学生看准了这一点,故意跟老师“耗”,等老师稳不起了,自然会给他们“擦屁股”!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Y师弟还是W老师的侄儿!而且,在他硕士入学后不久,W老师就让他硕士毕业后申请读博士,等他将来博士毕业了,W老师也刚好就退休了!Y师弟的父母也让他去读博士!但是,他不止一次对我说他不想读博士,因为他在A地区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被甲方和Y老师各种【压榨】得没有了锐气,他的情绪也变得暴躁起来,而且他的他已经不想再干这一行了!而他的父母也不知道读博士究竟有多么辛苦,更不知道现在的“博士”已经和“打工仔”没什么两样了...

  而且,由于长时间超负荷的加班、久坐,到了去年底的时候,Y师弟的颈椎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以至于要经常去医院做理疗...到了要过年的时候,拿到的却仅仅是一点点“死工资”!当然,后面W老师也做了一点补偿,给我们每个人发了高额的补助。但是,在项目人手方面,依然是捉襟见肘。

  还记得有一次出现了一个插曲:甲方布置的一个合同外的工作我们做得不让他们满意(有客观原因),被甲方一顿批,W老师试图跟他们解释,其中提到了这个工作不在合同范围之内,结果那个甲方的一把手直接来了句:“你知道我的脾气的,你别跟我提合同,你要跟我提合同,我可以马上解除合同,我有这个权力!”,十足的官僚做派!见此,W老师直接不说话了,选择了忍气吞声,重新做这个工作!

  记得有一次,W老师借着酒意,在酒桌上跟我们说:“甲方就是老大,我们就是个蚯蚓!所以,你该装孙子的时候就得装孙子!”,然后他又进一步说:“到了那个位子上了,很多时候身不由己,逼得你腐败、逼得你违法!”,一语道出了他的真心话!看到这里,我想起了一句话:“心底无私天地宽!”,这个老师心底有“私”,有经济利益捏在甲方手里,于是就只能任凭甲方摆布!

  还记得前段时间,国家明确表示“996违法”,而W老师却不以为然,直接说:“领导给你布置了那么多任务,催得又紧,你不加班能完成吗?国企还好,在私企里,你不加班就直接让你走人,根本没有你还嘴的余地!”,屁股决定脑袋!他自己就已经是一个私人老板了,他自然是欢迎让员工“996”的,说得出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奇怪!

  此外,这个W老师身上很矛盾的特点:他很关心国家大事,经常和我们聊国内外局势,而且教育我们要爱国,并且还要我们去读一些介绍习主席年轻时在公社插队时的书籍,说是要培养我们“吃苦耐劳”的精髓;但另一方面,他又对党和政府颇多怨言。例如,经常说一些“国家应该大力扶持民营企业,应该让在私企工作的人的收入比国企高,这才正常”“国企到世界各地,根本竞争不过私企”一类的话。不仅如此,前段时间中央强调“共同富裕”之后,他不止一次地说“现在网上还有许多人想要‘打土豪、分田地’,这只能导致中国贫穷落后”。并且还不止一次地跟我们说他们小时候“吃不饱饭”的经历。貌似在他眼里,只要能“吃饱饭”,一切都可以让步!这与某些“公知”的观点又有某种相似之处!

  其实,这一切,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法”来分析一下这位W老师,就不难理解了!从阶级的角度来说,这位W老师就是一个典型的“资本家”,他因为小时候“吃不饱饭”的经历,同时又不懂得理性分析他所遭受的一切!再加上前些年“历史虚无主义”大行其道,他就把他曾经遭受的一切苦难以及国家遭受的一切问题都归咎于“公有制”,经常说“公有制养懒汉”“如果说‘越穷越革命’的话,那些因为偷懒、好逸恶劳而贫穷的人是不是最革命?”一类的话(这把那些因为受剥削阶级思想影响而“蜕化”成为了“八旗子弟”的人同真正的“穷人”混为一谈,从而否定公有制、否定“铁饭碗”,这是某些“公知”惯用的套路),思想上逐渐走到了普通群众的对立面,最终在市场经济大潮下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资本家!他所谓的“爱国”,爱的无非是能让他继续剥削和压榨廉价劳动力的“国”,一旦国家开始“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共同富裕”了,他就开始不满了!所谓的要学生学会“吃苦耐劳”,本质上是要学生“忍受剥削”,和以前提倡的“艰苦奋斗”完全是两回事!他虽然有时候也对甲方的某些官僚主义和腐败的做法不满,但是无奈,他的“钱袋子”捏在这些官僚主义者或腐败分子的手里,因此,他也就不可能真正反对官僚主义、反腐败。

  还记得W老师说过一件事情:在汶川地震之后,他和他老婆想领养一个孤儿,结果遭到了他的儿子的反对,理由是“害怕将来这个人和他争夺家产”,于是他们就放弃了领养孤儿的打算!当时他儿子才10岁啊!居然就能想到“争夺家产”了!看得出来,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私有财产”的观念是深入人心了!与此同时,不得不佩服,这个W老师对自己子女的“言传身教”真是好啊!

  再看看我们学过的心理学上的“转念疗法”,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剥削阶级炮制出来要求人们对剥削“转念”、进而“忍受剥削”的“麻醉剂”!这根之前马老板说的“996是福报”背后的逻辑如出一辙!

  这让我想起了马克思的话:“资本来到人间,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简而言之,这个W老师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不过是一个资本家的本性使然!而这个师弟的遭遇,无非就是当今社会千千万万个“打工仔”受资本家剥削的活生生的例子!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