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青年

我就是个无产阶级:一个中产家庭00后的思想变迁

2020-12-20 11:12:28  来源: 佐伊23   作者:一位网友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

  所有愿意投稿的朋友,均可来信(邮箱:zuoyi23@protonmail.com>)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个00后,中产家庭出身,经历外部条件的变化,自身思想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2017年以前,作者生活得无忧无虑,“从未思考过什么,有时天真做小资梦”,随着经济下滑,作者家庭受到很大冲击,导致作者反思社会。今年以来,作者更是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思潮冲击,最终认清了自己的阶级地位。

  正文

  我生活在天津,00后,在读大学生。母亲是一名建筑业的会计,普通的“打工人”;父亲薪酬较高。可能我家庭的生活水平就是大多数进城务工的青年们渴望的那样:从小地方漂泊到大城市,工作辛苦,但经过二十多年的打拼,事业上小有成就,有房有车,不需要担忧吃穿住行,可以提供给子女较好的教育资源。父母的税后月收入合计在一万五到两万三元,所以在2017年以前,我可以说生活得无忧无虑,从未思考过什么,有时天真做“小资”梦,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后浪”。至于说对各红色理论得了解只停留在教科书上,遑论对主席有什么深刻认识。

  我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在最初把毛认作是一个暴jun或毒菜者,得益于在十二年教育中我的历史、思政老师们三观正,不胡说八道。因此我对于公知编造的话术嗤之以鼻,但教学并没有跳出上面的五指山,即三七开。他们宣传主席的各种理论多好多好却从不谈具体内容。另外的原因就是家庭的影响,父母时至今日不断地灌输他们努力的经验以及身边人“不努力”的经验,亲戚朋友也把我家视为“奋斗的榜样”。在高考结束前,我的价值观就是围绕着“努力”二字,不定期地阅读名人传记,将他们的成功事迹奉为圭臬,看心灵鸡汤打鸡血,自然而然把主席视为世界名人录里面又一名坚韧不拔的创业者。

  对于小资、半无产者这样的社会中间派,因为收入比一般无产者宽裕而存在某种幻想,“对赵公元帅礼拜最勤,虽不妄想发大财,却总想爬上中产阶级的地位”,所以推动他们变红的往往是形势变化。从2017年开始,我母亲所在的公司遇到行业寒冬,经营状况严重恶化。她虽仍然在职但工资持续被消减到今年。尽管母亲没有透露具体薪资变化,但我估计薪酬从一万元下降到四千元,所有福利和优待被取消。最糟糕的情况是老板以疫情为由拒绝复工达两个多月,那段时间的工资就只维持在两千五左右,生活开支单靠着父亲那份死工资。母亲并非没有想过跳槽,但岁数太大不敢冒险,于是想找老板好好谈谈薪酬、待遇和公司前景等等问题。老板也很客气地对待这位为单位工作六七年的老员工,说一切都好商量,但在此之后绝口不提工资与待遇的问题,如同没有发生一样。

  在支出上多了高额的高考补习费和第二套房子的贷款,还有老人们的养老费用,家人提倡各种层面上的节约,避免奢侈消费,三四十年积累的财富大部分都交给各类资本。即便没有房贷,单单经济不景气就已经让我父母吃不消了,证明了如我家一样的中等收入群体在任何危机面前不具备任何抵抗能力,所谓小资、中产都是钞票糊起来的。

  家庭收支上的变化为我日后的转变奠定基础,而促使我对社会的思考则开始于高中,起源于一件很小的事情:高二的一个周四学校进行国歌训练,当我大声唱国歌的时候被所有人嘲笑,包括什么班长、团支书、优秀团员还有所谓小粉红。事后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无足轻重,可我却第一次产生不可思议与人心不古的感觉,也是对我内心“正统”堡垒的轰击。在小学和初中,我的老师们对于不敬国歌的教育十分严厉,唱国歌如此严肃的事为什么被嘲笑?是因为厌恶形式主义吗?是因为学业太重吗?在当时的认知中,这种违背书本与说教的现象只会出现在屏幕另一端,万万没想到竟发生在我身边,百思不得其解,但高中的学业压力让我不得不放下这份执着又古怪的思考。

  从那时起我就像很多左转的同龄朋友们一样,成了逆流与另类。高考后我有充足的时间来了解课本以外的世界,认识到996不是最严苛的,1224和887等等更为残酷的超时加班制度广泛存在了很长时间。“第一天加工一个零件一分钱,第二天加工两个零件一分钱”、“只发基本工资的一半,剩下一半必须加班才有”……类似的套路越来越多。在网络上见识了以公知的花样嘴脸,现场观战入关与反入关、内卷与分配、入关各派的辩经,见证了富豪们的宣传如何弄巧成拙;在现实里因为某些机缘巧合接触到本不会有任何交集的真正小资人与资本家的生活,又在大学生活中了解到中西部和农村子弟们的辛酸,真正意义上明白了什么是“同一个天空,不同的世界”,什么是出身。

  我愈发地不相信努力论,所谓堡垒不再如以往坚固。我在大一的时候开始读他的四本选集,尽管很熟识主席时代的历史,但看到鞭辟入里的阶级分析,了解到农村根据地、延安的十个“没有”和鞍钢,这时却发现打开了新天地,也明白老一辈人念叨主席好的原因。

  其实我还有很多想说的,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不是小资,也不是“后浪”,而是神州大地亿万无产阶级之一。抛开理论不谈,有一点是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只要你和你的家人仍然以劳动为生,处于被他人剥削的状态,不分性别与财富,不分地域与民族,你我同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