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青年

北大博士论文:中县干部升迁调查报告

2019-06-26 11:44:00  来源:安德门128号  作者:冯军旗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

  6月19号下午,一具遗骸从湖南新晃侗族自治县一中操场挖出,而这一遗骸是新晃一中16年前“失踪”的教职工邓世平,警方发现,邓世平是被新晃一中时任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操场工程承包方负责人杜少平所害。最近,由这一起“沉睡”16年的埋尸案引发出了大家对于县域官场裙带的关注。今天我们就带大家简单梳理一下北大社会学博士冯军旗的博士论文《中县干部》。作者在中县(化名,意指“县里的中国”)深耕基层官场2年,可以说一针见血地梳理出了中县乃至全国基层官场的基本全貌。

  壹

  一篇引发官场大地震的博士论文

  2008年,一位北大社会学博士来到河南省北山市中县(本文地点均为化名)挂职锻炼,他先后担任了副乡长和县长助理一职,但他此行还有一个的目的——

  在此期间,他完成了一项不可能的任务,先后以深度访谈的方式,采访了161名副科级以上干部,最终完成了一篇以“县城干部升迁”为主题的20万字的社会学博士论文。

  说它有价值,还有一个原因。作者巧妙地利用了派系矛盾,挖出各种潜规则,被媒体报道后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以至于作者后来不得不多次向那些访谈对象道歉。

  相信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组织会接受这样的“挂职”,所以它不但空前,也是绝后的。

  很多人向我咨询,要不要回家乡考公务员?如果你选择这条道路,这篇论文表现的生活,就是你未来将要追求的目标。

  中县有80万人口,论文的描写对象——副科级以上的干部有1073名。只要你有县城的生活经历,你一定知道,这些人对于我们生活的影响要远远大于一二线城市,像升学,就业等等,对一般老百姓而言的头等难事,找到这100个人,几乎没有办不成的。

  还有一些人想把北上广的房子卖了回家创业,有一些人想回家乡工作。如果你的关系网可以触及到这1000个人当中的一两个,它也会给你带来相当的便利。

  这1000个人主宰着我们的生活,可我们对他们却一无所知。

  要不要重回那个自己曾经熟悉又逃离的社会?无论你想成为这1000个人,还是要跟这1000个人打交道,相信这篇论文会给你很多的启发。

  

1.webp.jpg

  贰

  当公务员的第一个前提是成熟得早

  毕业后如果留在大城市,你正常的职业生涯会从助理、主管级、经理级、总监级等等一路向上,但不同公司的职级对应的工作可能大相径庭。向上流动,既可以加薪,也可以升职,一个地方不合适,还能再换一个地方,如果觉得哪儿都看不顺眼,还可以创业自己做山大王。

  但如果返回家乡考公务员,进入政府机关事业单位,99%的人,未来的职业目标就是本论文中描述的四级明确的台阶:副科级、科级、副处级、处级。

  

2.webp.jpg

  其中最重要的是“副科级”,包括了副乡长、副镇长、县里的副局长、还有县委县政府正科级部门的副职。

  之所以说重要,因为“副科级”是一道分水岭,一边是办事员,科员;另一边是领导干部,有资格参与干部晋升序列的选拔。即使没有升官,也能在退休后享受领导干部的待遇。

  官场小说看多了的人,往往看不上这个最小的官,可一个县的公职人员一般在4000人左右(不含教师医生),他们终其一生的奋斗目标就是“副科级”——成为这1000个人中的一员,概率是25%。

  升官既是长跑,也是短跑。“副科级”解决的越早,对仕途越有利,中县县委领导中一半都是5年内解决“副科级”的,而县委书记这个短跑冠军,只用了两年半。

  

3.webp.jpg

  28-30岁是一个很重要的关口,如果不能在此期间解决“副科级”,就会造成“一趟赶不上,趟趟赶不上”。

  所以,想回家乡当公务员的第一个前提是个人成熟得早,根据我的观察,如果没有学生干部的经验,大部分人在30岁之前是达不到“政治上成熟”的标准的。

  另一个障碍是“乡镇工作经验”的要求。

  中国官员在提拔时,有没有乡镇工作经验非常重要,作者统计中,县级领导一半以上是从乡镇一把手的位置上升上去的。

  大部分考公务员的人,都喜欢进“税务、工商、电力”等封闭的垂直单位,或者“城建、交通、教育”等等县直部委局,好处是专业性强、工作环境舒适,但坏处是日后升迁竞争力不足。

  所以,对于大学生而言,在乡镇进入“副科级”是一条竞争不太激烈的道路,但你愿不愿意从大城市回乡镇工作几年呢?你又有没有能力把握好乡镇非常具体琐碎的工作呢?你又能不能跟抠脚大汉们“打成一片”呢?这些都是很大的考验。

  当然,无论是年龄成熟度还是处理具体事务的能力,其实在大城市的体制外企业同样存在,但下面两个问题——政治家族和拉关系,就是典型的体制内现象了。

  

4.webp.jpg

  叁

  家族没有政治背景,能当官吗?

  最早关注此论文的《南方周末》将关注点放在其中的第七章,触目惊心的“政治家族”上。

  作者并从1073名干部名单中,梳理出21个“政治大家族”( 产生了5个以上副科级干部),140个“小家族”( 产生了2-5个副科级干部)。

  

5.webp.jpg

  按这篇报道的说法,如果你没有任何政治背景,回家当公务员不是什么好出路。但如果通读整个论文,你会发现《南方周末》的这篇报道,显然有断章取义之嫌。

  其实,作者还统计了157名正科级以上干部的家庭出身,其中出身为“农民”的比例为62%,出身“干部”的仅为24%。所以作者认为,县级精英阶层是以“精英循环(新的精英代替旧的精英)”为主,而非“精英再生(新的精英产生于旧精英之中)”。

  但为什么又会出现这么多的“政治大家族”呢?仔细观察作者列出的材料,不难发现,这些“家族”成员从政的时间大多是80年代后期到公务员改革之前,这些干部子女从政之简单、提拔之轻松,确实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朝中有人好做官”,这也和我们平时的经验观察相符。

  但作者同时认为,这只是短短一代人的现象,“近年来趋于明显的情况是,政治家族在中县呈现衰落的趋势”,原因很多:

  第一个原因是干部计划生育执行得比较严格,导致家族变小。

  第二个原因是大部分干部子女凡是能出去的,都不会回来——人家是把“回县城当公务员”当成一条退路。

  

6.webp.jpg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从2005年开始实行“公务员改革”,“逢进必考”是摧毁“政治大家族”的直接原因。

  作者举例说:

  一位乡人大主席给我讲,如果10年前,他的孩子早就上班了,但现在,孩子大专毕业1年多了,还在家里待业。

  而一位县直局长现在还在为孩子的就业问题多次找县领导,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所以说,“阶层固化”并不是县城官场主流。

  不过,血亲的“政治家族”少了,姻亲的“政治家庭”却多了,作者举了某个大学生利用姻亲编织关系网的例子:

  徐幕声(论文的所有人名均为化名)师范毕业后,到县政府做通讯员,……有几个女话务员,其中一位和当时的县长关系密切。……徐幕声有意识地接近这个女话务员,在日常的交往中,这个女话务员认为徐幕声有能力,靠得住,就把自己的女儿许给了徐幕声,……徐幕声和县长的关系就变成了硬关系,县长也就成为徐幕声的仕途庇护人,几年内,徐幕声就被提拔为某科科长、政府办副主任,然后出任某局局长。

  ……徐幕声当上局长后,……鼓励同在局里上班的侄儿和副县长的侄女谈恋爱,……徐幕声就和这位常务副县长建立了姻亲关系,……30 多岁就出任某乡镇党委书记。

  “政治大家族”的本质是因为政治上的血亲和姻亲关系,降低了信任成本,换句话说,即使没有了这层血缘关系,政治仍然需要信任,信任就要结盟,没有血缘关系“盟友”,反而需要更多的维护,这就是官员们最重要的政治活动——拉关系和关系运作。

  如果你想回家乡当公务员,这是你绝对绕不过的槛。

  

7.webp.jpg

  肆

  拉关系与关系运作

  拉关系有两个词,首先要有“关系”,然后是常“拉”。

  除了血亲和姻亲关系,可以扯得上的“关系”还包括干亲、同乡、同学、战友、同事。

  以其中最需要“拉”的干亲为例,论文中有一个例子:

  鲍华君的爱人曾在文化局工作,……乡医院院长李明仪爱人在文化局旁边的粮店工作,两人很快建立了互惠关系,……随着交往的深入,两家的关系也从工具型关系向感情型关系转变,……两家结了干亲(鲍的女儿认了干妈)。

  但是,鲍华君根本没有想到李明仪后来的仕途发展,……(一路晋升后)得以出任省计生委主任。

  随着干亲李明仪的仕途升迁,鲍华君的仕途也是一片光明,这最明显地体现在他晋升为中县计生委主任上面,等于突破了副局长很少晋升为局长的惯例。

  不过没有血缘关系的“关系”都是虚的,主要还是靠平时“拉”,中县政坛“拉关系”的三件套分别为:喝酒、打牌、送礼。

  首先是喝酒,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建立关系,想认识谁,最好的办法就是进入该关系网内部人的酒桌上,“几杯白酒下去,自然从陌生到熟悉,甚至开始称兄道弟”;

  另一个目的是交流信息,谁跟谁是什么关系,谁的子女在哪儿,一到了酒桌上,所有干部都是透明的,作者的很多信息也都是从酒桌上得到的。

  “送礼”则体现在节日,以至于“一到中秋和春节等重要节日,很多重要的领导干部一般都不在中县。”

  

8.webp.jpg

  “拉关系”是养兵千日,而“关系运作”则是“用兵一时”。

  所谓“关系运作”就是谋求晋升时,把平时“拉的关系”再“跑”一遍,用起来。光有关系而不运作,等于没有关系。

  作者也举了个“有关系但缺乏‘运作’导致失败”的例子:

  竞争乡镇长的主角李书平,……认为自己有政绩,推荐票也高,乡党委书记也推荐自己,加上自己的公公当时还是县领导,服务县委书记几年,……就没有到县以上找关系。

  竞争对手冯南疆,其岳父曾经是中县交通局长,通过其岳父,找到了某市的政协主席,……就给当时的中县县委书记打了招呼。

  ……这让县委书记很为难,最后的结果是,两人都没有提拔,……

  别看官员们平时见面笑哈哈,可一旦竞争起来,其残酷性远超职场,不但比拼平时谁的“关系”硬,更要比较谁“关系运作”能力强。

  作者又举了这个李书平的第二次竞争乡镇长的例子。

  李书平通过曾任中县组织部长的北山市人事局副局长,找到了当时的北山市委组织部长,给中县县委书记打了招呼。而其竞争对手刘艺美则通过在市委党校的同学,找到了当时主管组织的中县县委副书记。

  最后的结果是,李书平竞争乡镇长成功,刘艺美则出任某群团一把手。

  事实上,刘艺美也输在了“野心”上:

  刘艺美有个表哥是副省级领导,但是她说层次太高,隔得太远,无法打招呼,有这个关系也用不上。

  刘艺美说,她对仕途没有太大野心,有机会也会争取,但不会不顾一切的去争取。她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认为无论是人脉上、经济上,她都无法和李书平竞争,她说:“在能力、资历差不多的情况下,最后就是拼关系、拼经济、拼野心。”..

  刘艺美说的“拼经济”就是拉票,这是比“拉关系”更残酷的竞争,不过这至少是副科级以上的官才要操的心,这里就不多说了。

  “拉关系”、“关系运作”、“拉票”,几乎耗尽了官员的大部分精力,还要“搞政绩”。有人说,我不想当官,就图个公务员旱涝保收的稳定,不可以吗?

  论文没有涉及一般公职人员的生活,但在我看来,官场有三种角色:棋手、棋子、棋盘,棋手当不成的人,通常还有“棋子”的价值,但不想当“棋手”,只能成为“棋盘”了——在权力中心被边缘化,还不如别靠近权力。

  希望有一天,中国也能把“公务员”和“政务官”变成两个“井水不犯河水”的体系。此时,你才有资格说一声:谢谢,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当一个小公务员。

  伍

  组织部部长:女性不宜从政

  一般而言,大家都认为公务员比较适合女性,但这论文给出了很多相反的事实。

  首先是官员比例,副科级干部中,女性仅占13%,正科以上仅6%,大多是副职,其升迁机会仍然只有男性的几分之一。

  就算是这13%的比例,可能仍然轮不到你,作者分析了10 名女正科级一把手和女县领导的家庭关系,无一例外都有父辈和丈夫的政治资源作支持。

  

9.webp.jpg

  最后,就算你具备了政治资源,某些方面仍然有先天缺陷。副县长曹岩说:“女干部在选拔任用方面,在竞争方面,远远不是男同志的对手,比如拉票啊,喝酒啊,平时交往啊,这些方面,女同志根本不行。”

  女性官员在拉票中特别容易遭遇“荡妇羞辱”式的政治攻击。作者认为:“很多女干部的谣言和绯闻,往往在添枝加叶之后,发酵沉淀,在如流的政治生涯之中,不断泛起,不时侵蚀一些女干部的政治生命,直至女干部退出政治舞台,这些谣言和绯闻才会成为历史陈迹。”

  女性在职场中受到的歧视,在官场上只会加倍呈上。

  所以,组织部部长张亚楠很直接地说:“在家庭和事业方面,没有一个女人能处理好的,女人干事业都患得患失。我最后的观点就是女同志要过女式生活,青春愉快、养尊处优,不宜从政。”

  陆

  一场没有赢家的战斗

  论文里有一个原县委办主任和原副县长竞争县人大主任时的博弈案例,令人感慨。

  两人工作经验都很丰富,都有市里的铁关系,但原县委办主任资格更老,所以后者票数更多。

  谁知后者正是在选票上栽了跟头。在投票之前,每位投票人都得到了一份他的个人材料,列明了近些年的工作和成绩,这个西方竞选中最常见的材料,被原副县长认为是非正常的拉票活动,告到了市委组织部。

  上面调查后认定举报属实。结果,原副县长大翻盘,成功上位,原县委办主任领了县委顾问的虚职,一直想不通。

  可事情还没有完,舆论一片非议中,胜利者在一年多之后,被查出晚期肝癌,不久去世。

  去世之前,他托人带话给此生最后一个竞争对手,只有八个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一切都像这份意义非凡的博士论文的扉页上,作者写的那首名为《蒲公英》小诗:

  中县的天空

  飘满了蒲公英

  飘着的,是命运

  落下的,是人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