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青年

从月光到月欠,青年人的思考与实践

2019-03-04 12:12:57  来源:新潮沉思录  作者:刘梦龙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乎所有的年轻人都遇到过这个问题吧,一不留神就成了月光族,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其中许多人又成了月欠族。所谓月欠族就是指每个月不但花光了自己的工资,还要透支的情形。这样的情形确实引起了不少人的焦虑,许多人纷纷抱怨自己不但不知道把钱花哪里了,现在已经到了不知道把钱欠在哪里的程度了,更有人已经发展到了拆东墙补西墙的地步了。

  比起月光一族,月欠族要让人担心的多,但不可否认月欠几乎是月光的自然发展。这就像一个人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年轻人月光实际上是一个当代社会很普遍的现象。我们不妨假设一个外地在京青年小甲,他的实领工资达到了北京的中位数工资6500元(这意味着他的工资已经扣除了五险一金,实际上不低于8000)。他每个月的支出,房租是一大笔。

  2017北京房租的中位数差不多和他的实领工资相当,考虑他单身,合租条件不太差不太远的话一个月至少1500(这个数字实际上已经低于人均数字了),比起房租更让人遭心的是北京经常出现房东提出无理要求,一次支付一年的房租费用,让人一下很难承受。每个月吃饭1500元,这已经是相当节省,很可能要自己周末做饭。交通费500元左右。基本的社交至少也要1000元,这不算每个月可能出现的红包炸弹,意外支出,电子产品更新,换季衣物等。最后小甲的收入只剩两千元,这些钱要负责之前说到他的基本娱乐,男女交往,学习充电等。

  

  应该说小甲的情况是带有一定普遍性的,在大城市“长安米贵,居大不易”的情形已经不只一日。实际上我们还极大低估了年轻人的消费娱乐交击需求,可以这样说,大部分在外漂泊的都市青年是很难攒下什么钱的(除非他放弃社交或者生活格外简朴)。这种情形说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指责青年人不会过日子之前,许多人不妨回想自己的青年岁月,是不是也是月光居多。或者说年轻人如果不是一支消费能力旺盛的主力军,那么反倒是这个社会消费已经出现问题了。

  更进一步说的,以前所以月欠族更少,不如说是社会金融消费体系没有发达到今天这个程度。实际上在我们注意到月欠族之前,每个月疲于奔命还各种信用卡,东挪西借,寅吃卯粮的生活早已经是一些发达国家的常态。只不过中国很大程度上跳过了信用卡时代直接进入电子金融时代,透支消费变得更容易,各种白条,预借,小贷只需要手指一点就能轻松入手。

  这其中当然是有社会的整体氛围在起决定性作用,消费主义本来就是现代市场经济的基调。铺天盖地的广告,无孔不入的促销,面对季节性折扣,不断更新换代的各种消费娱乐产品,不断上涨的社会生活成本,过度紧张的社会生活节奏,不可能不让青年人寻求起码的消费放松。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生活已经这么艰难,略为放松又有何妨?现代商业社会就是这样,他渗透到你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即使你不愿意消费,它也能创造出使你消费的机会。它不只是要榨干你的每一个铜板,还要取走你未来可能赚取的每一个铜板,并从中获利。

  

  即使是大环境使然,但并不是说现代青年就应该听之任之。现代社会是一个有无限诱惑的社会,但面对诱惑,学习成长本就是人生的一个过程。我绝不赞成我们的青年一定要立志做一个王安石,范仲淹一样君子忧道不忧贫式的圣人。我们之所以要建立一个不断进步,繁荣昌盛的新中国就是要让大多数人过上富足的生活,我们是要承认,作为人,尤其是绝大多数普通人是有过上美好生活的迫切愿望和基本需求的。青年人就该过青年人有朝气的生活,就算易于冲动,多花一些钱也是应该的。

  相应的,作为一个青年人更应该看到广阔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未来的道路还很漫长。现代社会的好与坏都在于它的五光十色,有太多容易沉迷其中的事情了。月光谈不上可耻,偶尔月欠也是正常的,但如果陷入滚雪球式的债务,那么就该反思,是不是已经落入过度消费的陷阱了?我们说过犹不及,凡事要量力而行,这原本也是成长学习的一部分。每个人的自制力是不一样的,这和天性和后天的学习成长都有关系。

  在更早以前,在我们的父辈,我们大多数今天的中年人的青年时代,透支消费还没有发展到今天这么便捷的程度。固然有许多青年在自制力的培养上是有问题的,这是造成他们今天陷入恶性债务循环,从月光到月欠,直到社会失信一步步滑落的根源。但在指责他们的时候也应该看到社会的诱惑更多,滑落的难度也更低了。这样的例子我们都已经看的太多了,和前辈相比,今天的青年人一不留神,学习的成本或许就太大了。

  

  青年人有青年人自身的心态和行为模式,这是我们应该看到的。这个年龄段即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难免也有经验和思虑的匮乏,在当代的社会氛围下,这都是容易照成过度消费的重要原因。这里作为过来人,我们也难免要给现代青年提一些建议。

  风物长宜放眼量,青年人有冲劲是好事,终究还是要意识到这是人生的一个成长阶段,就像我们之前提到的那样,最终是要学会量入为出,长远打算的。当然这不是说就要过上清贫简朴的生活,甚至适当的透支消费也不是不能接受的。而是说,我们的青年人要学会分配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把更多一些的收入投入到提升自我中去。当然,关于自我提升当代社会同样有很多陷阱,需要另展开一篇讨论了。

  我们说要摆脱这种月光到月欠的状态,不外乎是开源节流。不可否认,随着社会生活成本的上涨,单纯靠节俭是很不合理,甚至是不现实的。要破开困境,关键还是要学习成长,我们的青年人将来是要成为整个社会的栋梁,这也意味着更加沉重的负担。两肩荷一口,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当然是快活的,但不可避免的最后要走向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岁月。一个人收入如果不能随着年龄的成长而成长,那么在未来是无法立足的。

  我们也不避讳这一点,现代大都市越来越难以立足,许多青年人最终是无法留下的。这不是单纯靠个人可以解决的问题,但我们也应该认识到,即使那些在都市奋斗了青春,最后不得不离开的青年人。他们离开的时候是应该带着必要的经验和本领去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而不是带着一身债务狼狈不堪的逃离。大都市也许不是每个人最后的家园,但它也应该是一个学习锻炼的地方,是一个人生命成长的阶段,而不是一段噩梦。

  更进一步说,我觉得这种过度消费是一种普遍现象。虽然在都市青年中它出现的更早些,但它不仅仅是基于大都市是高生活成本的,而是今天整个社会普遍存在,并不断扩散的。

  这是个人和社会共同的问题。说到底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消费主义是市场经济的必然行为,但相应的,对市场金融秩序的管理,对公序良俗的维护也是一个社会管理者应有的责任。我们不是说要回到物资匮乏的时代,针对非理性的过度消费渲染和恶意引导也到了该管一管的时候了。市场经济也不是无限自由的商业投机,一样需求市场的监督引导,否则资本的本性是必然要走到无微不至,无恶不作的程度的。

  如果我们站在更宏观的角度来说,当代青年的困境除了自身的不足,是不是也来自更大的社会压力,来自还有待改进的劳动分配和社会保障制度。中国社会的生活固然是有希望的,但也是相当艰难的,这是一个时代的写照,人们在负重前行。青年人要竭尽全力才能去寻求温饱的社会和勉强立足的社会环境,肯定是不合理的。

  中国社会的社会保障体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当然是建立在生活财富进一步积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基础上的。但我们显然不应该只关注遥远的未来,而忽视了当下人的生活。这样的错误我们是曾经犯过的,改善应该是逐步的。以最为敏感的青年人为代表,中国迈向发达社会的标志在我看来应该是更多的人有能力在保障起码生活的前提下去追逐自己的梦想,而不是困于基本的温饱。

  

  当然无论社会怎么发展,人的一生是很短暂的,人要克服诱惑,最终寻求到自己生活的目的,最终生活是要有目标的。花天酒地,纸醉金迷是快乐的事情不假,现代社会能让更多的人以更低的成本通过透支未来,来实现短暂的自我麻醉,但生活不是活着。这是一个永远不变的问题,贯穿于每个人生命的过程,对这个问题的寻求和解答,会塑造许多人不同的人生。

  有些人活的崇高而孤独,有些人活的平凡而满足,有些人最终活的一无是处,更有人活成了一个别人的噩梦。随着社会的发展,无疑人们会有更多的自由,更好的生活,但怎样去选择自己的人生,这是青年人要通过自己的实践去回答的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