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青年

网络文学与青少年面面观

2017-10-30 14:22:55  来源:共青团中央  作者:团团
点击:   评论: (查看)

  团团说

  近日,网上流传了一封妈妈的信件,字里行间满满都是焦虑。这位妈妈的女儿“今年15岁,初三了”,但是孩子回家后就把自己反锁在屋里看一些“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网文,这样不仅浪费学习时间,还极可能被某些网文的错误观点所误导。当网络文学撞上中高考,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孩子看网文,家长急疯了

  “最近上小学五年级的女儿迷上了网络小说。”一位家长发现,女儿美其名曰在看书,但翻开电脑浏览记录却发现,孩子看的竟是什么“霸道总裁小秘书、邪冷王爷你能拿我怎么办、八岁小爱妻与大叔的绝世恋”,只看名字就让人崩溃。

  一位快急疯了的妈妈写信道:“我的女儿今年15岁,初三了,学习任务那么重,开学仍没有个努力学习的样子,天天回来就把门一关,反锁在房子里看网文。时间就这样被浪费了,我们家长心急如焚。”她说,网络文学中存在大量同质化内容和低俗不堪的东西,实在令人担忧!

  

  许多家长担心,某些网络小说的不良内容会给孩子带来巨大危害。“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些网文不是描写一些‘丑小鸭’遇见富二代、总裁的情节,就是穿越回到古代,莫名成了公主或妃子,再与皇帝或王爷展开一段绝世恋,又或者直接宫斗等等。这样的小说有是三观不正,严重脱离现实,里面还有露骨的色情、暴力内容,别说小孩子,就连成年人恐怕也不适合阅读这类文字吧。”

  这位妈妈担忧:“这种在年轻学子之间,以隐秘方式野蛮生长的垃圾文字,将会把我们的孩子引向何方?如果短期内无法解决,我孩子面临中考,我该怎么办?是不是要动粗?”

  网络文学的现状

  根据百度百科定义,网络文学,指新近产生的,以互联网为展示平台和传播媒介的,借助超文本连接和多媒体演绎等手段来表现的文学作品、类文学文本及含有一部分文学成分的网络艺术品。

  中国网文大事记

  1994年

  中国加入国际互联网

  1998年

  1998年,为网络文学的发端年。痞子蔡《第一次亲密接触》在BBS上的发表开启了华语网络文学时代

  2002年

  2002 起点中文网成立,更多网站开始为作者提供写作平台

  2003年

  盗版频出;文学网站和论坛/BBS/贴吧找到各自的商业模式;起点模式—以VIP付费为主;天涯模式—网民自愿担任版主;论坛提供作品发表园地,聚集流量

  2008年

  盛大文学成立,旗下拥有7家主流网络文学原创网站,开始涉足版权运营,充分整合了中国互动娱乐产业和文化创意产业

  2013年

  腾讯文学成立,组建“内容”、“产品”、“版权”三大专业团队,开始泛娱乐产业布局

  2015年

  IP爆发元年,中文在线作为数字出版第一股登录深交所创业板;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联合,成立阅文集团;阿里文学成立,用创新和开放的思维打造泛娱乐产业链;掌阅文学成立,加强原创内容生产输出

  2016年

  泛娱乐产业大爆发,各巨头陆续以集团化运作,对优质IP运作更加成熟

  在中国文学市场中,网络文学增长最快,2013年至2016年的复合年增长率达44.9%,2016年至2020年预计将按30.9%的复合年增长率持续高速增长。

  网络文学用户规模:

  

  资料来源:Frost&Sullivan报告

  注:网络文学用户是指在特定年度通过个人电脑或手机设备对网络文学平台至少访问一次的独立访问数

  中国网文火爆全球

  前段时间,一则关于美国小伙沉迷中国玄幻小说不能自拔、竟成功戒掉毒瘾的新闻刷屏网络。这个小伙子每天在三个翻译网站同时追更15部中国网络小说,满脑子想的都是小说,忘了吸毒……

  

  在这一极富情节的故事背后,是中国网络文学强势出海,开始冲出国门闯世界的发展势头。

  今年4月,中国网络文学火爆东南亚的消息让网友为之惊叹。消息称,中国网文在东南亚受热捧,可以达到泰国随意一家书店的畅销书专区一半是中国网络文学的书籍,很多越南人也对中国网络作品如痴如醉。

  

  在海外,中国网络文学现已成为助力中国走向世界出版强国的重要力量,而国家倡导的“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更是为中国网文发力全球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来源:艾瑞咨询研究院自主研究并绘制

  政策、市场、文化、企业等因素助推下,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积攒了不少人气,覆盖的国家和地区也越来越多。

  

  来源:艾瑞咨询研究院自主研究并绘制

  随着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模式日趋成熟和专业化,潜力巨大的海外网文市场势必将推动用户规模的不断增长。

  

  来源:艾瑞咨询研究院自主研究并绘制

  从海外情况来看,网络文学的发展趋势为——更多类型的小说将输出海外、出海网文正版化、阅读渠道电子化、迈向全球泛娱乐产业链等。

  

  来源:艾瑞咨询研究院自主研究并绘制

  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趋势

  从中国网络文学当前情况来看,除了继续打开海外市场外,网络文学发展趋势还有:

  ◆商业模式转向全版权运营:传统商业模式是通过付费阅读 、VIP特权、用户打赏以及页面广告获得收入。打造全版权运营则是通过粉丝粘性,从而包揽纸质书出版,电子版权分销,影视改编、游戏改编、动漫改编、周边衍生品开发等等。

  ◆严厉管制盗版问题:随着网络文学价值水涨船高,提高全民版权意识,提高侵权成本,加大执法力度已经迫在眉睫,营造良好的网络版权环境,让原创者得到应有的尊重,让网络文学重获一片洁净的蓝天。

  ◆向移动式智能终端拓展:网络文学产业主要以线下出版和非移动式终端为渠道进行传播和消费的阶段正在成为历史,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手持电子阅读器等覆盖全网络的移动终端,正在成为网络文学产业化的主要媒体依托。网络文学产业向移动互联网领域拓展,成为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各大文学网站角逐的主要领域。

  ◆提高阅读内容质量:如今网络文学作品质量参差不齐,要想在阅读市场上取得优势,必须要向读者输送高质量读物。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一步提高,越来越多的精品内容会转移到各种电子终端,给用户带来良好的阅读体验。因此抓住网络文学产业链的源头,开发出更多高质量的原创作品,成为未来网络文学产业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网络文学任重而道远

  虽然网络文学有许多优点,且作品数量庞大,但也存在着不应被忽视的缺憾。

  有网友评论,等网络文学更新的时候跟“吸毒”一样、沉迷网文时都不睡觉等。【友情提醒:不要因为沉迷网文,而忽略身体健康,影响正常工作和生活!】

  

  

  

  许多网友感叹,看网文还会留下了一堆“病根”。

  

  

  除了网友说的因为沉迷网文而给个人可能带来不良影响外,网络文学本身在发展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司长张毅君分析:

  首先,从内容角度看,相当程度的存在“量大质低”之疾。网络文学创作和传播门槛相对较低,从业者的素养参差不齐。从总局组织的持续两年多的网络文学作品阅评结果分析看,虽然总体趋势在逐年向好,但重迎合市场轻价值导向,重个人倾诉轻时代分量,重离奇猎奇轻文化底蕴等现象尚未根本扭转;抄袭模仿、千部一腔,难免陷入套路化的窠臼;娱乐至上、浅薄浮躁,也就难以摆脱唯点击率的怪圈。

  其次,从产业角度看,还相当程度存在“急功近利”之忧。网络文学创作中的互动性带来部分作者在其写作过程中,更多顾及消费者偏好、片面追求经济收益等不良取向;在读者“催更”压力下,部分作品热衷于哗众取宠、博人眼球,把庸俗当通俗、把欲望当希望;在网络文学IP开发中,则存在对优质IP的匆忙立项、涸泽而渔和过度开发趋势。由于“票房至上”、“资本为尊”作祟,导致其后续作品的粗制滥造,其结果必然是暴殄天物、自毁长城。

  再次,从市场角度看,相当程度存在“失序失范”之困。毋庸讳言,目前网络文学市场规则还不够完善,监管手段尚不够有效,处罚措施也有不足,抄袭之风蔓延,侵权盗版仍盛,给原创优秀作品的阅读消费造成严重冲击,极大损害了原创者的创作热情,戕害了创新活力;也有部分文学网站不遵从行业规则,疏于内部管理,甚至为有害内容的出版传播提供渠道,严重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

  

  著名作家宁肯坦言:“网络文学对现实、对民族的精神,应有所担当。不仅是消遣、娱乐,还应寻找人们在现实和历史中的存在感,以及本身审美的提高。”他认为,目前网络文学呈现的状态非常庞杂,亟须有序健康的引导和梳理

  共青团助力“网著梦想”

  近期,共青团中央联合中国作协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了“网著梦想”——青年网络作家培训服务计划。

  该计划就是为了充分整合共青团组织和中国作家协会的优势资源,把专业培训、社会参与和思想引导有机结合起来,探索构建与青年网络作家及网络写作青年广泛联系的渠道和机制,着力打造服务、引导他们健康成长的工作品牌和培养体系,帮助他们在提高写作水平的同时提升思想素质、增进社会融入、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长为适应时代要求、弘扬社会正能量、深受读者喜爱的优秀作家。

  据悉,“网著梦想”——青年网络作家培训服务计划除了每年举办全国青年网络作家井冈山高级培训班外,还将在网络写作青年比较集中的省市,推动当地团委与作协联合开展地方青年网络作家培训。以上述系列培训为基础,建立与学员常态化的联系渠道和跟踪服务机制。加大后续培养力度,开展丰富多彩的国情考察、创作采风、名师沙龙、志愿公益等活动。积极整合资源,提高他们在网络文学原创网站的知名度,帮助实现版权深度开发。做好青年网络作家的组织吸纳工作,向国家级、省级作协推荐入会等等。

  

  如何看待网络文学对学生的影响

  在如何对待很多学生沉溺网络文学这一家长困扰的方面,北大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给了家长们一颗“宽心丸”——不要那么揪心于这一代青少年的判断力。

  “和现在的中学生聊天,你会发现中国精神上的‘富二代’诞生了。”

  判断优劣、明断是非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需要引导,但更重要的是需要每个人去自学。看得多、读得多,对作品好坏的感知力就自然会加强。

  “为什么大家觉得网络文学整体低俗、质量残次,甚至说90%的网络小说都是垃圾?”邵燕君说,因为这个标准是对应大家已经熟悉的纸质文学而来,这两者之间的比较是人们的习惯使然。而网络则不然,哪怕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也可以敲敲键盘在论坛、贴吧中写下点什么。所以,客观地看待网络文学的质量高低,要看它最后有没有足够数量的好作品走出来。

  

  

  “大家一想到网络小说就是穿越的虚构的,毒害青少年的,但在我身边也有正面的例子。”邵燕君在北大的一个学生,是四川省第十名,高中时候一直看网络小说。她问学生,你哪儿有时间复习,为什么能考得那么好?他笑答,“我们爱看网文的人心理素质、自控能力都很强。”

  邵燕君的孩子快18岁了,也是网络文学爱好者。在儿子八九岁的时候,一直研究阳春白雪的邵燕君开始研究网络文学。这母子二人有了可以切磋的共同爱好。

  邵燕君说,这些看网文长大的孩子,脑洞开得更大,人格也更加豁达。放松状态时,他们文章的表述能完全超出成人的想象。

  “当然,不是说读了网络文学就好,孩子有各种各样的。”邵燕君认为,最重要的是家长们能尊重孩子的欲望,多关注他们阅读的文章,把两代人一起阅读网络文学作为家庭生活的一种方式。有了大人潜移默化的引导,孩子的阅读趣味、写作能力会提升。

  

  家长可以做什么?

  ◆摆正态度,“疏”优于“堵”。对孩子而言,网络文学就是陪伴他们成长的玩具。不管家长喜不喜欢,总是避免不了孩子通过各种途径接触到网络文学。与其奢望孩子完全断绝与它们的接触,不如摆正态度,用开放的心态去对待。家长所要思考的是,如何让孩子既能阅读,又懂得自我约束。

  ◆丰富孩子的精神世界和课余生活。首先,孩子的成长不能缺少父母的陪伴。父母与孩子之间应多进行良性的精神交流与互动,多与孩子谈心聊天,关注他们的所思所想、一举一动,及时准确感受他们精神状态的变化。

  其次,帮助孩子养成阅读的好习惯。健康的课外阅读会让孩子的精神世界丰富,让孩子更聪明更理性,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基本的判断力。

  最后,多带孩子接触大自然,领略祖国的大好山河无限风光。旅行也是帮助孩子丰富精神世界的绝妙办法,能让他们开阔眼界。感悟到现实世界的美丽和壮阔,抵御某些网文里虚幻的诱惑。

  

  ◆让孩子学会自我管理。如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生硬地管孩子,不如让孩子学会自我管理。部分家长的共同特点之一,就是经常去强硬地“管”孩子,对孩子不断地提出限制性的要求。

  

  至于有些网络文学中充斥这暴力和色情,家长应该具备鉴别能力,及时阻止未成年孩子阅读此类作品。给孩子正面引导,帮助他选择内容健康、有助孩子开发智力的文学作品。暴力与色情不是网络文学的本质属性。我们帮助孩子健康阅读,但更要防止不良内容对孩子的侵蚀。

  

  最后,分享《红楼梦》中的一段,内容大概如下:

  香菱笑道:“我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有趣!”黛玉道:“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

  就是这样的道理,学生“见了浅近的就爱”,一旦沉迷于某些三观不正的网文,日后怕是再难体悟真正的出色作品。

  这之后黛玉又说:

  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玚,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