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青年

一个九五后毛派:毛派真的离年轻人越来越远了吗?

2017-05-23 20:35:46  来源: 微信“新世纪评论”   作者:红石头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几日,九零后青年学者陆弃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毛/派为何离年轻人越来越远?》的文章。笔者在翻微信朋友圈时偶然看到了这篇文章,乍一看这个题目,笔者便从头直冷到脚根。若毛/派真如陆弃所言,离年轻人越来越远的话,那么毛/派就已经到了行将就木的时候了。笔者惶恐地读完了这篇文章后,却对此观点不敢苟同,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写篇文章来厘清一下这一重要的问题。

  在这篇文章中陆弃这样写道:“如今在毛泽东主义者的活动上,参与者的平均年龄越来越大,而像陆弃这样的年轻人却愈发少得可怜。毛主义者似乎后继无人。”在这里,陆弃用了“愈发”二字,言外之意大概是毛/派以前还有些年轻人,而现在却越来越少了。而实际情况是否真的如此呢?笔者认为这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诚然在毛/派组织的很多活动中,参与者的年龄的确偏大,但这不能证明毛/派中就没有新鲜血液,更不能证明有很多以前是毛/派的年轻人现如今都纷纷改弦更张了。陆弃还专门举了一个广东的一个九八年出生的青年在五、六岁时就开始研读毛主席著作,而现如今却蜕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右派分子的例子来证明毛/派离年轻人越来越远了。但是在笔者看来,这个例子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儿无论他对毛主席著作有多么深入的研究,由于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变数太大,从而很难保证他就一定会成为一名坚定的马列毛主义者,他今天的蜕变也有可能受了某些客观因素的影响。因此,这个例子并不具有普遍性,同时也说明不了问题。而笔者所看到的则与陆弃恰恰相反,在毛/派队伍中,年轻人的面孔不是减少而是越来越多了,尤其是在2013年的那场席卷全国的抵制日货、保卫钓鱼岛的“九月爱国运动”中,在所有的游行队伍中,走在前列的几乎都是年轻人,而且打出的画像只有一个,那就是毛主席画像。尽管,陆弃在文中也提到了这一事件,但陆弃却这样写道:“他们(指青年人)更具有这个时代的特征,而许多毛主义者的身上却没有了。”在这里,陆弃想当然地认为,这些年轻人不属于毛主义者,而被陆弃视为毛主义者的,大概都是那些经常在一起开座谈会的上了年纪的专家学者和一些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老人吧。但如果说这些年轻人不属于毛主义者的话,那他们又为什么要打出毛主席的画像呢?他们自觉自愿地打出了毛主席的画像就已经证明了毛派在一定程度上来讲就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胜利。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正是因为中国左翼数十年来不屈不挠地努力,才使我们的青年一代开始慢慢意识到,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毛泽东思想才能发展中国的道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那场“九月爱国运动”中,在某些游行队伍里不仅仅打出了“抵制日货”、“保卫钓鱼岛”的口号,还打出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共同富裕”和“毛泽东思想万岁”等等具有鲜明左翼政治主张的口号。尽管,我们的一些热血青年还没有成长成为一名坚定的马列毛主义者,但至少他们已经意识到了左翼政治主张的正确性。我们可以试想,假如“保钓事件”发生在八十年代,我们的青年人估计很有可能高举着美国国旗和自由女神像走上街头吧。

  因此,陆弃首先就把毛/派贴上了一个“老龄化”的标签,不认为我们的一些热血青年是毛泽东主义者。这种思维本身就是僵化的,为什么承认那些去参加毛/派活动的人是毛派,而不承认没有去参加毛/派活动但与毛/派持有相同观点的青年人就不是毛/派呢?在“九月爱国运动”爆发之后,难道左翼的网站没有第一时间转载报道吗?难道左翼内部有人发表言论不支持这些热血青年吗?难道那些上了年纪的同志没有对此表示声援吗?就连“九月爱国运动”这个概念还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学者提出的。陆弃则说“”他们(指青年人)更具有这个时代的特征,而许多毛主义者的身上却没有了。”笔者实在不知道他何出此言。

  而事实上,那些德高望重的毛/派老前辈们,他们的每一次集会,每一次写作,都是一次泣血呼吁,他们的任务就把毛派的声音传播出去,而不是手把手地教授青年人如何具体实践,陆弃还在文中提到:“经常在纪念毛主席的同时参加许多‘当代领袖人物’的追悼会。”的确,近几年来,魏巍、邓力群、戚本禹、李成瑞、马宾等一些坚定马列毛信仰的老同志相继离世,以及白阳、艾跃进等一些杰出的马列毛主义理论家也相继离世。但是这不能证明随着老一辈革命家、理论家的离世,毛/派就会随之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他们是播种机,是宣传队,是他们把毛/派的理论主张传播了出去,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决不应该受到这样无端的指责!正是由于他们的伟大贡献,才会出现了当前的热血青年。不管承认与否,当前的很多热血青年都是他们唤醒的,在这些青年中,必然会出现坚定的马列毛主义者。因为这些老前辈们的活动都是公开的、堂堂正正的、摆在桌面上的。青年人必然会受到毛派思潮的影响,这也是客观事实。

  但是,陆弃的这篇文章还是有这些亮点的。比如他痛批一些左翼微信群里的极“左”现象,这一点笔者是完全赞同的。他在文中写道:“若与对方观点稍有不同,就会被破口大骂,甚至用“文化革命中的语言暴力”来对待自己的同志。“叛徒、邪教、走资派”这样的帽子接踵而来,有时甚至还需要用“谎言”或“谣言”加持一下对同志的污蔑。”在这一点上笔者也感同身受,但这种情形是怎么出现的,笔者认为必须深入研究,因为这关乎到左翼未来发展的重大问题,也折射出了当前左翼内部的现状。笔者认为,这些极“左”现象大规模地流毒于各个左翼群也只是近几年的事,这主要是因为当前中国左翼/运动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左翼内部人数陡然增多(自然也包括年轻人),人数的增多必然导致质量的下降,由于中国右翼的政治主张在中国的影响力逐步衰弱,这就逼迫着一批形“左”实右的右翼分子混进左翼内部搞分化左翼的任务。正如革命导师列宁所言:“马克思主义取得胜利后,一批反马克思主义分子便打扮成马克思主义者。”而这才是陆弃在文中提到的在微信群中所存在的极“左”现象的实质。这也的确会影响到左翼的传承问题,我们必须对此提高警惕。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青年一代的确有很多“政治厌倦症”患者。在当前的大背景下,他们在一片歌舞升平中逐步的迷失、迷茫、迷信……但是在痛苦中,必然会有人要打破“铁屋子”,而打破后也必然有人会选择共产主义信仰,这是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尤其是近几年以来,在网络上出现了大量的“小红粉”,这些“小红粉”们与“公知”们在网络上甚至出现了分庭抗礼的局面。要知道,在十几年前,这是不可想象的,在那时,“小红粉”就算是“泛左翼”了,尽管,我们不能说这些“小红粉”就是毛/派,就是左翼,因为“小红粉”们主要还有着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反智主义等倾向,但他们的出现却打破了长期以来右翼分子一统江山的局面。笔者坚信,在这些“小红粉”中必然会分化出坚定的马列毛主义者。到那时,我们的这些老前辈们就是“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了。

  最后笔者声明,笔者作此拙文无意与陆弃搞论战,笔者向来反对同志之间“扣帽子”、“揪辫子”、“打棍子”。也许我们谈的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当前形势下,加强团结,尤为重要。

  (来源:作者微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