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青年

陆弃|20岁时的心愿:有个“父亲”毛泽东

2017-02-04 11:48:4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陆弃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文创作于2012年,时年作者20岁。

  今日重读此篇“幼稚”文章,尚能感受到当时内心之悲痛。笔者少年历经艰苦,体会人间冷暖。正是2012年进步力量前行最为艰难时,悲痛无以复加,啼哭作此文章。呜呼哀哉!

  5年光阴转瞬即逝,笔者如今已为人父,母亲也已接回家中共同生活。都说只有历经人生悲欢离合的人才能看透人生,我却只想说,不愿弃世,只愿倍加珍惜身边的亲人。

  5年来,毛泽东给予我学习、工作的力量,给予我变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此文如今看来,内有许多不妥之句,但为保持原貌,不再多做改动。

  题记:我渴望能品尝到亲情的味道,我渴望能享受到父亲般的温暖,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嚎啕大哭,从来都没有这么尽情地哭着,我压抑不住内心的脆弱,我不知道我是否该活着。

  我敬仰和爱戴毛主席,超越任何人。以至于在很多时候,每每想起毛主席,我脆弱的神经总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我早已黯淡无光的目光透出那一丝丝怀念和忧虑。我活着的生命中早已注满对这位伟大领袖的尊敬和信仰,我的血液中早就浸染了“毛主席的好战士”这样一个无比纯粹和朴素的称谓。我活着,为了爱这位一百多岁的老人;我活着,为了能给这位百岁老者送终尽孝;我活着,为了让更多的人一起爱着这位伟大的巨人。我活着,无法诠释我对主席的爱。

  我从来就没有感受过亲情的滋味,我是那么的渴望得到它们,即使让我付出也愿意,可是我最亲的亲人啊,他们早已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剩下的亲人,总是带着可怜的眼光看着我,抚育我成长,这让我如何去感受到亲情呢?我感受不到,所以我只能沉浸在封闭的、自我的世界中,我只能呆呆的注视着伟大的毛主席,我总是想,总有一天我能到毛主席的身边去,给他尽孝。我总是希望,毛主席能抚摸着我的脸庞,亲切的朝我问这问那,关心我的生活和生命。只是这一切太遥远了,我无法释怀,我不敢轻易地放弃尘世的生命,远离剩下的那些亲人,去敬见“父亲”毛主席啊。

  我只能将对毛主席的爱融入我的精神之中,听着那些歌唱毛主席的音乐,我能感受到轻松,甚至能感受到一瞬间的温暖,那是属于亲情的温暖。因为听到这些,我总能感受到,我有无数的兄弟姐妹,和我一样爱戴我敬仰我们伟大的“父亲”。我能融入到精神的“亲情世界”中,我能露出久违的真笑。

  我总是希望,毛主席能抚摸一下我,能牵着我的手,带我散步,带我遨游。以至于我那些守在身边的亲人们,我已经冰冷的感受不到任何的温暖和希望。在祖母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可怜的无父无母的孩子;在叔叔的眼里,我不过就是一颗野草,永远也做不了家草;在妹妹的眼里,我不可能是一位“哥哥”,我做不了她的哥哥;在二婶的眼里,我总是一个多余的人,一个活着不如死去的人。久而久之,我早已憔悴,我已经不把任何对亲情的希望放在他们身上,我只愿我活着每天想着“父亲”毛主席,在毛主席慈祥的目光中,我能感受到“父亲”的爱,在毛主席温暖的怀抱中,我能感受到亲情的温暖。即使那永远只能是南柯一梦,我也无悔。

  生我养我的父母,虽然我仍怀念着他们,他们也曾给过一丝丝现有的思念和哀悼,不过我的生身父亲他走的太早了,以至于我无法清晰的记得他的脸庞,我记着他的只是无休止的家庭暴力,现在我是多么的渴望,那生我的父亲能在打我一次啊,疼痛的爱也是可以的。我那活着的母亲,你可知道,你在我的心中已经“死”了,从父亲走后你背叛了我们的家庭,你让我更加没有尊严的活着,我只能默默的说,你死了,我会怀念你的。

  如今的我,只能想着“父亲”毛主席,我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做儿子的快乐,我也能从他身上感受到父亲的温暖,无数拥簇在毛主席身边的花朵儿,我多么希望我是其中的一枝啊,哪怕到了晚间我就会枯萎,我也愿意。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去见我的“父亲”,因为我在尘世间已经没有了亲情和欢乐,我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希望和畅想,我只能无休止的痛苦,羡慕的看着那些人家亲人团聚的温暖,我什么时候才能感受到呢?十年还是一百年?这对我来说都是漫漫无际的等待,我徘徊在黑暗之中,你们知道我是多么害怕和畏惧吗?我真的是那么的渴望得到亲情啊,我太孤单了,我生怕我就这样死去,一丝丝亲人的温暖都未曾有过,就这样轻轻的离开。

  如果有人能帮我实现一个愿望,我只希望能拥有一个父亲,象毛主席一样温暖的对我笑着,即使第二天我就死去,我也愿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