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解放六十余年后观《解放》  

2011-04-17 00:18:38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正宗草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唐国强好胃口,一口气(和另一导演一起)导演了50集电视连续剧《解放》,而且自己还饰演了剧中最重要的角色毛泽东。草民人未老心先老,老是喜欢看反映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那一段历史的影视剧,连着观看了《中国命运的决战》、《延安颂》、《解放》、《保卫延安》、《东方》(央视正在播放)、《大决战》、《开国大典》等影视作品,自觉得过瘾极了。当然,这些作品中的好多内容是相似的(确切地说应该是一样的),但鉴于不同编剧的不同编写手法,就给了观众以自我理解、想象与鉴别的空间。艺术的真实又不等同于生活的真实,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这就是文学艺术作品的魅力所在。然而,在描写毛主席这一特定特殊的人物形象上,太艺术化那是肯定不行的,因为毛泽东不是塑造出来的人物,而是实实在在的五千年中国之第一伟大历史人物;所以,无论是故事情节的交代,还是人物言谈举止的刻画,都应是发生在毛泽东身上的实事,都应符合毛泽东的思想、语调、手势以及日常生活习惯。请勿误解,本文不是剧评,草民既无能力亦无心思作“剧评”,只是谈几句观感。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中国人民的心中升起了渴望和平的曙光,中共及其领袖毛泽东顺应民心民意,并由毛泽东应蒋介石之邀亲赴虎穴狼窝陪都重庆与国民政府进行谈判,希望国共两党能够再度合作,以共图和平建国之大业。可惜的是,蒋介石假戏真演,把谈判耗日作为调兵遣将的大好时机,积极准备内战,要用武力消灭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独夫民贼蒋介石用大炮轰碎了和平建国的希望,内战的乌云笼罩在中华大地的上空,遮没了人民心中那一抹渴望和平的曙光。终于,在蒋介石的指令下,铁杆反共将领胡宗南率数十万大军进犯中国革命大本营延安,由此,中国命运的决战,或者换言之,即蒋介石与毛泽东的最后的真正较量的决战大戏拉开了帷幕!  

蒋介石所仰仗的是由美国制造的飞机大炮坦克等等现代化武器装备起来的500万正规军,所以,他首先是一个唯武器论者,然后才是一个蹩脚的却又自命不凡的“军事家、最高统帅”。  

毛泽东则不同,他所指挥的军队只有120万人,武器装备根本不能和国民党军队相比,用“寒酸、落后”来形容是完全确切的。但是,毛泽东是高瞻远瞩的军事统帅,他和他的战友们作出了英明无比的决定:  

撤离延安。撤离延安,是为了换来新中国。  

毛泽东指出: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毛泽东指出:蒋介石和胡宗南“收复”延安,是他们失败的开始。  

毛泽东决定:他决不离开陕北,要在陕北的山沟沟里与敌人周旋,以此来牵制胡匪的几十万大军,为分散在各地的我军减轻压力,以利于更好地粉碎敌人的进攻,并伺机打击、歼灭蒋军。  

毛泽东改(化)名为“李得胜”,寓意“撤离延安以得到胜利”,和周恩来、任弼时同志一道,率领着昆仑纵队,踏上了为时一年多的转战陕北与敌人周旋之艰难困苦之路。这是一条绝不亚于红军25000里长征的崎岖之路,也是一条通往人民共和国诞生的光辉而伟大的道路,非非凡魄力与胆略具有者所不敢踏之。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观今日之中国,大概是因为物质富裕营养丰富而致头脑发达了的缘故,竟然出现了无数个“评毛家”,极少的几个好像要与毛泽东比肩,拿着高倍显微镜双腿跪地仔仔细细地观察着毛泽东,突然发现毛泽东不是神,便赶快把他赶下了“神坛”,各地各处的雕像也随着如雷的欢呼声,被炸毁被推倒了;再观察,又发现他不懂经济,是个数学盲,便赶快下了文革十年后的中国“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的结论,当然还好,是“濒临”而非“已经”,它聪明地为日后“改制国企”留下了财富的伏笔,倘若说了“已经”,首富者们的“第一桶金”到哪儿去挖呢?再再观察之,又发现了人民公社“一大二公”的弊端,故英明地认为,在封建过几千年的中国,重新宣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很有必要,在农村搞单干最能激发农民“致富”的积极性,散沙最具有凝聚力,所以宁可要饭也不愿为集体(草民注:实际上也是为每一个“自己”嘛,极其简单的道理啊!)出力干活的新时代农民形象出台了。  

以上这些,当年在陕北与敌人周旋时的毛泽东,则肯定是万万没有预料到的,他毕竟真的不是神仙。  

毛泽东曾经预料过这,也预料过那,甚至预料过他百年之后中国会否“血雨腥风”,然而,无论如何他都不曾预料到在他去世后,中国一步步进入了“特别是时代”,草民只谈观感,不钻研任何思想和理论。  

以草民的见地,觉得唐国强饰演毛泽东越来越自如,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唯一的缺憾,是毛泽东没有讲湖南湘潭韶山话,这当然不关唐国强的事,伟人也不能搞特殊化嘛,草民能理解。令草民不能理解的是,堂堂的“抗战主力”蒋国军几万人,又有美国先进的无线电定位测试仪相助,却始终找不到只有几百人的毛泽东的队伍,哪怕有一次双方只隔一个山头。民间有老百姓说,这是天意,毛泽东是“真命天子”,有老天爷在庇佑着他。我是决不信这一套的,虽然草民反对把喊“毛主席万岁”视作“封建奴性”,景仰毛泽东视作“个人崇拜”。一个为了人民大众的解放事业,而不顾自身安危的人,即便他是一个普通革命者,也是很值得尊敬的,更不要说他是人杰当中的人杰毛泽东了。毛泽东对周恩来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打仗也是一种赌博,注下得越大,赢得也越多。毛泽东下的“注”里,包含着他自己的生命!蒋介石深喑“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但他却独独不曾想过自己即是独夫民贼、独裁暴君,胡宗南只是一个没用的草包,失败,可悲的失败,就始于他们所谓的“高招”的制定之时。  

蒋介石自负,愚蠢的自负;一个愚蠢自负的统帅麾下的众多将领也只能是一群熊包蠢货。  

毛泽东自信,睿智的自信;一个睿智自信的统帅麾下,理所当然地聚集着一群有着共同信仰的能征善战的聪慧将领。  

当蒋介石在胡宗南的提议下走入毛泽东办公的窑洞时,在办公桌旁边,表示了他对毛泽东的藐视,这样的条件也敢与他对抗?他坐下后,镜头给了蒋介石一个特写:一张神色凝重而又充满着满心疑惑的脸;这时候的蒋介石似乎又处于心理矛盾之中了。这个特写镜头好极了,最好让我们现在的村官们也看一看,叫他们懂得一个道理:办公条件的好坏并不是事业成败的关键因素,事在人为。  

在陕北的山沟沟里打转转,可不像晚间孩子们在晒谷场上的捉迷藏玩游戏,不必说黄土高坡气候的多变、山道的崎岖,不必说粮食的奇缺,更不必说号称纵队而其实只有几百个人,光是蒋、胡军的紧追穷搜就足够使中共全党全军忧心忡忡十分焦虑的了,而蒋介石和胡宗南正如做美梦一般,坐等着“中共匪首”被捉或被消灭的天大好消息。  

然而,天不助蒋某人,梦也终究只是梦,非现实也。——这对草民也是一种教益,做人应该明白一点最基本的常识,就是白日里不要做美梦。  

在最危险的时候,毛泽东仍坚持己见,显得十分的“固执”,而这种“固执”正是他的弥天大勇的充分体现。不过黄河,就是不过黄河!敌人能奈他何?“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集革命家、政治家、思想家、理论家、军事家、诗人等于一身的毛泽东胜利了!这胜利来得是多么地不易,佐证着革命不是享福的代名词,革命者不是享乐者的等同语,胜利二字包含和饱含着革命者万般艰辛的付出和崇高壮烈的牺牲!所以,无论我们以怎样的高度评价毛泽东和人民英雄们,都不应当觉得高度太高;凡是功过是非,都不是写就在纸上的,而是铭刻在历史上的,笔只是记录历史的工具而已。  

当我们的祖国进入了盛世的今天,重庆又搞起了“三进三同”,由此而深受大多数国人的赞赏与支持,可是,此举之好当是毫无疑问的,但绝不是首创,想起毛泽东主席当年一年多时间在陕北的转战来,就算不得什么了,个中的原委还值得再赘述么?  

坚持不过黄河的毛泽东,最终还是过了黄河,但那是在追寻搜捕昆仑纵队的胡匪刘戡部彻底失败以至灭亡,“李得胜”这个化名永久地成为历史之后,毛泽东和周恩来任弼时等渡过黄河前往西柏坡,一个中共中央新的所在地,人民解放军最高统帅部新的所在地,毛泽东就是在那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指挥了闻名于世界的辽沈、淮海和平津三大战役,兑现了他要用文房四宝打败蒋介石的庄重诺言,写了193份电文,白了一根头发,致使几百万国民党反动军队灰飞烟灭,堪称中国和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毛泽东就是驾临于险峰之上的千古伟人,他具有超凡的大智大勇,能令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英雄豪杰们自愧不如,俯首称臣。我们完全可以这么说,毛主席历时一年有余的转战陕北牵制胡匪之举,犹如一盘棋局中至关重要的一步棋;落子无悔,成败攸关,除毛泽东外而无谁敢于下之。中国革命的棋局从毛主席在井冈山落下第一步子,到“本本主义者”丢掉中央苏区后红军开始长征,遵义会议后由毛主席重新执子,连连走出了挽救中国革命、工农红军的好棋,至延安,棋局的形势大好,越来越好,妙招不断,利用国民党张、杨二将发动的西安事变,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包括蒋介石等人在内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越扩越大,最有力地打击和牵制了日寇,使之既不能北犯苏联,又不敢冒然南下,这对整个世界反法西斯战场皆为极大的支援。《论持久战》就是一本消灭日本法西斯的传世“棋谱”。……中国革命这盘棋,被毛泽东下赢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嘛!  

在解放六十余年后观看电视剧《解放》,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东方红》唱得好啊:“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今年公元201145日,是毛主席逝世后的第35个清明节,所有有良知和道德的中国人,都应该缅怀和祭奠自己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  

   

毛泽东主席永垂不朽!  

                                                                        2011.04.03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