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一代天骄(四)

2011-05-04 11:40:4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华英雄
点击:    评论: (查看)

    为了让毛泽东等文家子弟亲侄们将来能“干正事、走正道、成大器”,文玉钦把《家范箴言》里的《家戒》和《家训》用毛笔工工整整抄录在大红纸上,并张贴在学堂的墙上,要求所有学生背诵。

 

    家戒的内容共六条:一戒游荡;二戒赌博;三戒争论;四戒攘窃;五戒符法;六戒酗酒。

 

    家训共十则,如下:

 

    一、             培植心田:一生吃着不尽,只是半点心田。摸摸此处实无愆,到处有人称羡。不看欺瞒等辈,将来堕海沉渊,吃斋念佛也徒然,心好便膺帝眷。

 

    二、        品行端正:从来人有三品,持身端正为良,弄文法有何长,但见天良尽丧。居心无少邪曲,行事没些乖张。光明俊伟子孙昌,莫作蛇神伎俩。

 

    三、        孝养父母:终身报答不尽,惟尔父母之恩。亲意欣欣子色温,便见一家孝顺。鸟雏尚知报本,人子应念逮存。

 

    四、        友爱兄弟:兄弟分形连气,天生羽翼是他。只因娶妇便参差,弄出许多古怪。酒饭交结异姓,无端骨肉暄华。莫为些小竟分家,百忍千秋佳话。

 

    五、        和睦乡邻:风俗何以近古?总在和族睦邻。三家五家要相亲,缓急大家帮衬。是非与他拆散,结好不啻朱陈。莫恃豪富莫欺贫,有事常相问讯。

 

    六、        教训子孙:子孙何为贤知,父兄教训有方。朴归陇亩秀归痒,不许闲游放荡。雕琢方成美器,姑息未为慈祥。教子须知窦十郎,舐犊养成无状。

 

    七、        矜怜孤寡:天下穷民有四,孤寡最宜周全。儿雏母苦最堪怜,况复加之贫贱。寒则予以旧絮,饥则授之余膳。积些阴德福无边,权你行方便。

 

    八、        婚姻随宜:儿女前生之债,也宜随分还他。一时逞兴鹜繁华,曾见繁华品谢。韩侯方歌百两,齐姜始咏六珈。大家从俭莫从奢,彼此永称姻娅。

 

    九、        奋志芸窗:坐我明窗讲习,几曾挥汗荷锄。驱蚊呵练志无休,诵读不分夜昼。任他三伏数九,我只索典披图。桂花不上懒人头,刻苦便居人右。

 

    十、        勤劳本业:天下有本有末,还须务本为高。百般做作尽糠糟,纵有便宜休讨。有田且勤尔业,一艺亦足自豪。栉风沐雨莫乱劳,安用许多技巧。

 

    《家范箴言》使毛泽东及文氏后嗣们的思想、伦理、道德、行为及人生追求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特别是悟性极高的毛泽东,经过《家范箴言》的洗礼,要做一个“干正事,走正道,成大器”“像八舅一样的好人”的思想意识,便开始在他的大脑中萌生。

  

  一天,毛泽东正与几个小朋友在一起“促谜藏”。突然,一群小孩将他围了起来,其中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挡在他面前。他抬头一看,原来是隔壁村赵家财主的孩子。

 

    那人双手叉腰,态度傲慢地对毛泽东说:“你就是唐家坨文家的外孙‘石三伢子’吧?!听说你蛮有些小聪明,在唐家坨似乎有点名气。我今天来考考你,看是不是名不副实,如果你能够回答出我的问题,那就放过你;嘿嘿!要是你答不出来嘛,就得‘大方框小方框’!”说完嘲弄地向毛泽东阴笑着。

 

    跟在他周围的一群孩子也大笑着说“大方框小方框!”

  “什么意思?!”毛泽东质问道。

  “若答不出来,就是让你从我胯下爬过去!”赵姓富家子弟神气地说。

  毛泽东性格倔强,同情弱者,不畏强势,虽见对方大自己几岁,又人多势众,但也双手叉腰,不慌不忙地说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难道还想仗势欺人?”

  那赵姓富家子弟见毛泽东不卑不亢的样子,心里有点怯弱,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百家姓》里的‘赵钱孙李’四个字分开如何解释?合起来如何解释呢?”

  毛泽东沉吟片刻,突然想起八舅教他《百家姓》时,曾对他说,由于《百家姓》是北宋初年完书,当时的天子是赵匡胤,虽然赵姓并不是第一大姓,但如果皇帝的姓不排在百家姓之首,那就会犯欺君之罪。因此,《百家姓》就以赵姓起首。毛泽东听后对赵匡胤挺反感,觉得他太霸道了。

 

    想到此处,毛泽东轻笑道:“这有什么难的?你听好了。‘赵钱孙李’四个字分开可以解释为:越走越小(肖)的‘赵’;有钱无德的‘钱’;王八龟孙的‘孙’,无理取闹的“理”,因为‘理’字与姓李的‘李’字同音,所以,这四个字合起来用赵匡胤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有钱龟孙不讲理’。你看我这样解释行吗?”

  毛泽东性格刚强,出口成章,答对如流,使这位常在穷人面前卖弄文墨的富家子弟哑口无言。但他还不肯放过毛泽东,用手一指,死要面子说:“石三伢子,你回去告诉你外婆、舅舅,就说今天碰见一个赵姓富家公子。他们一定会告诉你:今后遇见我要客气点儿!”

  毛泽东听后,不怒反而大笑着说:“你回去告诉你爷爷、你爹爹,就说今天你碰见了韶山冲的毛泽东。他们一定会告诉你:今后不要欺人太甚,否则你会后悔的!”

  赵姓富家子弟见毛泽东不卑不亢地轻松回击自己的挑战,知道再说下去自己绝对占不了上风,当下语气一软说:“石三伢子,你真的生气啦!我听说你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所以特来试试,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呀!从今天起,咱们就是朋友了,你看行吗?”他又自我介绍说:“我叫赵成博”。

 

    其实毛泽东也没有与他有多大过节,只是不喜欢他的盛气凌人吧了,见对方软下来了,也转怒为喜,道:“处朋友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

  “我答应,你说吧!”

  “你要做我的朋友,今后就不准你再欺负别人,这一点,你能做到吗?”

  “能!”赵成博非常诚肯地说:“我一定能做到,而且今后我全听你的!”

  这就叫不打不相识。毛泽东和赵成博就这样握手言合了。

 

 

  毛泽东打小就爱劳动,冬天出去捡柴火,夏天去田里拾稻穗,不过,最喜欢的事就是和小朋友们一起去放牛。

 

    起先,大家出去放牛总是将牛放出去后就聚到一起玩打仗呀、老鹰抓小鸡呀之类的游戏,或聚在一起讲故事。这样,牛由于没人管,有时不免糟蹋了别人家的庄稼,回去后自然要挨大人的骂。后来,毛泽东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将出来放牛的孩子分成二组,一组将牛栓在树上,然后去割草回来给牛吃;一组则聚在一起玩游戏、讲故事或去摘野果,隔天轮换。他们将摘到的野果按人数平分。这样,大家既有玩耍的时间,又将牛放好了,大家都称毛泽东是“孩子王”。

 

    这天,毛泽东同表兄弟们又去放牛。他们把牛赶到一个小山坡儿上吃草后,便来到小河套田埂上割青草。

  这时,田埂的主人来了。那人身穿长衫,鼻梁上还架着一付精美的眼镜,很有一副教书先生的派头儿,只见他板着面孔吓唬道:“你们几个放牛伢子都听着!这田埂上的青草归我家所有。没有我的同意,你们不准在这里割草。但是,我最喜欢聪明的孩子。我先出个谜语给你们猜猜,猜对了就让你们在这里随便割草。如果猜不着那你们就把草给我留下,赶快走人!”

  此时,毛泽东的几个表兄弟都没了主意。其中一个表哥拉着毛泽东说:“人家不让在这里割草,我们走吧。”

  毛泽东却不肯走,他不慌不忙从容地接过田埂主人话茬儿说:“先生,那好,你就出谜吧。”

  “好样的!有胆识!”田埂主人看了看毛泽东慢条斯理地说:“我说四句诗打一‘物’。你们听好了:‘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似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青白在人间。’”

  大家沉思片刻后,你一言我一语猜了起来:

  “先生,我猜到了!是磨刀的‘石头’。”

  “你说的不对!应该是‘打铁’。”

  “我看一定是‘粉丝’!”

  “应该是‘豆腐’吧!”

  ……

  然而,那人却连连摇头说:“都不对!”接着,他盯着毛泽东说:“你这伢子怎么一言不发呢?”

  毛泽东仿佛没有听到那田埂主人的问话。此时此刻,他正全神贯注地思考着,并且用镰刀在地上画来画去。正当大家为猜不出谜语而感到为难时,毛泽东从容不迫地说:“先生!我猜着了,这四句诗的意思就是那邹家冲石灰窖里烧成的东西——石灰。”

  毛泽东话音刚落,田埂主人连连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不错!不错!还是你这伢子聪明啊!你是不是唐家坨的石三伢子?”

 

“是呀!您这么知道的?”毛泽东好奇地问道。

  见那人微笑着并未作答,毛泽东也笑着说:“先生,我可不可以也给您出一个谜语,看您是否猜得出来?”

  “好哇!说来听听。”田埂主人说。

  毛泽东略微沉思了一下说:“四四方方一座城,城里共有十万兵,走了八万去打仗,余下两万守城门。您猜猜是什么?”

  那田埂主人沉吟片刻微笑着说:“这四句诗是打一个‘字’,就是‘界’字”。

  毛泽东调皮地笑着说:“是呀。先生,您真是个大好人。今天,我们在您的地‘界’里割草,既得到了您的保护,还学到了您教的知识,太谢谢您啦!”

 

田埂主人见毛泽东年龄虽小,但言谈举止十分得体适度,心里既惊喜又佩服,暗道:真是人间龙凤呀!他不自觉地拍着毛泽东的肩膀说:“很多人都说你才思敏捷,聪颖过人,今日相遇,果真名不虚传,让我大开眼界。好啦!我不再打扰你们了,我该走了。”

  那人边走边喃喃自语道:“潜龙在伏,潜龙在伏呀!”

  

  是年腊月二十三日,文七妹带上五岁的毛泽民来到娘家。

  这一天,唐家坨的家家户户忙于打扫卫生,置办年货,准备过小年。

  傍晚,家里的大人们都忙着蒸斋粑、泡香茶、燃香烛、虔诚敬奉“司命府君”。

  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了。   

  毛泽东放牛回来,看到母亲带弟弟来了,心里没了底,想试探究竟,便问:“姆妈,您是来接我回家的吗?”

  文七妹已猜出毛泽东的心意,故意反问:“石三伢子,你想回家吗?”

  毛泽东摇头说:“我不想回家。”他怕母亲把自已接回去,接着说:“在外婆家,我每天都可以跟八舅读书、写字,要是回家就没人教了。所以,我不想回家。”

  文七妹拍着毛泽东的肩膀说:“放心吧,石三伢子,我不是来接你回家的。因为,你弟弟没来过外婆家,总想来看看,所以,我就带他来了。看见你弟弟了吗?”

  “看见了,我看他长得不象妈妈,很象爸爸。”毛泽东又说:“现在他正和舅舅家的表哥们玩游戏呢。我主动和他说话,他却不怎么理我。”

  “你俩总也不见面,必然就生疏。”文七妹拍拍儿子肩膀说:“他还小,你是哥哥,多让着他点。”

  “我懂。”毛泽东笑着说。

  文七妹爱怜地望着毛泽东说:“那就好。”心想:石三伢子越来越懂事了,该给他找个正式的学堂读书了。

 

 

 

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是仅次于大年三十日的节日,俗称过小年,也是祭祀灶君的日子。家家户户先将房里屋外打扫干净,杀猪宰羊,设立神位,用丰盛的酒食作为祭品,希望灶神在玉帝那里述职时,对自家能美言几句,以换得来年更加丰衣足食。

 

唐家坨的家家户户也在忙里忙外地扫除的扫除、准备祭祀用品的准备祭祀用品。

  毛泽东见外婆和母亲在忙着泡香茶、燃香烛,便好奇地问:“外婆,为什么家家都要在今天敬司命府君呢?”

  文贺氏听了,“卟哧”一笑,摇摇头,示意毛泽东问母亲。

  毛泽东又问:“姆妈,你能给我讲讲吗?”

  文七妹嗔笑着说:“三伢子,妈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听说司命府君是人间的灶神。每年的腊月二十四日夜是司命府君上天的日子,所以人皆敬奉,祈祷平安。”

  “姆妈,司命府君上天去干什么呢?”毛泽东继续问道。

 

文七妹说:“据说司命府君上天是向玉帝上奏人间的善恶,惩恶扬善,善者必招福祉,恶者必遭灾祸。”

  毛泽东听了,想象着司命府君向玉帝禀秦人间善恶的情景,不停地眨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

  文七妹见儿子仍然不解其意,便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三伢子,我听人说:古时候,有个叫吕蒙正的人,是河南洛阳的一个贫苦人。他年轻的时候,身居破窖窟,一贫如洗,与妻子相依为命,但非常好敬奉神灵。有一年腊月二十四日的晚上,他见家家户户都在敬奉神灵,便要妻子泡了香茶,燃上钱香,虔诚地跪在‘九天东厨司命府君神位’的牌子前祈祷,口中念念有词:‘一盏香茗一朵烟,恭贺司命上九天。玉帝若问凡间事,蒙正夫妇实可怜。’司命府君见吕蒙正夫妻如此虔诚,上天之后连忙向玉帝老爷秦了一本,祈求玉帝保佑他们荣华富贵……。”

  毛泽东急切地追问道:“吕蒙正后来怎么样?他是不是真的荣华富贵了?”

  “嗯!”。文七妹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后来,吕蒙正真的考中了状元,当上了朝中宰相,一举成名哩!”

  毛泽东听后,只是不停的点头,再也没说什么。

  其实,文七妹给毛泽东讲这个故事,目的是想告诫毛泽东不仅要虔诚信佛敬神,而且想勉励毛泽东从小要发愤读书,励志向上,将来有所作为。

  然而,毛泽东听了母亲讲的故事,心中并未释疑,他沉思良久,打算试一试神灵是不是会显灵,到底能不能主管人间吉凶祸福。

  第二天早晨,毛泽东从床上爬起来,便朝外婆家的厨房里跑去,只见昨晚陈设在香案上的斋粑、香茶等贡品均原封未动。他感到很惊异,随口说道:“司命府君,外婆和姆妈诚心诚意敬你斋粑、香茶,你怎么一点儿不尝呢?最起码也得喝点香茶呀,待我来敬你三杯香茶。”说完,他端起香案上的香茶就往“九天东厨司命府君神位”的神橱洒去。

  贺氏和文七妹见状,大惊失色,连忙呵斥毛泽东的放肆行为,并令毛泽东向神位下跑叩头“谢罪”。

  “姆妈,”毛泽东跪在神位前辩解道:“我见你们诚心诚意地请司命府君吃斋粑、喝香茶,他却一点儿不尝,我只好诚心敬他三杯,难道有什么不恭的吗?”

  贺氏和文七妹听后,哭笑不得,只好诚惶诚恐地打躬作揖,祈求司命府君:“大神莫计小人过”。

  ……

  毛泽东“大闹灶神”的风波出了正月才渐渐平息了,但毛泽东的外婆和母亲还是心有余悸。

  一天早上,文家的放牛娃文福生正要赶着到山上去放牛,毛泽东听见牛叫的声音,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去厨房吃几口饭,与文福生一起赶着牛到山上去。

 

这个文福生,家住邓家冲,与唐家坨文家系同姓同宗。因家里很穷,与其兄文宣春自幼外出做月工、长工。文福生在毛泽东外婆家放牛做工多年,因常与毛泽东一起放牛,二人结为好朋友。毛泽东称他为文四哥。

  他们来到龙潭坨一片草地上,让牛儿自由自在地嚼着草儿,然后,二人在一边玩耍游戏。

  毛泽东拣了几颗石子,叫文福生和他一起玩“比眼法”。他们以十几米外的一棵松树为目标投掷石子,看谁命中率高。俩人投了一颗又一颗石子,把松树直打得“皮开肉绽”,方以毛泽东获胜而告终。

  玩完“比眼法”,毛泽东觉得余兴未尽,又寻思着玩别的游戏。

  文福生见牛儿走远了,便说:“石三相公,我要去照看牛儿吃草。你自己先玩一会儿吧。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回来。”

  “好,文四哥你去吧。”毛泽东见文福生赶牛去了,转身来到“石头干娘”跟前。他跪下,口中念道:“干娘,石三特意来看你来了。我都八岁了,可还什么都不懂,请您继续保佑我健康,快长大,多读书,做大官。那时我会常来看您,孝敬您,多烧纸钱多敬香。”

 

毛泽东拜完站起来,抬头看见巨石上面有一座小庙,便爬了上去。

 

只见庙门横额上写着“雨坛庙”三个字,里面供奉着几尊菩萨——这是当地人为祈求一年四季风调雨顺,保佑粮食丰收而建的一座庙。平日烧香叩拜的人还不少哩。毛泽东在小庙旁玩了一会儿,要小便了,他随即解开裤子,对着庙里的菩萨洒起尿来。他一边洒尿一边还得意洋洋地说:“菩萨老爷,这可是童子尿哇!我‘敬’你一泡。”

  这时候,文福生把牛赶回来了,见毛泽东如此“亵牍”神灵,顿时急了,连忙大声喊道:“唉呀!石三相公,你快莫在那上面洒尿——那是菩萨呀,会显灵的!”

  毛泽东听了毫不理会,好奇地说:“文四哥,我不信,菩萨真的会显灵吗?”说完,他又继续洒尿。

  “石三相公”,文福生更急了,叫道:“你快下来呀!不要亵牍了神灵!”

  毛泽东依然笑哈哈地说:“文四哥,你不是说菩萨会显灵吗?我‘敬’他们童子尿了,现在他们并没有显灵嘛。”

  文福生不知如何同毛泽东辩解,只得连忙把他从巨石上抱下来,然后赶着牛儿回唐家坨了。

  回到家里,文福生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告诉了毛泽东的外婆、舅舅、舅母及诸表兄嫂,弄得大家啼笑皆非,不知如何是好。

  毛泽东先是“大闹灶神”,接着又“大闹‘雨坛庙’。”这在唐家坨是先例,人们常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这个孩子胆子真大,没见过这样的孩子。”

  “这个孩子不信鬼神,不信佛,是个生死不怕的‘种’啊!”

  “这个孩子还是小,不知道深浅,所以才那样做的。”

  ……

size:12.0pt'>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