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谈谈莫言的诗才

2022-06-24 10:27: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网络上关于莫言的讨论越来越热烈了。

  这毕竟是一件好事,大好事。随着讨论的深入,人们将越来越看清一个真实的莫言了。

  在信息社会,其实每个人都在裸奔。表演得越充分,暴露得越彻底。莫言似乎不懂这个道理。星云大师好言相劝他不听,头上的帽子越戴越多,作协副主席,文化公司老板,名誉博士,顾问……还嫌不够, 这又忙着建“莫言文学馆”。怎么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呢?一个三流作家能够靠吹捧成为“文学大师”吗?

  我说莫言是三流作家那是有根据的。莫言其人爷爷、父亲都是大队会计,哥哥是大学生,在当时的家境那是一般人不能比的。自己进了部队,入了党,提了干,送到大学深造,不知感恩反而编故事毁谤新中国辱骂领袖。殊不知自己并没有系统学习过中国传统文化,头重脚轻根底浅。编故事还马马虎虎,居然不知天高地厚地去写诗,发明诗小说。让老朽这个局外人都笑喷了,只好不揣浅陋也动笔奉和了莫言诗,写了点东西请教莫言先生(其中小说已超过400篇)。现挑了几篇附录于后,供网友批判。我没有转发莫言的作品,担心被指责“侵犯版权”,莫言相关作品网友可以自行查阅。如网友不弃,老朽还会陆续选择一些与莫言的“同题作文”发出来,供网友比较、鉴别。

  【附录一】

  相声:字哭了

  2020-04-24

  (甲乙上台)

  甲:啊呀,多年不见。想死我了?

  乙:你能想我?真的假的?

  甲:可不是真想咋地?整夜整夜睡不着。都落下病根了。在哪发财呢?咋多年没音讯了呢?

  乙:嘿,说我没音讯?我闹了那么大动静,全球都震动了,连这你都不知道?

  甲:(尴尬地)呵呵,恕我孤陋寡闻。闹啥大动静了?

  乙:我获奖了!中国人几千年破天荒第一人。我看到了国王和王后,还看到了两个漂亮的小公主哩。嘿嘿。

  甲:啥作品?咋没听村里人说起过呢?

  乙:我那作品太高级了,像你们这样的中国老百姓一般都看不懂。在国外那可叫一个火!一书难求,巴纽伦纸贵啊!

  甲:啥?哪儿纸贵?

  乙:巴黎、纽约、伦敦,巴纽伦纸贵!

  甲:瞧这绕的。快说说,都啥内容?

  乙:要说内容那就太长了。我给你来点短的。我最近写了不少诗歌。

  甲:诗歌好啊。那是我的最爱。快说来听听。

  乙:(欲张口又停下)最近不是有疫情了吗?

  甲:可不,咱村才解封不久。

  乙:我写了首抗疫诗,那家伙,字字玑珠。

  甲:抗疫诗好啊。那就捡最闪亮的玑珠念两句我听听。

  乙:(欲张口又停下)你可听好了呀。别吓着你。

  甲:瞧你说的。别的不敢吹,对诗歌咱也是略懂一二。怎么说咱中国也是诗歌大国不是?

  乙:啊——众志驱瘟鬼,同心筑卫城。

  甲:打住打住。

  乙:咋了?

  甲:同心筑啥城?

  乙:卫城啊!

  甲:这就新鲜了。卫城在雅典哩。轮得着你来筑吗?

  乙:你这是吹毛求疵。好好好。再听我为一名胜题的诗。

  甲:哪个名胜?

  乙:雁荡山呀,去过吗?那日我登雁荡山,豪情满怀,诗兴大发,吟诗一首,字字玑珠。

  甲:又字字玑珠。说来听听。

  乙:听好了啊——名胜多欺客,此山亲游人。

  甲:停停停,赶紧地停下来。

  乙:又咋了?

  甲:诗歌不带这么作的。

  乙:咋就不带这么作的,你说该咋作?

  甲:写诗不能出口伤人。

  乙:我咋就出口伤人了?

  甲:“名胜多欺客”一句就把天下名胜都给得罪了。别处都欺人就此处亲游人。这叫尊己卑人、厚此薄彼、扒高踩低,是写诗之大忌!

  乙:又是吹毛求疵!你咋有这嗜好哩,天天扒着人家的头发吹,找疤。啥人呀你!

  甲:嘿,倒成了我的不是了。好好好。你再说一首。我决不吹毛求疵,我可劲地吹捧,成了吧?

  乙:你就说句人话也不会死的。得,你听着。

  (甲拉开马步做聆听状)

  乙:(瞧了甲一眼)你别做拉屎的架势好不好?放松一点,自然一点。

  甲:好,我放松,我自然,我洗耳恭听。

  乙:那我就开始吟诵了啊:鲸海红叶!

  甲:打住打住打住。

  乙:怎么又一惊一乍的?

  甲:你刚才说啥海红叶来着?

  乙:鲸海红叶啊。鲸海红叶,多美妙的句子啊。

  甲:你说鲸海有鲸我相信,这茫茫鲸海之上,红叶从何而来?

  乙:所以说你没文化吧。还“诗歌我略懂一二”呢?我看你是木瓜掉井里,不通不通!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甲:好,我不通,我一窍不通。那你就给我解释解释这鲸海红叶到底有啥奥妙之处吧。

  乙:知道中国古代把日本海叫啥吗?

  甲:鲸海啊。

  乙:(一拍巴掌)这不就结了。鲸海就是日本海,鲸海红叶就是日本红叶的意思。我受友人之邀访问日本,赏京都红叶,心潮澎湃,豪情满怀,诗兴大发,挥笔作《鲸海红叶》,凡二百七十余行……

  甲:得得得。日本海是公海好不好?韩国还管它叫朝鲜东海呢。再说了……

  乙:你别再说了行不行?我问你,日本海里有没有日本二字。别管它公海私海,有日本二字就可以代表日本。

  甲:嗨,啥逻辑?日记本里还有日本二字呢,能代表日本吗?再说了……

  乙:你真是胡搅蛮缠,你不再说会死啊?

  甲:你不让我再说我怕真会憋死。

  乙:(一脸无奈)说吧说吧,我看你狗嘴里可能吐出象牙来?

  甲:知道鞑靼海峡吗?

  乙:知道啊,咋了?

  甲:知道鞑靼海峡属于谁吗?

  乙:知道啊。属于俄国啊。咋啦?

  甲:中国古代把鞑靼海峡也叫作鲸海。鲸海也可以单指鞑靼海峡。我能说鲸海红叶是俄罗斯红叶吗?

  乙:你,这,你这不叫死抬杠吗?!就算我诗歌过于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你不懂。字你总该看得懂吧?你瞧我这几笔字怎么样?别吹我,就实话实说。

  甲:好!我实话实说,你这字真不赖!真好!

  乙:你再瞧我这篆书。

  甲:好,一看就知道是练过的。真心不错。可它咋就哭了哩?

  乙(惊诧)谁哭了?

  甲:你这字啊。瞧,哭得多伤心啊!

  乙:我的字咋会哭呢?

  甲:可不是,且让我来问它一问。

  乙:它咋说?

  甲:它说你不该用它来写这种诗歌,生生地糟践了字。

  乙:嘿。可不带这么损人的!

  THE END

  2020年4月24日星期五

  【附录二】

  孤峰独秀(小说)

  寒流来袭,宋老爷的关节便开始疼痛。

  早起,宋老太给他贴了两张消炎镇痛膏,又拿来羊毛毯子搭在他的腿上。宋老头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本《教坊记》闲读。

  大孙子宋文杰敲门进来:“爷爷,给您看一首佳作。”

  “什么佳作,你的?”

  “我哪有这水平。是大师的七律新作。我不大懂,请您给我讲解讲解。”文杰递过了一张A4拷贝纸。

  “这诗名为答沈二,但实是陈公胸中苦闷郁塞的一次宣泄,也是他胸中激情的一次爆发,亦是一篇向旧世界宣战的檄文。陈公一生,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襟怀坦荡光明磊落,是真有性情、真有胆魄、敢向一切妖魔鬼怪作战的伟丈夫。这样的人物,犹如茫茫大海中的灯塔,永恒地放射着指点迷津的光芒。吾观看电视剧《觉醒年代》,数次热泪盈眶。先贤陈独秀,人中龙凤,时代骄子,敢为天下先,能忍旷世辱,是五百年一出之奇才。吾观剧激动之余,口占七律一首:亿万人民觉醒时,方知大侠好吟诗。狂歌惊破鸡虫胆,椽笔戳穿魔鬼皮。半世污言遮脸面,一朝澡雪见须眉。厚颜妄议先贤句,期待高人炫丽词。”

  宋老头一边看一边念出声来,看完后把纸往桌上一丢,哈哈大笑起来:“熊孩子糊弄我。拿你的仿作冒名大师是吧?欺负我眼拙?”

  “我我我,我怎么敢冒名大师?这是我从网上复制打印的。”

  “不是你冒名的啊,那也肯定是假的。网络上常常有人搞些伪作糊弄网民吸人眼球。我戏作的一首藏头诗还被人署名‘唐·李白’在网上疯传呢。”

  “你怎么就断定这就是一首伪作呢?”

  “你要是说书法我是绝对外行,完全没有资格置喙。要说诗歌嘛我怎么也略懂一二。大师怎么可能写出如此粗劣的诗歌来?”

  “这诗怎么就粗劣了?这是一首七律!您会写吗?”孙子瞪圆了眼睛朝爷爷吼着。

  “我跟你说啊,”宋老头心平气和地给孙子解释,“且不说这首诗完全是凑韵之作而不合七律写法,一看就知道伪大师连陈独秀的原诗都没读懂就胡乱发议论,阴阳怪气,貌似赞美先贤实则是大不敬。不过是想借先贤之名来发泄自己的愤懑仇雠而已。”

  “我听不懂你的话。”孙子摇着头。

  “这首诗就是陈公与沈尹默先生的酬唱应答诗,作于一九一五年。他当时36岁,正值年富力强,豪情万丈、踌躇满志之年。陈公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新青年》的主编,五四运动的总司令,我党早期主要领导人,他的诗文当时就誉满天下。何来‘亿万人民觉醒时,方知大侠会写诗’之说?他当时有很多诗友,沈尹默是其中之一。”

  “你怎么知道作者没有读懂陈独秀的原诗呢?”孙子文杰还是不明白。

  “因为陈独秀原诗的主题是反封建帝制复辟的。这一年9月15日《青年杂志》在上海创刊,12月袁世凯称帝。次年《青年杂志》改名为《新青年》,自此成为反封建和鼓吹民主革命的中心刊物且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沈尹默与他志同道合,他后来邀请沈尹默作为《新青年》的六大主编之一。他们都是当时风云人物。这位冒名大师完全脱离了历史和原诗而凭空说什么半世污言遮脸面,一朝澡雪见须眉。与原作完全不沾边还谈何‘赏析’?完全是别有用心嘛!”宋老头有点动气了。

  “那,您能不能写一首赏析之作呢?”孙子文杰小心翼翼地问。

  “你把纸铺开。”宋老头一把掀开毯子,站了起来,提笔写到:

  七律·致敬先贤

  孤松独秀立悬崖,

  壑谷胸怀沐彩霞。

  旗帜高擎新主义,

  学说遍种马之花。

  汗青字字功勋在,

  美玉辉辉不掩暇。

  唤起工农千百万,

  为公天下是一家。

  2021年10月26日星期二

  【附录三】

  浅析《夜雨狂歌答沈二》

  陈独秀《夜雨狂歌答沈二》是一首赠答诗,应是先收到了沈尹默的赠诗。沈诗未可考。

  先生此诗作于1915年,时年36岁,正是年富力强、胸怀壮志之时。而当时中国正处在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时期。袁世凯野心勃勃,正在紧锣密鼓地恢复君主制并大肆出卖国家主权,与日本秘密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消息传出后,人民大众愤怒无比,纷纷集会、演讲、建立反日爱国团体、抵制日货,并通电全国,全国各地掀起了各种各样的爱国活动,谴责日本试图灭亡中国的侵略行径,坚决要求政府拒绝日本的无理要求。随后掀起了推翻袁世凯政权的活动与反抗。这首诗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写出的。全诗共九联十八句。

  “黑云压地地裂口,飞龙倒海势蚴蟉。” 【注一】

  (国家的上空乌云密布,如磐石压顶。反动势力无比嚣张。)

  喝日退避雷师吼,两脚踏破九州九。

  (爱国志士发出怒吼,挺身而出要打破这黑暗世界。)

  九州嚣隘聚群丑,灵琐高扃立玉狗。【注二】

  (袁世凯之流野心勃勃,企图复辟帝制。)

  烛龙老死夜深黝,伯强拍手满地走。 【注三】

  (满清帝制已经死了,国家黑夜沉沉,那些乱臣贼子们却还在兴风作浪。)

  竹斑未泯帝骨朽,来此浮山去已久。 【注四】

  (真理已死,楚地儿女的血依然是热的。他们背井离乡、奔走呼号,为寻求民族的新出路而抗争。)

  雪峰东奔朝岣嵝,江上狂夫碎白首。【注五】

  (西方的新思想正在涌入中国,我们要学屈原当年披着斑白的头发在江边问天,盗火救国。)

  笔底寒潮撼星斗,感君意气进君酒。

  (看了您的大作,觉得您的笔锋如剑,寒气直逼北斗,我要为您的意气豪情敬上一杯酒。)

  滴血写诗报良友,天雨金粟泣鬼母。【注六】

  (我也要沾着我的热血写诗回赠。用我们的文字感天动地。)

  黑风吹海绝地纽,羿与康回笑握手。【注七】

  (要让革命的风暴扭转乾坤,改天换地。胜利之日革命志士将握手欢笑。)

  【注一】蚴蟉[ yòu liú ] 蛟龙屈折行动貌。这里借指复辟称帝势力的嚣张。

  【注二】灵琐:这里指皇宫。扃(jiōng):门闩,这里指皇宫大门。玉狗:神话中守天门的狗。这里指复辟者。

  【注三】烛龙是古代神话中的钟山山神。这里借指满清皇制。伯强即风神。这里借指兴风作浪。

  【注四】斑竹。在汉语诗歌语境中指尧之二女娥皇和女英,为舜之二妃,曰湘夫人 。 舜崩,二妃啼,以涕挥竹,竹尽斑。帝骨朽指舜崩。传统文化以尧舜禹为圣明之君,因借指圣人及真理。浮山:安庆浮山,陈独秀家乡。这里指志士仁人为真理而背井离乡。

  【注五】雪峰:这里指奥林匹斯山,山顶终年积雪,云雾笼罩。象征西方文化。岣嵝[gǒu lǒu]衡山的主峰,指衡山。这里借指中国。碎白首:指屈子年过花甲,头发斑白,江边问天。

  【注六】天雨金粟泣鬼母:传说汉字乃黄帝的史官仓颉所创,字成之日天雨粟,鬼夜哭。 此神话赞颂仓颉造字的丰功伟绩惊天地,泣鬼神。文字的出现,是人类文明史“惊天动地的大事。唐代书画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文字出现之后,“造化不能藏其密,故天雨粟;灵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

  【注七】羿,后羿射九日。康回即共工。《淮南子》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意译诗:

  滚滚乌云一天来,复辟势力正猖獗。

  爱国志士齐怒吼,奋起打碎旧世界。

  为登皇位却卖国,袁贼野心昭然揭。

  辛亥革命硝烟散,乱臣贼子闹不歇。

  背井离乡求真理,自古楚地多人才。

  要学屈子问天唱,盗火西方真理来。

  君笔如剑豪气盛,美酒一尊相敬爱。

  滴血写诗报良友,惊天动地鬼神骇。

  革命风暴摧枯朽,笑迎彤彤新世界。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