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2008.中国启示录(现代批判诗歌组长诗)

2011-04-26 14:35:58  来源: 网络  作者:蜀羲
点击:    评论: (查看)

2008’中国启示录》  

   

第一部    

灾难的五月  

                

通过我,进入痛苦之城,

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

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正义促动我那崇高的造物主;

神灵的威力、最高的智慧和无上的慈爱,

这三位一体把我塑造出来。

在我之前,创造出的东西没有别的,

只有万物不朽之物,

而我也同样是万古不朽,与世长存,

抛弃一切希望吧,你们这些由此进入的人。  

!             ---摘自但丁《神曲》  

                                

    

   

一、五月十二日十四点二十八分    

        

山崩了,地裂了    

一千颗原子弹释放的当量    

屠杀了所有的来不及逃跑的生灵    

生命已成碎片   

十万平方公里的山川河流已成碎片    

     

折断的翎翼轰然跌落在群山碧峡之地    

满目苍夷,泥石流的狼烟呼啸而过,    

遍地写满了死亡和恐惧    

在所有摄影记录的证词中,    

我只找到了一个词语----罪渎    

     

站在天堂口不肯进门的亡灵们    

用淌着血泪恐怖的眼睛回望着故土的变异    

那堆砌成山的残肢断体和废墟一起摇动    

想掀开这比废墟更难撼动的惊天愤怒  

     

五月十二日十四点二十八分    

堵塞在十三亿中华国民的胸口    

悲恸之泪浸泡着祖国的衣襟  

汉旺小镇的钟楼时刻提醒我们  

灾难时波浪随时都将蹦盘  

   

愤怒的时针停止了整个国度灵魂的呼吸    

灌进世界惊诧的耳朵里    

是一个民族惨烈的声音    

     

那晃动中的弱小生命    

跌跌撞撞地从废墟中爬出来    

阳光照着他的脸      

是一张震撼而悲恸的脸,    

一张不再透明稚嫩的脸,  

一下子苍老起来  

                2008.5.18子夜  

   

二、 龙门山脉    

世界灾难史上  

最沉痛的叹息    

     

龙门山脉,一座活的地震群带    

从三四年的叠溪  

七六年的松潘到八十年代的平武    

地震喋喋不休,监测喋喋不休  

松潘预测了,平武预测了    

两次化险为夷,最起码的尺度    

生命没有遭到涂炭,不被风化为乌木雕塑    

   

红星  八角帽曾在北川建立苏维埃  

英特纳雄耐尔的誓言燃遍了  

羌氏的雕楼村寨  

为了苏维埃,他们献出了上千人的生命  

凡是给红军提供过粮食  

凡是同情革命的百姓  

凡是有亲人参加红军的家庭     

被反动派屠刀戳杀的竟高达二千余人!  

   

鲜血淌成了河流  

顺岷江咆哮翻腾  

这大禹治水的故土  

从此凝染成赤色的根脉  

他们盼红军归来,却苦苦盼来了  

全中国最后一个贫困的羌族自治县  

时间却是2003年!  

   

死一样沉寂的北川    

以罪孽深重的悲惨姿势控告着    

那铁打铮铮辟谣的公告    

 “天灾与人祸同行” 不幸的是被言中了    

八十年代就怕被山包了饺子的小镇    

规划中的大迁徙却始终没有实施的踪影  

    

汶川,羌寨,高耸如云的碉楼    

这古蜀造神运动的始作俑者    

这鱼凫神祗的后裔  

这“十送红军”的巨大功勋之城    

四周乱如麻的瓦砾,石磨坊的屋檐下    

再也站不起这个原始部落的光芒    

传承历史本色的使命  

仿佛从来就没有在这里生息  

    

汶川  青川  北川和无数组成的大山  

断裂带的风景曾经竟是这样的醉人心迷  

突丌之峰叠宕起伏  

山与山溪涧飞瀑  

远黛青山绵绵环绕  

这些森林的大花园散发着  

比丁香还丁香的香气  

使我们留连忘返  

   

龙脉之根,风水之宝  

有多少达官新贵响应风水号令  

悄悄迁徙祖宗墓穴深埋至白垩纪岩层  

不可一世的祖荫之庇  旺族显赫    

据说许多坟冢却又被新的断裂毁灭  

供奉的蜡烛和所有的香火从此迷失了方向  

   

所有大自然绝色的风景由来  

都是毁灭轮回砌成的硕果  

这次我们终于懂了风景绝响的回声  

    

2008.6.2  

   

龙门山脉地震之诱因  

     

从龙池一直延伸到更远的山脉    

蚯蚓半年前就从巨大的坝体四周迁徙了    

箱体型的坚固的坝,从储水之日方圆百里    

就抖了八百余次,人心恐惧地颤抖了上千次    

那些原本和谐的山体、森林  

河流已经被挤兑变形    

龙门山脉,11.3亿的水立方    

填满了它的沟壑,环形山体啊    

超负荷地承担着地心引力之重    

它除了抖一抖来减缓它的不适    

它除了抖一抖来释放它的压力    

   

假设坝体内侧的巨浪  

是向外侧翻卷  

死却的绝非仅仅百余的垂钓者  

都江堰将不复存在  

彭州将不复存在  

沿途包括成都都将骤变成泽国  

   

都江堰,这座两千余年的名灌之城    

就在这诱因的晃动中几近摧毁    

     

到现在,更数不清岷江之上    

有多少大大小小的坝体  

在充当着堰塞湖的凶手    

就象我们无知且很无耻地  

掠夺大自然鲜美的盛宴    

但最终逃脱不了罪与赎悲哀的轮回    

            2008.5.25  

   

四、原罪之源  

    生命无助与之抗衡    

     

透过天体的黑暗  

死亡的雾霭把灵魂驱逐除身体之外    

所有粉饰太平的赞词,     

却勾兑不了必然的诱因    

灾难正在悄悄来临,灾难正在悄悄逼近    

那些淳朴的  

因反对建坝而长跪不起的  

山民连同他们的家园    

   

有一个专家这样给我描述了比喻  

撞针,知道吧  

当坝体在筑底之时  

撞针就浇铸了射击的姿式  

当披头散发的风   带着鬼啸  

巨浪从堤坝内侧腾空而起  

山与水对应,扣动了板机  

5.12.1428,撞针以浅表层的方式   

击穿了沉睡千年的地狱门  

茂县、汶川、青川、北川……  

刹时獠牙狰狞  

   

几千年的流水被巨大的贪婪吞噬改变    

那拔地而起的山峦瞬息扑向江面,    

埋没了道路桥梁和世世代代  

都来不及呼喊一声的村庄    

死寂,死亡般嚣叫的余震    

活着的灵魂都已经被震死了      

生者比亡者活得更恐怖    

生命无助与之抗衡    

   

     

岷江之流,天府之溉    

蚕丛王穿梭而过,大禹治水江顺流    

李冰的“深挖滩,低作堰”    

成就了丰美之天府,这是多么美的风景    

而此刻风景坍塌了,开始逆转  

   

龙门山脉的震动,成都下沉四米    

彻底破坏了生态平衡的和谐共荣    

龙门山脉的震动,冲积平原的胸膛    

成都,已被彻底裸露了    

$(function () { $("#js_newstext img").Resize({box: "#js_newstext"}); $("#js_newstext embed").Resize({box: "#js_newstext"});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