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百篇系列小说之三十五篇 顶针续麻

2022-03-25 15:46:1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深圳的花事料百花仙子也难打理。这正月刚过,腊梅正旺,院子里的桂花却已经清香四溢了。今日得闲,宋老头和孙子小龙一同赏花,免不了又谈起小说来了。

  “爷爷,你的小说虫洞太神奇了,不过也有缺憾。”小龙说。

  “有什么缺憾?连四维空间都能去,还有什么缺憾?”宋老头问。

  “它只能穿越不同的时空,却无法进入他人的梦境。”

  “呵呵。这倒是蹊跷了。你想进入谁的梦境?”

  “我想进入你的梦境啊。”

  “我的梦境?我的梦境有什么好进的?无非是堆满陈芝麻烂谷子的仓库而已。”

  “才不是呢。我发现你的思维比我们年轻人还活跃。我真想去你的梦乡一游。”

  “哦?这个容易啊。我的万宝囊里还藏有一颗入梦丹,今晚让你服了,你就可以进入我的梦境了。”

  小龙高兴得和爷爷击了一掌:“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晚饭之后,小龙悄悄服了爷爷给他的入梦丹,早早入睡了。刚合上眼睛,就看见爷爷穿得西装笔挺的,稀疏的头发也打了发胶,贴在头皮上锃亮锃亮的,手里还拎着一个包。小龙直想笑,却忍住了,问:“爷爷,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有个约会。”

  “约会?”小龙想不到爷爷还会有这档子事,压低嗓门问,“和谁约会?”

  “想歪了吧?我去和顾彬约会。谈汉字文学。是他约我的。”爷爷严肃地说。

  小龙长长舒了口气:“那个外国老头?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旁听吗?”

  “怎么说话呢?该叫爷爷。你肯定得去啊。不然我的入梦丹不就浪费了。”

  转眼间爷孙俩就到了波恩大学。顾彬爷爷早已等候在那里了:“快请进。这位小伙子是?”

  “是我孙子小龙。也算是文学爱好者。我带他来听听您的教诲。”

  “欢迎欢迎。说教诲我就不敢当了。我今天是专门向你请教汉字文学的。这方面你是高人。”

  “瞧我给您带了什么?”宋老头从包里掏出了一瓶茅台。

  顾彬爷爷喜出望外,一把接了过来端详着:“你也知道我好这一口?”

  “文人哪有不好酒的?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哈哈哈,好好好。今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咱们去餐厅吧。我也是有先见之明的,早备好了一桌菜呢。”

  进了餐厅,分宾主坐下。两位老人都打开了话匣子。

  “汉字文学有着特别的魅力。一翻译成外文,就韵味大减了。这是我作为翻译家最头疼的事。上次你说让我翻译你的小说。我看了一下,根本无法翻译。你的那些藏头诗、字谜诗怎么翻啊?”

  “我只不过随口一说,您千万别介意。说到汉字文学,不是我自诩,那确实是独树一帜,无与伦比的。就拿喝酒来说吧,中国很早就形成了奥妙无穷的酒文化。”

  “这我也略知一二。中国人喝酒得行酒令。单就这一点外国人就学不来。”

  “当代的行酒令已经没有什么文化了。古人的行酒令那才叫讲究。”

  “前两天你好像才写过一篇小说就叫《行酒令》。”

  “这您也看了?”宋老头得意起来,“那一篇您还是可以翻译的。还有一种行酒令叫‘拆白道字,顶真续麻’,您根本就无法翻译。”

  “说来听听。”顾彬来了兴趣。

  “拆白道字就是把一个字拆成一句话的字谜游戏。简单的比如‘伯’字可以拆成‘百里挑一,千里挑一’。‘杳’字,可以拆为‘十八日’。复杂一点比如‘旷’字可以拆成‘床前明月光’一句诗。”

  “前两个字我还能理解。却不知这‘旷’字怎么拆成‘床前明月光’的呢?”

  “‘床前’指的是‘床’上的面‘广’字头。在汉语中,光还有‘没了’的意思。‘明’中的‘月,光了’,就只剩下个‘日’。‘广’和‘日’组合起来就是个‘旷’字。”

  “有点意思。可这对于我们外国人来说就有点难了。那‘顶真续麻’是怎么回事呢?”顾彬又问。

  “顶真续麻就是前一人说句诗文,下一个人以其尾字作为首字,再接着往下说。说不出者为负,罚饮酒或罚作诗、弹琴等等。”

  “这个比较容易。那我们就来玩顶真续麻的行酒令吧。”顾彬跃跃欲试,“谁先来?”

  “当然您先来。您比我年长。”宋老头说。

  “不不不。今天我是主人,你是客人。还是客人先来。”

  “好好好。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先了。白日依山尽。”

  顾彬对中国古诗词很有研究,张口就来:“尽日无人看微雨。”

  “雨红烟绿暮春时。”

  “时节从来好雨知。”

  “知君京口去,借问几时回。”

  “回首日边去,云里认飞车。

  “车声上路合,柳色东城翠。”

  “翠影红霞映朝日。”

  “日下人谁忆?”

  小龙突然接了一句:“这个我知道。‘亿万人民觉醒时,方知大侠会写诗。’”

  “哈哈哈。”宋老头和顾彬都捧腹大笑起来。

  “笑什么,难道我接错了吗?老师说过顶真同音字也是可以的。”

  “不是说你顶真错了,而是诗句不行。你接的是‘败句’。败句是不能接的。”宋老头说

  “什么叫败句?”

  “败句就是诗文中有疵病的句子。酒令只能接佳句而不能接败句。明代谢榛《四溟诗话》卷二:诗以佳句为主。精鍊成章,自无败句。”顾彬爷爷说。

  “可这是当代大文豪的诗句啊。凭什么说他是败句呢?”小龙还是不服。

  “且不说此二句没有诗味,根本算不上诗句。就是顺口溜也文理不通。仲甫先生是一代文坛领袖,以诗文而闻名天下。‘方知大侠会写诗’从何说起?再看第一句‘亿万人民觉醒时’是指代何时?新文化运动时期还是当今?完全不知所云。如此‘文豪’实在让当今文坛汗颜无地啊!”宋老头连连摇头道。

  “这根本就不是我的诗歌。”没想到这里的对话竟然惊动了文豪的梦境,他隔空喊话道,“有一位青年朋友给我装了一个诗歌软件。我输了几个关键词之后,电脑就给我写了这首七律。你们要骂就骂电脑去。与我无关。”

  小龙一听这话急眼了:“你堂堂大文豪怎么能让软件作诗呢?害得我也跟着出糗。”

  2022年3月25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