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百篇系列小说第三十四篇 阎罗审案

2022-03-23 14:44:5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胡大明是一名幻想家,他想做一件流芳百世的事情。他今年已经75岁了。一位洋博士对他进行了检测之后告诉他:“你的智力依然停留在孩提时期。”胡大明因此非常得意,停留在孩提时期说明自己还完全没有衰老、青春常驻啊。

  这位博士就是斯密斯·罗博快,美丽国著名脑科学家。

  胡大明最崇拜洋人,好像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他学了一辈子英语,结果还是没学会。这就越发地让他崇拜洋人了:“我要是洋人该多好。那样我不用学就会英语了。我走在大街上和每一个人用英语打招呼,他们会羡慕死我的。”

  这位洋博士想发财却在美丽国混得不咋样。有一个中国通对他说中国的精英钱多人傻,赚他们的钱最容易。这位洋博士就来到了中国。

  他恰好租了胡大明家的房子。胡大明夫妻都是高级职称退休的。开始是单位给他分了房子,后来房子拆迁又按政策补偿给了他两套房子。孩子大了以后自己在外地买了房子。胡大明便空出来一套房子出租。当斯密斯·罗博快来打听房子的时候他急不可耐地低价租给他了。他和罗博快也成了好朋友。

  “我想流芳百世。您是脑博士,请您告诉我该怎么做。”有一天胡大明请罗博快喝酒,在酒桌上说出了自己的夙愿。

  “为什么要流芳百世呢?”罗博快不大理解。

  “嘿嘿,流芳百世一定很有趣。10000年以后的人学历史,其中有一章就是《胡大明》,那个时候的孩子一边读,一边对我肃然起敬。”胡大明被自己的幻象激动了,手舞足蹈起来,“你必须得给我出个主意。”

  “我是脑科学家,可我是要收咨询费的。”罗博快坦率地说。

  “我就佩服你们外国人的爽快。咱不差钱。开个价吧。”

  “因为我们是朋友,打个对折,就5000块吧。”

  “哈!我以为多少钱呢。区区5000块。咱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你给了我对折优惠,那我就免了你一个月房租。扯平。说吧。我怎么才能流芳百世。”

  “你经历丰富,又是高级知识分子,智力依然停留在孩提时期,善于幻象。那最好的方法就是写小说。写一部轰动性的小说。”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写小说我太在行了。工农兵学员那会儿我们班40几名同学就数我作文最好。我又经历过那个特殊时代。我必须得写。我要把那段历史真实地写出来,告诉后人。”

  “这样一定会引起轰动。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这也是有风险的。”罗博快说。

  “必须得轰动。不轰动我誓不罢休。风险?我都是奔八的人了我还怕什么风险?你先喝着。我这就去写。你不知道,现在我的脑海文思如泉,汩汩直冒。新的小说就像蛋急的母鸡追着我‘咯答——咯答’直叫。对不起,我实在憋不住了。我不能陪你了。”

  罗博快起身告辞:“我也酒醉饭饱,得回去冲个凉休息了。”

  胡大明跑到了书房,打开电脑就写。他设计了一个女知识分子被送到了地质队,受尽迫害的悲惨遭遇。“我得写80万字。这部小说一经发表必定引起巨大轰动,其能量绝不亚于海底火山爆发。”他一边写一边想。

  突然,一个判官手里拿着一本小册子领着两个牛头马面来到了他的面前:“你叫什么名字?”

  “胡大明。”胡大明一惊,下意识地回答。

  “这就对了。你的阳寿已到。请跟我们走吧。”

  “那不行。我的旷世之作还没完成呢。我绝不能跟你们走。”

  “这就由不得你了。”判官一挥手,两个牛头马面不由分说上前用铁链将他给锁住了,拉起来就走。

  胡大明大声喊着:“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冤枉。我要控告你们!”

  到了阎王殿,胡大明还是大喊大叫着。阎王倒是没有生气,而是和颜悦色地说:“稍安勿躁。你有何冤屈慢慢说来。如果你真的有理,我还可以送你还阳。”

  “我正在创作一部的小说。一旦面世必定引起轰动,流芳百世。”

  “好吧,把你的小说拿来我看看。”阎王说。

  “我还没写出来呢。”

  “没写出来你怎么确定会引起轰动,流芳百世呢?”

  “我在脑子里已经构思完成了。”胡大明分辩道。

  “那容易。判官,把他脑子里的小说抽出来我看看。”

  判官上前在胡大明的脑袋上划了一道口子,从里面拉出一张纸来,越拉越长,在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

  阎王认真地读着。抽纸拉完了,阎王也读完了,说:“我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能圆满回答我就放你回去完成小说,如何?”

  胡大明把头一扬:“问吧!”

  “你是在控诉那个时代对人的迫害。请问,你是受害者吗?”

  “当然是!所以我有资格控诉。”

  阎王微微一笑:“据你的阳间行迹录记载。你一直是那个时代的积极分子。你被推荐上了大学,当了干部,你家里兄弟几个都是大学生。现在都是高级职称,退休拿的钱比现在累死累活拼命工作的工人还多得多。这迫害从何谈起?”

  “我现在拿钱多是因为我那个时候贡献大的回报。”胡大明理直气壮地说。

  “你不是说你是受迫害者吗?贡献又何从谈起?!”阎王威严地问。

  胡大明看着阎王,没有说话。

  “还有,你说那个时代打人。请你如实招来,到底是谁在打人?!”

  胡大明低下了头。

  阎王接着说:“前些年,你大呼小叫地说要回去向被打的老师道歉。说再不道歉就来不及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就是打人者?”

  胡大明的腰弯下了。

  “明明是既得利益者,明明是打人者却要去控诉历史。你反思过自己的言行吗?”

  胡大明觉得两腿一软,跪下来了。

  2022年3月23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