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百篇系列小说第三十三篇 行酒令

2022-03-21 16:35:2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星期天,宋老头早早地独自一人出去遛弯、打太极拳去了。

  小龙懒了一会儿床便悄悄爬了起来。爸爸妈妈和弟弟一般要睡到9点半,奶奶买菜去了。小龙生怕惊动了家人,蹑手蹑脚地来到了爷爷的书房。悄悄拿起了那本有虫洞的小说。

  小龙打开了书,看到了虫洞的入口,黑乎乎的。他把眼睛贴在洞口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机关。

  突然,耳边兀地起了一阵风,小龙顿时觉得浑身像是被无形的被单裹住了似的,一下子被虫洞给吸了进去,无论他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只能随着气流往前冲。不一会儿眼前一亮,他落进了一个古老的时代。这里的人都是头戴儒巾,身穿长衫,有青色的也有蓝色的。所有的人都是儒生打扮,说话之乎者也,举止斯斯文文。小龙正要向人打听这是什么地方,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走到了他的面前,向他作了个揖:“书生如此穿着,定非本地人士,莫非异域来客?”

  小龙不知所措,支支吾吾地说:“是是是,我是从外地来的,但不知此地是何处?”

  “你问我就算问对人了。我亦非土著,而是来自大唐的商贾,在下林之洋是也,昨日方到此地。此地唤作淑士国。”

  “好个文雅的国名,难怪这里的人都如此书卷气。想必是人人胸中锦绣,个个满腹经纶?”

  林之洋掩嘴一笑,凑到小龙的耳边小声说:“绣花枕头,虚有其表而已。”

  林之洋说话文绉绉的,小龙也只好装了,拽文道:“君子不蔽人之美。足下怎好私下贬损他人?万望恕我不敢附和之过。”

  林之洋的脸一下子红了,赶紧解释道:“固君子不言人之恶。然吾亦闻:君子不言,言必有中也;不行,行必有称也。诳语亦非真君子也。”

  “看来先生是言之有据了,愿闻其详。”小龙也学着林之洋样子躬身作揖。

  林之洋道:“实不相瞒,俺虽是天朝之人,却并未读书,实为一粗人。昨日在此地卖货,方知本地人都是些表面斯文实则一钱如命的穷酸货。”林之洋一口气把他昨天如何冒充“鸿儒”,把“云中雁”对了“鸟槍打”,顺着《老子》 胡诌了个《少子》却把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而佩服得五体投地之荒唐事说了一遍。小龙也禁不住笑了起来,心想:“看来此地人还果真是腹中草包表面斯文之辈。我怎么昏头昏脑地穿越到这个鬼地方来了?”

  林之洋见小龙沉吟,知道他是相信了自己,接着说:“我见书生气度不凡,定是域外高人。在下不揣冒昧,可否请君移步酒楼小酌几杯,我正想请教一二。”

  小龙再次作揖,说:“先生着实高看后生了。实不相瞒,我只不过是来自21世纪的一个中学生而已,才疏学浅。”

  林之洋大惊,失声说道:“哇,您来自一千多年之后啊!幸会幸会。那您就更不能谦虚了,一千多年后的文明不知要比当世高出多少倍呢。您稍微指点一二也能让我聪明起来。先生既与我以诚相待,我也就据实相告了。与我同来的妹婿唐敖倒是饱读诗书。他一向瞧不起我。您若肯抬举我,不吝赐教一二,让唐敖对我刮目相看,我回去以后就把您当神仙供奉……”

  “别别别。”小龙打断了林之洋的话头,“赐教我可不敢当。只是在我们的时代,我还算是未成年人,不能饮酒。”

  “哈哈哈。”林之洋大笑起来,“您有所不知。这里的酒其实根本就不是酒而是醋。分为浓、淡、其淡三等。菜也绝不见荤,不过豆腐青菜之类。”

  小龙祖籍山西,正喜饮醋,觉得这里风俗有趣,便说:“我正好一口醋。不知这里醋的风味有何特别。”

  林之洋一把拉着小龙就往酒楼走:“这就是了。”

  林之洋找了一处清净的桌子,和小龙并排坐了,浓、淡、其淡三种酒(醋)都要了一壶,再点了青梅、齑菜、酱豆腐、拌豆皮四碟小菜,正要与小龙对斟,多九公和唐敖却走了进来,对着林之洋就喊:“好啊,到处寻你不着,原来你是躲着我们喝酒来了。这位小公子面生,何许人也?”

  林之洋起身介绍:“你们来得正好。这位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后生。我正要请教些学问呢。”

  多九公和唐敖惊愕不已,作揖施礼。小龙赶紧回拜:“见过先祖。”

  唐敖上前挽住小龙的手:“二十一世纪的文明一定是高度发达了。快将你们的学问传授一二,让吾等也开开眼界。”

  小龙犯起踌躇来,说吧,自己实在没多少学问;不说吧,难免给二十一世纪的青年丢脸,只好吞吞吐吐地问:“不知三位想听些什么?”

  林之洋抢先说:“吾等说是外出行商,实在是周游世界,广博见闻,日后好把见闻录写成小说以飨世人。你就给我们说说二十一世纪的小说之法吧。”

  多九公和唐敖也都点头赞成。

  小龙被赶鸭子上架了,只好打肿脸充胖子。幸好文学社的老师带他们学习过大师的小说之法,就在这贩卖起来:“在我们看来,小说无非编故事。”

  “精辟之论。”三人点着头,“但不知如何个编法?”

  “你们周游世界,收集了诸多的逸闻趣事,事事铺成难免平淡琐碎。不如把好人当坏人写、坏人当好人写,此为辩证之法,定能出奇制胜。”小龙开始信马由缰地发挥了。

  “此法倒是新鲜。” 唐敖有点怀疑了,追问道:“那如何写自己呢?”

  “把自己当作罪人写啊。”小龙一拍桌子。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下,不约而同地说:“吾等愚昧,未明其意,祈请详示。”

  “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你们周游世界、博见洽闻,回去不妨招兵买马、创建出一个文学的王国,而你们就是这个王国的国王和开国元勋。在这个文学的王国里,你们发号施令,颐指气使,手里掌握着生杀大权,饱尝着君临天下之幸,犬可入篇、汤可入篇,岂不快哉?”

  “这怎么叫‘把自己当作罪人写呢?’”林之洋越发地不解。

  “哈哈,这叫反话你都不懂?你说自己是国王、是造物那不显得狂傲吗?何妨故作低调,自谦为罪人、奴隶。小说王国的罪人和奴隶不丢人。话不是随你们说吗?反正你们是主宰。横竖你们说了算。”

  多九公心里完全明白了,心说“怎么一千多年之后还有装酸的南郭先生呢?”有意要出小龙洋相,就举起了“酒”壶说:“我们只顾说话了,却忘了吃酒。来来来,我们来行个酒令助兴,不能对的罚酒。这个酒令必须是说一个天上的东西,一个地下的东西,还要说个古人。左问手拿什么东西?右问嘴里说什么话?随问随答。打我开始。”

  唐敖和林之洋都明白了多九公的意思,点头赞成,小龙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多九公先行酒令,说:“天上有片乌云,地下有个密云,有个古人叫赵云。左问手拿什么东西?回答是‘手拿亮银枪’。右问嘴里说什么话?说是‘枪挑胡咧咧’。”

  唐敖接着说:“天上有个凌霄殿,地下有个秦王殿,有个古人叫曾点。左问手拿什么东西?回答是‘手持琴瑟’。右问嘴里说是什么话?说是‘邪音惑心’。”

  林之洋又说 “天上有座灵山,地下有座泰山,有个古人名叫王半山。左问手拿什么东西?回答是‘手拿《临川集》’。右问嘴里说是什么话?说是‘浮云蔽望眼’。”

  小龙搜肠刮肚,沉思了一会儿。也挤出来一个:“天上有条银河,地下有条淮河,有个古人叫古人萧何。左问手拿什么东西?回答是‘拿着《九章律》’。右问嘴里说是什么话,?说是‘腐儒误国’。”

  三人正要说什么,突然宋老头从天而降,大声说着:“天上有个天斋,地下有个书斋,有个古人叫聊斋。左问手拿什么东西?回答是‘如椽大笔’。右问嘴里说是什么话?说是‘莫言鬼也’。”【注】说罢拉起小龙就飞,“好小子,翅膀硬了,敢自己穿越虫洞了。”

  2020年 3月21日

  【注】“莫言鬼也”意思是不要说我写的是鬼,其实都是人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