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命运扭扭蛋

2021-09-24 11:40:1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老丁头一时怒火冲天,抄起顶门棍就要和宋老头玩命,被宋老太死死地抱住了。别看宋老太只是个女流之辈,却生得膀阔腰圆,所谓身大力不亏。老丁头生来就是个文弱书生的形象,小学时就被同学送了个外号“病潘安”。一辈子吃巧食。知青下放时干不动农活就被推荐去当了代课教师,后来又上大学进修,当了大半辈子校长,自是手无缚鸡之力。他被宋老太两只壮硕的胳膊抱住,就感到像是被两条巨蟒缠住了一般,喘不过气来。宋老太嘴里还不停地喊着:“EASY,EASY.”

  宋老头见老丁头脸色发紫,跺着脚大喊:“老太婆快松手!要出人命了!”

  宋老太吓得赶紧松开了双臂,嘴里还在不停地喊着:“EASY,EASY.”

  老丁头弓着腰咳嗽了几声,蹲到了地上拉着哭腔:“你们夫妻俩合起来欺负我。你们全是一伙的。”

  宋老头、张理事和贾半仙都笑了起来。张理事上前把老丁头拉到椅子上坐下,又给他斟了杯酒:“喝口酒消消气。”

  “我要喝茶!”老丁头伸手把酒杯给打翻了。

  宋老太慌慌忙忙地端来茶盘:“茶早沏好了。瓜片行吗?”

  “毛尖就舍不得给我喝?”

  “行行行,我再去沏毛尖。”宋老太转身就去换茶具,不大一会儿,端来了一杯清香四溢的毛尖来:“我单为你泡了一杯。不给他们喝!”

  老丁头的脸色好看多了,他一边接茶杯一边说: “看来老宋真是不简单啊,连你这个半文盲也学会飚英语了。”

  贾半仙呵呵一笑:“这就叫棒槌靠城墙三年会说话。”

  “你就别拽文了。这叫玉在山而草木润,渊生珠而崖不枯好不好,不懂装懂!”张理事又抵股子了。

  “你怎么也和他们蛇鼠一窝了?”老丁头对张理事说,“你给我的印象是挺老实的一个人啊。”

  “你真的误会了。”张理事正要解释,突然从门外跌跌撞撞走进一个中年妇女来,哭喊着:“大仙,快救救俺家的骥孩吧!”

  张理事认得她是山后庄的朱婶,上前询问:“朱婶,咋回事儿?”

  朱婶一边哭一边说:“俺家骥孩中邪了。他爹要俺去请贾先生给他驱邪。骥孩的名字还是贾先生起的哩。俺去了关帝庙没见着贾先生,有人说他让宋老爷给请走了,俺这才找到这来了。宋老爷,您大人大量,先救俺家的急吧,给俺骥孩驱了邪再给您做法。”

  “你敬请放心,肯定得先紧你家齐。我这不碍事。骥孩昨天不还好好的吗,这会儿怎么就中邪了呢?”

  朱婶又哭开了。

  张理事说:“你不用急,慢慢说。你看,今儿咱乡里的高人全数在此。肯定能救得了你家骥孩。”

  朱婶的情绪这才平静了许多,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骥孩过年就要高考了,压力太大。昨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魂魄回到了奈何桥那边,只见投胎湖边有一群鬼魂正在吵吵嚷嚷地等着判官摇命运扭扭蛋。扭扭蛋摇到哪家鬼魂就投胎到哪家。有的投胎到诗人、作家、富翁的家里,有的投胎到农民、工人、苦力的家里。命运就这样被固定了。怎么才能摇到好命运的扭扭蛋呢?那就得贿赂判官。有钱人家平时烧的钱多,鬼魂自然有贿赂的本钱。穷人家的鬼魂没钱,就只能再次投胎到穷人家。骥孩这才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生在穷人家里。醒来之后哭着喊着要家里把牛、房子、拖拉机全卖了,他要带着钱回到阴曹地府去贿赂判官重新投胎。一个上午躺在床上大哭大闹,说着胡话不肯起来。

  

  听完了朱婶的叙述。宋老头问老丁头:“你是教授级校长,名誉博士,你能为骥孩驱邪吗?”

  老丁头连连摆手:“驱不了,我可没这本事。”说着往后退了一步。

  宋老头又问张理事:“你是大学生,公务员,你能为骥孩驱邪吗?”

  张理事头摇得拨浪鼓似的:“这装神弄鬼的事我可做不来,那是我表哥的专业。”他指了指贾半仙。

  宋老头问贾半仙:“你行吗?”

  贾半仙点点头:“我可以试试。”说着,他从背在身上的小挎包中取出了四支香递到朱婶的手中说:“你先回去,在骥孩卧室的四个墙角各点上一支香,关上门。骥孩很快就会入睡。你们不要惊动他,我们随后就到。保证今天骥孩就能恢复正常。”

  朱婶恭恭敬敬地接过香,便急匆匆地赶回家去了。

  朱婶走了之后,张理事怀疑地望着贾半仙:“这活你也敢接?要是弄出人命来了你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贾半仙微微一笑:“没有金刚钻我敢揽瓷器活?不信你可随我同去看个究竟。”

  张理事把脸转向宋老头:“您信吗?”

  宋老头点点头说:“我信。”说着转过脸问老丁头:“你信吗?”

  “我信?”老丁头冷笑着,“装神弄鬼,你说我能信吗?”

  “那就请你也一同去看看。”宋老头说。

  “我才不去!”老丁头把手一甩,“我去了我就在现场。你们弄出人命了我也脱不了干系。”

  “呵呵,今天你是非去不可了。”宋老头说。

  “你还想拉我做垫背?我才不上当呢!”老丁头拿腿就要走。

  “你今天要敢走就真脱不了干系了。”

  “怎么,还粘上我了?”老丁头站住了。

  “你是党员干部啊。你明明知道要出人命却不管不问一走了之,难道这不要负责吗?”

  “可我能够阻止得了你们吗?”老丁头觉得进退两难了。

  宋老头说:“你要是去了就没麻烦。首先你去是为了阻止。当你发现真要出人命时可以立即要救护车并报警,你还可以做目击证人。那你就真的成英雄了。”

  “那我呢?”张理事也觉得自己进退两难。

  “你当然更得去啦。你和丁校长可以互相证明你们都是去阻止的。”宋老头说。

  贾半仙接着吓唬他:“你要是走了就等于是临阵逃脱。你可是在职的乡干部哦!”

  四人匆匆往山后庄去了。山后庄不远,10来分钟就到了。

  点了香之后,骥孩果然睡着了。

  四人蹑手蹑脚地进了骥孩的卧室。三人在门口站着,贾半仙走到床边,口中念念有词:“孩子,贿赂判官重新投胎的路子你是走不通的。重新投胎又得等上个18年不说,就是把你家全部家产都卖了也不够贿赂判官的。你知道现在富人家有多少钱吗?随随便便就是多少个亿啊。现在,我给你带来了高人,他可以帮你当世转命而无须再重新投胎了。”

  “你的话当真?”骥孩悄悄睁开了眼睛。

  “我是半仙我能骗你?你现在躺着不要动,我喂你一颗药丸,然后你再慢慢起身,吐口痰就好了。高人就在门口站着呢。”

  贾半仙为骥孩喂下了药丸。骥孩慢慢下了床,一阵咳嗽,吐了口痰,果然恢复如常了。他走过来一一向张理事、丁校长和宋老头施了鞠躬礼。

  “高人就在他们三个中间,你猜猜是哪个。”贾半仙说。

  “宋老爷!”骥孩毫不犹豫指着宋老头。

  “理由呢?”贾半仙又问。

  “宋老爷学问大,年纪大,目光深邃,器宇不凡。”

  “张理事为什么不像高人呢?”贾半仙接着问。

  “太年轻了呗。”

  “丁校长呢?他也年纪大,学问大啊。头衔比宋老爷还高呢。”

  “他呀。我不敢说。”骥孩局促地低下了头。

  “你让他说吗?”贾半仙问丁校长。

  “说吧说吧。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我不怪你。”老丁头也想知道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真实形象。

  “丁校长吧,看上去有点虚,目光游离,有点邪性。”骥孩吞吞吐吐地说。

  大家都大笑起来,老丁头尴尬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宋老爷,您真能让我当世转好命?”骥孩迫不及待地问。

  “来来来,都到堂屋坐。边喝茶边说。”朱婶见儿子好了别提有多高兴了。

  宋老头捋了捋胡子:“我尽力吧。不过我只能把转命的道理告诉你,能不能转命最后还要靠你自己。一是要信,二是要行。全看你自己了。”

  “我信您,一定照您的话去做。”骥孩诚恳地说。

  “有句古话,叫‘家有三象,鬼神不敢撞。’这就是上上的好命了。”宋老头说。

  “哪三象?”骥孩爸忍不住问。

  “这第一为气象。”

  “何为气象?”老丁头也来了兴趣。

  “气象主要就是指正气、书香之气。”

  “俺们都没文化,看来这气象是难有了。”骥孩爸有点灰心。

  “这倒不尽然。积德行善是气象的基础,人生目标是气象的导向。有了这两条再加上踏踏实实地讨生活,气象自然就会聚集。”

  “那第二条呢?”骥孩觉得第一条是可以做到的,又接着问。

  “第二条是面相。”

  “面相就是长得帅吗?”骥孩问。

  宋老头摇摇头:“相由心生。这个面相主要指一个人内心世界自我修养所表现出来的对人的亲和力。是正是邪,是忠是奸,往往从脸上就能表现出来。”

  “是不是对人要厚道?”骥孩爸问。

  “也可以这么理解。用文辞讲就是与人为善。不要有戾气、怨气、仇雠之气。这三股邪气足以使人脸变形。”

  骥孩点了点头。

  “第三是形象。”宋老头说得头头是道。

  “这我知道,是不是指言谈举止的动作和风度?”骥孩已经可以抢答了。

  “你真的很有慧根。前途可期。”宋老头满意地摸了一下他的头发,“形象主要是从行为细节上表现出来的,是自然流露而不是刻意做作。”

  张理事拍了拍手:“长见识了。”

  “有这三条我就可以转好命了吗?”骥孩觉得自信多了。

  “这三条还要集中到一点上才行。”

  “哪一点?”骥孩问。

  “就是立身之本。”

  “什么是立身之本呢?”骥孩又觉得迷茫了。

  “简单地说就是可以自食其力的本领。”

  “听说过人有百艺好防身吗?”贾半仙插嘴道,“是人都得有个吃饭家什。人总是靠自己的实际技能立足社会的。”

  “哦——”骥孩若有所悟。

  “你不是喜欢文学吗?”贾半仙说,“你可以跟宋老爷学写小说啊。这也算是一门技能。”

  “没准还能飞黄腾达呢。”老丁头总算能插上一句了。大家又笑了起来。

  宋老头站起身来:“孩子已经好了。我们该告辞了。”

  “那哪成呢。”骥孩爸拿出一叠钞票说:“贾先生,大恩不言谢了。这诊费您得先收下,我也不知这些可够,备钱紧留,您随便拿。”

  贾半仙推辞道:“请你也给我一次积德行善的机会吧。都是为了孩子,我免费了。”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朱婶拦在了门前:“今天谁也不能走。这都半下午了,俺们还没吃早饭呢。你们的中饭也让俺给搅了。怎么说也得吃了饭再走。你们要是不吃就是瞧不起俺,嫌俺家饭孬。”

  一听这话,老丁头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是是是,从早上到现在我也还粒米没进呢。”他带头坐下了。

  朱婶麻溜地端上稀饭、馒头、泡菜。大家一边吃一边接着聊。

  老丁头问贾半仙:“想不到你三捣鼓两捣鼓还真就把孩子给治好了。难道你真是半仙之体不成?”

  贾半仙哈哈一笑:“哪有什么半仙之体。我一说你就明白了。这孩子得的是痰癫,又叫痰迷心窍。我先用安神香让他入睡。然后用催眠术为他解开了心结。最后给他服了涤痰丸,痰一吐掉就恢复正常了。”

  “什么涤痰丸?别又说是你家的祖传秘方啊。”张理事又要抵股子。

  “这可不带日白扯的。涤痰丸是古方。以南星、半夏、枳实、茯苓、橘红、石菖蒲、人参、竹茹、甘草等加老姜蜜制成丸。宋老爷肯定是知道的,不信你问他。”

  “贾先生所言不虚。涤痰丸豁痰开窍、健脾化浊、恢复神智,确有奇效。然而这病的病根在于我们的教育为阶级固化推波助澜,给家长和孩子都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病根不除此类精神疾病将层出不穷。”宋老头神情凝重。

  “怎么才能消除掉阶级固化的病根呢?”张理事和老丁头不约而同地问。

  “阶级固化导致社会分配的两极分化,两极分化加速阶级固化。这是人类恶性循环的社会病。单从教育来说,治本的方法就是要坚决摒弃精英教育而把培养有一技之长的劳动者作为教育目标。说着容易做起来就太难了。我们这一代人做过巨大努力,当前教育也还在做着巨大努力。希望就在骥孩这一代人身上。只要骥孩们和我们一起不懈努力,遏制两极分化、阶级固化的目标就一定能够实现。”

  骥孩有信心地点着头。

  2021年9月23日星期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