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子狂妄……

2021-09-17 19:12:0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Mr.V戴着金丝眼镜,不知道是平光的还真是近视,总之配上他白皙的瓜子脸和多少有点女性化的斯文举止,是非常搭的。

  I am an Honorary Doctor from Columbia University,Professeur invité à l'École des sciences politiques de Paris,Gastwissenschaftler, Universität München……

  他用多种语言介绍着自己的一大堆头衔。他是人文领域少有的天才,还不到40岁就誉满全球。他的研究方向是一门吹牛的事业,具体地说就是小说,再具体一点就是当代中国小说。

  这里是某著名大学人文学院的高仿金色大厅,当然不是音乐大厅而是文学大厅,仿照音乐金色大厅的外形建筑的。大概是要突出某种纪念意义或者寄托意义,大厅以英文命名Nobel Literature Hall中文简称为诺厅。

  今天诺厅里人头攒动,坐满了来听讲座的学生。尽管疫情尚未完全解除,听众需要出示疫苗注射证明和健康码,却取消了隔座的规定,不但座位满了,连走道和前后无座区都站满了人。谁也不愿意放过难得的聆听大师讲座的机会。

  “Today,my topic is Mo Yan's novels——the monument of literature in the 21st century.”

  现如今大学都实行全英文授课,何况这还是一场大师讲座。Mr.V以他那带有明显纽约口音的英语口若悬河地讲着。

  突然,听众席有个青年大声说了一句:“Mo Yan is just a literary joke!”

  “竖子狂妄!”愤怒的Mr.V居然下意识地飙起了中文,“你敢站起来让大家看看你丑陋的嘴脸吗?”

  宋小龙站了起来,可他的嘴脸并不丑陋,而是相当的俊朗。浓眉大眼,标准的国字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朝气,健硕的身材似乎带着天生的军人气质。

  Mr.V显然是“外貌协会”的,他迟疑了一下,语气也放缓和了:“你,你空有一副好皮囊,原来腹中草莽。”说着还跺了一下脚,甩了一下头发。

  大厅里哄笑起来。

  “瞧,同学们都在嘲笑你呢。你怎么可以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地说出如此无礼的话呢?你说说,为什么啊?是没有受过良好的家教吗?”

  宋小龙呆萌地站着,坐在他身边的那位女同学扯了他一下:“教授问你话呢!说啊,你为什么说无礼的话?”

  宋小龙低头瞅了她一眼,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有理!因为我觉得莫言的小说还不如我爷爷写得好哩。大师小说不如老百姓,还不是笑话?”

  这下Mr.V 真的生气了:“不认错还强词夺理。你爷爷是谁啊?”

  “我爷爷名不经传,是个退休工人。他叫宋明。”

  大厅里窃窃私语起来:“他爷爷就是宋明?”

  Mr.V拍了桌子:“敢拿一个下里巴人来羞辱我。你不配听我的讲座。保安,把他给我赶出去!”

  没等保安过来,宋小龙自个儿走出了大厅。

  

  那个女生也追着他跑了出来:“同学,等一下。”

  宋小龙站住了,转过身来:“你在追我?”

  女生脸红了:“谁追你啊?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轮到宋小龙脸红了,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你是在追赶我?”

  “你真笨。你就说‘你是喊我吗’不就得了。”女生倒是挺大方的。

  宋小龙噗嗤一声笑了,轻轻做了一个打嘴的动作:“对,我真笨。我就是这意思。你喊我干吗?”

  “我想请你带我去见一下你的爷爷。”

  “你是谁啊。为啥要见我爷爷?”

  “我是你的小学妹。我复姓肖薛单名梅。你就叫我肖薛梅。”

  宋小龙捂着肚子傻笑起来:“瞧你这名字饶的。有肖薛的复姓吗?”

  “我爸爸姓肖,妈妈姓薛。取名时都争着用自己的姓,只好给我用了两个姓。”

  “那你为啥要见我爷爷呢?”

  “因为我昨天在网上看到了他的一篇小说,就是火龙果花的那篇。写的真好,特别是藏字诗。”

  “藏字诗你能读懂?”

  “那还有假?我十几岁就能把一本《新华字典》倒背如流呢。连老师都夸我是汉字小专家。”

  “那你和我爷爷能聊到一块。不过我不能轻易带你去见他。”

  “为什么?”

  “因为他成天唠叨着要我带女朋友回去。你一去他一定会误以为你是我的女朋友。”

  “你有女朋友吗?”

  宋小龙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暂时还没有。”

  “那不就结了。就拿我当你的女朋友呗。”

  宋小龙没想到她这么爽快,惊得张大了嘴巴:“那你是借还是租呢?”

  肖薛梅咯咯地笑起来:“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女朋友还能能借能租?我不借也不租,假装行吗?就是扮演,为了见你爷爷咱俩演出戏。”

  “成!”宋小龙也乐了,“那我有言在先啊。进家门时我俩得拉着手,既然演戏就得演得跟真的一样。”

  

  宋小龙和肖薛梅手拉手回到了家。这下可把小龙的妈妈给慌着了。她不知所措地招呼着,又赶紧去楼下的超市买水果买菜。宋明宋老头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了,傻傻地盯着肖薛梅看。

  “爷爷,我这是我的小学妹,肖薛梅。”

  “小学妹?好好好。叫啥名字啊?”

  “肖薛梅。”小龙回答。

  “是是是,小学妹好。她叫啥名字啊?”

  肖薛梅推了小龙一下:“爷爷,我复姓肖薛,单名一个梅字。我就叫肖薛梅。”

  “哦哦哦,肖薛梅。这个名字好。有诗意。一听就知道你爹妈是文化人。”

  “我爸妈不是文化人,都是军人。”

  “军人好啊!我就寻思着让小龙也去参军呢。男孩子就得去部队锻炼锻炼。”

  “爷爷,我这个小学妹今天是专程要来见您的。”

  “嘿嘿,我是吵着要他带女朋友来家。我家小龙忒憨了,我怕他处不到女朋友。让你笑话了。”

  “老人家都是这样。我爷爷也让我带男朋友回去给他把关呢。”

  “听见了没?你还得赶考呢,能不能当上人家的男朋友还不一定呢。你觉得面试能通过吗?”爷爷点着小龙的脑门说。

  宋小龙嗔怪地瞪了肖薛梅一眼:“你让我带你来见爷爷要和他谈小说的,你却扯远了。”

  “谈小说?”爷爷有点诧异,“我的小说有什么好谈的。”爷爷连连摆着手。

  “你的小说厉害着呢。你创造了小说的一个No.1!”肖薛梅竖起来大拇指。

  “No.1?哪个No.1?”爷爷不解。

  “无法翻译的No.1,你小说中的那些藏字诗谁也没法翻译成外语。你说是不是No.1吧?”

  “呵呵呵,”爷爷乐了,“这倒是实话。汉语的奥妙是任何语言也无法媲美的。”

  “所以说你写了也白写。翻译不成外文就永远得不到诺贝尔文学奖,只有被边缘化的命了。”宋小龙挖苦他。

  “我写作只图个自娱自乐。不求名利。”爷爷挺了挺胸脯说。

  “你就可劲装吧。你做梦都想求名求利哩。不求名你成天拿自己小说跟大师比啥?不求利你咋会被人骗去1500块钱?”宋小龙只顾油嘴滑舌不小心揭了爷爷的短。

  要是别人说这话宋老头肯定要跳起来,可在孙子面前他就没脾气了,依然强词夺理地说:“我被骗那是骗子无德,连老人家也骗。不是我吹,我的小说就是比你们的莫大师强太多了。不管是谁,只要把我的小说跟大师小说对比着读,都会立判高下的。”

  “哈哈哈,”宋小龙笑了起来,“Mr.V骂我竖子狂妄。我看可以把这话转送给您了。不过不能说‘竖子’了,‘老子’也不合适,那该叫什么子狂妄呢?”

  2021年9月15日星期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