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艳阳高照

2021-09-08 14:50:1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骆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永夜的荒原上,不见一丝光,透骨的冰冷,让人们抓住任何一点温热。无数的人,匍匐在一幢巨楼之下。人们头朝巨楼卧服着,有人蜷紧身子不知是死了,还是睡着。有人贴着地面,一点一点的往楼里爬,他们警惕的盯着四周,欲望充斥着他们的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出现了一个人,他在地上翻滚着,他没有爬行也没有睡去,他在黑暗中满是痛苦。“啊啊啊!嗷嗷嗷!”终于他爬了起来,疯狂地喊叫着,嘶吼着。“我受够了!我们需要光!醒来,醒来!”他跪倒在地,自顾的说着,之后又是不断的嘶吼。 “莫要叫唤,睡下吧,我们当等太阳,我们会有光。”有睡着的人被唤醒了,说话的是个老者,他第一个醒来。 “你见过太阳吗?太阳真的会出现吗?”疯子停下了嘶吼,向老者问道。

  “我没见过太阳,但他会出现的。”老者露出了微笑,“留下火的人说过,太阳会升起。”

  “火?火在哪?”疯子竟不知道火。

  “火在楼里,我们建楼护住了火。”老者望着楼,仿佛看着希望,看见了未来太阳的升起,想起了令他骄傲的过去。

  “我们为什么不到楼里去,楼里有光!”疯子又问道。老者诧异的看着疯子,却又想起他是疯的便又释然了,只不答话,就要睡去。

  疯子见他不答,也不消停,继续大声呼喊,向四周质问:“为什么不到楼里去?”,只是无人理他。爬行者扭过头去冷漠地望着他,再看看四周趴着的人,眼里只有憎恶。

  “我们只是建楼的,不当进去。”有人答道。

  “但楼里有光,火在里面,为什么不进去找光?”疯子喊道。

  “从未有过,我们只是建楼的,不应该进去。”又有人答道。

  “为什么我见楼里有人,我们却在楼外。”

  “从来如此,他让我们建了楼,之后他留在了里面。”更多的人醒了过来,他们有人回答了又睡下,有人却像疯子一样再也睡不着,开始不停地翻滚。

  “从来如此,那如此之前是怎样的?从未有过,那未来就不会有嘛?”疯子继续问,却没有人回答,他只能继续呼喊。终于,有人也发了疯,开始和疯子一样狂乱的呼喊,疯是会传递的,他们的声音像炸弹像惊雷一般在荒原上漫延开来,却又如同蚊吟般渺小。

  爬行者们听到了呼喊,却只回之以冷漠余嘲弄,他们只有望向巨楼时满眼欲望,望向巨楼的大门口却总充满恐惧与憎恶。巨楼的门口是一群叫“狗”的东西,虽形态似人,但确实是“狗”,做着狗应该做的事,总是低下头,警惕轻蔑地看着楼外的人们。他们是爬行者的敌人,两者一想见便要扑上去互相撕咬,直到一方讲另一方吞净,化作新的狗,甚至能到屋里去,得到“主人”的垂怜。

  “我们到楼里去吧!”第一个疯子喊道,“既无人回我,我便去问那楼里的人。”他的话像火一般,可以将人点燃,更多的人爬了起来。他们开始往巨楼走时,爬行者们突然像被火驱赶的蚊虫,拼命地超前爬去,他们开始不断的和狗撕咬,不断的被吞净,又不断的有人变成狗。疯子们跨过那群像人的狗和想变作狗的人,来到了巨楼里。

  他们抬头见到了火,那是怎样的明亮啊,一瞬间他们就忘记了黑暗,禁不住要立即投身到火里去,一瞬间他们透骨的寒冷,就像冰一样融尽。他们习惯了黑暗的双眼,直接被烧毁,取而代之的是火一样的眼瞳!

  有人盘坐在火的旁边,背朝着火,他浑身包裹着,没有一处能被光照到,除了那一双眼睛。那双眼疯子们见过,在爬行者和狗身上。他们是那么相似,眼中不时的露出,欲望、冷漠、憎恶、恐惧和轻蔑。那双眼幽黑的犹如楼外无尽的黑暗。他的身下还有许多和他相似的“人”,但疯子们知道那是狗,他们和他们的主人是那么相像。

  “为什么不让外面的人进来,他们有人已经死去。”疯子对背光者说,眼中的火直盯着那双黑色的双眼,不停的跳动,好似要将他烧尽。“他们不会进来,外面也没有死人,死去的都在楼里。”背光的人说话了,他的声音让人觉得,那层层包裹下,应该是只乌鸦,让人多听一句都会生厌。

  疯子听到他说的话,环顾四周,他的双眼透过巨楼的墙,看到了里面,眼中的火突然喷涌了起来,巨楼的墙里竟然都是血肉!“是死去者的血肉吗?”他怒吼着质问。背光者没有回答他,只是悠悠的说道,“留下吧,这里不会有黑暗和寒冷,不然你也会被砌进墙里。”说完便闭上了双眼,不再开口。疯子回过头去,他又看到了无尽的黑暗,无穷的寒冷,无数躺下的人和不断撕咬的狗。他陷入了沉默,他好像不再疯狂,只有眼中的火在不断跳动。

  “不!”他再一次嘶吼,然后奋力的向火扑去,他的眼中流下了鲜血,眼中的火顺着鲜血越燃越烈,直到包裹了他的全身,背光者们不敢靠近他,被他触碰到都成了灰烬。他跃进了火中,火烧得更加旺盛!不断的,疯子身后的疯子们也开始燃烧,一个接着一个扑到了火里。火愈来愈热,越来越亮,终于将巨楼点燃。

  巨楼的燃烧,照亮了近前的黑暗,但是远处的荒原,和远方无数的人们,仍在黑暗中。

  忽的,风起。远处,有个人他乘着风来了,第一个醒来的老人,激动的站了起来,“那个领风者,是他,是留下火的人,他是他来带给我们太阳了!”,人们听闻便疯狂的涌向他,但他不做停留,带着风鼓向了巨楼,他也扑进了火里,风从远方吹来,从四处八方吹来,火势随风而起,巨楼终于燃尽了,但火并没有消止,它和他们将永远燃烧下去。

  平地风起,风托着火飞向高空,荒原的永夜与寒冷渐渐褪去,自此,艳阳高照。

  躺平者们感受着温暖和光,他们赞美着太阳。爬行者们经过片刻的欣喜,眼看着太阳,心中却开始生起憎恶,赤裸裸的光辉让他们难受,绝对的炙热烘烤着他们的心,他们要将自己裹起来。那些狗们,它们惊恐的不敢直视太阳,收敛起狗的姿态,努力扮演着人,它们怀念黑暗,它们在等太阳落下。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