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宋老头的梦想成真

2021-09-04 15:26:0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Surprise!当当当当——爷爷,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宋老头正在午睡呢,小龙猛地推开了卧室的房门。

  “啥惊喜?你带女朋友回来啦?”宋老头慢吞吞地下了床,嘟嘟囔囔地说着。

  “比女朋友还更让你惊喜。戴上眼镜好好瞧瞧吧。”小龙把一个大红封皮的本本往宋老头手里一塞。

  宋老头颤巍巍地摸出眼镜,仔细瞧了一下:“聘书?聘我做啥?”

  “打开看看啊,聘你当文学院的客座教授!”

  宋老头把聘书往床头柜上一扔:“拉倒吧,客座教授不是老丁头嘛?我才不和他坐一条板凳呢。”

  “我们和他不是一回事。他们是绿藤联盟的,我们是绿林联盟的。”

  “你这联盟听着咋那么别扭呢,绿林~~联盟?”

  “不是。这你不懂。我们的大学分属于为两个不同的联盟。说英文你就明白了。一个联盟叫GREEN VINE,就是聘老丁头的。我们的联盟叫GREEN FOREST,两个系统。”

  “你们也有文学院?”

  “那还用说!”

  “你们真要聘我为客座教授?”

  “千真万确!”小龙说,“我把你的小说给文学院的教授看了。他们都大吃一惊,想不到民间还有如此高人。于是上报院领导,决定聘您为客座教授,还要在学刊上连续发表您的作品呢。”

  “那,那我得准备一下。你看我穿什么服装比较合适?”

  “我看您照平时穿就挺好。学院看重的是您的才华而不是服装。”

  “那不行。才华固然重要,服装也不能随便。大学殿堂非同一般,得穿得正式,要与国际接轨。我得整一套黑色燕尾服,打上领结。”

  “行,就随您的愿。我这就带您去量身定做。”

  “别慌,别慌。”宋老头突然停住了脚步,“这事儿有点大,我不会又是在做梦吧?要不你烀我一巴掌看看能不能打醒我。”

  “那我可不敢。还是你自己掐自己一下试试吧。”

  听了孙子的话,宋老头撸起裤管,在大腿根找了块嫩肉狠狠掐了一下:“哎哟,好疼!”宋老头定睛朝四周看了看,“我醒了吗?还没醒?那我就再掐一把。”

  “别掐了,都出血了。我拿碘酒给你擦一下。跟你说不是做梦你还不信。”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我实在不敢相信。终于梦想成真了?我早说过嘛,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姜子牙八十岁拜相,我宋明75岁出山,还算年轻的。哈哈哈!天生我材必有用,古稀飞英翰墨林。文高千丈云霞彩,赋敌三都鼓吹音。今日扬名文教授,传生他日定为霖。”宋老头竟手舞足蹈地唱了起来。

  

  “宋老头手把手教你写小说”线上讲座开播了。宋老头正襟危坐地出现在屏幕上:

  “你们是想写出伟大不朽的作品呢还是只想写一些平庸应景的作品呢?”

  “当然是伟大不朽的作品。平庸应景的都是些彩虹屁,谁看啊?再说了,伟大的作品卖钱多。不赚钱谁写啊?”

  现在的科技真是发达,虽说是线上讲座,却可以实时互动。除了隔着屏幕以外其余的都跟在现场一样。

  “文学是人学。要写出伟大的作品首先必须理解伟大的灵魂。”

  “伟大的灵魂长啥样?你有伟大的灵魂吗?掏出来给我们看看。”现在的孩子真的是很难驯服。他们决不会按照你的思维方式去想问题而总是要提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反问来。宋老头心中窃喜,他偏偏喜欢这样的孩子。

  “我们也不难为你了。你就说说你自己的灵魂伟大不伟大吧?”还没等宋老头开口,又有学生追问了一句。

  同学们都哄笑起来:“对,这个问题好。就说你自己!”

  宋老头立马回答说:“我啊?还不瞒你们说,要搁战争年代,我肯定是叛徒。因为我怕疼更怕死,好色又贪财。我渺小到这辈子自己从来就没瞧得起过自己。以前我以为只有我才这么渺小。 我有一位朋友,在我的心目中他既有才华又品质高尚,一生中有很多升官的机会他都有意放弃了。前不久聊天时我感叹道,‘你这辈子太屈才了’。他却告诉我,他不愿意当官是因为他太了解自己了。他怕真当了官没准就腐败了。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知之明才是人生的大智慧哩。”

  “既然自己就很渺小,那你还侈谈什么伟大灵魂呢?你这不是在骗人吗?”又有学生质问。

  “好!”宋老头猛一拍桌子,学生都吓了一跳,“我今天等的就是这个问题。要是没这个问题那我就是嘴上抹石灰,白讲了。” 宋老头扬起眉毛,一副得意的神色,学生们都给整懵了。

  “至于吗?一惊一乍的。”有学生小声嘀咕。

  “我从来没怀疑过自己渺小。我身边的很多人也都由衷地说自己不高尚。那么就有了一个问题,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高尚的灵魂呢?”宋老头用目光扫视着大家,似乎在征询着。好一会儿,宋老头又把桌子一拍:“那现在我就肯定地告诉你们,有!”

  “哟~~~~”学生喝了倒彩。

  宋老头笑了:“你们还别不信。请容我说出我的道理。等我说完了你们要是还能喝出倒彩来,那我就从这屏幕里钻出来求你们往我头上扔臭鸡蛋!”

  “对革命这个词不陌生吧?穷人革命不奇怪,因为他们闹翻身啊。可为什么还有出身豪门的人也出来革命了呢?他们有真才实学,有权、有势、有钱,无论在国内享受荣华富贵还是移民入籍国外当贵族都不在话下。为什么这些人中也有人冒着杀头的危险,受苦受累不说还要忍受被自己人冤屈、误解而义无反顾、矢志不渝地投身革命呢?你们冷静地想一想,我们中国的历史上究竟有没有这样的人?”

  学生们开始思考了,有人还低声地说出了一些名字:朱德、周恩来、澎湃、陈毅、廖承志……

  “你们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你们的答案了。是的,不但高层有、中层有;就是在基层,在我们的身边,这样的人也是不少的。我就有幸见识到这样拥有高尚灵魂的人。像我这样渺小的人自然是无法理解伟大的灵魂的。因此我才一生浑浑噩噩、蹉跎荒唐。但是,有一个机会,使我蓦然领略到了伟大灵魂的光辉而茅塞顿开。我终于明白了他们所追求的事业为什么会立于不败之地,无往而不胜的原因所在。”

  听讲的学生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屏幕中宋老头。

  “那还是他靠边站挨批判的时候,而我当时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我问他,你一辈子革命落得如此下场,我就不信你一点不后悔。他却缓缓地抬起头,眼睛里充盈着泪花说,这是要把我们整体推向人民英雄的位置啊!”

  宋老头居然哽咽起来:“我当时真的是完全给弄糊涂了。他抚摸着我的头说了一通让我似懂非懂的话——人类社会一切罪恶的根源就是财富的两极分化。革命容易,可要消除两极分化难,真难啊!革命队伍并不是纯而又纯的,人民自身的很多陋习会顽固地表现,两边的极端思维、居功自傲、恋旧复辟,会形成强大的离心力。你不懂啊,对手要顽强地跳出来,人民自身的缺点需要一个漫长的自我觉悟、自我教育的过程。革命者也需要历练,有时候这也是一种特殊的保护形式。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事业的未来有强大的凝聚力去克服离心力!这个过程对所有的人几乎都是痛苦的,唯有平等富强的目标使他们充满着愉悦和信心。你不是喜欢写作吗?假如你能深刻理解这个过程中所有人的内心世界:不解、彷徨、愤懑、仇恨、矛盾、痛苦、自觉、坚定等等各种情绪以及他们形成的真实原因及其动态的发展。这就是伟大的作品了。单单沉溺于其中的任何一种情绪都无法成为伟大的作品。”

  同学们似乎听懂了什么,表情中依然带着几分迷茫。

  宋老头再次环视了一圈学生,放缓语调说:“对于伟大的灵魂我们往往是很难企及的。只要我们还在尝试着去理解而不是恶意地毁谤,那我们就依然良知尚存。这位有着高尚灵魂的长者最后谆谆告诫我说:发展经济其实没有什么奥妙,因为趋利的本能会形成强大的经济动力。最难最难的是在发展经济的同时避免两极分化。是促进两极分化还是不断地为避免两极分化而奋斗,这就是判断渺小和伟大的分界线。在我们这代人的身后,必定会有一股潮流,他们虚无哲学,藐视人民群众为乌合之众,鼓吹精英教育,颓废文艺。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坚持搞两极分化;但他们是不堪一击的。因为有此一举,两极分化在中国就必定行不通了!”

  

  宋老头每日午睡雷打不动。只要他午睡,全家人都蹑手蹑脚生怕惊动了他。今天老太婆似乎听见卧室有奇怪的声响,悄悄从门缝往里一瞧,只见宋老头挥舞着手在说着什么,一双眼睛却茫然无光。“他是梦游还是中邪了?”老太婆担忧起来,赶紧跑去后庄找跳大神的王半仙。王半仙赶到了宋老头家,推了个门缝看了看,咬着宋老太婆的耳朵说:“鬼魂附体了。千万不能惊醒他。惊醒就一命归西了。”

  “那怎么办呢?”宋老太焦急地问。

  “不碍事。我化一道符水泼到他身上,他睡到自然醒就没事了。”

  王半仙烧了一张黄表纸符,把纸灰放进茶盅用手指搅了搅,推开门劈头盖脸朝宋老头泼去。宋老头顺势倒在了床上,鼾声大作。

  2021年9月3日星期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