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短篇小说:孔乙己的长衫与“东南西北”的人

2021-08-25 11:56:1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上海阿蔡
点击:    评论: (查看)

  翻开历史记载的浩瀚长卷,孔乙己在过去的历史长河中都是穿长衫的那个人,这是铁打的事实,也是世界文化史公认的事实,这是其一。此外,孔乙己在过去的记忆中始终认为自己是浙江绍兴人,是那个大文豪鲁迅的同乡,这一点也是世界文化史公认的事实,这是其二。但是,今天的孔乙己非常惊讶地发现,这一切都被颠覆了,都被改写了,不少新闻报道都在转述这样的孔乙己是“东南西北”的人氏,浙江绍兴,那只是过去的一种说法 而已。此外,孔乙己并非只是过去传统中的那个穿长衫的孔乙己,不少舆论说:那只是一种愚蠢的胡说,只是一种传统呆板的记载而已。

  关于孔乙己是那里人,关于孔乙己的穿着长衫的形象,这些年各种标立异的最新版本经常会被那些多变的新闻更新。对此,孔乙己本人非常的不爽,非常的苦恼,他始终地认为自己是浙江绍兴人,这是天经地义的,这就跟他从小喜欢闻绍兴黄酒的味道一样,并且他认为他身上的气息都是带着绍兴黄酒的味道,这在其它任何地方是万万不可能的!

  关于孔乙己穿的长衫,孔乙己对于那种现有的上百个最新版本,也是百思不得一解,他认为这些新闻万变不离其宗,都是朝着否定他孔乙己是个“穿着带着绍兴黄酒气息的长衫的人”的——目的而来的,都是别有用心的。孔乙己认为自己的长衫,那也是绍兴的骄傲,那也是自己的骄傲,别的地方怎么可能拥有带着绍兴黄酒气息的长衫呢?那还不是嫉妒绍兴的黄酒吗?

  孔乙己非常的不理解,那些“东南西北”的地方,他们为什么要强拉他这个孔乙己离开绍兴呢?他们为什么都那么卖力地非要将他孔乙己的故乡改写?为什么要那么卖力气地要孔乙己不再穿长衫,及不让孔乙己穿带着绍兴黄酒气息的长衫呢?

  孔乙己怎么也不会相信,他不相信些“东南西北”的地方,那些“东南西北”省份中的地、市、县中的人会跟他孔乙己一样——那么的钟爱绍兴黄酒!那可能吗?他们那有绍兴黄酒吗?那不是笑话吗?再说,他们那能有绍兴茴香豆吗?有吗?就算有,那能是真的吗?

  总之,孔乙己断然不信那些各种新闻媒体上转述的新闻,再者:他孔乙己永远铁定自己是个绍兴人!孔乙己认为就凭绍兴府千百年来的辉煌,那些“东南西北”的地方如今再富有,再迷人,再那么的可以激动人心的让人神魂颠倒,他孔乙己都不信自己不是绍兴人!

  孔乙己知道,以往他孔乙己是有很长的贫穷的生活历史,生活年代,但是,那有何妨呢?曾经喝不起绍兴黄酒,曾经买不起更多的绍兴茴香豆,但他孔乙己也愿意做绍兴人,这是绍兴的历史可以证明的,这是绍兴黄酒可以证明的,这是绍兴的茴香豆可以证明的,这是全中国、全世界可以证明的!

  孔乙己始终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地方的人要强拉他离开绍兴府呢?

  这些年,甚至有人编写出孔乙己的长衫都证明:孔乙己,是甲乙丙丁之“丙丁市的人”。说什么,这盖因孔乙己之孔姓之特别,这盖因孔乙己之长衫之特别!对此,一些新闻媒体转述了“丙丁市”上下的统一传闻,这就是说:孔乙己之所以喜欢喝黄酒,是因为孔乙己喝的黄酒唯有“丙丁市的黄酒最适合孔乙己的胃”!其具体原因是:“丙丁市的黄酒里边具有独特的丙丁纳米基因”,因为这纳米基因,它造就了孔乙己天生的爱喝黄酒的胃。此外,“丙丁市”上下都坚信:如果可以将孔乙己的胃做物理的,化学的测试,那一定会百分之百地证明:不单是绍兴,整个中华大地上所有企图拥有孔乙己的地方,或州府、县市,都会感到羞愧。这就是中华大地上唯有“丙丁市”可以证明:孔乙己是“丙丁市”人氏,孔乙己其基因测序,是全中国唯一与“丙丁市”之地域山川,及“丙丁市”独有之纳米基因高度“吻合”之人,而孔乙己“断不可能”再与“东南西北”各地之人,之地的基因相“高度吻合”之可能!

  看看吧,“丙丁市”对于抢夺孔乙己之战的“志在必得”之心,及行动,他们所做的功课,不可谓不努力吧!

  孔乙己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有关各种孔乙己不是绍兴人的版本,据传,像“丙丁市”这般言之确切的,并非只有“丙丁市”一家。事实上,来自“东西南北”各地的,发誓要从绍兴府夺回孔乙己的理论依据,及各种物证的版本真的可以说是:多如牛毛。对此,不光是孔乙己本人被吓着了,估计那绍兴府的官员们,和绍兴府的大众们也是相当烦恼的。

  不过,让孔乙己放心的是:迄今为止,孔乙己没有听说半点来自绍兴本地的,让自己无法继续立足绍兴府的讯息。相反,他孔乙己得到可以一万个放心的消息说,对于孔乙己这样的文化名人,绍兴府没有任何理由让各地抢走。为此,据说,绍兴府将率先为绍兴的一批文化名人制定全国首创的“文化名人保护法”。由此,孔乙己作为绍兴标志性的文化人物,他已经同名扬天下的鲁迅先生一道进入该保护法的首批前列绍兴文化人物的名单。并且,让孔乙己感到欣慰的还有:有确切消息证明孔乙己的“排名”非常靠前。

  确实如此,现如今的绍兴府对于保护孔乙己这样的文化名人,还是有相对强大的实力的。这一点,中华大地的大多数人都可以相信,只要绍兴府自己不放弃,那些来自“东西南北”各地的抢夺者们,绝不会轻易赢取抢夺孔乙己之战的胜利!别的不说,中华大地的大多数人都认可绍兴府的富裕和钱多,大家都看到绍兴府跟同在浙江的,闻名世界的浙江义乌市的富裕程度是一个共同的我们国家的富裕团队方阵的,无非是绍兴府比较低调而已,它不像浙江的义乌市那样的高调和善于满世界的推广宣传,满世界的高声歌唱罢了!对此,中华大地的大众们当中,有很地方的人都认为:这可能是绍兴府迄今为止的一个软肋,一个不小的短板,或者是迄今为止绍兴府的一个不该有的错误!

  孔乙己怎么也不相信,那些“东南西北”地方的类似“丙丁市”的人们,他们为什么都是那么有“理论”,有“物证”地豪情满怀地相信他孔乙己不是绍兴府的人呢?难道他们都认为绍兴府不具备拥有他孔乙己的优势吗?孔乙己在很长一个时间段内都理不清这个头绪,他怎么也不相信那些要把他孔乙己论证为他们那些地方的人氏的抢夺战的参与者们,究竟可以有几分胜算?孔乙己呆呆地想过,即便万一,即便假如真有可能,绍兴府面对抢夺战有些无法招架的话,那他孔乙己也还是坚决不会离开绍兴府的啊,那些掠夺者真的以为他孔乙己会乖乖的跟他们离开绍兴府吗?不用说,这绍兴黄酒的味道,这绍兴茴香豆的味道,还有那些形形式式的绍兴风味,别的地方能拿得出半点像样的“仿制品”吗?怎么可能啊!

  对于孔乙己有没有被强制被拉扯着离开绍兴府的可能,孔乙己自己反复做过推算,他每次演绎的结果都是不可能的。即便是那些来自“东南西北”的热心人倾注着对他孔乙己的无限迷恋,无限关爱,以及即便他们有多少理论或“什么基因的”,孔乙己也不相信绍兴府会放开紧握孔乙己的那只手,都不会放弃对孔乙己的拥抱,这是孔乙己每次推算的结论。

  而最近的传来的“关于绍兴府立法保护文化名人的立法消息”,更让孔乙己得到万般的安慰:他孔乙己可以永远地、放心地在绍兴府的地盘上喝他所钟爱的绍兴黄酒,吃他所喜欢的绍兴茴香豆。当然,对于各种现如今,推陈出新,及完全创新的绍兴各种五星级宾馆酒店,或街头巷尾的店堂,包括夜市或流动摊点的各种绍兴味道,他孔乙己都可以慢慢的,长期的,久久的,继续享用着,品赏着,这绝对不是问题了!对此,孔乙己在内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无限喜欢,和无限的庆幸。毕竟,他孔乙己是地地道道的绍兴人啊!孔乙己虽然知道,那些来自各地的想强拉他走的,今后虽然还不会停息各种动作,但他开始不再像过去那么的烦恼了,他认为自己是绍兴人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的,绍兴的一切都支持他是绍兴人。

  孔乙己有时候内心流动的,唯一觉得有些不快的是,过去自己确实很穷,很潦倒,很窘迫过,这个事,是没办法改变的。但是,这也不是他的本意啊,他愿意穷吗?谁愿意穷啊?几文钱喝酒,吃茴香豆,还经常要欠账的,经常的被人奚落,嘲笑和打骂,甚至连读书人天经地义要读的书,也不得不“捎带着拿几本看看”,却被人误认为“窃书”,哎,那时候,真的是太穷了!对了,那时候,那时候,那些“东南西北”的人,那些“丙丁市”的人,怎么没见一个到绍兴来认领他孔乙己呢?怎么没人来说“基因”相同的事呢?这算什么事啊!总之,他孔乙己没有现在这般阔气的时候,没有这般知名文人的知名度的时候,是没有人来抢他的历史记载的,没有,绝对没有!

  孔乙己想多的时候,有时候会走神,在充满幸福感的同时,有时候也还会坠落到遥远的过去的年代,不知不觉地会有一些年代对比的感觉,仿佛经常会有一些恍惚,神思飘移的。不过,当他神思收回来的时候,他会非常地珍惜他的长衫,他的绍兴黄酒,他的绍兴茴香豆,他觉得这些爱好,这些标志,都是永远不能轻易改变的。

  孔乙己想:即便,即便,现如今,如果因为交际需要,因为应酬需要,或者因为别的需要,假如有那么一两天,他暂时没喝黄酒,暂时没吃茴香豆,那也只是暂时的情况,不代表他孔乙己永远不穿长衫了,不喝绍兴黄酒了,不吃绍兴茴香豆了。不,绝不是那样的!暂时的,那绝对是暂时的,一两天而已啊,或几个小时而已啊,或半天而已啊,绝对是这样的!孔乙己最近,经常在神思飘忽的时候,有这样的发誓,他孔乙己永远是具有绍兴风味的人,长衫,绍兴黄酒,绍兴茴香豆,永远是他孔乙己身上的浓厚基因,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永远不会改变!它们同绍兴当地的一切风味,气息,同绍兴的过去,今天,与未来一样,都是他孔乙己晕染在身上的永恒的东西,这是千真万确的。

  孔乙己想:那些“东西南北”的人,那些类似“丙丁市的人”,即便永远都存在,但也永远改变不了他是绍兴的孔乙己这个事实,强扭的瓜不甜啊,更何况那那也没有绍兴的一切啊,长衫,绍兴黄酒,绍兴的茴香豆,绍兴的乌篷船,风雨,阳光,绍兴话,梅干菜,太多太多了,别人都能拿出让自己喜欢的原汁原味的东西吗?不可能啊,不可能!再说,还有绍兴的强大,可那些别的地方,为何还要明知不可为,而为呢?这真是……孔乙再度走神的时候,会联想很多,他有时候有些莫名,有些神神叨叨地自己胡乱地拉扯着,不知为何。

  有时候,孔乙己坠落神思万里的时候,他会不知不觉地傻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