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劣迹总编

2021-08-17 18:34: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竹男
点击:    评论: (查看)

  听了胡忠汉的话,我惊讶的要跳起来,太难以想象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那李卓臻现在是报社的总编辑了。他的前半生,简直就是劣迹斑斑啊!

  拉着胡中汉坐下,沏上茶端给他。“哟,好茶啊!”

  “你也知道是好茶?”

  “嘿,小看我,谁还没喝过茶?”他笑着说,还习惯性地伸舌头舔舔嘴唇,整整添了一圈儿。

  “臭毛病还没有改?”

  “什么臭毛病?”

  “别装傻!到今天为止,爬了多少女人,数不过来了吧?孩子都那么大了,孙子也有了,真不怕遭报应啊?别的不说了,弄上脏病,你可怎么好?”

  “我措施好啊!”

  “你这不要脸的劲儿,一点没变啊。你以后找我,别上家里,恶心。有事情尽量电话说吧!算了,说别的吧。”

  胡中汉少有的脸红了,嬉皮嬉皮地翻着眼睛,“那说茶吧,这是什么茶,这么好喝?”

  “都匀毛尖, 又叫鱼钩茶。走时候带两盒。别用刚开的水,也不能温度低了,水老水嫩地有讲究。”我嘱咐他。

  “得嘞,那接着说李卓臻。”

  “说吧。他一个诈骗犯,怎么就当上总编了?”

  “那还不容易,人家有老爸撑着呢。你没有老丈杆子撑着,你能爬那么高?”

  “嘿他么的,我一身清白,我入党是早点儿,可工作是真玩了命了,爬山涉水,风餐露宿的,成绩一大堆,一步一个脚印地上来的,谁也否认不了。他特么的一个犯罪分子,跟我相提并论?真是邪了!你会不会聊天?要不我给你拿茶叶去?”

  “嚯,还是那么急啊?得得得、得得得,我错了,还是说他吧!简单说,没有公检法在后边追了。他爸怕他再惹事,让他参军了。从部队回来,他爸又托人弄呛,就进了报社了。”

  “他什么岁数能参军啊?”

  “先进去,给部队做买卖,再想办法转的军籍。”

  “真行!说实话,我从来不认为他老爸是老革命,就是一个官儿老爷。别看我见了他恭恭敬敬,心里一直有看法。”

  “那又怎么着?我爸老延安,54年牺牲的时候,级别也不低,赶上授衔,起码也是少将。我妈也是老革命了,就是没有我爸有力度,要不然我能蹲监狱?还特么三回!真够了。嗨,这辈子,吃香的喝辣的没耽误,受罪也真不少。”

  “他和你提我吗?”

  “有时候提,他嘴上不说心里恨你!尽给他添恶心了,可又不敢惹你。”

  哈哈哈哈,我大笑起来,“没有什么不敢,就是不愿意理我。”

  添恶心的事情,有两回我记得清楚。

  一次是在酒桌上,李卓臻喝得有点儿多,兴高采烈地说,他追电视台的主持人快成功了,给她花了四五十万买礼物,都收了,现在已经主动联系他了。那个得意劲儿就别提了,一个劲儿地说,那个女人多美多美。还不停地问我,大哥你说是不是?

  (那时刚有争取做十万元户的说法)

  电视台的主持人,谁不认识啊?我看他得意洋洋地样子,心里话儿,又一只羊要入虎口了。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是嫉妒?是泛酸?反正是心里别扭,好女人都跟了坏男人。我还是穷学生,他都换得数不清了。有钱牛逼啊?

  我开始大肆赞美那个主持人。看上去散而庄,淡而腴,和悦温馨的,这一通夸奖。他不一定全听懂了,但知道是赞美话儿,高兴得又点了一瓶茅台。这时候我话锋一转:可有一样,你以后恐怕受不了!

  他瞪着眼睛看着我:“哎,哪一样我受不了?大哥你说。”

  “她脚太臭了!穿皮鞋包着都能熏死谁,穿凉鞋简直就没有人敢和她坐一块儿!现场采访能看出来,别人不是捂鼻子就是往后褪。以后带出去恐怕丢面子。”

  他急眼了。“嗨,大哥你这是诚心恶心我啊!她脚臭你怎么知道的?”

  “你不信去问问,她周围的人都知道。"

  “那我肯定去问。我和她吃了好几次饭,没闻着啊?”

  “就怕别人不和你说实话。再说想接近你,还能没有点儿临时措施吗?”

  “嘿,大哥,我心情都没了!”

  “哎~,想跟人家搞对象,就得包容人家的一切。脚臭有什么新鲜的。多漂亮的女人拉屎也是臭的。只不过她臭得有点儿出类拔萃罢了。”

  “我草,今儿酒不喝了!”

  再一次是呼我去喝酒。我知道他们又要成功了,虽然不知道是用什么办法,但胡忠汉说过,“戏”在酒桌上。我也真想看看是什么人那么容易上当,就去了。过去一听口音是山东人,老乡啊。得搅一下局。

  落座以后,三言两语就攀上老乡了,离我老家不到200里地,嘿,更得搅合了。“老哥,买卖的事情我不懂,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知道。今儿我跟你喝一个痛快,怎么样?”

  老哥说“行啊,好啊,应该啊。”

  “那就不客气了,我定规矩。这瓶茅台,咱两人大杯分了,一人一半一口干,喝完了才许吃菜,老哥你肯定给我这个面子!”

  老哥有些犯怵,想推脱。我继续拱:“合同都正签了,买卖成了,大钱挣着了,怎么也应该一醉方休啊!”胡忠汉在一旁也架秧子,是啊、是啊地,想看热闹。

  老哥没办法,喝下去了,我也喝了。结果是俩人还没有吃菜呢,天旋地转地就坐不住了。我道个对不起,倚了歪斜地走了。回家这个吐啊,从此几十年不再沾酒。山东老哥送去了医院。

  后来问起胡忠汉,才知道,那次他们的计谋没有能够实施,最后让人家把钱要回去了。我以后和胡忠汉聊天多了,他们的把戏才清楚。

  先是搭上某大公司的老板,喂饱了。有来上当的,直接在老板的办公室和面瓜谈买卖。公章是自己刻的,可单子全是真的,乌克兰钢坯,外地钢厂的盘条供货单,随便验证。要价合理,留给客户的利润可观。这种情况下,客户哪有不签合同的道理。

  然后就是上饭桌。酒一通灌,好话一通说,把关系拉得近近的。云山雾罩晕头晕脑地,胡忠汉该出马了。

  “咱们这关系能够这么好是缘分,认识晚了,我认你这个大哥了!希望买卖顺利。那什么,那预付款方便不?千万别出岔子。咱们给做得漂亮点儿。”

  这时候,如果客户嘬牙花子,说回去想办法,机会就算来了。胡忠汉会说,那谁,卓臻,我刚认的大哥吧,按合同交30%定金有点困难,能不能少收点儿?

  李卓臻自然是不满意,合同都正签了,有困难早说啊!改合同也来不及了,公司都下班了。明天一早还得去东北,票都买了呢,你瞧这事儿。

  胡忠汉:我大哥是老实人,不喝点酒也不敢说不是?何况买卖成了,还能给我弄点儿零花钱儿,你给想想办法,担待点儿。

  李卓臻:嘶,哎呀,你尽给我添麻烦,得了,看你们哥们的面子上,少交10%吧,算我成全你们,不能再少了。公司里有什么麻烦,我去交涉,怎么样?再少可就真不行了。客户自然是千恩万谢,感激连连。如果能够按时把20%货款打过来,直接就被李卓臻提现分掉了。

  打官司是要不回来的。合同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预付30%,你只付款20%,违约在先,不给你货,不退定金没毛病。其他的口说无凭,不予采纳。如果真按合同打款过来,货肯定没有,退款能拖就拖,来要账就给你好吃好喝好待承,外加给个人大笔的贿赂,翻脸啊?报案啊?你也有罪,自己看着办!不行就改签个借款合同,我慢慢还你,行不行?

  这些都是胡忠汉第三次出狱以后才讲的。自己家摆不平,只能去吃牢饭。

  李卓臻从那儿也不提跟我喝酒了。

  我问胡忠汉,他怎么就当上总编了?

  “这还用问,家里有关系,手里有钱,什么干不成!现在有一帮子人,总‘嗡’在他身边。一有什么事情了,全给他出主意怎么说怎么写。现在不用冒风险骗钱了,有大批的粉丝给钱。他替别人说话,别人明着暗着给钱,愿打愿挨的事儿。惨的是我,在监狱里出外进的,竟然没有留下多少钱。”

  “他活得轻松优雅,你生活过不下去?你们‘哥们儿’过一阵子啊!”

  “那倒没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做合法的买卖,而且‘能不就不’,怎么不比你强啊!就是特么的,从咱们院子里出来的,除了死了的和还在里边的,我最没人样!”胡忠汉满脸的颓丧。

  “知道那句诗吗?‘照水欲梳妆,摇摇波不定’,现在做人没有什么标准。”听了胡忠汉的话,我假做掏心掏肺地开玩笑道:“给你出个主意,找个地方也去当个总编吧!保证你不管在外面挨多少骂,起码回家心里是滋润的。何况还能再跟李卓臻互相呼应着挣大钱,岂不特好?”

  (节自竹男长篇小说《劣迹总编》)

  2021·08·14甘肃·平凉 "不吃羊肉泡,枉把平凉到"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